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悲欢离合,人情世故。

 

【雷卡】霓虹乍冷 02

小广告→ 《是非题》预售

----------------------------------------------

上章(首章)

 

2.

头顶的蓝色灯光忽然跳闪了一下。

雷狮的眼睛往那根接触不良的灯管处飘忽了一下,转回来的时候那个少年的表情还是不露一丝破绽。

他没有直接回答问题,而只是用食指的关节向上顶了顶帽檐,使得他们之间的对视可以毫无阻碍,“刚刚在台上我看到了你……”他声音压低停住,微微皱了下眉,好似在思考着如何描述当时的情形,最终却没有继续说下去,转而换成一句:“我们认识吗?”

这真是个挺难回答的问题。

唱他的歌,至少应该是知道那个演唱者“雷狮”;而自己则是前一段时间见过他,一直惦记在心里……两边都不能算作是直接“认识”。

而且……前半句话还挺让人感兴趣的。

雷狮上过舞台,知道被灯光簇拥的时候自己就是焦点,人们将注意力全部放在他身上,而自己的眼中却只容得下灯光和欢呼的海浪。可没想到他竟然能在那个时候看到并且记住自己……

他又多打量了一会面前人好不容易才露出的眉眼轮廓,忽然轻松地笑了一下,“上次我来的时候就看到你了,今天也是抱着侥幸心理为你来的,没想到真的又遇到了。”

说完这句话雷狮自己都感到心底一片空荡——太直白了,连点委婉的缓冲都没有,不知道面前这个人听了会有怎样的感觉。

可对方只是眨了两下眼睛,然后平静地说:“谢谢,我每天晚上都在这里。”

像是摇摇欲坠的落叶飘摇到了水面,卷起一点点涟漪,却漫开到了无边无尽。雷狮猜想了对方那么多种反应,唯独没想过竟然是这样平淡的回复。

不过每晚都在这里?……这有些令他感到意外,下意识地质疑,“你多大了?”

这回对方毫不犹豫了,“十八。”见雷狮嘴角的弧度小幅度变化了一下,他垂下眼睛不再看他,手指有些不安地摸索了两下,随即将外套的拉链拉到最顶端,领子立起来挡住了嘴,“谢谢你的饮料,我要走了……”

明明挺着波澜不惊的脸,可手上这些心虚的小动作还真是可爱。雷狮暗暗发笑,“不多留一会?”

“不了,赶时间。”说完他扯了一下吉他包的背带侧身越过雷狮,随手将那个饮料罐子置在墙边的台子上,和其他摆成一排的空饮料瓶放在一起。

难道是赶末班车?可上次遇见他的时候都明明说是凌晨。他还记得那个躺在酒吧昏暗角落中的欧式摆钟“当”得一声,时针和分针重合在了原点,少年从幕布后面走出来,雷狮的视线穿越人海,只看了一眼就无法移开,一瞬间积攒了一整天的负面情绪全都被遣散,好像从他出现开始新的一天才开始运转。

雷狮站在原地,看着他扯了扯背后的吉他包,以最快的速度消失在了走廊尽头的拐角处,堆积目光向上飘忽到地板砖上转动变换的投影,在那几束彩色的光重合在一起的时候,一股很莫名的情绪在心底好像忽然翻起了一片水花,无法形容、无法宣泄,最后他只是攥起拳头来抵在墙面上,一阵胡思乱想后才发觉,自己最想知道的名字竟然就被稀里糊涂得略了过去……

 

“停!不行,这个走位还要改一改,我觉得金在那个位置跑不过来。”

雷狮正走神,多做了两个八拍才反应过来停下动作。

“嗯……这样吧,雷狮,上个走位你和金换一下。”

被叫到名字,他回了下头,安迷修一看雷狮那个眼神就知道他刚刚没听进去,“……这位朋友,知道你跳得好,但能不能排走位的时候走心一点?”

“哦。”雷狮不痛不痒地应了一声,转身走去镜子前面取了瓶矿泉水就地坐下打开手机,“休息一会吧,我胳膊疼。”

“我还脑壳疼呢。”安迷修正想撸袖子上去和雷狮再掐一波,银爵从后面按了一下他的肩膀。

“咱们进度太快的话金会记不住。”他轻拍了两下,“这已经三分之二了,等他来了再继续吧。”

安迷修从银爵脸上读出了“公道话”三个字后噎了一下。好吧……最近团里每个人档期都满,不知不觉就容易心急。

“行吧。”安迷修叹了口气,也去镜子前面捞了瓶水和雷狮背靠着镜子坐一起,不经意地扫了一眼才发现雷狮在搜什么——

“绝对零度”。

安迷修眨了下眼睛,记忆搜索中只记得这是那家酒吧的名字,他顿时心生好奇,往雷狮手机屏幕上多看了两眼:

全世界和它重名的店有不少,雷狮的手指飞快地往下划,安迷修目光落稳的时候他正好将拇指按在屏幕上又向前退了两页,然后停在了一张模糊的照片上,那是个冷色灯光中的人影,尽管没有什么辨识度,但结合着那么多明显的破绽,安迷修还是立马猜到那人大概就是那个令雷狮极度感兴趣的少年。

“这不是那个……”安迷修皱了下眉头,忽然想起了什么,“你最近晚上经常不在,昨晚也不见了,是不是又看他去了?”

“是前天晚上谢谢。”雷狮瞥了他一眼,“别用这个奇怪的表情,我就是去听他唱歌,别把我想得那么……”

一时半会找不出什么形容词,脑回路已经不在原轨道上了,“……但是他这两天突然不见了。”

“嗯?”安迷修还没反应过来他又扯哪去了,“……等等,你还真去了。”

“是啊,有问题么?你怎么大惊小怪的。”雷狮又盯了一会屏幕中那张照片,忽然将手机关掉扔在一边,“他之前明明说了每晚都在这驻唱的。”

安迷修对着他的表情研究了半天,迟疑着问:“你别是真的……看人家顺眼了吧。”见雷狮一脸心情不悦的样子,他又很替那个人感到莫名其妙,“……他又没跟你约好,就不能突然有事去不了啊……看他样子好像不大啊,还在上中学吧?”

“他说他十八岁了。”

“呃、”安迷修卡了一下壳,“你信?”

“我当然不信,我是在想他为什么谎报年龄,晚上跑去唱歌。”

“多正常,我以前偷偷跑出来打工的时候也谎称自己已经成年了,像你这种地主家的儿子根本不懂生活的苦。”

好好好,就不该跟安迷修说这些破事,反正不论开头是什么最后都能变成互怼。雷狮嫌弃地往一边挪了挪,安迷修却突然想起来正事了伸手要把他拽回来,“哎你别跑,刚刚那段开场舞……”

“我!来!啦!——”就在这个时候有团影子破开舞室的门直接冲进来,差点撞到了对面才刹住车。

以这种方式进门的人除了金就没有第二个,几人习以为常,安迷修只是照常说了句“小心”,放过了雷狮起身去接过金的书包,“怎么拖了这么长时间?”

金眨眨眼睛,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嗯……有些麻烦的人在学校门口,我在教室里等了半个小时姐姐才让我从后门出去。”

“嗯……”很容易就能猜出“麻烦”都是些什么。既然金这么淡描轻写,那应该就是没什么大问题。安迷修把他的包和他们的衣服一起堆在角落里,“秋姐呢?”

“她一会上来!”金搓了搓手,这才把注意力放在角落的音响上,“哇这首歌……那个舞好难,我研究了好几遍视频都没搞懂间奏的时候那个脚是怎么换的……”

“没事,”安迷修耐心地说:“你跳一遍我看看。”

 

他们简单地过了一边走位之后秋就推门进来了,先是跟他们说了下最近的档期,接着话题一转,道出了今天在金学校门口遇到的事。

秋从他们成团初期就是幕后负责团队的人,内部经过几次筛选变动后留到现在,除了这层身份她又是金的姐姐,平时管着金的生活也会捎带着其他的人,简直算得上是他们半个经纪人了。

“……总之最近大家都注意一些,今天因为是我去接的金所以没出问题,我一双眼睛盯不了你们五个人……”说完她意图明显地扫了一眼,“特别是晚上。”

雷狮余光看到安迷修肩膀抖了一下,是在憋着嘲笑,他只装作什么都没看见。

他们在为两周之后的综艺节目做准备,新的团舞、分组节目和个人solo全部都需要排,秋只在这里留了一会了解了一下进度便回办公室去了,留下他们几个练习,舞室的灯一直亮到晚上。

其实对于雷狮他们来说这个训练强度倒还算正常,最苦恼的是金,上学和训练想要兼顾就容易力不从心,休息的时候还要被自己亲姐姐抓走选新曲demo。

他愁眉苦脸地敲开了琴房的门,雷狮从里面打开,胸前挂了把吉他。

他舞蹈动作总是记得很快,团舞的走位排完之后就只剩下个人节目和一支和银爵合作的现代舞,那家伙很好说话,也知道雷狮他虽然散漫但是绝不会允许自己掉链子,便也默许了他偷偷溜到琴房里来。

