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读不懂的诗和去不了的远方。

 

【雷卡】安排上了 07-09

小广告→ 《是非题》预售

 

首章

上章

 

7.

这世界上最可怕的往往不是猪队友,而是聪明队友以坑自己为荣。

想通了这个道理之后卡米尔觉得自己已经无法直视格瑞,天知道这个人还能“猜”到什么细思极恐的东西。

“那个……你们在一起多久了?”金小心翼翼地问。

卡米尔以一个“你的良心就不会痛吗”的目光扫了一眼格瑞,“你跟他说的?”

“怎么会。”格瑞把杯子推回桌面上,“只要你们两个站在一起,周围都有结界,别人根本进不去,”他两只手插在一起,给了卡米尔一种开庭审问的错觉,“金都能发现,你自己以前都意识不到么。”

“嗯?什么叫‘我都能发现’?……”

金不服气地两手叉腰,卡米尔伸手按下他躁动的脑袋,“没事,他夸你呢。”

金抓了抓头发,将信将疑地托着腮,突然抓住了什么关键信息,“哎等等,你这是终于承认之前和雷狮有那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了?”

“……”卡米尔神情复杂地看着面前这两个人,“你们串通好了吧。”

金不明觉厉地看了一眼格瑞,格瑞不置可否地清了清嗓子,“……那现在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卡米尔自己都想理理思路呢。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其实我们都已经分开好久了,之前一直都没有联系过。”

“然后呢?”

“昨天的时候他刚回来。”

“然后呢?”

“然后……”然后,就、这样了呗。

卡米尔正愁如何把他和雷狮这种跌宕复杂无法形容的现状用语言描述出来,一边的金就好奇地瞪大眼睛,“然后你们就住在一起了?”

“……”这么说好像没什么不对的地方,但总觉得哪里怪怪的,“是,但是他回来之前根本没有告诉我。”

金两手捂住胸口,“哇,这么浪漫。”

……面前这个人完全理解到另一个方向去了。卡米尔头疼不已,但过于心累以至于不想解释,于是只好把目光转向格瑞——这个人从刚刚开始就一直保持着谜之端庄的姿势坐在一边看戏,好像什么神秘的幕后大boss一样。

“咳……”卡米尔清清嗓子,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官方一点,“他回来之后联系你了么?”

“实不相瞒,雷狮约了晚上的时间。”格瑞拿出手机确认一般翻了翻,“应该还有安迷修雷德他们……”话说到一半他忽然抬了一下眼睛,“他没跟你说?”

为什么要说?他们现在充其量就是以前认识的普通室友,理论上讲只要不打扰到他的生活作息,雷狮去了哪都不管他的事。

见卡米尔不说话,金立刻摆出一副可怜又可惜的表情,拍了拍他的肩膀,活像一个安慰失恋患者的知心大哥。

卡米尔:?你不用这样的。

金:“没事没事,心里难受的话你别忍着,对身体不好。”

“……”

格瑞仿佛也被这浓浓的悲伤氛围感染了,他收起手机,神色认真,“放心吧,他要是喝醉了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卡米尔:???你怎么一副什么都安排上了的样子。

 

 

8.

“哎,雷狮你来得好早。”雷德推开门,带着一身室外的热气巨型犬一般钻了进来,把外套往旁边的软皮沙发上随手一搭,拾了根台球杆夹在胳膊底下一边搓手一边环顾四周,最终眨了眨眼睛问:“你小男朋友呢?”

