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悲欢离合,人情世故。

 

【雷卡】是非题 32

首章

上章

 

32.

雷狮刚下到一层,就有人笑着迎他。

他飞快扫了一眼,是刚刚那桌聚在一起打台球的,给他打电话的那个伙计却缩在后面,只敢赔笑脸,不敢吱声了。

领头的青年穿着牛仔马甲,走过来的时候脚步节奏有些乱,脸颊也有些兴奋的红,大概是喝醉了。他一看到雷狮就露出一个笑,主动上来搭话,“你技术不错,跟我去正规台球室来一局吧?”

雷狮歪着头仔细回忆了一下,才想起来这人好像刚刚夸赞过他两句,有意想要勾搭上来,他刚刚光顾着和卡米尔说话,意思意思挥了下手就给他无视掉了。

他站在原地挑挑眉毛,转而半开着玩笑向着那位朋友,“你这人嘴不老实,是不是又在别人面前瞎抬举我了?”

被问话的人赶紧满脸堆笑,冲他使了个眼色,雷狮权当没看见,“我这边是陪着人来的,哪能说走就走?”

话音未落,那朋友脸上的表情就僵硬了一下,可那青年在愣了一下后好像更兴奋了,目光毫不掩饰地落在雷狮的脸上,开口正想说什么,雷狮手中的手机屏幕忽然一亮,来电显示的界面就落了下来。

他看了一眼那青年身后的朋友,举着手机晃了晃,立刻就知道了用意,他扯了个皮肉不合的笑,“不好意思,我先接个电话。”

 

“雷狮,雷狮老大,雷……”一进洗手间那朋友几乎跪到地板上了,雷狮打断了他,刚刚脸上还挂着点营业性笑意的脸上早就全卸了下来。

“有话直说。”雷狮抱起双臂,站在门侧的位置,随时都会直接走人的架势,吓得朋友哆哆嗦嗦,差点趴下去扯他裤腿了,“是这样……你也知道兄弟我最近跑业务,刚刚那小公子来头不小,他老子是我们公司最近一个大客户,要是陪开心了,这笔单子得给我记头等功,到时候肯定好好请你。”他摆出一个讨好的笑,后半句声音却突然虚了起来,“他有点、那个倾向。”说完他拿出食指比了个弯曲的形状,脸上的神色也有些微妙起来。

果然——他就知道这人不会安什么好心。雷狮眼睛一眯,看着那个手指的形状,又看了看那人脸上古怪的表情,只觉得一股烦躁感流窜在心底,像躁动的岩浆横冲直撞,“哦?他怎么样关我什么事?”

“……就刚刚,你来秀那两下之后这小公子就一直挺惦记你来着,刚刚我们几个人喝了几瓶可能壮了壮胆,直接问我要你的联系方式……哎、兄弟我怎么可能出卖你呢,但是当时实在是为难,只能直接电话打给你……”他战战兢兢地瞄了一眼雷狮越来越黑的脸色,“天知道这小公子怎么就看你顺眼了……哎,你魅力大这个是男是女都得承认,不然兄弟是死活都不会拖你下水的……你也别往多里想,他顶多也就和你打两局台球,不敢把手往远了伸。”

明白了。

这种酒色场的规矩雷狮当然懂,面前这个人的意思,不就是让自己帮忙“陪”一下他的客户呗么?把他雷狮当成什么人了?

雷狮自顾自地低头洗了洗手,从镜子里面看他,眼神嘲讽,接着他甩甩手上的水珠,掏出手机来按了几个键,接着看都不看便径直朝门走出去,身后的人一眼就知道这是惹到雷狮了,一边想着要不要再争取一下,一边又被他的脸色唬住了,也不知道该吭声还是闭嘴,只得赶紧跟上去。

果然,一出门才拐了个弯,就看到那小公子在那准备堵他。雷狮心里冷笑一声,这一点倒和他猜的一模一样——想要什么就会直接行动,没有必要扭捏委婉。

他自己就是这种人,但对于“同类”并不想设身处地。

“雷狮。”他很自来熟地开了口,居然已经问到了自己的名字,“刚刚我想了一下,你不跟我出去也行,陪我喝几杯总可以吧?”他身上喷了某种牌子的古龙水,靠近的时候那股香味混在在酒精的味道中,直往雷狮的鼻子里钻。

雷狮看了他一眼,随即目光穿过面前的人飘远,彻彻底底的无视,对方皱了皱眉眉头,刚想说什么,身后就传来清脆的女声——

“好不容易看你从‘银河’出来,喏,你的隐藏菜单。”是他刚刚打电话搬来救场的安吉拉,提着裙子亲自把鸡尾酒送了过来,刻意拨开他面前的人群的时候还冲雷狮挤了个眼睛……雷狮知道自己肯定又要还人情了。