“那个……姐姐喊我们下去。”金只探进一个脑袋去,看着雷狮挠了挠头,“好像是说新曲的事……”

前几天他就拿到了原始版的谱子和歌词,没想到这次编曲出得这么快。

雷狮把腿上的琴谱随手往地上一放,“嗯”了一声便出了门和金一起向电梯间走去,两边被公司保洁员擦得发亮的门一关,金忽然贴着一块广告牌长叹一口气,“哎!——”

他们这个组合其他四人的年龄都相仿,只有金一个在断层底端,平日里也是享受着团宠的待遇。雷狮原本盯着电梯的指示灯,见他垂头丧气的忍不住觉得好笑,“怎么了?”

金把帽檐往后脑勺上一转,额前的调节扣处便钻出两撮头发,“累啊!”

“作业又没写完?”

“……你!”事关一个苦逼高中生的尊严,金强行硬气了三秒以示抗议,随后撒了气,“不光是这个,过段时间学校给要毕业的学长学姐们开送考晚会,又要我去唱歌……”

……好吧,谁让金单纯又老实,换做是雷狮的话,他要是不想唱歌神仙来勉强都没有用。他象征性露出一秒心疼的表情,“你想好唱什么了?”

“我不知道……再说吧,我朋友会弹吉他,我想拉我他一起唱但是我怕他不同意。”

一般人怎么会不同意……他们在一个团相处起来可能没感觉,但在旁人眼里的金怎么说也算是个闪闪发光的小偶像,谁会拒绝和偶像同台演出的机会呢?

不过这些话也只是在雷狮脑子里一闪而过,金话题跳转得很快,下一秒又马上说起了别的,直到敲开秋办公室的门他才拉上嘴里的拉链。

办公室里很宽敞,一边的沙发上坐着的是公司里的编曲,他们得恭恭敬敬地喊声“老师”。

编着脏辫的中年男子潇洒地笑了一下,“伴奏我做了两个小样选择困难,你们听听喜欢哪个吧。”

“好呀好呀!”金开心地接过耳际,雷狮跟着“嗯”了一声也把耳机戴在头上,比了个手势后编曲人直接打开了音乐。

新歌想表达的主题是“突破自我”,原版的歌词旋律改动都不大,演唱部分没有太多起伏,不需要过多技巧,但旋律高昂硬朗,RAP的部分节奏感很强,颇有股浴火重生过程中痛苦又激进的燃烧感。

说是两种伴奏,实际上有区别的只是副歌最后高产部分一直到结尾的处理。一种是弦乐钢琴交织,连续几个激昂的八度推上巅峰后转而变成细腻流水一般的音节,从高音到低音,空灵的声响悄悄流逝干净。另一种是电吉他扫出的歇斯底里的感觉,转折后的颤音仿佛是拨片割开了心弦,接着是一种类似单簧管,却更加沙哑韧性的合成音色,将最后一句又以另一种情感重复了一次。

金听完以后直晃脑袋,“怎么办……我也选择困难了,都好好听啊……”

雷狮摘下耳机来看了他一眼,却作思考状,没有说话。

其实他和金的想法恰恰相反,他觉得两种都没能表达出最后那种感觉……很难直接形容……闭上眼睛想象画面的话,他的心中有火焰、有暴雪、有燃烧的硝烟,有个人凭着一腔孤勇从桃源破开重围,眼眸中的世界即是崭新的人间。

真是该让人热血沸腾的画面!而这种氛围……他竟一时想不出什么乐器的音色作结尾能更合适一些。他将那行歌词反反复复地咀嚼了一翻,盯着秋电脑后的那盏小呼吸灯很久,小块的蓝色在他眼底一跳一跳,忽然之间点亮了什么——

编曲人当着秋的面只多注意了金的表情,见他拿不下主意的样子,好脾气地搓了搓手,“要不这样,让你们秋姐给你们两样都发一份,回去慢慢考虑吧,反正也不急是吧?”

秋点了一下头,“嗯,这个还有充足的时间修改。”

她说的并不是“选择”,雷狮瞬间抓住,询问的目光都不自觉锐利了起来,“修改?”

他猛地抬头重复了一遍,对方被搞得愣了一下,“……嗯,反正也没到成品阶段。”

那就太好了。

心底那个清澈的嗓音像阵清风抚过,记忆中的尾音似乎带着火苗,将雷狮的眼睛点亮了起来。他一手撑在桌面上,扬起下巴笑着敲了敲一侧的耳机——

“我有个想法。”

 

-tbc

  478 16
评论(16)
热度(478)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