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读不懂的诗和去不了的远方。

 

【A英/短完】Lend me

战栗杀机(Banana fish) 亚修x奥村英二
↑我要安利全世界人来看这部致郁神作……!
英酱的初/夜(……)就是个脱裤子的故事,脖子以下走外链。

-----------------------------------------------------------

 

枕边的床垫陷下去一块,奥村英二恍恍眯开眼睛,夜色还未蔓延进屋内就被某个影子挡住,随即是一阵扑面而来的热气。

有只温暖的手顺着他的下巴向上摸了摸他的脸,手指尖在他柔软的耳垂上勾了勾——只有亚修会对他这么做,不知不觉中他已经熟悉了这样的的手法,亲昵得让人感到痒。

说来也奇怪,在东洋温室里鞠了太多躬,他并不知道西方人对于身体接触的界限在哪里。和亚修拥抱过、依偎过,有时只是一些他所认为无伤大雅的小动作,比如触摸脸颊……但次数多了就让人心神不宁,特别是偶尔会从那双碧如珍宝的瞳孔中看到一些类似眷恋的情绪,英二觉得胸口会又闷又热,不敢去多想……

可接下来的一切实在是超乎他的想象。

当柔软的东西触碰在嘴唇上,他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这好像是一个吻,脊梁僵硬,他的身体几乎是弹了起来,猛地眼睛对上眼前那人的视线。

亚修像是早有预料,迅速地按住英二的肩膀以防止两人的脑袋撞到一起,丝毫没有半点慌乱,嘴角还带了些不明的笑意,“还没睡着么?”

“啊,没有……”英二有点结巴,身体也差点没坐稳,腾了只手向后撑着身体,另一只手先是下意识地蹭了蹭嘴唇,接着尴尬地僵住,停在半空。

那警惕却不作防备的样子让亚修低声笑了出来,英二睁大眼睛不知道在确认什么,许久后才启唇:“亚修,你怎么会……”

怎么会这么晚来找我?怎么会进入被反锁的那扇门?怎么会趴在他的床边,还……

他脑子有些懵,一时不知道自己是在一个过于真实的梦里还是在梦一般的现实中,亚修却没有让他继续胡思乱想,他的声音很轻,打在脸上都能让人发烧似的,“我来找你借点东西。”

“……什么?”英二不懂他在说什么,可面前的人似乎没有耐心解释,他的身体向前贴过来,唇吻相抵,半强迫地继续刚刚那个黑暗之中仓促又隐蔽的吻。

似乎就是一瞬间的触电,待到反应过来,湿热的舌头已经探了进去,英二的手下意识地抓住了亚修胸前的衣襟,过了一会又因距离越来越近慢慢滑到后面搂住了亚修的脖子。

像是某种被缓慢驯服的过程,所有的思想在同一时间短路,英二在这个愈加深沉的吻中逐渐找到了自己的心跳,逐渐不想去抵抗,甚至沉溺地闭上了眼睛,试着去勾住亚修不安的舌尖。

好拙劣……

亚修缓缓睁开眼睛,英二接吻的时候实在是过于纯情,闭目皱眉的样子好似在喝苦涩的汤药,嘴唇微颤着,呼吸断断续续。

“这是第一次和人接吻?”他忍不住摸了摸英二瘦削的脸颊,接着向下摸到凸起的喉结,然后暧昧地停留在了胸前的领扣上。

英二努力地平复了片刻呼吸,没有多想小声答了一声“不是”,在看清了对方眼中瞬间燃起的异样后又连着多说了两声“不是”,慌乱地解释:“之前去监狱探望你的时候……”

啊、亚修微愣了一下,他想起来了。

“那个不算吻,”他失笑,轻轻舔吻了一下英二的下唇,随即含了上去——

“这个才是。”

 

(外链部分)

 

——

“我来找你借点东西。”

“……什么?”

“活下去的勇气。”

 

-fin-

 

  395 17
评论(17)
热度(395)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