俞_YU

读不懂的诗和去不了的远方。

 

【雷卡】是非题 50

首章

上章

 

 

50.

在已过去了大半的上午时分再次睁开眼睛,卡米尔真的严肃地思考了一会如何克服懒床的问题。

他不知道自己的闹钟是什么时候被雷狮取消掉的,几小时前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隐约觉得天应该亮了,只是窗帘将光全部都遮挡在外面,黑暗中有个人抱着他,温暖熟悉的气息让人不想从中离开。

结果再一闭上眼就浑浑噩噩到现在,他一转头竟然看到雷狮正撑着脑袋观察标本一样看着他,见他醒来之后捧着他的脸,猝不及防地啜了一下他的嘴角,“原来你也有懒床的时候。”

“……几点了?”

雷狮反手摸到了床头的手机打开给他看,见卡米尔闷着不知该说什么好,雷狮眨了一下眼睛,好像也忽然想起了原因,环住卡米尔的双手往下找到卡米尔的腰窝揉了揉,“没事,反正都是两个人,在哪里都一样……”

这是什么歪理。卡米尔无奈地被圈住,身体被雷狮抱得紧紧的,后腰处的手法很舒服,只是有些多余的撩拨小动作,卡米尔睁开眼睛去看雷狮,对方便立刻装作无事发生停下了手。

昨晚做到最后雷狮带他去浴室里仔细清理过,现在清醒过来以后浑身上下都隐隐泛着一股情事后的酸涩,却没有太过异常的感觉,这点比他想象中的好得多。

也许是周围太过昏暗,两人抱在一起的时候互相散发着腻人的磁场,卡米尔忍不住把额头贴近雷狮的锁骨,真想像他说得那样,窝在属于两个人的世界里继续睡个天荒地老。

不过啊……

他突然想起之前雷狮那副对约会一脸期待的样子,这个时间收拾好出门的话约会计划应该是要被砍半了,实在是不忍心再让剩下那一半最精彩的全都被睡觉替换掉,躺着做了一会思想斗争,最终还是决定撑起身体推了推雷狮,“订的电影票不是在两点?”

雷狮先是用鼻音勉强“嗯”了一声,怀里突然变得空荡荡了才睁开眼睛,“好像是。”

“那就快起来吧。”他一边说一边去找衣服,雷狮还在被子里坚守着打了个哈欠,直到卡米尔下了床,才闷闷地坐了起来。

洗漱间里有个窗子,比卧室明亮得多,外面的阳光打进来映亮了带着水迹的台面。卡米尔闭上眼睛,将一碰水扑在自己脸上,凉意将放空了一晚上的身心全部唤醒,再次睁开的瞬间忽然就被人从身后抱住了。

雷狮把脑袋埋在他的后颈里,声音还有些懒懒的,满满的都是没睡够的抱怨:“强行开机,我需要充电。”

卡米尔的动作停下了一会,等到雷狮在他颈后的发尾之间来回蹭了两下终于抬起头来,透过镜子去看他,实在忍不住伸手去摸了摸他的脸,“满格了?”

雷狮笑着别开脸,亲了一下他的指尖,然后保持着将人圈在怀里的姿势,找到脖子上那一小块一小块的痕迹摩挲着,“我咬过这里吗?不记得了,昨天晚上你……”

……穿着衣服聊什么脱了衣服之后的事。卡米尔赶紧从雷狮两只胳膊里面挣出来,“我会戴围巾的。”

好在雷狮也没有为难他,只是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然后心情很好地一边哼着歌一边开始洗漱。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身体结合过后每次触碰都会激发出一股难舍难分的吸引力,拉开窗帘后阳光全部向屋里扑了进来,卡米尔坐在床沿,忍不住又自己摸了摸颈侧,感觉那些光全部都打到了自己的身上,温暖安静,有如童年时候转瞬即逝的美梦。

 

“我记得以前送过你一条围巾。”商城的电梯里雷狮盯着卡米尔脖子上那条白色围巾,突然想起了什么。

“……嗯?”卡米尔低头理了理才抬起眼睛来看雷狮。

那条围巾他印象深刻,新年的时候雷狮的父母给他们三个孩子都买了不少红色调的衣服。他自己从来不奢望什么,只是默默地跟在后面。没想到快要离开上场的时候雷狮忽然冲他招了招手,“卡米尔,过来!”

他摸不着头脑地照做,只见雷狮迅速从一处柜台上摘下一条红色的围巾,将它围在了卡米尔的脖子上。

身后的大人们见他这样的举动皆是一脸古怪与尴尬,雷狮根本没有回头去看便已猜到似的,执意把卡米尔围成一颗粽子,摆了摆手说:“我自己给他买,不要你们付钱了。”

之后这条围巾到底是谁付的钱卡米尔真的记不起来了。其实那么小的时候即使雷狮手里有也是羊毛出在羊身上,但那个时候没多想,卡米尔愣愣地看着雷狮,觉得一条围巾带来的温暖仿佛要将他的灵魂都灼烧得布满伤痛。

 

“那条围巾呢?你还留着吗?”

