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读不懂的诗和去不了的远方。

 

【雷卡】是非题 47

首章

上章

 

47.

如卡米尔所料,次日的起床成为了当前阶段的人生难事之一。

闹钟响起来的第一秒他就已经听到,只是手臂都被雷狮缠得紧紧的,他费了点功夫才从被窝里把自己的左手拔出来,挣扎着按灭了闹铃。

他本以为晚上的时候大脑会因兴奋而迟迟睡不着,但没想到一过了该入眠的时间点,困意自然地弥漫上来,他闭着眼睛,听着胸口的心跳声也逐渐恢复了正常的频率,嗅着熟悉的气息,竟然也有安然入睡的功效。

半夜的时候他迷迷糊糊睁开眼睛,视线展开,好像看到了少年时期的雷狮睡在他的身侧,那个时候竟然也没觉得奇怪,好似他们本该这样,知根知底,相守过了漫漫岁月。

现在彻底清醒了之后才反应过来原来那是一个梦,梦里的少年是他初见时的模样,连睡着的时候身上仿佛都散发着那种尖锐的光。

那个时候他不曾想过,多年后的自己也会沉溺在这片光里,贪婪地索取着温和热,让他慢慢地嵌入自己的生命中。

卡米尔揉了揉眉心,终于尝试着从雷狮的怀里撤出来,因担心扰醒身边的人而小心翼翼。但没料到雷狮喉咙里发出一阵不满的声音,两手一捞,又把卡米尔拽回了怀里。

原来刚刚就已经吵醒了……卡米尔叹了口气,不知道雷狮半梦半醒中哪来那么大力气。他伸手推了推雷狮的肩膀,“大哥……”

雷狮把头埋在卡米尔身上,半天才闷闷地问:“你还有闹钟么?”

“有一个五分钟后的。”

“那就再躺五分钟……”说完雷狮把胳膊圈得更紧,摆出一副彻底不让人走的架势。

这种陷入两难的局面实在是甜蜜又无奈,卡米尔暗自叹了口气,放弃挣扎,转过身去抱了一会雷狮,闭上眼睛却不敢任自己再睡下去,直到第二个闹钟响起来,雷狮终于有些不甘得将他放了出来。

照镜子的时候才发现雷狮竟然在他脖子上弄出了新的的痕迹,没有之前那块深,但红红的一片,位置也比较偏上,让人很难不想起夜晚之时的意乱情迷。好在天一凉下来他就开始戴围巾了,不然还真不知道要怎么掩饰。

他飞速低头洗漱完便回去穿衣服,系完扣子他坐到床沿把雷狮的脑袋从被子里面刨出来,一边理着他睡乱掉的头发一边轻声问:“要我给你买早饭回来么?”

“唔……不饿,算了。”雷狮声音都带着睡梦中的含糊,费了半天劲才只眯开一只眼睛,“好困……”

这就奇怪了。按理说雷狮这种不熬夜就难受的人,昨晚跟着自己睡得那么早,现在应该更清醒才对。

“就是因为睡得太早。”雷狮闷着发出的声音有些不满,“我都醒过好几次,结果看到你……服了你了,躺我身边竟然能睡得那么熟,你是不是……”

性冷淡?

卡米尔已经在脑内替他说完了,忍不住笑了一下。

这回雷狮终于睡得把两只眼睛都睁开了,缠着卡米尔手腕的指尖迟迟不松开,“晚上什么时候加班结束?我去接你吧?”

“不知道,但也不会太晚。我自己回来就好。”

“哦……”这回雷狮只简短地回应一声,便没了下文,只是眼睛转了半圈,好似在盘算着什么。

卡米尔也不想去读心了,一时间心里只有柔软的情绪横冲直撞。他俯下身去轻轻亲了一下雷狮才站起身来,“嗯,你睡吧,我走了。”

再不道别就真的不舍得离开了。

 

结果晚上下班后竟然在公司门口就撞见了雷狮,卡米尔懵了一会以为自己产生幻觉,直到雷狮笑着上来拉着他的手腕,被卡米尔下意识地制止了动作之后便将他拽到车上,小空间内的吻让两个人心跳的声音都放大了数倍,即使两人都有意克制,也在一起抱了好一阵才得以分开。

卡米尔平稳了一会呼吸,还是没缓过心中那一丝惊讶,“你在这等了多久?”

