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读不懂的诗和去不了的远方。

 

【雷卡】是非题 43

首章

上章

 

43.

“不记得了?”

“……”

“一点也不记得了?”

“……”

“真的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小姑奶奶,你饶了我吧。”雷狮将面前的苏打水一股脑喝见底,吸管口处传来了歇斯底里的噪音,和他本人一起无言地痛斥着凯莉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

而她本人却托着腮,笑都快憋不住了还非要装出一副担忧的样子,“那你先回答我,卡米尔真的是你弟弟?”

一提到这个名字雷狮立马就敏感起来了。他抬起眼睛微微眯起,“你遇到他了?”

凯莉“嗯哼”一声,“你们还住在一起呢?你家老头是给你施加了多么大的压力啊?”

“……不是、”这个解释起来虽然不麻烦,但看到凯莉的表情雷狮就不想说些让人觉得此地无银的话了。

“哦,不光住在一起,回去的路上某人还一直断断续续地念他的名字,让我们雷总这么惦记,我还以为你们有仇呢!”凯莉扬着下巴,故意把一句话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着说,“你想想,大晚上的,我一个女孩子开着车,后座的某个喝醉的家伙突然喊个什么名字,吓人不吓人啊?你要是不跟我好好交代你和这个卡米尔怎么回事,对得起我的小心脏么?”

“……”雷狮只想立马遁回家。他怀疑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先是招惹了卡米尔,又被凯莉这个小魔头缠上……

想到这他又忍不住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收件箱的界面里安安静静,根本没有想看到的消息,和昨晚在地铁里面一样,他捧了大半路的手机,一直等着卡米尔向他解释那个卡在一半的口型到底是什么意思,但却始终都没有等到。

那个时候他已经分不清到底是在生谁的闷气。按理说卡米尔也没义务向他汇报刚刚到底是要做什么,是他自己迫切地想要知道罢了。

可是凭什么啊?对对方一个细微的动作都是如此的在意,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在不知不觉中已经陷很深了。

昨晚喝到迷糊的时候他隐约听到有人问他家里又没有谁能过来接他。那个时候他脑内第一反应就是卡米尔,可不知为何想到这个名字心里就有一股不甘在挑唆,这个节骨眼上、在这种情况下把他叫来,那不就是承认和妥协吗?

他还没沦落到要用醉后的姿态去承认这一切。

但摇头拒绝也并不代表着不会想。酒精的作用下他觉得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全身心都沉浸在了脑中的世界,前些天发生过的所有暧昧的场景像电影一样开始轮播,蚕食着它最后的清醒。

然后身边渐渐安静下来,有人送他回家,这本是件不错的事情……可记忆也在思念和期待中产生了颠覆错乱,他以为自己呼叫过卡米尔,只是那个人没有来……

再次有意识是他倒在自家客厅明晃晃的灯光下,笔直地盯着光源的眼睛有股刺痛感。他厌恶地偏过头去用手挡住,衣服缠在身上很难受,沙发也不够宽敞,让他有种空落落的感觉。

他突然特别怀念在外面和卡米尔相拥入眠的那一夜,从未有过的舒适和心安,好像被包裹在坚硬安全的珍珠蚌中,外面的世界山崩地裂都无关紧要,他们在彼此身边,连呼吸都能相融便足以瞒成一场太平盛世。

最后的记忆是他在恍惚中听到了动静,再次睁开眼睛,灯光迎头而下让他一阵眩晕,他努力辨认,隐约看到了让他思念成疾的人,一时间所有的感情都涌了出来,什么都不想再去顾忌,他追寻着本能,去贪恋、去索取。

然后……

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醒来的时候他身上盖了张毯子,外套和裤子都被脱掉叠在一边,身上只穿了件衬衣,扣子还是敞开着的,已经变得皱皱巴巴。

头疼到几乎要裂开,身上也有股要散架一般的感觉,他努力地回忆了许久,一时分不清这到底是酒精所致,还是……

这种状态下他不敢想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挣扎起来洗了个澡,确认了自己身上没有什么明显的痕迹,这才自欺欺人地松一口气。

然后他先是把自己家翻了个遍,找出手机将信息翻了个遍确认了那个人的确没留下任何消息,接着又怀着不安的心情去楼上敲门,等了半天也没回应,最后还是他自己找钥匙打开后看到里面是空着的。

