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读不懂的诗和去不了的远方。

 

【雷卡】安排上了 01-03

现代AU,设计狮x懂事男大学生卡,假的ABO,伪分手复合(。)

我真的管不住我的手,换个狗血沙雕文风(……)篇幅不长,应该可以日更……很快就能爽完了吧(。)

 ----------------------------------------------------

 

1.

“怎么了?别这么看我啊卡米尔。”帕洛斯眨眨眼睛,左眼里写着“无辜”右眼里写着“委屈”,随即又将目光夸张地扫向门口处的人。“性别男,爱好男,无先天性疾病,无不良嗜好,工作稳定五险一金,性格外向不自闭,做短期合租对象没毛病啊?你不满意哪一点?”

停停停……怎么就跟相亲似的?还有第二句是什么意思?卡米尔一口气差点没稳住,忍不住多看了门外那人一眼,目光相触了一瞬后就像被烫伤一样飞速挪走,心底有个地方正节奏欢快地打着退堂鼓,咚咚咚咚咚咚……

他在震耳欲聋的鼓声中咬了下舌尖——疼的,真的。帕洛斯莫名其妙地眨了两下眼睛,看看这边这个又看看那边那个,“呃……你们……认识?”

“……嗯。”卡米尔深吸了口气,脑子里面告诉运作着该怎么跟帕洛斯解释自己和这位“合租对象”其实不光是就认识,而且他以前还……

“这是不欢迎我么?怎么不让我进去?”门口的人见他没有让路的意思,一句话硬生生地打断了卡米尔的思绪,一歪头用手撑在门框上,眉眼里带了些笑,只看了一眼卡米尔就觉得自己手脚上就好似添了不少提线,下意识拧拧巴巴地让开,眼睁睁看着自己将这位“不速之客”请进了屋子里。

此时此刻空气之中莫名形成了一团谜之气场,帕洛斯异常安静,一双眼睛来回打量了几个回合,确认了这两人之间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后突然略带诡异地扯了一下嘴角,“认识的话岂不是更好?这样也省得磨合。”他见卡米尔欲言又止,不想继续在这个气氛微妙的屋子里继续待下去,急中生智扔一句“那我先走啦,你们俩慢慢聊。”便飞快窜到电梯口。

卡米尔连拒绝都没来得及,没想到这个前情提要竟然只有这么短,现在唯一能帮自己忙的家伙已经溜之大吉,接下来就全是地狱难度的“二人世界”了,而他没有一点点防备。

客厅里传来了点声动静,随即就有个他化成灰都能认出来的声音叫住了他:“卡米尔。”

“……”被叫了名字,他这才发觉原来自己站在门口呆了那么久。卡米尔默默关上门退了回去,走进客厅的时候看到雷狮毫不见外地坐在沙发上,不知自己到底是调动了多少无定之力开口喊了声“大哥”,对方笑着答应了一声:“嗯。”

相对无言,没由来得头脑发热——卡米尔装作去厨房接了杯水的样子试图平复心情,心不在焉完全没意识到雷狮竟然悄无声息地跟了进来,直到肩膀后面伸来一只手,还未来得及惊讶和回头,便将水握进他自己手里。

“我说,卡米尔……”雷狮的声音有些低,卡米尔都能感觉到他呼出来的气打在自己的后颈的腺体上,“见到你的合租对象是我之后你好像有点不开心?”

“……”他本来下意识地想说“没有”,想来想去又生生地咽了回去。

现在开不开心已经是次要的问题了,这场重逢简直是本世纪最大的意外,他怎么会想到自己这辈子不光又见到了雷狮一面,还要正儿八经作为“室友”住到了一起?!

