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读不懂的诗和去不了的远方。

 

【雷卡】是非题 24

首章

上章

 

 

24.

卡米尔挑东西很有目的性,提前就打算好了来这儿就直接奔着目标找,效率高不含糊,甚至连导购小姐中途打岔推荐的一款新品连看都不看一眼。雷狮本来习惯性地找了处可以坐的位置刷手机等人,结果一段短视频还没看完,卡米尔已经不动声色地回到了他身后,默默地等雷狮看完。

“可以走了?”卡米尔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出来,这回根本没有心理准备,雷狮下意识地捂了一下耳朵,然后看到了身后的人。

……他是忽然反应过来了,这家伙好像在发现了他耳朵这个暂时的脆弱点之后格外喜欢变着花样捉弄他。雷狮微眯起眼睛,从上至下意味不明地扫了一眼,上领口总是被系得严严实实的,连最顶端那个有的时候都让人感到勒喉咙的扣子都会被服服帖帖地合紧,再往下一直到上衣的衣摆,能透过夏季服装轻薄的布料隐约感受到他的腰线,昨晚卡米尔背对着他褪下上衣时的景象忽然就那么撞进脑子里。

“……”简直有病。雷狮在心里暗骂一句,也不知道对象是卡米尔还是自己。他把手机插进口袋里,“怎么了?”

“走吧,这层没有我想要的东西了。”卡米尔轻声说着,盯着雷狮在裤兜歪露出来的半截手背好像在思索什么。

“这么快?”雷狮真怀疑卡米尔又是在忽悠他。

家居城里的送货机制也很发达,约好时间填好地址,到时候卖家可以直接把订好的东西送到家里,完全不需要顾客自己大包小包。雷狮的脑子还停留在几年前的那种模式,卡米尔简单地给雷狮叙述了一下后他就明白了,顿时觉得要是所有的商场都有感天动地的设计该有多好,这样的话应该至少有一般男性同胞不会那么抵触逛商场。

对此卡米尔思索了一阵之后认真地做出了客观评价:“也不一定,说不定女性顾客享受的就是这种手里满满的全是购物袋的感觉呢。”

 

第一次深深切切地感受到了陪男人买东西与陪女人买东西的区别,不会在一家店里逛上几百年,也不会在两件款式大同小异的商品之间摇摆不定,更不用他帮忙提大包小包的东西……雷狮只觉得自己轻松得不像话,习惯了这种购物节奏之后心里特别爽快,于是也就停止了嘲讽卡米尔认真询问台灯柜行情的行为。

卡米尔在雷狮有些锋利的目光下拍下了一页台灯柜的价格表,礼貌地道了声谢还给了店家。

“还要买什么?”雷狮打量了一眼卡米尔的清单表,上面已经打了一排钩。

“没有了。”卡米尔看着雷狮轻笑了一下,“不是大哥说先去买我自己要用的东西么?所以这是最后一站。”

“嚯,这么听话。”雷狮被他逗笑,两手插在口袋里。他们又一同坐电梯到地下找到停车的位置。卡米尔摆弄着手机,打开了一个对话框,将刚刚拍下的价格表图发送了出去。

雷狮皱了皱眉毛,眼睛在他哪转着圈加载的图片上扫了一眼,声音有些闷闷地,“就这样?”

卡米尔有点意外地看了他一眼,“……不然呢?”

“你这也……太、”开了口却一时想不起来应该怎么形容。他专门找到了卖松木家具的店面,还问人家要了种类齐全附带图片的价格表,看上去很负责,却总觉得……

雷狮想了想,如果是他自己,看对眼儿了想追哪个谁,肯定会借着这种机会多聊两句,最好能在见面的时候聊,这样有利于增进感情,要是能以之为理由找时间一起购物的话那再好不过了。

卡米尔看了他一眼,眼睫轻轻跳动一下,好像瞬间读了心一样,“大哥想多了。”他说:“我不喜欢他。”

停车场里面空旷阴冷,卡米尔的声音很轻,落在雷狮的耳朵里却异常清晰。

他顿了一下,没想到卡米尔会这么直接,而且脸上的表情也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忍不住咂咂嘴,觉得卡米尔忽然认真起来的样子有点好笑,“那你喜欢谁?”

卡米尔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又转过头去,“……不是大哥认识的人。”说罢,他收起手机,向着停车位走去。

最开始的时候是封闭,熟悉了之后这家伙又总是端着一副冷静从容的样子,而现在卡米尔忽然警惕了起来,又是在这样的一个话题之下,雷狮只觉得脑子里的好奇分子一下子就膨胀起来。

他拉开车门坐进驾驶舱,目光一直盯着卡米尔,直到他停下手上的动作,快速解读了雷狮眼里的意思后从后车门处退了回来,乖乖坐在了副驾驶,顺手锁上了车门,才满意地发动了车子。

“那他现在怎么样了?”雷狮自动认为那个人就是卡米尔在来到这里之前认识的,反正人就在车里,卡米尔总不能为了逃避回答问题顺着车窗跳出去吧?

