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糖厂厂长。

 

【雷卡】是非题 28

首章

上章

 

28.

夏末只有在午后才会用酷暑作最后的挣扎,雨后的清爽在早晚的时候格外明显。

卡米尔推开门,还未奇怪为何家里的温度比外面还要低一些,紧绷了一天的神经先一步缓缓松懈了下来。

他换下鞋子,刚要去客厅坐着休息一会,却看到沙发上的毯子动了动,下面的人保持着趴着的姿势摘下一只耳机,“你回来了。”

“……大哥?”这两天总在电话里出现的声音忽然滤掉了电流音,卡米尔愣了一下。虽然雷狮提前说过这两天会回来,没想到他压根就没打招呼。

他看了一眼正在盯手机的雷狮,随手把客厅的灯打开,走过去在他附近的茶几上拿起遥控器,对准空调按了几下,“不要在空调下面吹,对身体不好。”

雷狮翻了个身,嗓子里面发出不满的哼声,“我才回来多久你就管我。”

卡米尔满意地看着减小了风速的空调,“哦,多久?”

“也就一小时吧……哦对!”雷狮扔下手机,从沙发上弹起来,在卡米尔一路追随的目光中钻进厨房,然后双手捧着一个纸质盒子出来,满意地看着卡米尔略带惊异的表情。

“开发区那边刚认识的的朋友推荐的网红店,我也不知道到底好不好吃……里面好像夹了冰淇淋,我一回来就把它塞到冰箱里了,希望抢救成功吧。”雷狮把它放到桌子上研究着怎么拆上面系成一只蜻蜓状的丝带,卡米尔忽然原地杵了一下,牙齿直接咬到下唇,真实的疼痛感令他感到呼吸不畅,“怎么……”

“嗯?”雷狮终于找到了一段可以直接扯开的丝带,一边扯开一边抬起眼睛来看他,语气中带着几分理所当然,“你不是快过生日了么,我没记错吧?”

“……”

“当礼物送早了几天,没事,到时候我再带你去我朋友的酒吧玩……”雷狮一边说着一边将包装完全拆开,露出里面精致诱人的蛋糕,又转身去翻袋子,而卡米尔站在旁边,直到雷狮取了塑料刀叉过来,还从身后变出一个纸折成的小王冠笑着扣到了卡米尔的脑袋上,他才如梦初醒。

他还不至于把自己的生日都忘记,只是将它作为一个简单的特殊日子,证明自己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时间又补满了一个新的一年,对于他来说,生日只是应该填写在个人资料上的一串数字,“过生日”,对于他来说从来都是无关于他的生活插曲。

而他却没想到雷狮会记住他的生日。

小的时候在雷狮家曾经在生日过去了一个月后无意中透露了出生日期,却被雷狮为了“你过生日居然都不告诉我!”不满地撒了两句气,本来他以为这次的小吵小闹会像之前无数次那样,那个人不会往心里去,很快就会忘记了,可次日,当他收到了一个只比巴掌大一点点的小甜点盒子的时候,第一反应竟是茫然。

“嘘——”雷狮压低声音,带着笑的表情中还是有掩饰不掉的紧张兮兮,“他们都不知道我给你买了这个!一会熄灯以后你到我房间来,我给你补一个生日!”

那个时候他并不知道雷狮这是又要搞什么花样,只知道照他说的做就好了。于是晚上的时候,卡米尔迷糊着推开雷狮房间的门,被躲在玄关处的家伙吓了一跳,接着脑袋上就被扣上了一个纸壳做的小皇冠。

他一直借住在别人家里,从不大声说话,即使真的被惊到了也只是半张着嘴退后一步,雷狮却在它面前肆无忌惮地笑了起来,将它扯进屋子里。

待到卡米尔缓过来才向他身后的光源看,雷狮不知从哪搞来了几支手电筒,在蛋糕旁边摆成一圈。

他见过一次雷狮的家人为他过生日的样子,他的母亲会把家里的客厅用彩灯装扮起来,为雷狮戴上小小的王冠,请很多朋友,为他们拍照,让雷狮对着跳动的烛火许愿……

“我没有找到可以点火的东西……”雷狮借着光摆弄着手里五颜六色的蜡烛,低头的时候眼睛都被映得亮晶晶的,“不过没关系!蜡烛嘛……就是个摆设,你许个愿吧!——”