卡米尔歉意地摇摇头,“有段时间一个月内搬了三次住所,不慎丢掉了。”

“喔……”雷狮低声应了一下,见卡米尔认真地看着他,只是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电梯的门打开,周末的影院人格外多。卡米尔用余光观察着雷狮的表情,竟然也看不出是心情好还是心情差。

其实他有点想解释,自己离开后也一直很珍惜那条红色的围巾,在相隔万里的地方他默默戴过好几年,哪怕有段时间他所在的学校穿着灰绿色的校服,也无所谓地将之“混搭”在自己身上。

后来那条围巾丢掉的时候卡米尔反反复复确认了好几次,还特地去之前的住所找过,暴脾气的房东毫不客气地说房子里的东西已经找人全部清空了,要找的话就去垃圾回收处吧。

他当然不可能去翻垃圾,更不可能和房东去争吵。多年以来受过了太多的讥讽和冷眼,要是一件一件都要去纠结,那早晚要得心病了。

只是回到宿舍的时候他感到无力,倒在床上用手挡住发酸的眼睛——

算了。即使那个东西是他窘迫童年中一摸鲜亮愉快的回忆纪念,那也都是无法追溯的曾经而已,丢了就丢了吧。

那个时候他又怎么会想到,多年以后自己会和雷狮重逢,制造出了更多刻骨铭心的回忆,而那不慎丢掉的,竟变成了一块遗憾的灼痕。

 

他们订的电影是部谍战片,结果抵达侯影区的时候还是看到了不少成双成对的人。

“现在小情侣怎么是这个口味?”雷狮咬了两下可乐的吸管,丝毫没意识到自己和卡米尔的关系和那些人也没什么两样。

检票后他们找到位置,影院的灯光全部灭下去后卡米尔悄悄将中间的扶手抬了上去,直接去抓住雷狮的手十指相扣了起来。这种不经意间的小浪漫雷狮向来很受用,看过来的时候眼底仿佛都有雀跃的光在闪烁,然后卡米尔便感受到手心的力道被扣得更紧。

不过谍战毕竟不是谈情说爱,起初两人还有些在黑暗中悄悄调情的意思,剧情忽然一个急转,战斗场景的时候心里不禁跟着那些歇斯底里的演员一起提心吊胆,一直到影片结束还有些伏笔没有揭晓,明晃晃要拍第二部的套路。放片尾曲的时候雷狮长舒一口气,“那个谁谁……最后到底死了没有啊?”

卡米尔托着下巴想了一会说:“医生说过子弹没有击中心脏,还有那个财阀不是在他死后说了句模棱两可的台词,按一般电影的套路来说应该是失踪了,第二部就出来了吧……”

雷狮所有所思地点点头,心里想着那样的话真是刺激……妻子得知消息之后失声痛哭的那段感情戏说实话真的蛮震撼人,而且那个想要利用他的财阀是个对他感兴趣的大美女,总觉得真要拍第二部的话又要加上什么狗血烂俗的情节。

他坐在原位,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听着片尾的主题曲,卡米尔就在他的身边安静地陪着。待到影院里的人走得差不多了,他站起来自然地牵住了卡米尔的手,跟到了人流的末端一起走了出去,直到灯光将一切打亮,他们才悄悄松开了彼此的手。

电影院外连着小吃一条街,路边还摆着一排抓娃娃机,远处还有VR游戏设备台,简直就是精心为人准备的约会一条龙,商业蠕虫的吸金大法。

雷狮扫了一眼,刚想暗暗喷一句“奸商”,就看见卡米尔的眼睛在某个店门口多停留了两秒——

啊,甜品店。

说起来除了卡米尔,他还真没见过有别的男性像他这样嗜甜。从橱窗看进去,店里坐着吃蛋糕聊天的大多也都是些女孩子。之前是觉得稀奇,现在想来突然就感觉莫名有些可爱意味。他瞬间把刚刚那一堆吐槽忘得一干二净,凑近卡米尔轻声问:“想吃吗?”

卡米尔的表情明显犹豫了一会,最后只是进去买了杯可以带走喝的奶昔。雷狮偷偷看了一眼他含住吸管时凹下去一块的腮,只觉得更可爱了。

当然,他又不可能说出来,即使说出来卡米尔可能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反应,没意思。这家伙就是这点不好,做什么事都胸有成竹似的,气定神闲的样子让人总觉得他没在用心。

 

之后他们又一起去了一趟书店,两人分开行动,雷狮去音像区挑了两张光碟,卡米尔在各个书架之间逛了半天买了几本书,这才上到商城内的电器区“干正事”。

买完扫地机器人,两人又随便去了附近一家评分不错的餐馆解决了晚饭。

“接下来去哪里?”

