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悲欢离合,人情世故。

 

【雷卡】是非题 34

首章

上章

 

34.

“来吧,就你又拖了整整两天才交原片的行为,给我个合理的理由。”凯莉一抹裙子,夹着粉色的小挎包径直走到雷狮对面的位置上坐了下来,要不是看到了桌面上雷狮帮她点好的蛋糕,她后面还有百八十句数落装弹待发。

雷狮只在她进门的时候淡淡地扫了一眼,随即继续托着腮看窗外,“……嗯。”

“嗯??”凯莉举着叉子的手在半空中停了一会又放下,张开五指在雷狮涣散的目光前猛挥了几下,“醒醒,醒醒——”

见雷狮终于在面前回过神来,凯莉旺盛的注意力又从蛋糕上立马转移了。她两只手交叉起来垫在下巴上,“哎呦,雷总今天这是怎么啦?”

雷狮故作平淡地拿过一旁的饮料喝了起来,“没,觉得自己要被美女批评了,有点心虚。”

快扯淡去吧。凯莉翻了个白眼,将目标转回了蛋糕上,“你一直不交稿子,人家小姑娘特地打电话来问我怎么办,我劝你善良一点吧。”

“我怎么觉得你还挺乐意的?”雷狮瞥了她一眼,“你可没少倚老卖老吧?”

“能被本小姐指导也是荣幸好不好?不过最后筛选还是她来,我就是勉为其难帮她催一下。”凯莉得意地冷哼了两下,雷狮就知道自己猜中了。

这期主题本身就很难取材,除了雷狮,还有几个人拖延了原片没交,交了稿的质量也都一言难尽,虐完摄影师虐后期和编辑,公司上上下下都在吐槽。而面前这位日常拖稿的家伙身上的战火却被转移了不少。

“哎,问你个事。”雷狮忽然抬起头来,敲了敲凯莉面前的桌子,“你们女生一般会收什么样的谢礼?就是普通朋友帮了个忙,答谢……你笑什么。”

凯莉捂着嘴笑了好一会,“普通朋友?”她挑起眉毛来,两只眼睛泛起了光,左眼里面写着“不八卦”右眼写着“毋宁死”,“我说今天雷总怎么怅然若失,原来是为情所困!”她一拍桌子,跟上公堂一样,“从实招来!”

雷狮没心情配合她喊冤,只是蔫着回了句:“不是。”

“那你要干什么?送我么?你等我把我的购物车截给你。”

“……大小姐,我说正事呢。”

凯莉晃晃脑袋,抱起双臂向后一靠轻哼了两声,摆明了“你不跟我讲实话就没门”的态度。

好吧……其实这件事表面上看起来也没什么,凯莉这丫头虽然很喜欢收集情报,但从来不会卖队友。雷狮放弃挣扎,“其实就是前几天和别人一起去安吉拉的店遇到了点麻烦,让她帮忙救了个场,我得还她人情。”

“安吉拉?”凯莉想了想,忽然就get到了重点,“和谁一起去呀?”

她见雷狮一副不想解释的样子,神秘兮兮地凑近了几分,“哎,安吉拉她前几天好像在朋友圈说过换季了之后想买瓶适合秋天的香水……说起来我也好久没去她的店里坐坐了——”她眨眨眼睛,“直男本直,要不要我帮忙选香水啊?”

雷狮:“……你再不吃蛋糕就要化了。”

 

“这个是今年秋季新款,点评反应都很不错,那个后调的味道很适合安吉拉,不知道现在柜台上货了没有……”凯莉一边翻着手机一边给雷狮介绍,忽然瞄了一眼时间,“你们还要一起吃晚饭啊?”

“随便啊,”雷狮还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她要是能抽出空来的话。”

“你怎么今晚有空出来了?”

突然被这么问,雷狮差点没反应过来,直到看见凯莉好奇地睁大眼睛,才想起前一阵子总是会回家和卡米尔吃饭,活得像个老实巴交的已婚人士,现在又反弹回了原状,雷达敏感如凯莉,自然是能看出其中出事了。

但是这要怎么和人解释……关于卡米尔的事情他自己都算不过账来。明明前几天还是那么亲密的兄弟,忽然之间什么都变了,怅然若失的感觉像块膏药粘着在他的脑海中,只要动手去揭,它就会毫不留情地留下一块名叫“卡米尔”的伤疤。

朋友之间绝交了可以认错然后和好,恋人之间分手了也可以通过一些方式复合,卡米尔哪边都不算,他甚至想不出任何能够挽回的方案,就像一块玉石跌落在地,碎了就是碎了。

他还记得卡米尔看他的眼神,那个瞬间他就觉得,他们之间不会再回到之前那样,除非感情被根除,或者……

不、一定还有折中的方式。

雷狮甚至还有几次刻意在卡米尔下班的时间点出门又回来,同样的小区、同样的楼号、同样的单元,明明就住在上下楼,却像是被什么魔法附体,两人中间有道无形的屏障,连“偶遇”都没发生过。气急败坏之余,又会唾骂自己为什么要做这种无聊的事情……

