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读不懂的诗和去不了的远方。

 

【雷卡日24h】人鱼滩

最后一棒,祝卡卡生日快乐!!

主催有心了,所有参与活动的老师们都辛苦了!

人鱼雷x人鱼人类混血卡  

双方都是未成年的小幼稚鬼,是个恶意卖萌为主小刀怡情为辅的童话故事。

--------------------------------------------------------------------- 

 

0.

“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了。”

那只怪脾气的人鱼撂下这么一句狠话,倒是自己先转身落进水面,“呯”得一声拨开水花,然后飞快地游窜到了深处。

卡米尔盯着那个越来越虚的影子慢慢消失在了海面上,手中还僵硬地捧着那个家伙不知从哪搞来的浅蓝色的海螺,想着刚刚那个人……确切地说是“那条人鱼”,从那么远的海面浮上脑袋看到他,接着一不可思议的速度拨开一路的水花冲过来,上岸的时候连尾巴都在因太过高兴无意识地拍打着水花,看向自己的时候目光中的欢喜仿佛能化作流沙溢出来……

他用手背遮在眼前,阳光顺着指缝钻进来,他闭上眼睛,心里就是一阵温暖的绞痛。

 

 

1.

有人说人鱼是一种很凶狠的动物,他们会趁着海浪肆虐的时候将船上的人拖进海底,溺死后吸血吃肉,再抱着人类的腿骨当做宝贝收藏起来;也有人说人鱼是一种很美的生灵,他们在太阳初升之时坐在海滩上唱歌,拿清晨的阳光编织自己的鳞片,然后在太阳彻底升起后躲回海里。

卡米尔从小生活在海边,记忆中母亲曾靠在床头,将自己揽在柔软的胸口,对那些人们议论纷纷的问题闭口不谈,只是轻揉地抚摸着他的眼角,对着那双生来便异于村落中寻常少年的蓝色瞳孔暗暗叹息。

在渔民们的口口相传中人鱼的存在并不像城镇中那样只是个童话故事中的秘密。

事实上,他们当中大部分人都见过那么一两次真正的人鱼、听过人鱼唱歌,甚至还有满嘴胡子的大汉吹嘘自己有一天借酒壮胆偷偷摸了一只大眼睛美人鱼的小蛮腰……

无伤大雅的玩笑,一帮糙汉子们聚在一起哄笑着。卡米尔默默地站在人群边缘,一边听着一边走神:是不是有其他人鱼也这么喜欢和人类打交道他不知道,但对于他来说,的确是遇到了人鱼,并且还有不少在外人听来一定觉得荒诞无比的互动——

那是一年前的某个晚上,卡米尔独自一人站在灯塔上聆听海风的时候忽然就被某个从海中猛地跃出来的家伙溅湿了衣服,有那么一秒他分明看到了那只坏人鱼露出了得意洋洋的表情,像个恶作剧成功的孩子,可就在自己蹙起眉头的下一秒,那只人鱼忽然就愣住了,漂在水面上呆呆地望了他好一会,忽然一头扎进水里,将那片海水搅动得波涛不宁后忽然窜出水面,嘴里叼着一条肥美的鱼向他扔了上来,见卡米尔手忙脚乱地接住鱼后并没有直接被吓跑,他抖了抖脸上的水,竟然试探性地向岸上游来。

他靠近了——开口后的声音磁性又好听,只是叽里咕噜不知在说哪国语言,卡米尔只能通过几个单词的发音来判断那属于大洋对岸的某个国家。

“……”真稀奇,自己不光遇到了一只人鱼,还遇到了一只进口的人鱼。卡米尔抱着那条在他手中彻底断气的“见面礼”不知该如何接见这位异国异种族的友人。而那家伙却两手撑着上身直勾勾地看着他,那眼神好似在期盼着他当场将“见面礼”美滋滋地吃下去。

于是他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谢谢,可是对不起,我不能吃活的东西。”不知是愧疚作祟还是人鱼真如同传说中的那样拥有勾人魂魄的能力,说完他还是克制不住自己已经停顿了两回的手,轻柔地摸了摸人鱼的侧脸。

除了冰凉凉的,那触感分明就是人类的皮肤……他忍不住动了动手指,后知后觉才看到了人鱼瞪大眼睛看着自己。

糟了!没有人告诉过他遇到人鱼之后能不能动手摸。卡米尔触电一般将手弹了回去,顺带还向后挪了挪,可人鱼的神色立刻就有些着急了起来,他张开嘴,露出了两侧锋利的牙齿,卡米尔下意识地伸手挡住了自己的脸,他的胳膊被抓住拉开,了想象中的拉扯疼痛却没有发生,那条人鱼盯着他,忽然说出了一句:“等一下!”在看到卡米尔惊异万分的表情后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随即又被迷人的笑容取代——

