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读不懂的诗和去不了的远方。

 

【雷卡】安排上了 16-18

久等了

我怎么还没写完这个沙雕……

------------------------------------------------------

 

 首章

上章

 

16.

作为一个坐公交车都要一块五的成年人,雷狮觉得安迷修那点破钱并无卵用,自己拿着特别没有成就感,甚至有一丝嫌弃。

他觉得一定是上次卡米尔忘带钥匙的时候自己得意得太早了,万万没想到报应来得这么快。

身后跟着他的诸位大臣纷纷上前呈了一句不痛不痒的屁话,雷狮依次让他们滚蛋,本次朝议毛都没解决便又这么结束了。

他独自一人揣着口袋坐过漫长的地铁,宛如一个身在异国他乡无处可归的游民,心情复杂地摸着那历经沧桑的一块钱,最终他思来想去,在路口处的报刊亭前买了根棒棒糖,对着那花里胡哨的包装纸定了很久才揣进了口袋里。

不知何处有风吹过,空气中似乎还带了些潮湿的水汽,扑打在脸上也不知是让人清醒还是让人迷惑,眼前的光影斑驳了起来,好似闹剧落下帷幕,观众意兴阑珊,纷纷走散。

他顺着街头游走,找了处公共的长凳靠上去,大脑并没有被酒精麻痹,却有股长醉不醒的错觉,神经末端全部漂浮在空中,堪堪不可自拔。

他缓慢地回忆着和卡米尔有关的全部过去,那段时光里的自己浑身上下充斥满了少年人的尖锐和闪耀,对待感情直白又迫切,付诸了全部感情也不懂得拐弯抹角,一眼就好像能看到终老的那一幕。

而他现在一眼只能看到远处的灯光,不确定会不会有一盏会为自己而留。

正是通风的位置,耳边时时刻刻都在喧嚣。雷狮站在原地独自惆怅了半天,浑身都吹透才意识到口袋里的手机响了好几声。

接起之后从听筒处传来的是最熟悉的声音——

“你在哪?”

卡米尔的声音听上去有些低哑,生生给雷狮听懵了,他磨了几下牙才挤出一句:“……刚出地铁站。”

“嗯,”对方的声音很轻,似乎是意识到了他今天的声音格外消沉,沉默了片刻后才小心地开口问:“什么时候回家?我给你开门。”

那样轻巧的语气,丝毫没有提及“钥匙”的打算。雷狮半眯着眼睛,沉默地听着电话那端轻微的呼吸声,对方便一直静静地等着——

以前卡米尔好像就是这样,总是等着雷狮先挂掉电话,此时此刻那分秒悄然流逝的感觉让人心口颤动,他才开始思考,在无数次通话切断的那一刻,卡米尔听着话筒中的忙音,会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雷狮猛地打了个哆嗦,好似终于意识到了秋初夜晚的冷。

既然他还能收到这通电话,说明一切都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糕。

借酒消愁本来不是什么丢脸的事,可是换作平时他怎么可能如此消沉,要怪就怪那帮乌鸦嘴带节奏,音乐声太吵让人烦赞,酒精的味道也让人不由自主地萎靡……

自己到底在干什么啊?!

“马上——”行动比想法还要快,出口之后两人同时极度安静下来,雷狮做了个深呼吸才开口:“等我、”他低声又强调了一遍,“一定要等我。”

他收起手机,似乎还没来得及挂掉……但那些都无需在乎了,脑袋里面只有一个念头催促着他,好似在追赶着不可触摸的火光浪潮,匆匆掠过的景色他都无心驻足,胸口中翻涌着的一行字像浮出水面一般渐渐清晰了起来——

回家去见卡米尔,将那些沉淀了太久的感情全部告诉他。

 

 

17.

