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糖厂厂长。

 

【雷卡】是非题 38

首章

上章

 

38.

卡米尔的提议听上去好似一时兴起,但刚好,雷狮喜欢的恰好也是这“一时”的念头。他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惊讶,只是看了一会卡米尔,然后忽然低下头装作摆弄手机,“嗯……听上去还蛮有诱惑力的。”

“所以大哥怎么考虑的?”卡米尔抬起眼睛看着他,突然把手中的筷子一放,搞得雷狮也紧张了一秒,见他只是倒了杯水,又暗暗松懈了回去。

“……一会吃完你把车次发过来吧。”

卡米尔大概是早就猜到他脑内的选项中并没有“拒绝”这一项,否则也不会只是平静地“嗯”了一声,然后双手捧着杯子吹着水面上的热气。

雷狮多看了一眼,一晃觉得眼前这只在哪见过,“你这个杯子是不是……”

“嗯,买了两个,其中一个给你了,我这个本来放在办公室的。”卡米尔的手指不可见地紧了一下,“怎么了?”

“没、我说呢,看着眼熟。”卡米尔承认得这么坦荡,反倒好像是他心里有鬼了。雷狮低头吃饭,迅速地转移掉了话题。

 

吃完饭雷狮本来要赶卡米尔去睡觉,对方说在家里躺了一天了再躺要头疼了。雷狮说那你随便吧,但是给我回床上老实休息。

卡米尔迟疑了一会最终选择配合,乖乖上床在膝盖上摊开一本书,没看两行就抬起头来看着他,不知是不是生病了本就神经脆弱,还是自己最近被烦心事缠身看人的眼神有问题,他的神情中有一丝不舍,雷狮差点心一软说我不走。

暂时……不走。

洗碗的活不可能让卡米尔这个病号干,雷狮在厨房里机械地刷着碗,过了一阵听到身后又有动静。回过头去的时候门外没有人影,他觉得自己要被气笑,故意压低声音装作自己真的怒了:“出来。”

门框外的卡米尔默默地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雷狮眯起一只眼睛,冲走手上的泡沫在水池中甩了甩:“觉得好看就自己过来洗。”

卡米尔听罢,竟然真的挽了挽袖子要过来,雷狮赶紧拦在他面前,“你……”

熟悉的轻笑声传进耳朵里,又暖又痒的感觉像电流。卡米尔猜出来雷狮没有真的生气,雷狮自然也是看出来了卡米尔的心思。

简直怕了你了……雷狮在心底默念。既然某人生了病还非要折腾,那他也转过身去不打算搭理。好在身后的卡米尔则一直很安静,他先是从口袋里面摸出手机不知道跟谁发了些什么,过了一阵之后他似乎感受到了无聊,以为雷狮看不出来一般,又往前贴近了几步,“大哥以前生病的时候有人这么照顾你么?”

雷狮打起了十足的警惕,总觉得哪句说不好就要中了卡米尔的套,“别拿我跟你比,我可是很少生病的。”

“很少也是有吧?”

他就知道卡米尔没那么好对付!雷狮瞥了他一眼,将洗好的碗筷装进了橱柜。“又不是多么严重的事,扛一扛就过去了。”

“但是身边有人关心的话肯定还是不一样的。”

……他到底是用怎样的心情说出这句话的?雷狮手指一顿,干笑了两声,“那你抽空可要好好谢谢我。”他想赶紧离开,只觉得再在卡米尔家待下去真的就要出事了。

“嗯。”卡米尔的视线跟着雷狮越来越近,擦肩而过然后走到客厅,好像在思忖,也好像是在单纯地走神。

雷狮觉得自己的耐心要被这视线消磨干净了。他赶紧抓起自己的外套准备走人,卡米尔终于从厨房走了出来,却刚好堵在了他离开的位置,平静中带着点鼻音的声音响起,显得温和又动容,在雷狮本就不平静的内心中激起了更大的水花:“跟我试试吧,我可以照顾你的。”

“……就你?你先学会做饭吧。”雷狮装作没有听到前半句,他干涩地开着玩笑,默念着该来的总会来的,倒了杯水塞到卡米尔手里蹩脚地转移着话题,“差点忘了,你是不是还没吃药?”