“原来你们说这种语言。”

 

在那天童话故事一般的相遇过后,人鱼毫不见外地自我介绍,并且兴奋地讲述了很多,包括他是如何从“皇宫”中逃离出来,如何学会了好几种人类的语言,如何顺着海上的巨浪漂流到了这里……

卡米尔抱着膝盖,和人鱼面朝大海并肩“坐”在沙滩上,他认真地听了一会,猜测若是换算成人类的制度,面前这条人鱼大概相当于王子。这位桀骜不驯的王子大人心不在海底那座宫殿里,很早便跑出来四处了解人类的语言文化,不知海底有没有所谓的“独行侠客”,这位这样倒是很有那种意思了。

那人鱼一股脑说了一大堆,卡米尔只觉得自己没睡醒一样,梦里飘荡着一个真实无比的童话故事,故事的主人公便是这只名叫“雷狮”的人鱼。

直到他结束了长篇大论,忽然用胳膊轻轻蹭了一下他,“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说完他停顿一下,又缀了一句解释:“啊,我是说、人类似乎总是喜欢成群结队,但是你……”

“嗯,”卡米尔却平静地回应了,“因为……遇到了一些麻烦。”

“什么麻烦?”

卡米尔将抱住自己的手臂收紧了半圈,思索了一会才轻声回答:“人类相信一些神明,是那些‘神明’在找我的麻烦。”

 

 

2.

后来雷狮才知道,卡米尔并非每天都有时间待在海滩上,那天他刚好也“逃”了出来,无处可去,所以坐在海边,然后遇到了他。

初遇之后雷狮便经常从那片遇到了卡米尔的海面上探出头来,想见的人没有见到,他竟第一次感受到了压抑和失落。

从前他遇到了一些人类,几乎都是所谓的“一面之缘”,很少有人能和他聊那么久,更多的情况是人类用着那种愚蠢中表达真诚的握手礼期待下一次和他见面……

当然,大部分都被雷狮毫不留情地爽约了。

但这家伙不一样……越想越让人感到烦躁。雷狮一头扎回水面里,心不在焉地做完想做的事情后又会忍不住浮上海面看看,依旧没有等到……他半个脑袋没在水里不爽地吐了几个泡泡,心底暗暗发誓:“明天我要是再见不到这家伙我就……”

当然,最终这个毒誓没发成,他只是带着一股难以散去的郁闷缓缓地沉了下去。

 

幸运的是,次日他揣着不安的心情慢慢地浮上岸,一眼就看到了想见的人——即使那只是个即将离开的背影,可雷狮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个轮廓。

他飞快地冲上岸边,拨开水花发出的巨大声响引起了卡米尔的注意,他回过头来,雷狮看到那双漂亮的眼睛远远地望过来,他忽然想起什么,远远地喊了一声:“等我一会!”

接着他在卡米尔不解又无奈的目光中跳入水中,许久后他捧着一枚浅蓝色的海螺,还未上岸便用力抛给卡米尔——

岸上的人不得不慌乱地转回身去接住,雷狮跃到沙地上,拉住他胳膊将卡米尔扯得坐回了沙滩上,还忍不住将脸贴上去蹭了蹭,“水母太软,海藻离开海水就会烂掉,我实在是找不到更接近你眼睛颜色的东西送给你了。”

那双紫到透亮的眸子中满是令人心弦动摇的神色,卡米尔愣了许久,雷狮便眨眨眼睛,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绝佳的计划,他忽然快速靠近,卡米尔只觉得脸颊瞬间有股冰凉凉的触感,几秒后才反应过来,那竟然是一个吻。

记忆中母亲的话语忽而如翻卷而出的旧书,少年的胸口好像豁然间被海风开出一个洞,清新和咸涩一同灌了进来,越发胀满,却不能将它倾倒出来。

他的指尖轻轻抚摸在海螺粗糙的外壳上,却在几秒后拉过雷狮的手腕,将它归还到了雷狮手中。

“我很喜欢……”他避开那过于锐利的眼神,想了很久才低声说:“但是我可能保存不好它,所以请你带回去吧。”

人鱼立刻露出了极为不解的表情,“为什么?”