雷狮给他扔了个不怎么乐观的目光,聪明如雷德一秒就懂了这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的意思。

安迷修把U盘扔到桌子上,坐到桌子对面不由分说地拧开桌面上摆着的矿泉水就往嗓子里灌,好不容易,“再帮你周旋甲方我就是狗。”

雷狮本来情绪有些许低落,和安迷修吵一架简直就是此时此刻的最佳良药,“你这是英勇的骑士精神,应该义无反顾地为人民服务好不好。”

“我为人民服务,不为刁民服务。”

雷狮深表惋惜地摇了摇头,“那你这是还没悟透人间大爱啊。”

安迷修一个疾退,“不敢爱不敢爱,这世界上只苦一个就好了,有空多心疼一下你那个小男友吧。”

“……”怼得好好的怎么又绕回来了。雷狮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丧失了继续说话的兴趣,只是随手摸到一只巧粉心不在焉地摆弄了起来。

“他这是怎么了?”雷德不明情况,贴到安迷修身后悄声问道。

“……不知道啊,你看了那么多恋爱小说难道看不透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嗯……按照恋爱小说的套路,他们之间一定是有什么误会。”雷德托着下巴认真严肃地思考了起来,“比如……”

指尖雷德忽然往揪着自己的领子往墙上虚弱一靠,“啊!你这个臭男人,偷走了我的心。”

安迷修一本正经地配合他表演,“哎,A和O之间的事怎么能算偷呢,这叫‘窃’。”

“……”雷狮冷眼看着面前这两位国家一级相声演员,心里刚念着怎么靠谱的人都没到,格瑞就推开了门,一进来就看到了安迷修把雷德壁咚在墙上读条琼瑶的场景。

格瑞愣了一秒之后默默向后退了一步,“你们最近也太刺激了吧。”

 

鉴于过激行为差点吓跑格瑞,吃饭的时候雷德便收敛了许多。

头顶的中央空调不知疲倦地吹着,可热菜热汤端上来之后还是让人不禁冒出汗来,雷狮握着酒杯叹了口气,格瑞意味不明地看了他一眼,“你最近身体不太好?”

“嗯?”雷狮没反应过来这个人怎么突然就开始老中医了,“你想说什么?”

格瑞轻咳了一下,“今天中午我和金见过卡米尔,他身上你的信息素好像不是很明显。”

“……”雷狮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看着格瑞,剩下俩人干眨了几下眼睛之后突然开始疯狂憋笑——

“咳,那什么……格瑞你不懂,咱们雷总是浪漫主义者,崇尚的是精神恋爱。”

“对对对那个叫……柏拉图是吧……哎不行我憋不住了哈哈哈哈哈哈哈不是你真的没毛病吧?”

雷狮脑门上的青筋跳了两下,“……我们还没和好。”

“没事没事难言之隐大家都……啊?”

反应最快的是雷德,他马上意识到了事情肯定没有那么简单,他飞速帮雷狮添了点酒,摆出一副热心市民雷先生的样子,“愿闻其详。”

没和好就是没和好,还有什么详细不详细的……雷狮揉了揉眉心,格瑞忽然莫名其妙地问了一句:“要买醉么?”

雷狮眯起一只眼睛冷哼了声,“不至于。”

没想到格瑞摆出一副特别认真的表情来,“别,多喝一点吧,没关系。”

???雷狮惊异地瞪大眼睛,今天的格瑞被谁魂穿了,竟然还会劝酒了?!

见他神色诡异,格瑞也稳坐如钟,语气沉稳、内容诡异,活像个传销人员:“听我的,喝醉有惊喜。”

安迷修终于觉得不对劲了,拿看人贩子的眼神看格瑞,“你想干什么,趁雷狮情场失意喝醉了之后把他卖给富婆吗?”

 

 

9.

卡·富婆·米尔在自己家里极其不安地洗完了澡,正对着暖烘烘的吹风机吹头发,就听到了自己的手机响了起来。

不知为何,今天格瑞说完那句话后他就一直隐隐有着不太对头的预感,真怕身边这群不明真相的群众真的将这场闹剧当成一场破镜重圆的包办婚姻安排上。

他曾经真的非常用力地喜欢过雷狮,即使他们从未向对方承诺过什么,甚至连一段正经恋爱关系都没有确认,就能沉浸在类似爱情的漩涡里无法自拔,回忆中那些刻骨铭心的情节都是真的,是那种讲成故事必定会被羡慕的目光包围的幸福。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不想再和雷狮继续那段虚幻缥缈的关系。那个人的去和留都由不得任何人,他怕再喜欢一次自己的力气和勇气就彻底消耗干净了。

越想越觉得有奇怪的预感……他做好准备摸到手机,在看到来电显示的名字是雷狮后竟有股意料之中的轻松感——

“喂?”