卡米尔盯着雷狮悬在半空中的手好一阵,最终伸手接过的时候眼睛黯淡了几分,搞得雷狮的心又揪了一下——“你相信我。”

自从卡米尔向他坦白了之后,他的眼神就直白了许多,不知是不是错觉,总觉得前些天里神情中那股冷淡慢慢地变成了平和,游离的失望不知是被掩饰起来了还是已经真正消散,给人一股奇特的感觉。

至于这种感觉到底是什么……非要说的话,好像是试探过后突然发觉前方并非死路一条,原本都安静濒死的期待又被点上了一把火,火势以飞速燎原,而雷狮站暴戾的火场中央后知后觉。

自己没给他趁虚而入的机会啊?这小子该不会以为自己随便照顾了他几下就是动心的表现吧?!早知道这样就应该把他扔在这自生自灭……

雷狮一时觉得头疼。好不容易觉得卡米尔能放弃他那些幺蛾子想法能像以前那样了,怎么又不老实了?难道是这家伙发现自己不吃硬,于是改变了软战略?

不对,不管他硬声强迫也好、放低态度请他也罢,归根结底不还是……要想关系还像原来那样好,就要跟他谈恋爱么。

在一瞬间突然想明白了,雷狮都觉得自己气不起来了——要生也是生自己的气,对卡米尔他已经快没脾气了。从卡米尔承认他喜欢男人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他却一直抱着侥幸心理,搞到今天这种局面,有那么一秒他甚至都有些自暴自弃地想:非要谈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他以前遇到了喜欢的类型都是来者不拒,卡米尔没什么不好的,除了……

雷狮思维猛地一断,他沉默了一下,声音低了些:“我知道……你能不能先吃药。”

卡米尔低着头安静了一会,在这短短的几秒中雷狮煎熬无比,生怕他突然抬起头说一句“我读了你的心”。

还好面前的家伙足够正常,他的神色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只是“嗯”了一声之后放弃进攻。

他乖乖将药片含进嘴里,垂着眼皮专心吃药没再去看雷狮,给了他充足的、离开的时间。

几乎容不得自己再犹豫,雷狮利落的开门走出去,卡米尔还站在原地目送着,他只能摆了摆手便将门关上,否则自己会忍不住想要冲进去把卡米尔抱在怀里。

 

接下来卡米尔倒是老实了很多,在家里乖乖躺着。看书、听音乐,或者干脆埋在被子里睡觉。

都是发热,可流感的感觉和寻常感冒还是很不一样的,卡米尔偶尔觉得胸口发闷,越是生病就越想见某个人……自己简直都快不认识自己了。

那个人就在楼下,晚间时间点空气极度安静,甚至能听到雷狮家里电视机响起来的声音。但又不可能去给雷狮打电话或者发短信说什么我想你了之类的话,他自己都有点受不了,雷狮看了大概会直接爆炸吧。

……总之现在是不能胡思乱想别的了,他自己也想让身体赶紧好起来。雷狮竟然答应了和他一起出去,他要把握好这个机会。

 

次日雷狮起得很早,本来还想发短信提醒卡米尔按时吃药,随即转念一想都多大人了还用得着这么关心?自己是做哥的又不是当妈的,随他去吧。

好在待到中午雷狮过来和他确认行程的时候看上去已经比昨天有精神多了,他换了套长袖的运动服,头上戴了只黑色的鸭舌帽,领口有些低,弯腰的时候里面的坠子就滑了出来,映着从窗户外斜射进来的阳光闪烁了一下,那些光全部被雷狮收进了眼睛里。

卡米尔好像注意到了他在向这边看,只是浅浅地对了个眼神,没有立即做出反应,只是转过头去之后将吊坠收回了衣领里。

他刚刚绝对看到了!