然而变故永远比脑内的剧本刺激。

站在家门口的时候偶雷狮方才打过的所有草稿都被一阵若有若无的甜味给淹了个干净。

推开家门的卡米尔很快发现了他复杂的目光,却丝毫不知情似的开始解释,“小区的门卡要升级,我想帮你一起送去更新一下,结果……你直接就出去了。”

他解释起来有些底气不足——很显然,当时明明是卡米尔先逃跑,雷狮被搞得莫名其妙,才暗暗赌气一声不吭就出门的。

而此刻他却已经无心去分析到底是谁的问题……空气中已经充斥满了一股不正常的甜,是个正常的Alpha都能明白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上前一步直接反手将身后的门关上,向前几步缓缓逼近,在对方退无可退的时候忍住了伸手去摸到了对方的脸的冲动,“你知道你身体很热吗?”

卡米尔警惕地看着他,后退一步转了转眼珠开始思考,声音却无丝毫慌乱,“下午淋了雨,可能是……”

“作为一个Alpha我很严肃地告诉你,你这不是感冒,是发情期。”雷狮打断了他,深吸一口气才重新向前逼近,指尖终于摸到了卡米尔脸颊的皮肤,触碰的感觉好像通了电,他顺着下颌慢慢摸到颈侧,稍稍按压便能发现那里已经开始微微发胀了起来。

卡米尔的表情都凝固了,显然是完全没料到自己怎么会这样。他的发情期没有乱过,雷狮突然回来后他有小心注意,吃的喷的打的药物准备了一大堆,可万万没想到这玩意竟然给他提前安排上了。

合理的解释只有一种:他们之间的信息素契合度太好,同居的时候有意识或无意识地互相影响,所以才会搞成这样……

卡米尔倒吸一口气,整个脊梁都贴到了墙面上。直到那细微的触感顺着颈侧的腺体开始刺激神经末梢,空气中不知何时已经有含混着浓烈占有欲的信息素飘散出来,那股被动又期待的本能反应在掩埋了许久后又重启。

他眼睁睁地看着雷狮贴近了他,Alpha的獠牙带着令人躁动的温度触碰在了脆弱的皮肤上,被刺穿的同时他放弃地闭上眼睛,像只断线的风筝,看着自己同两年前那般重蹈覆辙,却束手无策……

酸麻感瞬间由腺体的位置散开,卡米尔感觉小腿都开始发软,雷狮架着他向客厅内走,将他扶到沙发上,在一个简短到潦草的轻拥后,那散发着吸引力的温度却缓缓离开了他。

“做了个临时是标记,这样你会好受一点。”雷狮低头看着她,用一种看不懂的眼神与他对视着,从一边抓来一个抱枕垫在卡米尔身后,接着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口,从卡米尔的身上缓缓退开,“我先走了,不然你这个信息素的味道我真受不了。”

等等。

卡米尔没搞懂雷狮这是在做什么,待到反应过来自己的手已经扯住了雷狮的手腕——

“……你去哪里?”雷狮回过头来的时候那种隐忍着欲望的眼神还没收起来,卡米尔看到只觉得头皮都在发麻。

雷狮眼睛中的神情微微闪动了一下,“先关心你自己的情况吧,我无所谓。”

……怎么可能无所谓?今晚雷狮回来之后他的状态就很不对劲。卡米尔强撑着身体试图坐起来,握住手腕的指尖不知何时被人偷偷捉进了手掌。他看到雷狮嘴角勾起了似笑非笑地弧度,低声说:“别这样,我会想标记你。”

 

 

18.

“别这样,我会想标记你。”

这句话挺耳熟的。

卡米尔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表情僵硬到露出破绽,只是随着回忆的浪潮飘摇到了那个寒冷的清晨,大学的假期时光有着足够他和雷狮挥霍的闲散时间,屋外一片白芒风雪都无关于他,窗内的温暖与旖旎早已让人的神经迟钝到柔软。

雷狮低头吻了吻他的侧脸,卡米尔感觉到有些痒,好久后才抬起眼睛看了一眼,哑着嗓子问:“去哪里?”