卡米尔抽了一张纸巾擦嘴,而雷狮坐在对面笑得神秘兮兮,“你不是会读我的心吗?”

对方认真地看了一会他,见雷狮冲他挤了个大小眼后轻笑了出来,“‘银河’?”

这默契,除了卡米尔世界上大概没有第二个人能做到了!雷狮盯着他,忍不住去拉住他的手捏了两下,“猜对了,不过没有奖励。”

还要什么奖励,看到雷狮那双眼睛里只倒映着他一个人的那种神情,卡米尔只觉得心都要化掉了。

 

再次踏进这所灯光漫溢的酒吧,心情却与第一次大不相同。雷狮直接牵住卡米尔的手穿过拥挤在一起舞动的人群,到了吧台面前冲安吉拉挥了挥手。

安吉拉身边围了不少客人,原本只是草草打个招呼,一看两人牵在一起的手,刚要收回去的目光又硬生生掰了回来,雷狮也毫不避讳,仰着下巴冲她笑了笑,朝着去“银河”的楼梯口比了个手势。

安吉拉点点头,还意味深长地笑着“啧”了一声,雷狮笑了笑,便带着卡米尔上楼去了。

“怎么了?”雷狮回过头去,看到卡米尔的目光有些飘忽。

卡米尔摇了摇头,又沉吟着思考了一会,“我还以为大哥会介意别人知道你……”他抬起手腕,晃了晃两人扣在一起的手,什么意思显而易见。

而雷狮只是不以为然地挑挑眉毛,“为什么要介意?我是和你正大光明地谈恋爱,他们都是我的朋友,早晚会知道的。”见卡米尔心里依然藏着什么,他快速打量了一番,继续说:“不过你们那种企业公司里的人大多都是些老死板,你想跟谁说无所谓,想要保密的话我也会注意的。”

卡米尔抬起头看着他——短短一句话就把刚刚他所有纠结的问题都遣散了,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更会读谁的心了。

而雷狮只是笑了笑,将他拉到一处角落里,伸手把他的帽子摘了下来,距离极近,并且两人还在不断互相吸引,最后化作一个意料之中的吻,轻点在温热的唇际。

一吻结束,雷狮睁开眼睛,看着卡米尔嘴唇轻抿着,捧着他脸颊的手慢慢向后,手指触碰到了雷狮耳骨上那枚耳钉,眼中的蓝色化作一片深海,埋藏着汹涌的情绪,“上次来的时候,我看着你对我笑的时候,它被光映了一下,”卡米尔的喉结滚动了一下,再次开口的时候有些因抑制而沙哑,“就很想摸一摸。”

到底是有多爱才会控制不住流露出这副迷恋沉沦的样子。

热恋期真像一场无药可医的大病,只是看着那种眼神都要被感动得一塌糊涂了。

雷狮用力抱住了他,从莫名抑郁的胸口中吐出一口气来,声音小到只有自己能听见:“真的栽了……”

十几岁的时候总觉得在那段时间里面喜欢上了什么人就是不得了的事情,所谓的“初恋”被那么多的书籍作品赞美吟唱、大肆粉饰,好像不论如何都该刻骨铭心。但那个时候他他看待爱情就有股超脱的冷静,或者说冷酷:男男女女,世间情爱无非就是那么一回事,口头的言语、肢体的接触、灵魂的慰藉……像某种虚构的模型,粘合或者掰离,都是些无法解释的不可抗力罢了。

那个时候他没想过,二十几岁的时候自己遇到了一个人,能够让他像一团火一样情不自禁地燃烧着自己,像个未经人事的少年一样一脚陷在里面,再也脱逃不出。他到现在都觉得当初忽然想着要答应卡米尔的那一刻自己一定是疯了,疯得那么彻底,甘之如饴,愿意把所有的真心全都挖出来,去填补卡米尔单恋时尝过的酸楚。

“……大哥。”卡米尔的声音很轻,仔细去听才能发觉其中也掺杂着激动的情绪。

雷狮任由他往后退了两步,他看到卡米尔的眼底有些吸引人的东西由暗淡变得明快鲜亮,冗没在那片无垠之海一般的蓝色中。

“你知道吗,这里那么多好看的灯光,都在你的眼睛里,”他笑着吻了上去,能感受到卡米尔的睫毛微微颤动,一下一下好似挠在胸口,“我要把它照下来——”

“然后藏在我心里。”

 

-tbc

 

下章

  752 58
评论(58)
热度(752)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