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读不懂的诗和去不了的远方。

 

【米尤】药石无医 03

首章

上章

 

3.

次日尤里醒得很早。

前几天住在教授家里的时候他的生物钟混乱,大清早忽然就清醒了,无事可做于是爬起来帮教授夫人准备早餐,竟然很快形成了这样的生物钟。

他悄悄从被子里面撤了出来,空坐着盯了一会米哈伊尔的睡颜,抑制住了伸手上去摸的冲动,这才从床上翻身下来。

洗漱过后他走出去,晚上的时候还没察觉,天亮才发现原来阳台的窗这么大,明亮的晨光远远地洒进来,有那么一束正好打进了奠台,照在父母安静的遗像上。

他正走神,卧室里忽然有闹铃响动的声音,不到三秒就让人给按关闭了。尤里有些好奇,可又怕一进去撞见米哈伊尔会正在换衣服……本来没什么,可昨晚发生了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尤里不想乱上添堵。

但里面却安静了。之后大概又过了五分钟,又一声闹铃吵闹着响起来,同样的剧本,又被迅速按灭。

他终于忍不住溜到卧室门口,顺着缝隙看进去,米哈伊尔还在睡,一只手搭在手机上,随时准备着消灭下一波闹钟攻击。

尤里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傻站了多久……总之下一个闹钟又叫起来,他才回过神来,看着米哈伊尔飞快地在屏幕上戳了几下,气焰嚣张的手机再次闭了嘴。

……竟然还是要输入密码才能关掉的那种!

看着哥哥挣扎着和困意斗智斗勇,尤里只觉得埋在心头一晚的郁意之上下了一场清凉的雨,笑意从眉眼间展开。

以前米哈伊尔就是起床困难户,每次都是设置一整排闹钟,到了早晨轮番上阵,最后还是被闹钟殃及忍无可忍的他跳到米哈伊尔床上手动叫醒才管用。

于是时隔多年他重操旧业,走到了米哈伊尔床边蹲下去,趴在床沿的时候他看到米哈伊尔在睡梦中眉头皱了一下,接着视线便不由自主地落到他的唇上。

他忽然回忆起曾有个邻里的大叔笑着打趣自己的女儿,“以后要找像米沙这样的男朋友,对弟弟都这么好,以后对爱人一定也会体贴温柔。”

那个姐姐到底长什么样子……尤里已经记不太清了,印象中少女红了脸颊的样子很是娇羞可人,而米哈伊尔只是挠了挠头,让大叔别拿他说笑了。

也许在旁人眼中,他们就是一种近似情人的关系。

尤里垂着眼睛注视了一会轻浅呼吸着的米哈伊尔,终于伸手推了推。对方竟然很快睁开了眼睛——其实已经醒了,就是在懒床而已。

“还有几个闹钟?”尤里笑着问,与往常无异。

“……三个。”米哈伊尔的声音沙哑,他揉了一下眼睛,终于爬了起来,“算了,等我一下,我们去楼下的粥店吧。”

尤里轻声答应着,有一瞬间视线被米哈伊尔衣服下面露出的一截腰线吸引。昨晚那个突发的吻代表了什么,他暂时不太想去刨根问底了。

 

医院后楼的住院部旁有个小型的职工食堂,从早晨五点开到晚上九点,充分满足了医生这个社畜群体的餐饮需要,当然,也只是满足需要而已。

楼下味道更好一些的粥店需要排队,平日里米哈伊尔在睡觉和味觉之间选择了前者,今天家里多了一只尤里,吃到更好吃的东西,总觉得也是他的功劳。

尤里咬住一只灌汤包,热汁和香味一下子扑了出来,他被烫得吐了吐舌头,可眼睛在发亮,喉咙里也发出了赞美的呼噜声。

直到尤里抬起头来看他,米哈伊尔才发现自己一筷子没动,一直在观察着他吃东西的样子,他将一碗粥推到尤里面前试图掩饰,这才顾得上吃自己那份。

早餐过后车流量就变得多了起来。

尤里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开了一半的窗,专注地向外望着景色。

秋天一到天气就变得宜人,今日好像阳光格外好,不热不冷,整座城市沉浸在一种干爽舒畅中。米哈伊尔停了一会路况时报便切到了音乐频道,古典吉他的旋律在秋天金色的风中被注入了无限的生命力,尤里闭着眼睛,额前的头发被吹乱,落在眼皮上痒痒的,可这种感觉舒服又安逸,好似能静下心来,在这阵难得的闲暇中睡到天荒地老似的。