他觉得一定是最近转发过的锦鲤凑够了七条召唤出了一只活生生的雷狮,还在见面五分钟之内以一个类似背后抱的奇葩姿势喝了他给自己接的水,太过激动以至于要用什么表情来面对,物极必反了解一下。

他向后退了半步贴在冰箱上,雷狮的唇边还有一点明显的水迹,空气中若有若无的信息素味道不知何时已经渐渐浓了起来,大脑有那么一秒叫嚣了一声“罢工!”又被岌岌可危的理智强行拽起来劳作,回过神来才意识到自己盯着那里的眼神太过专注,以至于把雷狮惹笑了——

嘴角勾起,眼眸深邃,微微垂下眼睛,将自己从影子到灵魂全都禁锢在那对漂亮的瞳孔里,一如当年那个让他心动到一塌糊涂的时刻。

然后雷狮如意料之中一般,容不得他片刻犹豫便吻了下来,而他像只被鱼叉刺穿了脊梁的鱼,在挣扎中慢慢感到热,感到麻,失去知觉,力不从心,被命运安排得明明白白。

 

 

2.

俗话说的好,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那什么。

假设成精合法、转世合法,以此类推,卡米尔觉得能和雷狮做室友,上辈子肯定是只千年起步的妖怪,和雷狮恩恩怨怨了大半辈子,最终心甘情愿地拿自己苦苦修炼出来的灵丹渡给雷狮了。

结果不知道这个人怎么回事,占了那么大便宜还比自己早投胎了三年,让卡米尔过了十八年风不调雨不顺的日子之后才披着金甲圣衣,踩着七彩祥云来收拾他。

 

还好不是什么该死的发情期,上午的时候他出门了一趟,提前喷过抑制喷雾,推开雷狮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可当雷狮抱着他,额头抵额头,两人在极近的距离之间交换着炽热的呼吸,雷狮低声问他“这两年你有没有想我”的时候他是真心实意得感到难过——

怎么可能不想,两年之前雷狮走得潇洒,可在卡米尔看来却没那么干脆。他的生活中处处都有雷狮留下来的影子,反反复复不知疲倦地敲打着他因离别本就脆弱的神经。他把自己放空,浸泡在时间长河里自我安慰,休养生息了整整两年时间,皲裂的伤口刚刚要有所好转,罪魁祸首却以这种方式卷土重来。

“说实话。”雷狮捏着他的下巴往上抬了抬,目光中的占有欲都快化成火苗烧到他的睫毛了。

卡米尔偏过头去,“之前想过,后来就不会想了。”

他心跳飞快,却神色平静地将这个谎言说得云淡风轻,反正雷狮又不是人形测谎仪,他也不想让这个人直到自己曾经就着对他的思念熬过多少漫长的夜。

看吧,面前的人果然上当了。雷狮眼睛里的神采立刻就变得犀利起来,他眯起眼睛,冷冰冰地质问,“哦,是吗?”

卡米尔正想以沉默来结束这场剑拔弩张的谈话,没料到雷狮话锋一转,一瞬间那些眼中的阴霾全都遣散,只留一层薄薄的雾露,“可是我很想你。”

 

被那双眼睛狠狠地盯着,卡米尔反倒是异常冷静了。

雷狮能想什么呢?

大概和自己一样吧。想着那个最初相遇的时候无法摆脱的信息素的诱惑,想着无数次偶遇后不由自主地互相吸引,想着那段躁动不安的青春时光里厮混在黑暗屋檐下的两人,想着那段无限亲密又脆弱不堪的身体关系。

现在回想起来大一的一整年时间真的只能用一个“浑浑噩噩”形容。家庭的变故已经让他疲惫不堪,和雷狮相遇之后总会莫名地身心躁动,无处安放的意欲碰撞,而他便由着自己放纵了下去,身体和心灵同时被按下了加速键,他沉浸在雷狮一手描摹出来的世界中,竟然一味地只想要跟随着他,将自己蜷缩的逃避到那片灼眼的光芒之下取暖。

但昏沉之余他零碎的理智也会偶尔提醒他,那终究只是一场大梦,他们都不是能被对方束住手脚羽翼的人,所以分开的时候他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认为只要将这段关系埋藏在某个晦涩的小角落里,便可以重新整理好自己的心绪各自奔向没有对方的未来。

说到底,那个时候的他们连“在一起”都不算,只是遵从群居动物的本能,在那段时间里活成了对方最亲密的人。

但是啊……

他真的是万万没想到,雷狮竟然还能回来,还是以这种方式……

等等、

太过震撼以至于忘记了最关键的问题。他是个从头到脚血统纯正的Omega,寻找合租对象的时候首条要求就是对方只能是Beta或Omega。而雷狮……两年前他就身体力行地体验过了这个人是个妥妥的铁A,这样隐瞒性别登记成自己舍友的本事真是又一次给卡米尔刷新了对他的认知。

对面的人见他依然是死不张嘴说话,他却毫不拘束地靠在一边的墙上两手抱胸,上下打量了一番之后仿佛打通了多年未启动的任督二脉,仅仅一眼就看透了他的想法。

“我没那么大本事改了性别,找户主登记的时候用的是‘伴侣’身份。”他在卡米尔难以置信的目光下叹了口气,“两年了,别扭闹够了没有?”