“口渴……你要喝么,我给你也倒一杯。”雷狮揉了下眼睛。掀开被子要下床,赤着脚刚落到地上,就被人从后面抱住了腰。

……怎么像只惰懒的猫一样。雷狮低笑着摸了一下卡米尔的侧脸,令人心头泛痒地玩笑着:“别这样,我会想标记你。”

那个时候卡米尔迷迷糊糊地沉浸在温度与柔情中,平日里的清醒与理智早就不知被扔到了什么犄角旮旯里。昏暗四溢,不知是谁的心跳声灌进耳朵中仿佛能将世间所有其他声音尽数泯灭。他甚至第一次后路断尽地想:要是雷狮真的一腔热血涌上来标记了他,那也没什么不好的。

毕竟那个时候的他偶尔也会想到未来两人一起将会走过的余生。

 

大概是这句话实在是太有威慑力,亦或者它像个咒语,让人瞬间回忆起那些往事,总之卡米尔真的木讷地松开了手,眼睁睁地看着雷狮消失在了门口。

关门的声音落在耳朵里,许久后他像个行走在沙漠中的人,有气无力地翻身下去找到了抑制剂,倒水的时候因为走神还将一点水花溅到了桌面上。

随后他爬回去又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卧倒在沙发上,闭上眼睛,听着挂钟上时间分分秒秒走过的声音,熬过那阵难耐的热。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病了,无法控制住自己去想雷狮的冲动,每一个曾经映在眼中的镜头都在此刻匆匆扫过,最终停留在了他现在的模样上。他在这股欲罢不能的折磨中渐渐平稳了呼吸,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身上已经冒了一层冷汗。

然后他猛地坐起身来,愣愣地盯了一会墙头上那不停走动的秒针。

他想,那个在过去无数个夜晚中思念到发狠的人,曾在盛夏的阳光中给他一席风雪,也在寒冬的繁星中点燃满庭流火。所有的曾经好似瀑布自高空坠落,狠狠地淋了他满头满脸,在那片潦草青涩的时光里让他心中载着情爱的神经狼狈不堪。

可此时此刻他忽然从未有过得清醒——他迫切而想见到的并非记忆中那个少年,而是那个无论何时都能让他动心的人。

所以他像个被洪水猛兽追赶着的逃难者,慌乱地套上衣服换好鞋子冲出家门,焦虑得等待着电梯显示牌上的数字缓缓变小,几乎不需要动用任何心思,仅凭默契与直觉便找到了雷狮的车——

它安静地靠在马路边,车内的灯照出了里面一轮虚影,而那个依靠在车门上凝望着夜色的人,像是一本满是惊喜的小说,翻开扉页后第一眼看到的男主人公。

他本来是想在原地多站一会,对方却很快发现了他。似乎是没料到他怎么会下来,眼底都有些未加掩饰的惊讶。

而卡米尔只是揣着跳得飞快的心脏慢慢走近,一言不发地拉开车门坐了进去,隔着一层车窗,车外的人看向他的时候眼底的光在昏暗中好像深邃魅惑的萤火。

几秒后雷狮也拉开驾驶室的车门坐了进来,“吃过药了?怎么下来了?”

“嗯,怕大哥忽然又不见了,出来确认一下。”

雷狮的嘴角微微紧绷又缓和了下来,“……你还在生气两年前的事情?”

“没什么好生气的,只是一直惦记着。”

……那不就是在记仇嘛。

当然这句话也就是想想。卡米尔并非喜欢翻旧账的人,只是他们之间的牵绊实在是难以梳理,两年前埋下的那颗不定时炸弹总要挖出来排除掉才安心。

他深深看了一眼卡米尔,对方也正凝着目光神色认真,雷狮做了个深呼吸才忍住了想要伸手报一下或者揉他头发的冲动。他垂下眼睛扯了扯身上的安全带,过了一会才开口:“……你知道的,我一直是个想法很多、变化也很快的人,而你不一样,我当时只是想尊重你的想法,所以你也没有必要为了我放弃你规划好的东西……”

“嗯,还有呢?”

……和太聪明的人说话真是麻烦。雷狮忽然笑了一下,“最重要的是,我们那个时候的关系……我怎么舍得拖你下水。”

卡米尔耐心地听完,却毫不犹豫地反驳,“你想错了。”他两只手扣在一起,眼中有些执着又勇敢的光在煽动,不知是在阐述过去的期待还是从今往后的誓言——

“从前我就在想,你要做的一切我都不会阻止,我只会在你身边,你想要去到任何地方我都会跟你走。”

 

-tbc

 

下章(完结)

  604 34
评论(34)
热度(604)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