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糖厂厂长。

 

【米尤】药石无医 04

首章

上章

 

4.

然而米哈伊尔还是低估了急诊科的不确定性。

中午他打开手机,看到几分钟前尤里发来一条中午没时间了的消息,他想了想,还是上到一楼去找。

科室门外有个扎着两只麻花辫的女孩子抱着一小盒东西,时不时探头想往里面看,看样子是找人的……可惜米哈伊尔在急诊科认识的也不多,爱莫能助,只好直接拉开门走了进去。

维拉德教授和尤里果然都不在,只有两个实习生坐在电脑前面写病历,见到不认识的人进来,一看是院内医生的打扮,也只是点了一下头算作是打招呼,接着又回去忙自己的了。

他等了一会终于见到了眼熟的多萝西娅,对方从口袋里摸出手电筒急匆匆地装了一枚新的纽扣电池,米哈伊尔询问的时候她头都来不及抬,“哎,吉罗夫医生……你说那个刚来的娃娃脸小帅哥么。”

还未等回答,她抬起头来想了想,嘴里念了几遍:“吉罗夫……吉、罗夫?”她忽然明白过来,“啊!我说这个姓氏好像是在哪里听过。”

医药科平时只和住院部那边打的交道比较多,急诊科这边米哈伊尔也只认识一个维拉德教授,剩下的基本上只是互相知道有这么个名字。

她立马从自己桌子前拖出来一张凳子让米哈伊尔先坐下,说一刻钟前这边忽然收了一个腹腔被异物刺穿的患者,教授主刀,带着尤里去观术了。

这样啊……

到了需要开腹的程度,手术时间怎样都不会短,空等的话估计是没用了。

多萝西娅临走前倒回来多问了一句:“要捎话么?”

“不必了,谢谢。”他摆了摆手准备离开,“你们继续忙吧。”

 

下午的时候该去住院部,克什纳临时有事溜了,米哈伊尔带着双人份的任务不情不愿地跑了一趟。

其中有个病房里患者家属非要拉着他絮叨,一会说这药吊上了之后她家老头子晚上浑身发热睡不着,一会又嫌住院价格实在是太贵,不知道诉求到底在哪里。

他外头看了一眼负责陪床的护士,对方悄悄做了个无奈摊手的动作,便知道这又是个讲不通道理的主。

这种事太常见了,万用的回复,万年不变的结果:无法解决。他随手翻看了一下用药单,果然——患者可能是之前就要求过想要赶紧治好快点出院,记录上并没有选择最稳妥的常规方案。

但想归想,米哈伊尔只是扯出一个百用不厌的假笑,“这是目前最稳妥也最节省的治疗措施,患者和家属都理解一下。”接着趁对方又要开口之前将病例插回病床边,迅速离开了。

 

“你不是有要紧事要办么,怎么回来的比我还早?”回到医药科的时候他一眼就看到克什纳靠在他助手护士的桌子边,和正在录数据的人聊得愉快。

“这不是刚刚回来么。”克什纳无所谓地耸耸肩。

“哦。”米哈伊尔心说你当我是瞎的看不见你杯子里喝掉大半的水么,忽然想起来什么,“对了,你三楼六床有个患者,中老年男性,听护士说这几天术前准备的时候情绪一直很不稳定,是不是……”

是不是诊断和实际病况有偏差,或者用药的剂量没有控制到最佳,亦或者是别的情况,按理说这些情况都应该追踪到。

克什纳显然知道他说的是哪一位,先是拖长了声音“嗯”了一会,接着摆摆手无所谓地说:“让诊断医师解决吧。”

“……你和他说过了么?”

克什纳并不想跟他说话,冲着米哈伊尔甩出一张撩妹大于天的油盐不进脸,接着便回过头去继续和护士调笑起来,“咦,你换了个新鼠标垫?”

“……”米哈伊尔决定不再和这人多说半个字,转而去问助手护士,“昨天那个试剂帮我录进去了?”

“嗯。”她从克什纳背后探出脑袋来回答:“新增的337号就是,你上去检查一下。”

“好。”他无视了克什纳的一脸敌对相,坐到电脑桌前晃开屏保,登录数据库检查了一遍后忽然想起来,万一那个患者真的出了问题,到时候追究下来是不是他也有责任?