“……什么?”一时间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用怎样的一种红表情面对,只能看到雷狮盯着他,眼中浮动着熟悉又危险的东西——

“别装傻,我可记得清清楚楚咱们还没分手呢。”

 

 

3.

走在学校树荫稀少的石板路上,旁边人工湖岸上有人在拿饼干揉碎了喂鱼。卡米尔对着发了一会呆,忍不住回忆了一下刚刚自己的举动,觉得自己干脆也收拾收拾跳下去喂鱼算了——

“……我去图书馆还书。”生硬的转折后他给自己挂了个倒档一脚油门踩到底,雷狮的目光凉飕飕地贴在他脸上,直到他退出房门才被“呯”得一声关门切断,他甚至没有坐电梯,在闷热泛着霉味的楼梯道里一路小跑,一直到站在骄阳之下暴晒回了思绪,才发现自己既没带钥匙,又没带要“还”的书。

现在他浑身上下只有一部手机,打开一看——3%的电量,跳闪在屏幕右上角,红红的警示灯,提醒他得赶紧想个办法预防像上次那样翻车。

天知道他怎么能撒这么低级的谎,如果对面的人不是雷狮的话他干脆重新做人算了……

当然,换个思路,这世界上可能也只有雷狮能够让他这样不能自己,从相遇到迷恋到分别到重逢,现在想起来他忽然就意识到了原来和雷狮之间的每一个有意义或无意义的时刻都是属于他的浓墨重彩。

 

兜里什么都没有,偌大的校园只有露天的地方能容得下他。卡米尔漫无目的地逛了半圈,刚刚感觉到自己的心情已经稍加平复了。他找到一处长椅静静坐下,外套里的手机忽然开始震动,卡米尔摸出来一看——雷狮,差点手滑把自己前两天才贴出来的钢化膜摔了。

从那个指尖颤抖着挂掉电话的冬夜,一直到许久之后的这个盛夏,这是他们之间的第一个电话。卡米尔做了个深呼吸,接起电话后如曾经他们每一次通话一样,沉默着等待着雷狮先开启话题。

那边见电话接通,电流音包裹着一声短促的“喂”,卡米尔竟然能瞬间感受到对方心情不错……他断定自己一定是哪里过与敏感了。

对方没有说什么多余的话,只是简短地问了句“在哪”。

“……”他这么问,肯定就是识破了自己的谎言,于是只得低声回了句“学校”。

“哦,抓紧时间回来吧,我……”

后半句没有听清,因为正当卡米尔调动了浑身上下还能够工作的细胞,准备不论对方说了些什么都以一个不轻不重不急不缓的语气说声平淡的“嗯”时,手机系统忽然低低地叫唤了两声,接着就在冒了层冷汗的掌心不急不躁地震动了一下——

关机了。

所有准备着额蓄势待发的神经一同熄火,卡米尔愣愣地看着手机屏幕,一想到对方可能做出的反应后简直要无语凝噎了,黑色的屏幕安静如鸡,仿佛在训诫他:世事无常,万念皆空,阿弥陀佛。

佛缘尚浅的卡施主抬头望了望天,一朵白云悠悠地滑在天幕之上,边角遮住了一隙阳光,不知道要飘到哪里去。

他突然在心里掰起手指头算了算,这辈子好像也只主动挂过两次雷狮的电话——

一次是雷狮离开后某个他下定决心往事随风互不相欠的夜晚,一次是刚刚。

这么想来还真是刺激。

 

-tbc

 

下章

----------------------------------------------

小广告→ 《是非题》预售

  959 48
评论(48)
热度(959)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