在外飘荡了太久忽然回到家人身边的感觉,似乎只有经历过留学孤独的人才能理解。他在心里浮出一个哥哥的轮廓,竟然又有点想偷看。

但就在他睁开眼睛的瞬间,窗外有什么东西忽然飘进来。他定睛一看,腿上多了一片金黄的叶子,是被风吹落到了车里的。

这是片很完整的枫叶。

尤里将它捡起来,表面的触感非常好,尤里弯腰从书包里翻出一本书来将它夹住,起身的时候用手悄悄地扯了一下安全带,忽然小声说:“哥,我想一直和你这样。”

身侧的人仿佛是惊愕了一下,车速不减,可飞速倒退的那些景物忽然之间就给人一种时光穿梭的感觉。

米哈伊尔的手从方向盘落到了口鼻之间,停留了两秒后又不安地握了回去,尤里专注地看着他的侧脸,可惜读不出任何情绪——

“说什么傻话。”

 

从路上到停车院,再到医院的后门,尤里脸上一直挂着掩饰不住的失落。

米哈伊尔看在眼里,心底默默叹了一口气。

小狼崽在外面读了一肚子书,对什么东西的接受和适应的能力都很强,可惜还没来得及跟上国内大部分社会人修炼成精的步伐,心里想什么任谁都能随便猜一猜,更何况他这个做哥哥的。

于是米哈伊尔任由尤里闷闷不乐地跟在后面,他想了几个关于急诊科内部安排的问题,尤里也只是简单地回答着,声调语气还都偏偏要装成无事发生的样子……真是难办。

换成别人,米哈伊尔自然是不会纠结,大不了冷处理,医药科在院里本身就是个随时都会被独立出去的体系,没必要在你来我往那套上操心。但对方是最爱的弟弟,他一时也不知要不要去哄一下了……

好在僵局总有办法打破,外来因素也算其中之一。比如后面忽然传来快步跟上的声音,是他的助手护士远远地打了招呼:“吉罗夫医生!”

两人同时条件放射地回过头去,对方脸上的笑容在看到了尤里后,经过一个瞬间惊讶的转变,很快变成了某种冒着八卦气泡的兴奋。

……对了,这位姑娘昨天还猜测尤里是自己“前男友”来着。

于是他将手搭在尤里的肩膀上,装作没察觉到对方细微的僵硬,向护士介绍起来,“这是我的弟弟,刚来,在急诊科。”说完他顿了顿,又继续补充,“是亲弟弟,也姓吉罗夫。”

说实话,穿着常服的医生看上去和普通人还真是没区别,米哈伊尔说话常年半真半假,护士姑娘的脸上阴晴变化了一阵,最还是因为另一位小吉罗夫医生一脸老实的样子,这才选择了相信。

她笑着上前友好地伸出手,“你好你好,我是……”

她的全名很长,介绍完了之后尤里只记得最后一个音节,他也伸出手来握了一下,简洁地说:“尤里·吉罗夫。”

“喔——”护士姑娘夹着挎包拍了拍手,转过去对米哈伊尔笑着说:“这个说话方式,我信他是急诊的。”

米哈伊尔不痛不痒地接上,“是么?能让你相信一回不容易。”

护士姑娘立刻爽朗得笑起来,“知道就好!”