室外是夜风的清凉,室内是蛋糕的香甜,手电筒的光亮而温柔,雷狮的笑意气又闪耀,可那个时候卡米尔却在发自内心地笑起来时感受到了暗涌而来的悲伤。

他低下头,学着雷狮那样双掌合十,闭上眼睛,在心上缓缓提下几笔:

希望,不会与他分开。

 

记忆就像旧纸张,风吹开了蒙在上面的灰尘,模糊的字迹也让人心潮翻涌。即使他现在心生悸动,也不曾刻意回忆和雷狮的过去,就像发生在昨天一般,历历在目的故事中,自己和那个比自己稍大些的孩子都变成了复杂的成年人,在他未知的空白中,那个人丢弃了什么、保留了什么……全部都在时间中缓缓过滤沉淀,变成了现在这个令他心动的样子。

卡米尔一边回忆,一边有些无奈地笑着把那个幼稚无比的东西从头上摘下来。雷狮也没介意,取了切蛋糕用的刀子塞过来,“你自己切还是我帮你?”

卡米尔板起脸来作认真状,“我不会,大哥教我。”

雷狮笑了两声,跟着他一起装模作样。他手拿刀子,在蛋糕中央虚划弄了几下,“你看好了啊——”

“嗯。”卡米尔低低应了一声,然后将自己的手握到了雷狮的手背上,在对方试图抽走后又加重了力道,甚至连身体都更靠近了些,“大哥继续,我试试手感。”

明显地感觉到雷狮的身体有那么一两秒的僵硬,卡米尔稳住呼吸和表情,让自己看上去没有一丝慌乱,却不敢看雷狮的眼睛。

雷狮的手骨节分明,抚在上面能够感受到立起的青筋。他手背上的温度本比卡米尔手心要低一些,皮肤贴在一起的触感很好,热血又莫名往脖子和耳后上涌,搞得他又紧张又有点不想松手。

也许是自己慢慢泛凉的手指影响了雷狮的“发挥”,也许是雷狮的手握刀子握得太紧,当然,也许是两人一同作祟……总之用巧克力酱写在中央的“生日快乐”被两人一起切歪,又一起默契地无视掉了。

里面的冰淇淋的确是化掉了,再次冰冻之后都堆积在蛋糕底部,刀子一切上面一层奶油就塌陷了下去。

但这并不影响它的口感,尝起来的确是比寻常冰淇淋蛋糕更好吃一些。卡米尔甚至在想,大概也有雷狮正坐在他旁边的心理作用加成。

雷狮自己只切了一小块,吃完后简单评价:“嗯……挺好吃的,不过我觉得太甜了,吃一小块还好,多了就有点腻。”

“是嘛。”卡米尔狮哥不折不扣的甜党,他倒不这么觉得。刚一抬了一下眼睛,目光就控制不住地钉在了雷狮的脸上——

雷狮把叉子咬在嘴里,舌头滑出来舔了一下自己的嘴角,露出一边的虎牙,然后忽然发觉了什么,将叉子从嘴里拔了出来,转过头来对上卡米尔的眼睛。

大概世界上真的有那种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吸引力的人,并非那种携带爆炸般的荷尔蒙式的勾引,而是那种无形中能将人驯服一般的魔力,只要你多看了他第一眼,接下来的一举一动都好像在闪光,连在正常不过的对话都能让人越陷越深……

而雷狮大概就是这样,让理智的人也不自觉地充满了希望渺茫的期待。

如果、是说如果……

他们之间没有这层关系在,暧昧到如此地步,又正处此情此景,卡米尔觉得自己真的会亲上去。

他深吸了一口气,压抑住胸腔内心脏的狂跳,垂下发热的眼睛低声轻笑了一下,“我觉得还不够甜。”

