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读不懂的诗和去不了的远方。

 

【雷卡】安排上了 04-06

小广告→ 《是非题》预售

上章(首章)

 

4.

急,前男友在我家做饭,我出门没带钥匙身无分文,现在站在门口,该不该敲门?在线等。

 

卡米尔从未想过,从小品学兼优的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像个考了59分的小学生一样惴惴不安地站在家门口,惆怅着听着自家油烟机“呜呜”的响声,感受到了别样的乡愁滋味——一个在外头,一个在里头。

终于,在他徘徊了第N次的时候,油烟机终于停止了运作,接着门口处传来了些许声音。

大门打开一条缝,雷狮默默的把垃圾袋放在一边,一抬头看到了站在门外的卡米尔。

四目相对,气氛一时尴尬到凝固。几秒定格之后雷狮嘴角抽搐了一下,半嘲不嘲地开口:“你还书够快的。”

“……”

接着两人便再无交流,宛如默剧演员一样,雷狮将门拉开,自己一言不发地走进去,而卡米尔也安静如鸡地跟在后面,进屋后慢吞吞地关上房门,便径直躲进自己的房间反锁上门,脑袋栽进枕头里等待春播秋收。

他现在同时感受到了大局已定和大势已去。

能再遇到雷狮本身就是个超出他计划范围之内的事情,现在隐藏事件被触发,卡米尔不想重蹈覆辙。

可是一个普通性取向的Alpha和一个普通性取向的Omega怎么可能相安无事地做舍友?更何况他和雷狮还有那么点恩恩怨怨的。

他脑子里“嗡嗡嗡”个不停,以至于厨房里重新“嗡嗡嗡”了半天之后他才觉得奇怪,在内心的小白人和小黑人辩论出了一本《辞海》之后他终于决定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路过客厅的时候他看到客厅的桌子上已经摆了一套餐具,一个想法已经摇摇欲坠得悬挂在头顶,在见到手持菜刀的雷狮后便有了更加剧烈的下坠感——

他别是在给自己做晚饭吧?! 

这想法简直就是电是光,化作一道霹雳直击心底。而雷狮早就发现了门口多了个人,手起刀落,一声脆响之后菜板上那坨空心菜就变成了两半,“你挂我电话,我还以为你今晚在外面解决晚饭呢。”

卡米尔盯着那把菜刀莫名想打个寒噤,“手机没电了。”

“哦。”雷狮的语气凉飕飕,压根就是没打算相信。“那还真是不巧。”

“……”话题终结,卡米尔干涩着喉咙做了个吞咽的动作,“你……”

雷狮挑起一边的眉毛看过来重复道:“我?”

刚刚想问什么来着……卡米尔像个在水里摸鱼的盲人,一时间什么都抓不住,能做到的只是空洞地看着雷狮的眼睛,透过震耳欲聋的心跳声等待着他的开口。

可眼里的人却忽然轻笑了出来,无事发生一样继续低头手按砧板,连语气都是轻轻松松的调戏意味,“你紧张什么?”

这根本不是什么紧张不紧张的问题……雷狮这种态度简直让他没有办法心平气和地谈话。卡米尔心一横,认真地和雷狮较起劲来:“没有,我怕我家菜板紧张。”

 

 

5.

卡米尔没什么做饭的天赋,和之前的舍友合租的时候厨房就被当成了有煤气灶的储物间,菜板同志时隔多年再次临阵,卡米尔觉得这个理由没什么毛病。

雷狮一脸没get你的脑回路的表情,却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手里的东西,不再去和卡米尔多废话。

几分钟之后雷狮又多拿了一双筷子,一手端着盘子一手喜提卡米尔坐在了餐桌前,终于忍不住伸手捏了一下卡米尔的脸,将他那狐疑的表情拽回正常水平。

卡米尔皱着眉头躲,雷狮脸上终于舒展开淡淡的笑,“哎,别这么看我,俗话说得好,大丈夫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

是啊,可问题是你之前怎么不下来着。

雷狮看了看他的表情,缩回不安分的手臂扳回正经样子,“你知道国外他们做菜都挺一言难尽的,我自己一个人在外面就只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