雷狮飞快收回目光,闷闷地盯着地上的两个箱子——一大一小都是他自己的,小一些的那只放完了设备之后只能塞点衣服,再多的就装不下了,但是大的那只又有些过于空荡。他托着腮思考了片刻,忽然看到了卡米尔身后那个有些臃肿的背包,伸手一提,连人带包一起抓了过来。

卡米尔起初没搞懂情况,雷狮让他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放到他的箱子里面,自己只要带一些随身的就好,明白了什么意思之后他思索了一会,怎么想都觉得是自己在占便宜,便同意了。

出门的时候连门都是雷狮上的锁,卡米尔默默地看着雷狮转动钥匙的手,躲开目光后压了压帽檐。

两人都压着那么几句说不出口或者不能说出口的话,装作坦然,心照不宣。反正虚假太平也是太平,拖延战略放在任何时候都是不过时的。

 

他们叫了去火车站的出租车,路上的时候卡米尔插着耳机靠在一边闭目养神,雷狮摆弄着手机,忍不住又打开自己的主页,好几条之前没见过的私信都被点开过,应该是公司的人帮他处理的。好奇心驱使他点开了其中一个,加载完毕后发现就是那张被拍到的照片,下面还有一段话,还没看就能猜到是在问他舆论上说的那些是否属实之类的。

“……”他脸色瞬间又黑了下来,真想骂自己一句好好的为什么要再去找不开心,回头看到卡米尔正在盯着他,还没来得及收回目光。

见雷狮并无装看不见的意思,卡米尔摸了摸鼻子,“其实我一直很想问……”他挪开眼睛,雷狮一时看不出他的情绪,“你给我买的蛋糕……是她带你去的吧。”

是啊,怎么了——雷狮本想这么说,话到嘴边刹住了车,“……你怎么也跟着媒体捕风捉影了?”雷狮皱着眉毛,敏锐地扫描着卡米尔的表情,要是让他看出来了眼神中的其中半点怀疑,他可就真的生气了。

但显然,对方向来不会把心里想的东西摆在脸上,“没有。”他语气淡淡的,好像本来就不甚在意,只是又打量了一眼雷狮的手机,目光还刻意在他们“搂抱”的那张图片上停顿了许久。

“……”雷狮实在是沉不住气,他在自己胸前比了个位置,“她本人差不多就……这么高吧,但是你看图片上感觉她个子能到我下巴,从头到尾她没挨到我身上过,很明显的错位啊。”

卡米尔摇了一下头,“我知道,但是你们一起去也是事实吧?”说罢他还自作平静地补了一句:“没别的,就是想确认一下。”

你有什么好确认的!

雷狮立马被他这句话激到了,刚想说什么反驳回去,又突然反应过来:卡米尔这实在不爽什么?……他又不傻,谈过恋爱的都能猜到。心头的火忽然之间就被一股好奇扑灭了,“……你不高兴了?”

卡米尔的表情一阵细微的变化——其实刚刚他有些后悔的,看到雷狮对别人不介意的亲密就会心生一股小小的嫉妒,如同一只躁动的小虫让他不安,想着想着竟然直接说出来了……他知道雷狮的脾气,本来都做好了对方生气的准备,却没想到竟会被这样问一句。

一时不知道该拿什么表情应对了,卡米尔微微低下了脑袋,“刚刚……确实有点。”

“……蛋糕是给你的,你还有什么不满意,嗯?”雷狮的声音压低,落在耳朵里愈加清晰,卡米尔才察觉到对方的靠近,“我只是请她喝了一杯奶茶,她给我指路我得谢谢她,而且作为男人这是应该的。”

一声轻微的叹气传来,脑袋上突然被挨了一下——不重,却也不像什么温柔的抚摸,卡米尔愣了一下抬头,看到雷狮收回了手,目光躲闪了一下随即也看向窗外,抱起双臂冷哼一声,“你还有什么好生气的,我不都跟你出来了么。”

 

-tbc

 

下章

  767 65
评论(65)
热度(767)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