“哦!我忘了,”杯子递给雷狮还有几公分的距离,安吉他突然停住动作,“这杯是给你同伴的是么,要不要我找人把他叫下来……”

“不必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那一刻,雷狮先是有点意外,随即竟有些轻松似的。他回过头去,却看到了卡米尔那副表情稀少的脸上隐隐有些说不上的情绪。

青年的眉头皱了皱眉,卡米尔不急不缓地走过来,丝毫不在意周围小半圈的目光,眼里好像只有雷狮这个人似的。

愣了一秒的功夫,雷狮就感受到手腕已经被人拉住了。

卡米尔手腕一用力,雷狮始料未及,被他扯得向他靠拢了一下——

“等了你好久,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卡米尔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很清晰,周围的几个人都能听见,并且都在瞬间做出了细微的表情变化。

安吉拉反应最快,她赶快将手上的高脚杯递给卡米尔,“真巧,雷狮刚刚下来问我要你的鸡尾酒呢,正好来尝尝吧。”

“谢谢,”卡米尔露出一个得体的微笑,接过剔透的酒杯,却转而又向雷狮靠近了两分,甚至还有意挡在雷狮前面,握住手腕的手已经滑下去直接换成了十指相扣。

雷狮不可见地咬了舌头,他后退了一步,压低声音,“你……”

卡米尔看着他轻笑了一下,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等到雷狮意识到他们的动作太过亲密的时候好像已经晚了。

他说:“喝完我们就回家吧。”

雷狮呼吸在他的手掌被暧昧地摩挲时忽然一滞,这下周围人们的表情已经由带了点疑惑地好奇变成惊讶了。

而那个青年却是站在原地微张着嘴反映了好久,眼中先是不敢置信,随即是失落和不甘,他有意调整了几秒的呼吸才开口:“你们……”

不该是这样……自己还从未有过这种完全失去节奏掌控权的时候。雷狮又深深地看了卡米尔一眼,对方只是冷静地站在他的身边,眼神平淡,和那青年对视的时候有股无形的压迫力,手上也扣得很紧,雷狮甚至能清晰地感受到他的脉搏……很快,很热,鲜活又具有冲击力,一下一下好像在叩问着他什么。

这样的对峙持续了几秒,而雷狮毫无概念,只觉得嘈杂中背景音乐唱过去了好几句,身边围观的几个人小声议论了什么,那青年目光中的光泽缓缓黯淡了下去,最终叹了口气,“抱歉了,其实刚刚看你们打台球的时候我猜过,但还是抱有侥幸心理……否则也不会来扫了你们的兴。”

雷狮那个朋友愣着看了一圈,在青年转身离去后又回头冲这边递来一个意味不明的眼神。

而卡米尔迟了两秒才松开了雷狮的手,转而礼貌地向安吉拉道了声谢。

 

“他们那几个人刚刚已经结账了,应该不会再回来了。”安吉拉将雷狮和卡米尔引到一处人比较少的位置,没忍住用胳膊肘捅了一下雷狮,“可以啊你,刚刚在上面没找小柠檬看看,最近是不是烂桃花?”

雷狮扶了一下额头,“你快别说了。”

“哼哼……”安吉拉两只大眼睛在眼眶里面转了半个圈,便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这里离吧台近,有点暗但是安静,很‘适合’你们——”

她刻意强调了字眼,雷狮权当听不懂,“好了好了,欠你的人情会还的。”

安吉拉朗笑了两声便干脆地转身离开,雷狮摆了摆手,向吧台里面给自己要了杯冰啤酒,看了一会卡米尔。

说来卡米尔也真是……明明遇到事情的都是自己,这人却一副眉头紧锁的样子。雷狮叹了口气,“你只要找个理由把我救走就行,何必来这么一出?”

卡米尔将那杯白色半透明的鸡尾酒掂在手中转了转,“其实我刚刚看到的时候有点生气的。”

吧台里服务生很快递来了现成的冰啤酒,满满一层冰块撞在一起,雷狮觉得自己没听清,“……什么?”

“没什么。”卡米尔垂下眼睛,用嘴唇抿了一口后舌尖从唇缝中滑出来浅尝,雷狮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盯着他做完这一套小动作,直到他感到滋味不错,拧在一起的眉头稍稍舒展开,下唇贴在杯子上喝了完整的一口,才对上雷狮未来得及收回的视线,“我的错,没想周全。”

“……”他又不是责怪的意思,只是这实在是不像卡米尔平日里圆滑处事的人精风格,鬼知道他脑子里面都塞了些什么东西!