虽然没道理,但一瞬间米哈伊尔已经想象到了克什纳打马虎的标准姿势,类似“那天是吉罗夫查的,我不清楚这回事”这种,跟这种人做同事到了能摸透德行的程度,却还没动手打起来,米哈伊尔也有点佩服自己了。

思来想去他还是决定不去冒背锅的风险,看了一眼屏幕右下角的时间——还差几分钟就该下班了,再跑一趟住院部权当自己做了奉献。

于是他关了电脑,在克什纳“你竟然想早溜”的怀疑目光下又一次离开了。

幸运的是,这回那位家属不在病房里,老爷子自己一人枯坐在病床上话也少了很多。米哈伊尔询问完得知主治医师是个自己没说过几句话的人,今天又恰好在休息,明天才正常上班。

那就明天再通知好了。

从病房里走出来,走廊上有些凉意,外面竟然又开始起风。他随手关掉了几扇正对着病房的窗,站在屋内望了一会窗外才慢慢走下去。

 

克什纳竟然还剩下一丁点良心。

回去之后米哈伊尔发现科室没有锁门,灯也留了一盏,他迅速收好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窗外有个趴在窗口台面上写病历的护士忽然叫住他,“吉罗夫医生,刚刚急诊科有人来找你。”

脚步立刻被刹住,他心底泛起一阵意外,回过头去对护士说了声谢谢,调转了个方向上楼。

米哈伊尔来到急诊科,发现里面竟然意外得热闹,除了维拉德教授,几个主治医生都在,护士也聚集了几个。

屋子里弥漫着一股香味,仔细一看每人手中都捧着或大或小的烤饼。尤里坐在远处一张桌子前挥了挥手,“哥哥。”

“……嗯。”他轻点了一下头算是回应,护士堆里忽然有个没穿制服的女孩子探出头来,“哎?是尤里先生的哥哥么?”

米哈伊尔觉得这女孩有点眼熟,没来得及回答,多萝西娅先替他答了,“是啊,你刚来的时候尤里不是不在嘛,就是跑去找他了。”

“啊!”女孩子眼睛亮了起来,端起旁边一个小盒子递过来,“哥哥要不要?这个是我家阿姨烤的,特地带过来……”

米哈伊尔下意识往尤里那边看了一眼,见对方脸上并没有什么奇怪的神色才稀里糊涂地接过,接着又听他们七嘴八舌地说了几句才搞明白情况。

这女孩叫凉子,父亲是多萝西娅抢救过来的患者,前几天他父亲刚脱离生命危险从重症监护室里调出来,一直想找个机会向她表达感谢。恰好昨天下雨,尤里又借给了她一把伞,她稍微一打听才发现原来也是急诊科的,所以今天直接带着东西过来了。

喔——米哈伊尔忽然想起来了,中午来这里的时候这女孩好像就在门外,不知道是一直等到现在在,还是又跑了一趟,不管哪种都很费心了。

“这么说,要是没有尤里帮忙,这‘感谢’还要再拖上几天,是不是?”多萝西娅意味深长地挑挑眉毛,一句话不知怎么就说得小姑娘面红耳赤,有机灵的护士一见她这幅样子立刻明白了什么,捂着嘴偷偷看了一眼不明情况只顾着吃饼的尤里,偷偷笑了起来。

“……怎么会!”凉子半天才憋出这一句,忽然想起了什么,打开背包翻了一通,终于找出了一把黑色的雨伞,“啊,这个是……”走近尤里的时候她舌头都开始打结了似的,“谢谢!还、还给你!”

尤里眨了一下眼睛接过,似乎是不明白面前的人到底在紧张什么,依然保持平和的微笑,“不客气。”

多萝西娅憋住笑,吃掉了手中最后的一口,“唔……凉子你的阿姨真是厉害,味道真好,不过我们只尝一次就够啦,救人本来就是应该的,至于尤里借给你伞的事情嘛……”说完她忽然坏笑一下,猛地将尤里揽到自己胳膊里,“我宣布,从现在开始把乐于助人的尤里立为新的急诊科科宠!”

一秒被换届的前急诊科科宠菲利普刚想表示抗议,就被一边想要继续看戏的法伦用半块烤饼堵住了嘴。

小姑娘明显没想到自己会看到这种画面,她眼睛瞬间瞪大了一圈,像只被吓到的小松鼠一样愣在原地。

尤里显然也不知道着突如其来的一出是怎么回事,第一反应便是向米哈伊尔投来求助的目光,可惜平日里最懂他的哥哥此时竟然将目光挪到了一边的桌面上……那盆窝在电脑后面的仙人掌有什么好看的啊?!

于是他硬着头皮被几个护士围着嬉笑了几句,多萝西娅终于放开了他,去一旁的洗手台前净了个手,又将身上的白大褂好好整理了一翻,像是变脸一样忽然恢复了严肃的工作状态。

“快快快吃完该干嘛干嘛去,”她打发走了几个年轻的护士,又转过身去,“菲利普你别闲着,一会一起打扫,要是让教授回来发现桌子上有饼渣咱们都就完蛋了。”

“……没人权!”对方抱怨了两句,接着就老老实实跑去墙角找扫帚了。

凉子被急诊科这画风突变的行动力震惊了一下,站了一会忽然发现自己多余,便对多萝西娅说自己要离开了。多萝西娅问过她要不要送一下,小姑娘摆摆手说一会她再去病房看一看父亲,不必了。

米哈伊尔抱着双臂默默地注视着她离开,看到那双圆溜溜的杏眼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尤里,这才带着一分少女的青涩,小跳了两步离开了。

于是,在短短的几分钟之内,米哈伊尔亲眼见证了整个急诊科由过年一般热闹忽然又一哄而散徒留空城的奇景,尤里从桌子上跳下来,小心地问多萝西娅需不需要帮忙打扫,对方反问他:“你不是该下班了么?”