雷狮单手扯开安全带,心情很好的样子,“没多久啊,我问了问坐你旁边那个穆姐你什么时候下班。”

……这个人什么时候拿到自己同事的联系方式的?不、还有更让人担忧的问题,“你怎么问的?”

“我用了别的手机号,短信跟她说你是我男朋友,她就告诉我了啊。”

“……”怪不得。

卡米尔想起今天午休的时候他捧着手机和雷狮聊了一会天,心情好的时候可能无意识地会露出笑意,一边的穆姐看得意味深长地说了句“看不出来啊”接着便啧啧不停,简直就像看到了自己亲儿子找到了媳妇一样……原来都是雷狮搞的鬼。

见卡米尔说不出话来了,雷狮笑得更得意了。他用食指勾了一下卡米尔的下巴,“怎么了?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卡米尔笑着摸了摸雷狮的手。怎么可能不满意?他都觉得自己像泡在糖罐子里,甜到极致也不觉得齁,太要命。非要说的话只是有些……不适应。

很早的时候他就习惯了一个人上学,一个人回家,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房子里做想做的事情,突然有一个相爱的人试图侵占他的生活,这种感觉又被动又幸福。

雷狮终于将手收了回去,他扯开安全带,耳边传来车子启动的声音,窗外的风景慢慢动了起来,“今天我试了试,开车的话这条路只要半个小时,我觉得你不用那么早出门。”

“嗯,这段路不长,只是……”公车的站点往市中心绕了半圈。地铁的话公司那边没有比较近的站点,从最近的出口处出来要去公司也要走上一段时间,中间要穿过巨大的天桥和多半段步行街。

正想着,雷狮突然漫不经心地说:“要不以后我送你吧?”

卡米尔讶异地侧过头去看了一眼雷狮,对方的表情认真,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但他到底有没有掂一下这句话的重量啊?卡米尔都觉得自己要被砸晕了,“……算了。”

说出口后他才觉得拒绝得没底气——想到之前雷狮说过的话,卡米尔一直以为他是一个不太愿意将自己太多精力拿出来与伴侣分享的人,现在这个人竟然心甘情愿想送他上班?简直太有诱惑力了,哪怕这只是心血来潮的一句话,也足够让人心动。

而雷狮却对他的拒绝感到万分不解,“怎么?”

“早上会堵车,开自家的车其实也没差,还有……”他扯了扯围巾,将淡淡的笑意埋在深处,“看大哥今天早晨的样子,我不舍得让你早起了。”

雷狮被卡米尔的撩人技术狠狠地蛰了一下,他倒吸一口气,突然觉得自己这是被挑衅了,冷哼一声说:“为了你我可以说起就起,你不信的话明天我就……”

他在红灯前刹了个车,直白地看着卡米尔,仿佛能将对方眼睛中那些笑意全部打捞捕获、攥在手心。

车内的气温忽然就被点燃了一样升高,卡米尔被盯得有些呼吸困难,这份幸福带来了从未有过的沉重感将他包裹得密不透风,刚刚他们两人就像童话故事里那两只争着较量谁更爱谁的兔子一样,毫不自知地沉浸在热恋的气氛中,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只在过后想起的时候才感到难为情。

他看到雷狮突然笑了,信号灯跳转,他伸手操控着车窗开了一个小口,清爽的风随着车子重新启动灌了进来,冲散了那股炽热的心思。

雷狮懂他的想法——或者他们同时意识到了自己需要冷静……不管是哪种,都是他们之间的默契,换做旁人根本不会意识到。

话题就此打住,风声灌在耳际清新畅快。

车子向着归家的方向,他突然觉得无比安心,从此之后孤独的人拥有了鲜活的归属。

 