“……哥。”尤里忽然叫住他,米哈伊尔转头看过去,尤里却先一步移开目光。他单肩背着书包,手指不安地扯着书包带,盯着远处一块不知被什么撞碎一半的地板砖小声说:“我先去科室里找教授了。”

急诊科在一楼尽头,米哈伊尔本来想将他送到那里。多走两步没什么,更何况他心里想着和尤里多待一会。他和护士说:“你先下去吧,我……”

“不用。”尤里忽然打断了他,不知道哪来的火苗,话一说完忽然就撒气了,可还是忍不住缀上一句:“……你忙你的,我自己去。”说完就绕过楼梯口要走似的。

米哈伊尔瞬间就察觉到他不对劲,回过头去冲护士打了个你先下去手势,小跑了两步跟上,他侧着头看到尤里垂着眼睛,装作不想搭理他的样子,有个猜想忽然冒出来,让他一时不知该摆出什么表情了。

医院的一层是人流最密集的地方,即使是清晨,过道里来往的人也有很多。

尤里还是憋着不出声,米哈伊尔的目光关你个落到前方的拐角处,忽然伸手拉住他的书包,由于是单肩背着的,很容易便被扯了下来。

“你……”尤里猛地回过头来,米哈伊尔没崩住严肃的表情,被他瞪大眼睛的样子逗笑了。

“嘘。”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拉住尤里的手腕,将他待到了旁边无人的开水间内,目光似审视地上下扫了几遍,忽然靠近了一分,“吃醋了?”

这句话显然是戳中了尤里心底的某个地方,像是某种动物炸了毛,他忽然用力地瞪着米哈伊尔,“原来吉罗夫医生是个会对亲弟弟轻浮的人。”

米哈伊尔心底动容了一下,却没有表现在脸上,他举起双手,“好吧……那我收回刚刚那句。”

尤里咬住牙往前逼近一步,米哈伊尔甚至觉得他下一秒就会扑上来,“别和我装傻,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像是一枚硬币忽然落进水里。米哈伊尔觉得自己不是装傻,而是真的心存侥幸算不过账来了……又不是不了解尤里是怎样的性格,之前装无事发生只是因为他不想,现在他被惹毛了,便一定要咬住不放。

他们就在狭小的空间里面对峙许久,直到旁边铁皮的开水机忽然“啪”得响了一声,尤里被这种简单粗暴的提示方式吓了一跳,再次看过来的时候方才那股气势已经熄了大半。

米哈伊尔松了口气,顺势摸了摸尤里的头发,“回家谈,好么?”他的语气很轻,是一种态度很好的、与人商量的语气。

尤里简直不能再吃他这一套,他抬起脸来看着哥哥,眼里忽然就有点委屈似,可语气却刻意强硬着,“你别以为这次过去了我就会忘,我对你……”

“嗯,我知道。”米哈伊尔轻笑着捧住他的脸,后半句话直接被讶异的情绪噎了回去。他低声说:“不过,以后不要再让外人看到咱们两个闹别扭了。”

……什么闹别扭?谁跟谁闹别扭?!

尤里一时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米哈伊尔的话又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忽然就被那句“外人”给制住了。

接着米哈伊尔抱了一下他,“中午有时间么?”

急诊科向来不提前谈“有没有时间”,随时都会接到需要紧急处理的突发情况。但是这些尤里一时间没那个功夫去想……

他的声音低低地打在耳畔,尤里只觉得痒,想挣脱却贪恋熟悉的气息,很想不管不顾地把头埋到米哈伊尔的颈侧。

但很快他就被放开。米哈伊尔看着他眼中动摇的神色,掺杂着疑惑、欣喜、不安等等许多种情绪,似乎是也想到了急诊科的特殊情况,便将疑问换成了邀请,“这样吧,我中午来找你,有时间的话也请教授吃一顿饭,他这几天一定照顾了你许多。”

尤里愣了一秒,身体先替僵硬的思维点了个头。

米哈伊尔低低地笑了,将书包还给了尤里,走出开水房后还不知从哪里变出一小包坚果,塞到了他书包侧面的口袋里,“嗯,那就说定了。”

 

-tbc

 

下章

  318 20
评论(20)
热度(318)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