可卡米尔的反应有点奇怪,雷狮瞥了一眼,“哦,他还不知道啊?”

卡米尔叹了口气,“原来大哥还喜欢查户口。”

这哪叫查户口。也许是那句“大哥”提醒了雷狮自己还是面前这个家伙的兄长,于是便没跟他计较,反而问得更理直气壮起来,“你走之前没怎么不跟他摊牌?”

卡米尔低垂着眼睛,“首先,性别就不会让他觉得合适,还有……”他沉默了一会,正当雷狮要打算开口追问时,才有些含糊地低声道:“……嗯,而且我和他的关系比较特殊,我倒希望他永远发现不了。”

关系特殊?雷狮抓住了这个字眼。师生?上下级?已婚人士?……能想到的他差不多都想了一遍,到最后自己都被自己猜测到的狗血情节雷得一个哆嗦,同时又忽然发现对卡米尔来到这里之前的生活他一无所知,“你很在意这些?”

他觉得卡米尔只是看上去循规蹈矩,但真正做起事情来也并没有带着拖沓腐朽的理念枷锁。

果然,卡米尔看着窗外慢条斯理地答了句:“我不在意,但他会。”

卡米尔的语气那么笃定,雷狮便也不好说什么了。“哦,这就难办了。”雷狮思索了半天,只能不痛不痒地说一句:“不过,我发现你这个人挺被动的,你不去自己争取一下怎么知道不可以呢?”

车子缓缓开出地下停车场,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下来,两侧的路灯向远处连成一条线,周围各色的门头也仿佛是被这条线牵成了一串,灯红酒绿,缤纷夺目。

褪去了白天的时候阳光粉饰而出的宁静,在这座城市的繁华夜色中,有多少深深浅浅的情愫被掩埋在那些交错的灯光浮影中,在寂静中寻欢作乐追求喧嚣,又在喧嚣中利用酒精麻痹自己,坠入孤独。

卡米尔透过窗玻璃,眼睛中倒映了车外的各种颜色,杂糅而成的那些光影掩盖着他的情绪,好让他能扯出一个半真半假的笑,“他会很困扰,我也会因此更加困扰。”然后在雷狮试图再次开口之前打断了他,“好了,大哥就当听个玩笑话,你不是最擅长这样么。”

 

 

周六的早晨世界安静,全世界都好像沉浸在连续工作了五天后这来之不易的第一天假期中。

虽然雷狮没有什么夺命连环工作日,但当他在大清早上被一通电话吵醒第二遍的时候,真想就这么把它扔进水池里不要打扰自己的美梦。

过了许久,电话还是不依不挠地叫唤着,空荡的客厅中有脚步声传进耳朵里,雷狮终于舍得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然后浑身一机灵赶紧爬起来——

这电话没把自己吵醒,倒是把卡米尔搞起来了。

“喂?”他赶紧接起来,看了一眼从客厅里走出来的人。卡米尔也没太睡够的样子,但是脸上没有什么埋怨的表情,只是安安静静地挪进洗手间刷牙洗脸。

电话那边的银爵听他这个动静无语了一会,“你还没醒?”

接着听筒外的远处就传来安迷修的声音:“喷他!”

银爵当然不会成为这两个冤家之间私人战争的传话筒。雷狮一边从沙发上爬起来一边睁眼说瞎话,“没有,早就起了,你们走到哪了?”

要携带的东西昨天晚上都已经全部收拾好了,他只要洗漱穿戴好直接就可以走,除非这两个人吃饱了撑的现在已经在他楼下等他了,以雷狮的速度,时间绰绰有余。

银爵叹了口气,“我们这就往你家走。”

“哦,”雷狮草草答应一声,“不用着急啊。”

“……”

 

说是不急就真的不急,时间卡得正好。雷狮挤进洗手间和卡米尔一起飞速洗漱完了之后看了一眼表,又晃进厨房里面随便做了点早饭,还心血来潮把卡米尔拉进厨房教他用家里的咖啡机和面包机,吃完饭后托着腮想了一会又跟卡米尔交代了一下家里应急工具和常备药品的位置……

最后雷狮把车钥匙从包里翻出来,“卡米尔。”

被叫住名字的人条件反射地抬起头来,雷狮顺手一抛,对方反应极快,一伸手稳稳接住。

“想用的话记得带驾驶证。”雷狮说得很简洁,卡米尔微微愣住,他赶紧开口解释:“哦……好像忘了跟你说了,这趟出去我蹭我朋友的车。”

卡米尔犹豫了一会点点头,将钥匙收好,这个时候银爵的电话也打过来了,他“嗯”了几声挂断,转身去提自己的行李箱。

“我走了。”他转过身去拉开门,摸了摸口袋——各种必备的用品都带齐了,但总觉得少了什么东西似的。

卡米尔在他身后静静地看着他,“嗯,注意安全。”

说完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眼角和嘴角都勾起了浅浅的弧度。雷狮看了他一眼,心里泛起一阵没由来的热,赶紧拉开门走了出去,“好了好了,你在家呆着不用出来了。”