“……”靠近海洋的地方似乎格外适合沉默,因为那些寂静统统会被浪潮声卷走,徒留空气游荡,诉说着他难以与之抗争的命运。

雷狮的手指动了动——不知是猛然意识到了什么,还是终于接受了现实,他的表情变换了一会,想要隐忍却最终放弃,化为一个愤怒又不甘的眼神,“你把它扔掉或者砸碎全都随你,我送出去的东西没有收回的道理。”

说完他将那枚海螺狠狠推回去,一波潮水卷着白色的泡沫翻涌上来,雷狮头也不回地跃进里面。

卡米尔呆愣了许久后他抹了一把脸上被飞溅得到处是的海水,冰凉的液体化开在掌心,顺着血液一起将那苦涩的味道通遍全身,许久后他以一种清冷的目光看向远边近海悬崖上大型祭台的框架,他闭上眼睛,将那枚海螺放在耳边,全世界都是海潮与心跳声一同回响——

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天里,竟被一条人鱼告白了。

 

 

3.

人鱼到底算不算某种特殊的“人类”?

这个问题也应该拉上其他城镇传说中的“狼人”、“羽人”等等一同讨论,大城市中的学者们也因此互相喷了不知多少口水,更何况他们这样偏僻的小镇,同样的问题被纠结了上百年,至今没有答案。

但不论是哪种,最近卡米尔忽然发现,喜欢上了一个人之后眼神都会发亮……有的时候那些被排斥的种族反而会更真诚一些。

在卡米尔看来,所有那些人口中夸张或者不夸张的与人鱼之间的互动都有待考证,但就他自己的经历来说,他可以确定——他更倾向于将之归类为“人”。

所以和雷狮吵了架的当晚,他独自一人在空荡的房间中翻来覆去,内心中的两个小人争吵得天翻地覆,最终也无法说服自己放下一切,去忘记雷狮的事情。

当然,这在雷狮眼里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那天之后他还是忍不住跑去那块海滩上看,虽然找不到人,却总是能在特定的地方看到一些神奇的东西。

比如前天的时候那里躺着有一个野花编制的花圈,那是一种他从未见过的紫色花朵,带着微微的香气,可惜雷狮并不知道这东西不能带进海水里,隔天娇艳的花瓣就被泡坏了。

比如昨天,沙堆里面立着几个玻璃瓶子,打开后能够闻到一阵醇香。雷狮在别的大陆品尝过人类的酒,念念不忘,却没想到能在这里再次见到!这回他长了记性,小心翼翼地拿气泡封好才带回去,惹来手下们疑惑的眼神。

比如今天……雷狮爬到岸上寻找熟悉的地点,对着那根奇形怪状的东西思考了半天才意识到,这是一支精致的羽毛笔!

要知道一片完整的羽毛在海底罕见至极,雷狮小心地将它捧起来,于纠结和惊喜中挣扎了好久,最终还是耐不住心底的躁动,他召来了些忠心耿耿的手下,在等待中他回忆着卡米尔认真倾听他讲话时的样子,温暖的笑意攀上嘴角,根本忍不住。

于是次日,当卡米尔临近傍晚揣着怀里的几块酥饼靠近海滩,正准备将手中的东西放下,海面上忽然风浪大作,紧接着一只脑袋足有篮球两倍大的巨型章鱼跳出水面,伸长黏糊糊的触须冲过来。

卡米尔毫无防备,面对这样一只巨型的怪物束手无策,可恐惧仅仅在他的脑海中停留了一秒,随即便坦然地接受了一般放弃挣扎——

反正对于这样的他来说,提早一天死去,好像也亏不了多少,只是到最后都没能再看雷狮一眼……

“卡米尔。”远处的声音传来,有一瞬间卡米尔都觉得自己的寒毛要炸起来了。他花了几秒时间让大脑重新开始思考,而捆住自己的怪物竟然缓缓松开开了长长的触须……越想越不对劲,卡米尔终于反应过来了——

人鱼界的这位王子殿下留人的方式未免也太简单粗暴了吧?!

可他皱着眉头,刚刚转过身去要责问,见到人后便愣在原地。

他呆立了很久才僵硬地走到雷狮的身边,注视着他下身线条匀称的双腿,“……很痛吧。”他不敢看雷狮的眼睛,“我还听说,如果触犯了禁忌就会变成泡沫。”

结果面前的人却在微愣了几秒之后忽然大笑了起来,“……你们么都被那些傻子编出来的故事骗了?”他捂着肚子颤抖了一会,终于忍住了笑意,“只有人类的脑子才会想着做那么肮脏的交易,而且我还要回到水里,这只是暂时的……我想上来看看你。”

“……”卡米尔强行忍住表情去转移注意力,“那你是怎么做到的?”

“给那些会法术的巫师巫婆一些珍珠宝石就好了啊。”

“……”卡米尔在雷狮停不下来的笑声中无语地想,某种意义上万恶的资产阶级人鱼之间的交易也纯粹不到哪里去。

 

 

4.