也许是“一个人”那个词戳痛了他,卡米尔在雷狮些许期待的目光下终于拿起了筷子——好吧……如果以学校食堂的水平作基础线的话,雷狮做得还真的挺不错的。

但他现在实在是没有什么做美食鉴赏家的心情。他看着小桌子对面的雷狮,与两年前相比没什么大的变化,头发稍微长长了一点,可能是在厨房里嫌热,找了只皮筋在脑后扎起了一个小辫子。

卡米尔忽然感到一阵恍惚,仿佛他们他们两个之间一点裂痕都不曾有过,如胶似漆一如从前,甚至还因为住在一起,吃了口对方做的饭,奇迹一般衍生出了一丝“婚后”的意味。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

卡米尔被自己的想法雷得一哆嗦,雷狮却忽然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盯着桌子上那个纸巾盒看,“那个底下……”

卡米尔瞥了一眼——哦,下面垫着的原来是以前和雷狮一起买的烟灰盒。

 

他还记得那是过去时光中的某个晚上,两人出去厮混了一天后枕着自己的胳膊躺在河边的草丛里,远处湖水中粼粼的波光闪动着灯火的颜色,雷狮忽然坐起来,从口袋中摸出一根烟,一手遮着河边潮湿的风,“啪”得一声后一束火光便跳动出来,随即便是烟草焦灼的味道飘散在空气之中,他深吸了一口,扬起下巴来缓缓地将之吐息而出,许久后才发现卡米尔正盯着他看得出神。

“怎么了?”雷狮笑着摸了一下卡米尔的侧脸,那掌心的温度刚好舒适,卡米尔拉住他,不知怎么想的就坐起身来,“也给我一根。”

雷狮意外地看了他一会,却没有拒绝,打火机的火光又一次点燃在他们的鼻息之间,卡米尔透过那片跳动着的热源,看着雷狮那双被染成了金色的眼睛,那个时候还不知道自己陷入得那种无助又畅快的情绪叫做迷恋……

然后他被一口又烫又浓的烟草味道生生呛出了眼泪。

雷狮在一边大笑着简直要背过气去,卡米尔又狼狈地干咳了几下,趁着夜色神赶紧把眼角那些该死的液体抹去,压着嗓子一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你怎么……”

雷狮捂着肚子好不容易笑够了,直接伸过手来把他手中的烟掐灭,然后顺势压上来,将他所有的思绪都限制在一个烟草味道的吻里。

然后他模模糊糊地感受到雷狮亲昵地蹭着他的唇角,小声说:“刚开始都会这样,习惯就好了。”

习惯……什么?

习惯那股莫名其妙的味道么?还是习惯那阵顺着喉咙一路烫到心底的疼痛?

说到底卡米尔还是不能理解抽烟这项活动到底有什么意思,看着挺帅的喷云吐雾潇洒肆意,实际上不舒服也不痛快,什么惊喜的感觉都没有……

但后来他还是在和雷狮一同外出的时候买了一只烟灰缸纪念品,偶尔也会试着抽上一根两根,得出的结论依旧是苦涩、无意义。

 

这个问题直到雷狮离开他都没有想明白,不过也罢了,有些事情真是分开后才能发觉那都是些恋爱脑挑唆的“傻事”。

后来那只烟灰盒后来他没再用过,因为是长方形的,卡米尔发现它放小包的纸巾很合适,从此之后就剥夺了它的烟灰盒籍。

雷狮拿食指弹了弹,确认那就是当年那只后半开着玩笑问卡米尔:“你现在学会抽烟了么?”

“没有。”卡米尔简短地答。

不然怎么可能拿它来装纸巾?

雷狮低声“嗯”了一下,很自然地从里面抽出了一张纸擦嘴。

 

晚饭的后半场在谜之安静中结束,收拾好碗筷后卡米尔关掉厨房的灯,目光又忍不住去寻找雷狮的身影了。

他站在阳台,那里搭着一个三层的原木花架,上面摆着一列队的绿植,雷狮正饶有兴致地盯着它们看。

“这是你养的?”