其实终究还是不舍得。

卡米尔住在他家里的时候他们两个相处得就很好,两个人在生活上没有什么不好的习惯,偶尔也会一起聊天什么的,大部分时间他们会各自做各自的事情。做饭都由雷狮承包,卡米尔就会主动洗碗,唯一的东西——比如电视、浴室等等他们也从未起过冲突,有的时候雷狮会悄悄地想,世界上应该不会有比卡米尔还和自己合得来的人了,不需要过多的粉饰,他们在彼此面前都是最自然的模样,一个眼神对方就能明白自己在想什么,哪怕是小争吵,过一晚就能和好……

他甚至不知道是从何时开始,一切的一切,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如果将这所有全部都代入到另一个人身上,比如某个没有血缘的女性,他大概早就动心到一塌糊涂了。

可偏偏是卡米尔,从一开始就是错的,却能带给他了太多未命名的情绪,在无形中已经和他的七情六欲挂钩。

喜欢是真的,抗拒也是真的。卡米尔闯入他的生活中的这段时间在他身边浸染了太多属于他的东西,现在却又带着那一份雷狮早已习惯的存在尽数抽离,让他一边思念一边又不想见面,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性别是一道屏障,即使在卡米尔有意攻破后他也会下意识地再拿血缘来作挡箭牌。在他们相处的过程中几乎没有什么波折,越来越亲密的氛围让他的神经都慢慢迟钝了下来。

到最后,连他自己都很难形容对卡米尔的感情了。

归根究底,他实在是不舍得那份平衡和默契就这么葬送在纠结的感情中罢了。

 

“哎……你真失恋啦?”

胳膊突然被凯莉戳了戳,雷狮清了清嗓子,指着前面一处柜台转移话题,“你刚刚说的是不是这个牌子?”

凯莉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把手伸到他背后象征性安抚了一下,“没事没事,总有人会替天行道收了你的。”

雷狮才不会咬她的钩子。两人一同去挑好了香水,凯莉还多取了几支其他味道的小样,然后才去店里找了安吉拉。

果然只有女生最懂女生。凯莉选的这一款从盒子的包装到香水瓶的外形都很好看,安吉拉爱不释手,咂了两下舌,语气中都是掩饰不住的愉悦,“连帮了你两次,前几天我还在想,你要不给我个差不多的礼物,还真说不过去。”

雷狮顿了一下,“等等,怎么就两次了?”

“好吧好吧,前一次算我多管闲事……”安吉拉看了一眼凯莉,见对方是一脸兴致勃勃打算听下去的样子,她狡黠一笑,“第一次就是你带来的那个小哥差点把你按在墙上亲呗,不然你还以为那个杯子是谁摔得?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啊。”

凯莉本来在摆弄安吉拉的香水盒子拍照,听到这一句手机差点从手里掉下去,“嗯?嗯???小哥?什么小哥??”

雷狮猛地想起了什么,脑海中的片段忽然就停在了卡米尔近在咫尺的唇,呼吸一滞后只觉得脑仁疼,“你想多了吧……”

“相信女人的直觉——他的眼神,一定是真的喜欢才会那样的。”

雷狮完全没底气反驳她,“总之你其实没必要帮这个忙。”

“哦?那你的意思是我打扰你们了?”

“……”

还好两位女士的甜点上得足够快,可纵使如此,也没有影响两位的情报交流。雷狮也有种跳进黄河都洗不清的感觉,只能做个没有人权的当事人在一边闷声喝酒。

 

安吉拉谢绝了晚上一起吃饭的邀请,陪了一会便又去吧台里忙了。凯莉托着半边的腮盯着雷狮,为了防止她继续套话,雷狮决定破财消灾,又带着凯莉一起出去吃了晚饭。

他们一起去了某家日料店,店内装潢得十分别致,料理的口感也不错,再加上面前的人不再盘问到底是怎么回事,雷狮终于放松了警惕。

“上次给你发过邮件,下期的主题——‘他乡’。怎么样,有想法么?”

“下期又换回你负责了?”

“不知道呢,具体的等到你这期出来之后看反应吧——哎这个上面写着消费满送不是可以送雪媚娘么?”她招来一个服务生,指着桌面上的点单卡询问了些什么,原来是人多忘记了。

“哎,我们都快吃饱了。”凯莉叹了口气,服务生低着头对他们的疏忽表示了道歉,又说他们可以找盒子包起来。

雷狮低头“嗯”了一声,开始思考这个还挺让他满意的新主题。

“他乡”,字眼中带了点孤独、思念的感觉,又是在初秋之际,燥热褪去,感性的人总会有些许哀愁,很适合慢节奏的地带,只是……

“啊!原来这么大么,我以为是那种小的雪媚娘。”凯莉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推到雷狮面前,里面装了两只拳头大的点心,“你快拿走,它们会诱惑我晚上吃甜食的!”