变成了人类的雷狮顺利地被卡米尔“收留”到了自己家中。

“仅此一天。”卡米尔被对着雷狮躺在床上想了一会心事,终于不放心地翻过身来,看到雷狮还在盯着他,瞬间就觉得心跳有些加速,“……明天就回去吧,我要离开这里了。”

雷狮的眼中闪过一丝意外,却比他想象中要平静,“真的么?”

“……嗯。”

雷狮撑起一只手臂支着脑袋,细细地看着卡米尔,“明天就走?”

“嗯,早晨就离开。”

海洋比陆地更大,又有洋流不断地暗中推搡,相遇过的人和生物在生命中走走停停,一辈子再也不能见面的事情他遇到过无数次,贵为皇子都强求不来。人类和人鱼的社会总有些细枝末节相似得惊人。

于是他深吸了一口陆地上味道怪异的空气,忽然拉住卡米尔的手腕将他从被子里面扯出来,又恢复了初遇时那副神气又明亮的目光——

“那你还不趁着现在带我看看你所居住的地方?”

 

也许是胸腔里面的跳动太快,心虚作祟、也许是夜色太深,头脑根本就不清醒、也许是人鱼真的有某种令人服从的魅力……总之当他牵着雷狮的手奔跑在小镇寂静的夜色中时,卡米尔忽然觉得自己似乎有些不像自己了,心底的七情六欲却如天上乌云刚刚漫过的繁星一般缓缓闪亮了起来,有些疑似“兴奋”的情绪正在囚笼中逐渐失控。

道路两边时不时有灯火匆匆掠过,雷狮回过头去张望了一会,笑着说:“这种东西在水里就被熄灭了……我们用会发光的水母照明。”

那听上去真是梦幻极了……卡米尔没有掩饰眼中的羡慕,雷狮便更加愉悦地说:“不过火是热的,但那些水母很冷,只能被关进玻璃罩里,一旦它们老了、不再发光了,就会被宫里面的仆人丢出去。”

雷狮形容这件事的时候手上还跟着做了一个投掷的动作,表情也饿演绎出凶神恶煞的样子。卡米尔忍不住跟着轻笑了出来,忽然觉得手被攥紧,雷狮的眸子在夜色下都是明亮的,仿佛装满了繁星,“……原来你是会笑的!”

卡米尔无辜地眨了一下眼睛,立刻移开了视线转移话题,“对了,我送你的那些东西呢?”

“……第一天的花弄坏了,后来的我都保留着。”说完雷狮回味地舔了舔嘴唇,“今天的酥饼也很好吃。”

得到这样的评价,卡米尔微微抿起嘴唇,可雷狮依然能从里面寻出一隙笑意,“你又在偷偷想什么?”

卡米尔摇摇头,牵着雷狮忽然调转了方向,“走,带你去一个地方。”

 

 

5.

雷狮曾听前辈们描述自己在陆地上看到过的花海。

那个时候他还不以为然,认为这些老家伙就是为了将自己的经历吹嘘得天花乱坠来让人羡慕崇拜,直到他亲眼所见,踏入其中,才深深地感受到也许那些形容的辞藻也许没有那么过分——

那片山边有整片紫色的花朵沾染着夜色的浓墨微微摇曳在夜风中,向深处远处铺满,仿佛能一直覆盖到天边尽头。

卡米尔随手折掉几朵,两三下便编成一个新的花环,踮着脚尖将它放到了雷狮的脑袋上,他放得有些不稳,雷狮伸手摸了摸,目光随着卡米尔的视线向远处看去。

“……那是什么?”他瞥见远处的悬崖边有大片的火光被挂在高高的祭台边,一簇一簇跳动着黏在一起,似乎能将天空灼烧出炽热的痕迹。

卡米尔默然地扫了一圈,火光在他的眸子中微微跳动了许久才开口:“先不要管那个,听我讲个故事吧。”他深吸一口气,找了处平地安静地坐下来,像是不知从何说起,思索了许久,“我的母亲也曾爱上过一条人鱼。”

雷狮完全没有想到这个“故事”的开头竟会如此严肃,他怔了一下,坐到了卡米尔的身边,“……后来呢?”

“她追随人鱼情人在海边流浪,可后来那条人鱼消失了,她只能回到人类的群体中。她肚子里怀了一只小怪物,受到无数的冷眼嘲讽和暴力对待……后来她生下那只‘小怪物’没多久便去世了。”

“你……”雷狮咬住舌头改口,“后来呢?‘他’怎么样了?”