言外之意是你走吧。

这回尤里倒是听懂了,他点了一下头,从柜子里翻出书包来,将充电器拔下来扔进包里便向米哈伊尔挪过来。

距离靠近的时候他伸出手来,似乎是想拉一下米哈伊尔的袖子,却停在半空中,一秒后又僵硬地收了回去,“唔……”他想了半天也没找到合适的理由,干脆就不加那些乱七八糟的借口,直接说:“我送哥哥去停车院吧。”

“……”这根本没道理,米哈伊尔差点被逗笑了。他伸手帮尤里扯了一下书包的背带,“还是我先送你去地铁站吧。”

 

这个时间点医院里大多科室都在换班,进进出出的人格外多。

尤里走在米哈伊尔身边,视线时不时被路边买东西的小摊位吸引,米哈伊尔忍不住用余光去看,忽然觉得这简直和自己当年接高中放学回家的小狼崽没什么区别。

过了一会尤里终于想起了正事,他说明天休息,教授夫人可以带他去看房子。他顿了一下,有点犹豫地问:“哥哥你……”

米哈伊尔立刻知道了尤里心里想的是什么。他每周单休,这周的休息日排在后天,不过现在换班倒是来得及。他“嗯”了一下,轻声说:“我找人调一下时间,明天和你一起去。”

尽管脸上的表情只有小幅度的变化,但瞬间亮起来的眼睛是骗不了人的,尤里无意识地又向米哈伊尔这边靠了靠,“真的么?!”

“当然。”米哈伊尔笑着答应,他悄悄低头看了一眼,忽然有点想将插在外套口袋中的手抽出来去牵那只不安分的爪子。

一路上尤里说了不少急诊科的事,看得出尤里还未修炼出看什么都如浮云的精神,任意一件事情仿佛都能让他情绪发生变化。下到地铁站后尤里忽然想起了什么,“哥哥。”

“嗯?”米哈伊尔耐心地听着。

“那个……直江凉子、就是今天来送烤饼的那位小姐,她的父亲常年血压就不不怎么稳定,这次忽然病发住院也是迫不得已想办法瞒着的,家业拖欠了一大堆事情没了他无法解决,最近身体情况有点好转就想尽快出院,之前直江小姐问过我有没有可以在家服用的药物,我也不是很清楚……”

国外和国内常见的药物区别还是很大的,再加上在外这几年国内的医药业好似争抢水分的野草一般,倒了一批又长出新的,换了包装和名字还是一样的,很多东西尤里光看名字根本对不上号,得分析成分才行,不过身边恰好有个在药剂科工作的哥哥,尤里觉得直接问他没什么问题。

而随着缓缓下降的电梯,米哈伊尔的眸色却渐渐沉下去,却用最平和的语气回答:“主治医生不是你吧?咱们都没有义务替她父亲开药。”

“我知道!”尤里很快解释,“可是她既然问过我了,就应该帮一点忙。”

米哈伊尔眉头微皱了一下,“讳疾忌医,只想通过吃药的方式压一时,用量和频率还不一定能按照医嘱坚持……这种烫手山芋你该早点撇清才对。”

尽管内心深处有些藏着私心的地方不太舒服,可他说的都是很中肯的话。现在的尤里手里攥着高学历,又是从国外镀金回来的,技术都已经得到教授的认可了自然不必多说,可这并不能代表他在医院里会处理人和人之间的事情。

在医生的立场下总有些情况是单从一个“有病要治”的角度无法说服患者的,这种时候“帮忙”往往不一定是好事,最终很可能到了无人领情的局面。

尤里沉默了一会,似乎是也想了很多,他撇了一下嘴,不再说话了。

而目睹了这样的反应,米哈伊尔的心里竟也莫名堵了一下。他默默看着尤里过了安检刷卡进站,忽然又开口问:“你这么关心她?”

他尽全力摆出一副饶有兴致的表情,尤里却微愣了一下后不得其解,“怎么?”

……明明有那么炙热的真心,可还是如此迟钝。

米哈伊尔叹了口气,“没什么,作为医生你很负责,其实我挺高兴的……”他摆摆手,尽力去恢复出往常的笑脸,“你该走了。”

 

-tbc

 

下章

  229 17
评论(17)
热度(229)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