巨大的失落感如同从天而降,正砸在雷狮的头顶上。他觉得胸口好像堵着什么东西过不去,连呼吸都带着沉重的情绪。

最后他安慰自己:卡米尔的工作又不像自己那么自由散漫,请了这么多天的假,公司急着找他也情有可原。

接着手边的手机响动了一声,他拿起来草草一看——不是卡米尔的。刚想丢到一边自己冷静一会再看,结果第二条和第三条又接连发了过来。

能把短信当微信一样分成好几节发的,他比较熟悉的人里面也只有凯莉一个了。

于是他极其不情愿地打开了手机,浏览明白后费劲地动了动手指,将电话打了回去。

对面的人先是一顿熟悉的冷嘲热讽,最终话题一转,叫他出来吃午饭,下午去公司做个电话采访。

雷狮脸色冷了下来,“不是都已经解决了么,怎么还要采访?”

“一家娱乐星闻的邀请,上面的意思是照着给你写好的回答澄清一下就可以。”接着她顿了顿,似乎确认了一下身边是否有别人,这才压低声音说:“不过我觉得肯定是有人收了好处,具体是谁我还在观察……总之你先出来,我还有别的事问你。”

雷狮闷声“嗯”了一下挂掉了电话,一直到见到脸上写满了求知欲的凯莉本人,他才明白过来所谓的“别的事”指的是什么。

然后现在他坐在凯莉面前,颇有股登上刑场的绝望。

凯莉才不管他心里想的都是什么,见面前的人现在已经开启了任人嘴炮的模式,更是美滋滋地罗列了一堆最近感到雷狮极其可疑的点。

雷狮一个耳朵进,在大脑中央带入“卡米尔”的名字感动或是难过一下,又强行让它们从另一个耳朵里倒出来。直到凯莉说到昨晚的事的时候雷狮才打起精神,“他看到你把我送回来的?”

凯莉回忆了一下,“应该是吧?我从你家出来的时候撞到他的。”

“……他有没有和你说什么?”

“什么都没有,就说了句谢谢我送你回来。”说后半句的时候她好似想到了什么,尾音拖延了一会忽然停顿下来,两手按着桌子让自己靠得更近,脸上也收起了那些玩笑神色,“你和他在一起了?”

这点他倒是打得无奈又坦然,“没有。”

“什么?你怎么动作这么慢啊!你不是喜欢他么?”

“你听谁说的……”雷狮反驳得毫无底气,根本用不到凯莉质疑,他自己便投了降,“好,我承认,我可能真的对他……”事到如今他已经没有办法再去用这样或者那样的理由去推脱了,只是亲口去承认自己喜欢上一个男人还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世界都被颠覆了一遍,不可控的情感终于从滚烫的沸水中浮出表面,但透过那些热汽去看着沸腾翻滚的真心,却不敢真正用手去将之捞出、牢牢攥紧。

“啧啧……”凯莉托着脸,真情实感地叹了口气,“铁打的直男,说弯就弯。”

雷狮打脊梁骨开始抖了个寒噤,“……你别再这么说了。”

凯莉一挑眉,“嗯?”

“太奇怪了,我真的从来没喜欢过男的。”雷狮垂着眼睛,拿吸管戳着杯子中仅剩下的一片柠檬,“我到现在都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即使心动的感觉清晰又剧烈,可他还是想象不出真正和卡米尔在一起后会如何……牵手和拥抱他都能接受,更进一步的事情肯定也会做……那么平时的时候该怎么样呢?难道还要像女朋友一样哄着宠着?很显然,卡米尔根本不是那种啊!

没想到这回合哆嗦的换成凯莉了。她向后靠到椅子背上,“我的天,这还是我认识的雷总么。”

雷狮没心情再和她扯下去,于是干脆地转移了话题,“你跟我说说那个电话采访吧,到底怎么回事?”