“他被好心人捡回家养大,可惜后来那一家人惹上了冤家,‘小怪物’的秘密被人发现了……近年来这座城镇海难不断,信奉神明的人便说要拿‘小怪物’去祭祀神明,来换风调雨顺。”他指了指远处那一片火光连天的景象,“就是明天的早晨,在那里。”

雷狮脸上震惊的表情渐渐散去,留下了认真的神色,“所以你说的‘离开’,其实是‘死亡’,是么?”

卡米尔垂眸不语,唯有风声自海面上吹来,带着来自大洋彼岸的潮湿。

雷狮忽然伸出双手一同将卡米尔的手扣在掌心,“你该和我在一起的……人鱼没有神明,只相信每一次相遇。”

卡米尔静静地看着面前的人,回以一个轻笑,随即望去最远最远的地方,尽头处有残云和潮声支起一方棱角,宛如一座无法跨越的桥梁。

 

 

6.

海潮总会涨落,而新一天的太阳总会升起。

卡米尔是被门外喧闹的声音吵醒的。

他起身穿上外套推门而出,房屋前的街道里已经挤满了人。有穿着夸张的神婆从人群中挤过来,面带诡异的笑容将他接出来,卡米尔没有去看她,只觉得聒噪。

一行人簇拥着他一路来到了祭祀台上,有人拉着他的胳膊在他的皮肤上用奇异的涂料绘制图腾,还有人对着他吟唱奇怪的经文,远处还有小孩子怯生生地缩在大人的身后询问这是在做什么,为什么要对那个人做这么奇怪的事情,接着就被大人以一个噤声的手势一唬得闭上了嘴。

卡米尔的手腕被束缚在了木质的架子上,他的目光淡漠地掠过一切,最终停在了远处波涛汹涌的海面上。

不少人正跪成一排,同祭司一起对着海面做法事,他看到海面上的波浪逐渐躁动了起来,很快就有成群性情凶猛的鱼聚成了一个诡异的圈,于祭台正下方的海水中时不时跃出水面。

“是海神显灵了……!”

他听到身后有人发出了惊喜的感叹,还有披着长袍的乐队正敲着不知名的乐器,叮叮当当的响声和人们低沉的祷告声混在一起,卡米尔闭上眼睛,海风把他的头发尽数吹乱,他感觉到自己正在被抬升,渐渐悬空在了海面之上。

小镇中唯一的钟塔发出了长鸣,祭祀用喉咙低吟了一会,对着卡米尔做出一个表达虔诚的手势,“你愿意替我们请求神明吗?”

寂静被海水翻涌浪花的声音不断吞噬,人们等了许久得不到回应,不免小声议论了起来。

祭祀脸上松弛的皮肤微微抽动了一下,“卡米尔,你……”

“愿意的只有你们。”他冷笑一声,平静地打断,晨光之下那片幽谧的蓝色像极了他身后的深海汪洋……

如此叛逆,真是个生来的“怪物”。

祭祀脸上的神情扭曲了起来,他取了匕首在紧绷的绳索边缘比划了片刻,并未得到想看到的慌乱,不免丧了兴致。

于是他握紧了手中的匕首,一起一落之间,少年如瞬间被击穿了翅膀的鸟,狠狠坠入了磨牙吮血的鱼群中——

“不,你会愿意的。”

 

落入水面的瞬间,卡米尔只觉得水流要将他的灵魂都击飞出去。

他在一片混沌中感受到了无数条鱼游窜过来,可被撕咬吞吃的感觉却迟迟没有扯痛他的神经。

他无助地吐出仅存的一丝空气,在水中勉强睁开眼睛,猛然发现鱼群竟聚集在他身边,有些身体灵活的、牙齿锋利的甚至在帮他拆解绳索……

而远处有个身影拨开深蓝色的水流抱住了他。

“是你……”他感觉自己失去了所有的力气,有个人带他穿破了深渊的阻力,许久后终于呼吸到了海面上的空气。

然后他听到一声坚定又温柔的话语:“我说过,你该跟我在一起。”

他无力地喘息着,指尖忍不住去触摸着人鱼冰凉的皮肤,他疲惫地喘息了许久,终于回头看了一眼越发渺远的悬崖,所有的混乱喧嚣,早已无关于他。

 

 

0.

“我们去哪里?”

“去海的尽头,寻找另一片有花海和美酒的地方。”

他趴在雷狮身上,温柔的波浪划过他的皮肤,宛如托付于无际汪洋,而他的整片世界都因所拥抱的人而沉浮——

“嗯,我和你一起。”

 

-fin-

  573 18
评论(18)
热度(573)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