卡米尔缓慢走过去,低声回他:“嗯……”

雷狮略带惊讶地转回头来,“可以啊,我记得你之前在植物界养什么死什么。”

“嗯,所以现在这些都是给水就活的。”

这倒也是……

雷狮看了看那几颗情比金坚命比情坚的多肉,“对了,我还记得你之前不是说过如果自己出来住的话要养一只猫么?”

卡米尔的眼底细不可见地闪动了一下,“不想养了。”

“为什么?”雷狮笑着回过头来看他,“你不是还蛮喜欢猫的么,咱们以前……”

“就是不想养了。”卡米尔也不知哪来的底气,迅速地打断了他。

不知是不是他过于在意,雷狮的每句话都似乎在诱导着他回忆过去,不难猜想这个人的意图——他们的曾经有太多太多美好的东西,若不是他足够清醒,那简直就胜似一场刻骨铭心的爱情。而那一幕一幕的记忆碎片都是卡米尔的死穴,一想就会揪心。

他冷淡地看着雷狮欲言又止的嘴角,接下来的话一字一字都像是镂刻在皮肉上:

“你走之后我就改变主意了。”

 

 

6.

其实雷狮刚刚离开的时候,卡米尔曾想过要消灭掉一切有着雷狮踪迹的东西。

那天他从宿舍里收拾出来半个纸箱的东西准备下楼扔掉,站在楼梯口的时候金狐疑地看着他,“卡米尔,你跟我说实话,你们两个是不是真的……”

卡米尔神色平淡地迅速反驳:“没有。”

“……”金清了清嗓子,“我还没说是谁呢。”

卡米尔眨了下眼睛,又低头看了看纸箱里面乱七八糟的东西,站在原地自我挣扎了一会,终于又原封不动地抱回了宿舍。

他想:金的怀疑有道理,这么多东西突然就扔了反而会让人疑惑,那就再等等吧……

结果这一等就等到现在,他也渐渐得从看到雷狮给他的东西就会难过,到哪怕是随手拿起来用都会不痛不痒了。

当然,一切的前提都是:如果雷狮本人不站在他面前的话。

 

卡米尔醒来的时候雷狮已经离开了,他打开手机后才看到留言:

「别又忘了带钥匙」

这是一条有声音的短信,卡米尔已经自动脑补出了雷狮那个加重“又”字时候的语气。

他从床上爬起来,翻了翻收件箱,再没了其它的消息。

自己实在是太了解这个人了——既没有说明自己要去哪里,也没有讲明自己什么时候回来,单单留下这么一句,只能说明他可能在生气。

行吧,反正他现在情绪也不怎么愉快,这波算是扯平了。

他走下床,飞快地收拾了一通,便背着单肩背包去了学校。

 

下午没排课,临近中午的时候金拿胳膊肘撞了撞卡米尔,悄咪咪地问:“一起去外面吃饭么?”

卡米尔正走神呢,忽然被喊到名字,钢笔差点从指间滑下去,“嗯?哦……还有谁?”

“格瑞也去。”

“哦……”他闷声应了一下,思索了几秒后轻声说:“好吧。”

格瑞是为数不多能看出来他和雷狮关系的人之一,他正愁一窝心事憋在肚子里说不出呢,也许还能跟他聊聊。

结果当他说出了雷狮回国之后直接跑来做了他的舍友后,格瑞竟然神色平静地喝了一口麦茶,淡定又岁月静好地说:“嗯,我知道。”

“……什么?”卡米尔差点呛到,“你早就知道?”

就在卡米尔觉得自己要尝到背叛的滋味时,格瑞淡定地放下杯子,“不是,只是注意到了你身上有一点雷狮信息素的味道,猜测的。”

“……”

“放心,不明显,是我嗅觉比较灵敏,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气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冻僵到零下,许久之后只有金眨了眨眼睛,以一个又想八卦又想笑不行不行为了塑料友谊又一定要克制一下的古怪表情看了一眼卡米尔:

“……哇哦。”

 

-tbc

 

下章

  809 44
评论(44)
热度(809)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