雷狮感到好笑,“是你想要的,现在怎么舍得给我了?”

“哎……”凯莉捧着脸摇了摇头,“你要是今晚让我带回去,我肯定就忍不住全吃了,你知道这后果有多严重么——昨天我亲友上称时候我就在她旁边看着,那表情简直绝望,我坚决不能步入她的后尘。”

雷狮被逗笑了,女生还真是种纠结又麻烦的生物,一边喜欢吃甜食,一边又怕发胖。他摇摇头,打量了两眼那个盒子上缠绕着的一圈好看的丝带,忽然想起了另一个喜欢吃甜食的人,而他的轮廓才浮现出一个虚影,雷狮就立刻生生将它打断。

……见了鬼。

喜欢他的人有不少,这并非他第一次拒绝别人,但却是第一次陷入这样的被动中。其实他之前那段时间,在和卡米尔熟络起来后遇到什么事也总会想到他,那个时候他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现在倒好,只要这个名字在意识里浮现开来,该想的不该想的全都摊开脑子里面,一不留神就跳出来刷存在感。

雷狮闷着一阵不吭声,半天才把那只甜品盒子收了起来,“好吧,那我拿走了。”

凯莉看着他眨了两下眼睛,像个扫描仪一样把他身上的破绽纠了个遍,然后一副猜到了什么的表情。

 

凯莉家就在这附近,雷狮自己去停车场取车回家。

回到小区的时候远远地就看到路灯坏了一排,几个工人正搭着梯子抢修,雷狮经过的时候刚好修好,工人一合电箱,一排路灯扑朔了两下就亮了。

雷狮无意识地抬头看过去,却没想到顺着这一排光向楼上看,一处漆黑的窗子忽然也亮了起来——比他最熟悉的那扇窗户正好高了一层,雷狮想都没想就知道是谁的。

“……”怪不得这几天一直碰不到卡米尔,原来他最近都这么晚才回来么?

他一边想着一边进到电梯里,看了一眼时间,眉头紧锁,手指在楼层键上停了两秒,最终还是屏着呼吸按亮了——

 

雷狮按响了门铃,好一会猫眼处一暗,防盗门从里面打开。

卡米尔的头发还是湿的,肩膀上搭了块毛巾,应该是刚洗完澡出来,睫毛上挂着水珠,眼底还有些疲惫的黑晕,但眼睛却睁大着看他,脸上还有些掩饰不住的意外。

几天未见,一时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雷狮看着卡米尔眼中的倦意,心忽然就被什么东西揪起来一般。楼道里的声控灯亮了一会忽然就灭了下去,屋内屋外好像忽然之间就变成了两个世界,他们各自站在明与暗里面遥遥相望,好像无法触碰到对方一般。

卡米尔沉吟了一会,默默地向后退一步让出位置请人进去,雷狮却靠在门框上没有进一步,“你怎么这么晚才回?”

说完他才发觉自己的语气好像有点不好。卡米尔的表情中稍纵即逝了一丝意外,眼睛里面好像写着“你怎么知道”。雷狮只觉得烦躁,他刚刚开口问的时候没想那么多,可要是解释,就好像心里有鬼一样,欲盖弥彰的。

好在卡米尔不会问,他只是垂下眼睛老实回答:“最近在加班。”

“吃过饭了么?”

“……嗯。”

迟疑的一秒是最大的破绽,雷狮一眼就看出来卡米尔是在说谎。

这有什么好和他瞒的?!雷狮咬紧牙关,只觉得冲动的热血往上涌,可偏偏要控制住自己。他往前逼近了一步,卡米尔却没退,只是淡淡地看着他,平静的神色下不知在想着什么。

再和面前这双眼睛对视下去保准会出事。雷狮深吸了口气,忽然把手里装雪媚娘的盒子塞到卡米尔的手里,接着转身揣兜走向了楼梯,“我不喜欢吃,给你了。”

卡米尔好像愣住了,过了好久背后才传来一句小声的“谢谢”。

雷狮背着身不想回头,只是摆了摆手,“嗯……早睡。”

轻微的吐息,卡米尔对着他的背影道了声“晚安”。雷狮分不清身后的人是在笑还是在叹气,不论哪种他都不想知道,想象中的画面一闯进脑海,胸口就开始热。

他两步并作一步飞快地下了楼,这才发觉自己的手心都被指甲掐出了印子。

早知道就不多此一举。

 

-tbc

 

下章

  858 104
评论(104)
热度(858)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