卡米尔乖乖地“嗯”了一声,一直到那扇门在他们之间重重地合上,他们之间的视线也没有断过。

雷狮按亮了电梯的下行键,等待的时候又忍不住去碰自己的耳朵。

耳钉他暂时还戴不了,昨晚涂了消炎药之后他感到舒服了许多,想到要出去那么多天,怕耳洞在药物作用下自己愈合了,又拜托卡米尔帮他穿了根防敏钉。

尖锐的质感刺在指腹上,他想起昨晚卡米尔刚搞完手头的工作,鼻梁上架着的眼睛还没来得及摘下,在那张波澜不惊的脸上平添了一股斯文。他的胳膊搭在他的肩膀上,金属穿过柔软的皮肤,待到发觉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过近,雷狮忍不住“嘶”了一声。

然后卡米尔笑着指指自己的眼镜,也不知道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别乱动,不然更看不清了。”

好,很好,你往别人耳朵上扎东西你有理。雷狮在心底骂了一圈,卡米尔终于松开手,轻声说:“好了。”

也许是卡米尔注视过来的目光太过强烈,雷狮没有去看,只是低头摸了摸,觉得满意之后说了句不痛不痒的“谢谢。”

可他心里并不太平,不知道为何,那个时候他忽然有种感觉:

卡米尔好像很想抱他……

 

电梯上行,数字缓慢的变动着,封闭的箱子离自己越来越近,可雷狮无暇默念倒数,只是盯着那块小小的显示屏走神。

他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一种非悲非喜的情绪好像堵在他的喉咙里,半天喘不过气来。过了许久,他的脑内忽然浮现出两个字:

陪伴。

电梯“叮”得一声停在当前楼层,雷狮看着它缓缓打开,又在迟迟没有人进入后默默合上。

而随着面前那片空间被隔断,有什么情绪忽然就在心底爆发出来了,他猛地转身,伸手想要敲门,又硬生生地停在半空中——

因为门里的人将它打开了。

两人几乎同时愣住,卡米尔甚至往后退了一步,过了半天才开口:“咳、大哥……有没有带水?”

雷狮盯着他看了好长时间,这一定是卡米尔这辈子说过得最没水平的谎话了——

但他不想揭穿。

“被你猜中了,”雷狮笑了笑,随意地靠在门框上陪他演戏,“但是我想要啤酒,你给我从冰箱里拿一罐。”

卡米尔一声不吭,迅速转身去了厨房,又动作很快地拿出来雷狮想要的东西,“有点凉,大哥还是要注意……”

下半句打断在一个突如其来的怀抱里。

“记得之前说过的那个关于‘照顾’的话题么?”雷狮只是轻轻搂了他一下,随即笑着用手摁在卡米尔头顶揉了揉。

他想起小时候雷狮的父母每次带他出去玩,他都会帮卡米尔争取同去的机会。但大部分时间,大人决定好的事情不是小孩子一句话就可以改变的,每次他们全家要出门,把卡米尔一个人留在空荡的家里,雷狮都会这样抱住他,没轻没重地揉揉卡米尔的脑袋。

然后卡米尔会顶着一头被雷狮撸乱的头发安安静静地目送着他们一家人一同离开。

年少的时候还不理解站在卡米尔的角度想事情,他从来没考虑过这样的场景对于寄人篱下的卡米尔来说会给他带来怎样的感受,此情此景忽然唤起了回忆,要不是卡米尔那晚认真地和他谈过距离问题,他真想再多抱一会。

卡米尔的身体几乎瞬间就僵硬了,雷狮便点到为止,他笑着松开手臂,“我觉得‘照顾’这个词是单方面的付出,但是你……”他想了想,“陪伴”那两个字太酸,实在是说不出口,“总之,你在我家呆着我还挺开心的,有点不舍得走。”

说罢他从卡米尔的手里抽走冰镇的啤酒,转身按开了电梯。

他知道卡米尔曾经一个人经历过了许许多多,能够照顾好自己的能力比自己只强不弱,可还是忍不住想说一句什么。

他斟酌了半天,那么多词汇挤在脑子里忽然都不听使唤了,好像任何的句子都不恰当、任何的词语都是多余,卡米尔却在这个时候轻轻开口:“等你回来。”

“……嗯。”雷狮站在电梯间舒了口气,对卡米尔回以一个笑,下一秒,电梯的门在他们之间缓缓关闭。

然后他在孤立的小空间里,默默了许久,直到又是一声“叮”的提示音,雷狮拉着箱子,一边走出去一边把那罐冰凉的啤酒贴在自己的脸上试图降温。

就是出去几天而已,搞得跟生离死别似的,换个时间,再换个角色,他一定觉得要么有情要么有病。

可此刻他却放任脑子里短暂的空白——

有一个人这样陪伴着自己,竟然也会产生不舍和依赖。

 

 

-tbc

 

下章

  1062 83
评论(83)
热度(1062)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