回家之后协商的最终的结果是:既然早晨不能送人上班,那么晚上卡米尔要乖乖汇报加班结束的时间,只要雷狮没有别的安排,都会开着车跑去公司里接人。

这样的“专车接送”持续了几天,卡米尔本以为这已经够黏人的了,结果昨天的时候一回家他就闻到了香甜的味道,雷狮神神秘秘地笑起来,将一小块切角蛋糕摆在他面前的,还非要装作无所谓的样子,“我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吃这种,随便买的。”

卡米尔心里一软,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拿叉子切了一小块含在嘴里,雷狮就在旁边,像没见过人类吃蛋糕一样盯着看,惹得他忍俊不禁,切下一块递到雷狮嘴边,对方立刻就把那一块蛋糕连带勺子一起叼走,嘴角还被沾到了奶油。

这就是明晃晃的暗示,再忍着真是说不过去了。卡米尔环着雷狮的肩膀凑近他,亲吻的时候本就心中悸动,那些甜腻好像在奶油的味道中变得实体化,一旦触碰就不想再分开。

一吻恋恋不舍得结束,雷狮像只偷腥的猫一样用舌尖舔掉唇上的水迹,挑起一边的眉毛笑着问他:“喜欢吗?”

那个时候卡米尔的轻轻回了声“嗯”,不论是蛋糕还是吻,哪一样对他来说都是再好不过的。

而没想到的是,今天雷狮晚上要和别人吃饭,卡米尔坐公车回来的时候厨房是亮着灯的,雷狮从沙发上爬起来,在卡米尔一路追随的目光中钻进厨房。

卡米尔好奇地向里看了一眼,见雷狮端着一碗正冒着香味的东西,心情温暖又有些复杂,“这是……”

“夜宵嘛,之前我自己在家有的时候晚上也会想吃,就是懒得做,现在倒是有动力了。”他看着卡米尔眨了眨眼睛,见他傻愣在原地便开口催促:“快点过来。”

“……”卡米尔深吸了一口气,意图拉开外套拉链的手指收回原位,企图用这种方式困住心脏不要跳出来。

迅速进入到恋爱状态的雷狮就像某个特定区域被安了发条一样,节奏飞快,将身边的人带动得整个世界都天旋地转。他的情感直白又强烈,一举一动都在拼命地表达着喜欢,经常使人措手不及,却时时刻刻都能被轻飘飘的喜悦填充得满满当当。

用完夜宵、被雷狮私自鉴定了“工作压力过大”之后又被拉出去夜跑了大半个小区的卡米尔,揣着心中被填满的感情趴在枕头上闷闷地合上书,将头埋在书页上——时至今日,他忽然理解了为什么有些婚姻美满又不怎么喜欢锻炼的人在婚后会像只气球一样迅速发福、浑身上下都充斥着幸福的油光了。

雷狮见他这样,伸手晃了晃他的肩膀,“哎,没事吧?”

卡米尔老老实实地将刚刚想过的给雷狮做了个简短复述。也不知道笑点在哪里,雷狮一边乐一边把他的书抽走,将床头的台灯按灭后翻过身来不由分说地抱住他。

“我觉得你不太可能,毕竟你……太瘦了。”说到后半句的时候雷狮的声音放缓压低,被子下面的手指顺着下衣摆悄悄滑了进去,顺着腰侧敏感的皮肤一路撩了上去,“你看,我都能数出你的肋骨。”

他的手指修长,不知为何摸的时候轻重不一。秋季干燥,指腹蹭过沐浴后光滑的皮肤,触碰到的地方都开始发烫。

失去视觉,他听到雷狮每摸过一块肋骨便会用气音计数,那手法就变得格外煽动——从下到上,好似一个吹毛求疵的计量师,顺着轮廓将所有的区域都抚摸过了一遍,划到乳尖的时候卡米尔憋着一口气,细微的电流酥酥麻麻,雷狮忽然靠近,贴着他的心口轻声说:“你心跳好快啊。”

……怎么可能不快,抱着雷狮的时候卡米尔甚至都觉得眼眶都莫名其妙热了起来,还好夜色足够深,周围足够暗,不然他真的有种坚壁崩塌的感觉,彻底爱上这样一个人,就是这么义无反顾。

好似沉入深海中,即使耗尽最后一丝气息也无所畏惧。

-tbc

 

下章

  816 76
评论(76)
热度(816)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