“味道怎么样?”他决定转移话题,目光落在卡米尔手中的鸡尾酒上,随即像是被上面摇晃后慢慢散开的一层泡沫吸引了,“怎么还有气泡?里面难道还有苏打么?”

卡米尔半低着头,像是看出来了雷狮的刻意,回答得也有些敷衍,“应该是吧,挺奇特的味道……很甜。”

“不合口味么?”

“一般吧,说不上很喜欢,但也不讨厌。”

雷狮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将杯子里面剩下的啤酒都喝掉,又招呼了一下吧台里的服务员。

“给我也来一杯。”坐在一边的卡米尔突然说了一声,面前的服务员只管低头记,雷狮却有些意外地看了卡米尔一眼。

等待的过程中雷狮一手托腮一手无意识地跟着背景音乐敲击节奏,在卡米尔的视线由他桌面上晃动的手指转移到脸上之后忽然问:“你不是怕在外面喝醉么?”

吧台里面递来两杯冰啤酒,同样的透明颜色、同样的泡沫、同样的冰块晃动在里面。卡米尔看了一眼,和雷狮各自取了一杯,“那也要看跟谁,总有几个例外。”

雷狮毫不在意地哼笑一声,看着卡米尔将杯子举到自己唇边停下,“如果我喝醉了,你会带我回家吧。”

可能是那句“带我回家”戳动了他心里的某个位置,明明刚刚还灌掉一杯啤酒,喉咙竟然又干燥了起来,“……你这不是废话么。”

 

按照卡米尔装酒精过敏的那副德行,雷狮曾猜测卡米尔的酒量不是一杯倒应该也是中等偏下的那类。

但他眼睁睁地看着卡米尔几次几乎与自己同频率得解决掉杯中的液体,顶多只是眼神有些飘忽了,连喘气声都没变粗,他是真的有些感到意外了。

喝酒的过程中当然是要聊天,一开始两人似乎都在有意回避些什么,无关痛痒的话题聊起来也轻松,直到又一杯下去,卡米尔揉了两下眉心,雷狮贴着酒杯闷着声音笑他:“你可别觉得我能把你带回去就放飞自我、真把自己灌得烂醉了。”

卡米尔闭着眼睛摇摇头,“恰恰相反,刚刚我还在想,能不能挑战一下把你灌醉。”

哎呦喂?雷狮忍不住笑了出来,“小伙子,很有理想。”

他伸手,正想叫服务员再加两杯酒,手腕却忽然被卡米尔按住,手心火热,贴在皮肤上的感觉格外明显。

这回雷狮是真的怀疑卡米尔其实已经喝醉了——

他的手腕被按在桌子上,视线向上移动就能看到卡米尔正死死地盯着自己的眼睛,不知是醉后神态、灯光作祟还是心理作用,他的眼眶有些微红,“如果他是真的喜欢你……你会是什么反应?”

话题太过突兀,雷狮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那个“他”说的是刚刚那位“小公子”。

他沉默了一会,在卡米尔那种眼神之下好像发条被拉断,嘴上的火车根本跑不起来。直到新的啤酒又一次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桌子上,他才调整好若无其事的语气,“说实话,我在我们这个行业里面见过不少,其中也有喜欢我的。不管是不是真的喜欢,我没办法回应,那他们做得再多也都是无用功。”

“为什么没办法回应?性别不合适?”

“……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这个吧,但是还有些别的因素,两个人成为恋人之前至少应该先在某些方面上打成默契和共识,然后再自然而然得在一起吧……但是你知道的,我和大部分人都合不来。”

他解释的时候低着头装作在晃动杯中的冰块,卡米尔就那么盯着他,在那双深邃的瞳孔的注视下他感觉到危险和压抑,但又有股力量令他不想逃离,“那和我合得来么?”

这算什么问题……

“……呵,不知道你是真迟钝,还是压根就是匹小白眼狼,我都对你这样了,你说呢?”他脑子里一片乱,将被子中所剩无几的啤酒也一股脑狠狠地灌了下去,放下酒杯后又为自己莫名其妙地情绪感到没必要。他笑了笑,装作没在意似的开玩笑:“话说回来,刚刚幸好我没和他们介绍你是我弟弟,否则岂不是要穿帮?”

“不一定。”卡米尔碰倒杯子的手丝毫没有迟疑和停顿,甚至让雷狮怀疑他是不是都没有经过思考——

“是兄弟也是恋人,不可以吗?”

 

-tbc

 

下章

  810 96
评论(96)
热度(810)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