“……”电话里面的声音不是雷狮的。卡米尔愣了一下,忽然觉得这个略带上扬的尾音有些耳熟,“……雷德?”

对方显然有些惊讶,“我的天……你竟然记得我,”他咂了两下舌,“没记错的话咱们是不是只见过两面?”

“应该是。”卡米尔对人的记忆向来很深,“有什么事情吗?”

“哦,咳……”对方停顿了一下,似乎在酝酿,“那个……能告诉我一下你们家在哪么,雷狮喝醉了。”

“……”

“听说你们最近住在一起。”

“…………”

“不方便就算了。”

“………………”卡米尔瞬间就想通了万恶之源是谁,而这帮人只是在配合演他。他深吸了一口气后他努力保持语气平和,“麻烦把电话给格瑞。”

电话另一端的雷德瞪大眼睛诧异地看了一眼格瑞,默默对了个口型:他——怎——么——知——道——?

格瑞急中生智回了个口型:说我不在。

“哦,格瑞说他不在。”

“……”

“……”

“…………卡米尔把电话挂了。”

 

玩脱的结果就是,雷狮头疼欲裂地扶着墙,“求求你们走吧,我自己回家。”

安迷修终于摸着自己的良心弱弱发问:“真的没问题么……如果你们是真的在冷战的话我建议你还是找个宾馆先睡一觉清醒一下。”

雷狮眼里的执念冷冰冰的,“我自己有家凭什么不回?”

其实他脑子也还算清醒,潜意识里总觉得不论如何卡米尔终究不会放着自己不管,以前是,现在也依旧会是这样……那个人总会包容自己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不可能示弱,便只有这种拙劣的方式。

安迷修一脸没救了看着他,“哎,你听我一句劝……”

话音未落,一声嘹亮的手机铃声便响了起来,将几人的视线全部吸引到了雷狮的口袋处,人类通讯技术的结晶一时宛如几只饿狼眼中的肥肉——

“停,让正主来。”不知是谁拦了一下,而雷狮在之前已经接起来了,仅仅一声“喂”就被电话那端的人听出了猫腻。

“你没喝醉。”无明显情绪波动的祈使句,橙色危险预警。

雷狮难得沉默一下,听到了对面很轻的叹息声,“能自己回来么?”

警报解除——可雷狮心底却莫名软起来。

这种话他以前听过无数次类似的,从未觉得如今天这般动听。他甚至开始白日做梦觉得卡米尔要是能把那个“来”字换成“家”就好了……

然而身边的一干僚机却丝毫体会不到他现在的内心波动,摩拳擦掌地怂恿雷狮让人来接他,在极大幅度的肢体语言统统被屏蔽后他们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那个熟悉的神奇结界又粗线了!

于是在三秒后,他们眼睁睁看着雷狮低声说了句:“……能。”

对面的人轻“嗯”了一声,“我在客厅留着灯。”便挂掉了电话。雷狮盯了很久的手机,过了好久才狐疑地抬起头来看着他的狐朋狗友们,“看什么,我脸上有什么东西么?”

雷德摇了两下头,“完了,以我看恋爱小说纸上谈兵的经验,已经追不动现在年轻人的套路了,上一秒还在无情冷酷地挂电话,下一秒已经饭在锅里人在床上了。”

安迷修的关注点一秒被拐偏,“那你以前看的小说都是什么样?”

雷德酝酿了俩昂秒情绪,立刻开启影帝模式,锤起安迷修胸口来:“啊!你这个负心汉竟然挂我电话,我,我……”

安迷修想了想,十分真诚地和他飙戏:“凑合过呗,还能离咋的。”

场面一度极其混乱,只有格瑞躲了一步,意味深长地拍了拍雷狮的肩膀,“剩下的靠你自己安排了。”

雷狮:“哦……嗯??”

 

-tbc

 

下章

  806 44
评论(44)
热度(806)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