 

 

雷狮还是那样,随心所欲、为所欲为,看起来生活并没有因为家里多住了一个大活人而增添什么烦恼,反而似乎还乐在其中。

他的作息很不规律,熬夜通宵是家常便饭,大白天在家补觉也时常发生。有的时候卡米尔中午往家里打电话,能听到听筒对面的雷狮声音里还带着没睡醒的鼻音,有的时候却能在自己都未醒来的凌晨听到雷狮关门出去的声音。

不过也正是雷狮这清奇的生活习惯,给卡米尔带来了隔三差五的早饭、宵夜,还有下班时候偶尔的“专车接送”。

虽然实习生们开学后工作又忙了些,但自从雷狮回来,卡米尔总觉得日子都在天上飘似的,每天睁开眼睛都会有些莫名的期待,不知道雷狮今天又会做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

他将这一切归咎在自己从未体验过正常的家庭生活上,努力维持着自己摇摇欲坠的理智,但总归还是有些甜蜜的烦恼。

雷狮好像吃准了自己不会拒绝他的任何行为,总是将一切全部安排好,然后把卡米尔请到自己的节奏中去。

大概是因为自己心里有鬼,卡米尔时常会觉得他们之间过于亲密,但雷狮却很会把握分寸,“血缘”好像是他们之间的一条安全线,雷狮在线内兴风作浪,撩得他心痒无比,却又无可奈何。

比如雷狮最近又多了一项兴趣爱好,那就是把卡米尔拖进厨房,好像在卡米尔平庸到不行的厨艺中找优越感,而卡米尔也会趁机暗暗享受将食物夹到雷狮嘴边也不被拒绝的小动作。

比如雷狮已经开始试图了解他的兴趣,在征求了同意之后拿走了他的几本书去翻看,这么多天了一直都没有还,卡米尔也没有问过他看书的进度,反正那些书他已经读过,他甚至有点希望雷狮一直将它们留在自己手里、带在身边。

还比如现在……

夜色已深,雷狮却没有回家,就在卡米尔沉着心情准备熄灯睡下的时候,门外又响起了钥匙在锁孔划动的声音,可迟迟没有开门声,卡米尔是在是耐不住下去开了门,却看到那个人带着一身醉意站在门口,走进来的时候有些晃,到最后卡米尔将他好不容易搀到床上后,干脆直接抓着卡米尔倒在床铺里面不想松手。

卡米尔已经见识过几次雷狮喝醉的样子,大概了解了面前这个人有神志不清的时候喜欢抓着东西不松手的毛病,他仰躺着盯了一会天花板,忽然坐起身来,自暴自弃地把雷狮不老实的手摁好,帮他脱掉那一身带着酒气的衣服——即使自己的手有些抖,呼吸不畅、大脑停止思考,黑暗中那个人胸膛到腹部、甚至再往下的线条……每一处都是那么流畅又矫健,无不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

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的手已经摸到了雷狮一边的胯骨,卡米尔只觉得自己的视线热到几乎能将他的皮肤灼伤。

原本还有些不安地雷狮忽然静了下来,在那双醉后带着茫然地眼睛看向自己的一瞬间,理智好像忽然将他打醒,卡米尔屏住呼吸,全世界便仿佛只有自己心脏在胸腔里面撞击的声音,他机械地将自己的手从不该碰的地方上退下来,帮雷狮扯好被子,在逃似的退出房间之前,又深深地看了一眼。

雷狮已经闭上了眼睛,眉头有些微皱,不知是醒了醉着还是已经彻底在梦里。

卡米尔深吸了一口气,俯下身去,用手遮住雷狮的眼睛,将一个轻到极致的吻落在了自己的手背上。

乘人之危也好,自欺欺人也罢。反正有什么问题都是喝醉的人背锅,或者就可以如他所愿,将这个夜晚永远藏在他的心里。

要怪就怪雷狮心太大,反正占了便宜的也是他自己。

 

-tbc

 

下章

  905 76
评论(76)
热度(905)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