凯莉顺了两口气才重新将胳膊支回桌子上,“哦对,差点忘了正事,”她拿出手机翻了起来,“你等我给你找截图看……”

这份电话采访不会被用来大肆炒作,只是为了帮忙必要的时候“平定舆论风波”。这点雷狮是不相信的。凯莉也指了指采访方给出的几个指定的问题,“你注意一下,有几个问题挺……微妙的,到时候他们可能不按照这个顺序提问,语音这种东西剪辑操作很容易被断章取义,除了公司帮你拟定的回答之外不要多说话。”

“行了,我有数。”雷狮粗略地看了两眼便感到烦躁,又被叮嘱了些重点后他们一前一后回去。凯莉找人去联系了对方,而雷狮我在休息处的沙发上对着手机翻了一会,终于忍不住给卡米尔发了个短信。

内容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只好又绕回最开始的手段,问他晚上有没有约,没有的话就去他家吃晚饭。

对方回得很快,说刚忙完,一会就可以走,想要什么食材他可以去提前买。

再寻常不过的对话,雷狮稍稍放松了些。他捧着手机想了一会。刚刚凯莉是不是也说过录完采访就可以走?那样的话他们是不是还可以一起……

他打了一小段,又全部删掉,最后只是发了一条:「我这边也录个采访就完事了」

他盯着那个简单的对话框,终于等到了加载的图标,三颗小圈跳动了两下,展开的文字令他绷起的嘴角终于扬上了弧度——

「那我去找你吧。」

 

关上手机后又等了一会,找到雷狮的是一个不怎么眼熟的工作人员,他被带到一间录音房里,凯莉和另一个负责人坐在里面。

……这什么阵仗?审犯人似的。

雷狮感到有些不爽,但还是配合地和记者连了线。

好在整个采访的过程比较顺利,结束了之后一行人收工下楼。雷狮直接问凯莉:“可以走了?”

凯莉随口一说:“啧,什么事这么着急啊?”

这时候一楼的前台有眼熟的小姑娘远远地冲着他们打了个招呼,在看到雷狮后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神色紧张,“对了,刚刚有人找你,我让他先去大厅等着,会不会又是……”

一边的另一个咂了两下嘴,“我觉得不是吧……长得那么帅,和之前见过的那些记者怎么比嘛!”

这回事真的确认卡米尔无误了。从别人嘴里听到夸他的话,雷狮也觉得自己心情好了几分。他冲她们一笑,“没关系,我叫来的。”

“谁,卡米尔?”凯莉从他身边钻出头来,那个名字被她消音成了口型。在看到雷狮并不想多做解释的神情后,她往上退了两个台阶才用力拍了两下雷狮肩膀,“快上,不然我瞧不起你。”

……根本不用旁人来说,雷狮觉得再躲躲藏藏的话简直没道理,下楼的时候自己都觉得脚下的步子很急,想见到那个人的心情竟会延生出一股激烈的迫切感。

而那所有不正常的情绪,在真的看到卡米尔的一瞬间,全部化作能量,将浑身上下的神经唤醒了,多种情绪一同堆积在胸口,又被热意烘成飘散开来的烟。

对方也立刻察觉到了雷狮的视线,他合上杂志,将它插回原位后站起身向雷狮走来。有那么一瞬间他的目光穿过了雷狮看向他的背后——雷狮顺着回过头去,只见凯莉比了个拳头的手势,接着装作路过的样子从楼梯上溜走了。

这家伙……

雷狮没忍住笑了出来,他摸出车钥匙,钥匙扣套在食指上转了两圈,回过身后看到他竟然还在向那个方向看。

“……有什么好看的。”看我不好么?

当然后半句雷狮还说不出口,他只是一伸手将卡米尔揽了过来,连带着视线都强行的掰回自己身边,“走吧,我的车停在院子里。”

臂弯里的人僵了一下,只是轻轻“嗯”了一声,却迅速向后轻轻退了一步——不多不少,足以将那个过于亲密的间隙拉开成为寻常有人之间的距离。

“……”落空就落空吧,来这么一下雷狮也从亢奋中清醒了不少。他心理安慰着自己不要介意,像卡米尔这种性格的家伙,大概也不会喜欢在公共场合和任何人太过亲密。

于是雷狮继续一边在前面带路,一边把玩着手中的车钥匙,没察觉到一边的卡米尔压了下帽檐,挡住了自己的表情。

 

-tbc

 

下章

  748 66
评论(66)
热度(748)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