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糖厂厂长。

 

【雷卡】霓虹乍冷 01

挖坑一时爽(……)

是个不知怎么形容的现代混搭AU。关键词:校园,偶像,娱乐圈,假戏真做,在未成年的边缘试探(不会犯罪的相信我(……)),假的慢热真的长篇(。)

小广告→ 《是非题》预售

---------------------------------------------------

 

 

1.

“打通了么?”

“不知道,那边还没接起,等等……”

“还等什么啊,你们怎么怂成了这样!”

“哎不是,雷狮你……”

拦不住。雷狮直接伸手从马路上招来一辆出租车,钻进后座后挑衅地用手指往上抬了抬墨镜,“好不容易不排练了,管他们做什么……反正我要去,你们爱来不来。”

安迷修回头甩了个白眼,银爵在后面跟他摊了下手表示他也没辙。他嘴角一抽,正要转身动手把人揪出来,雷德笑嘻嘻地凑上来,“哎,先别。”

安迷修感到头疼,眉毛都皱起来,“怎么连你也……”

“你要是不放心就跟着来呗?”雷德装作没心没肺,还拿胳膊肘驾着车门,扭过头去故意套雷狮的话,“这么火急火燎,难道是和人有约?兄弟们方不方便去呀?”

雷狮正摆弄手机,黑影里鼻梁高挑的轮廓被手机的冷光照出一条冷色的线,他有些心不在焉地摆摆手冷哼一声,“随便。”

最关键的问题没回答呀。雷德意味不明地冲着安迷修眨了两下眼睛,接着一矮身子钻进了车后座,明摆着就是要和他抗衡。

安迷修绝望地看了一眼银爵,对方一脸置身事外,“你跟着他们去吧,我直接回宿舍。”他把单肩的贝斯包换了个肩背着,两手插兜,还一本正经地寻了个正当理由:“咱们人多了就太明显了。”

亏得你还能口口声声讲出“咱们”这个词,根本就是不想管事。安迷修拉上车门不想再看他,身后的雷狮给司机师傅报了酒吧的位置,对方拿沙哑的老烟嗓“嗯”了一声,安迷修的车门还没关上就怕跑单似的一溜烟跑了起来。

夜路除了主干道几乎没有红灯,车子一路到了闹市区才被信号灯拦下。安迷修托着腮看了一会窗外外,一扭头发现出租车司机正摘下烟头来不住地打量着他,他屏住呼吸,生生等着那司机认了老半天才拍了拍毛发稀疏的头顶,“哎,你们是不是那个……哎我也不懂,就是那帮唱歌跳舞的,我闺女可喜欢你们。”

虽然对那个形容有些令人哭笑不得,好歹不是真的粉丝……安迷修松了口气,赔出一个笑脸,后座的雷德倒是不消停地凑上来问:“什么?那您女儿最喜欢谁啊?”

司机仰起脑袋冲后视镜望了一眼,草草扫过之后,又把目光转回前方路况,“应该是那个总是戴帽子的金毛小子……他今天不在?”说完之后他猛地反应过来什么,有些尴尬地清了清嗓子,“我没认错吧?”

“没有没有,我们是一个团的。”雷德憋着笑摇头,“那位小朋友现在还在上高中,只有我们大晚上出来鬼混。”说完他还拿胳膊肘捅了捅雷狮,“你说是吧?”

雷狮配合地“嗯哼”了一声,安迷修真想跳到后座上堵住这两个人的嘴,好在信号灯跳转成了绿色,话题结束在了沉闷的油门声中。

 

“公司附近也有酒吧,那些内场保密做得绝对比这个好,你们怎么非要来这里。”

下车之后安迷修还是想不通。雷德从背包里面取出一包一次性的口罩,一人一只分给两人后自己也往耳朵上挂了一只,冲着他无辜地眨眨眼睛,“你猜啊。”

具体什么心思他倒是猜不出来,反正准没什么好事罢了,“你该不会还在惦记那个……”

“嗯,你说祖玛?”雷德倒是毫不避讳,“她今晚和朋友出去了,恐怕偶遇不了。”

雷狮踩着马路牙子站得离他们远了一些,把口罩抖开,想着又是墨镜又是口罩的目标反而明显。他犹豫了一会又将它塞回兜里,抬起眼睛的时候两人正盯着他呢,莫名的烦躁感如同夜色中的水汽慢慢贴了上来,他抓了一下发尾,“……我就是想去喝酒。”

见两人同步率极高得露出了“鬼才相信”的表情,雷狮也不甚在意,把字咬在牙齿里一个字一个字地念:“行了,队、长,我有数。”

安迷修打了个冷战——出道这一年多以来他和雷狮两人谁都没服过谁,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只要雷狮喊他“队长”就准没好事。“你们两个……想疯也好想谈恋爱也好,那也等大家散伙之后再说,自由散漫也得有个限度。”

雷德只笑也不答应,雷狮毫无诚意地跟着点了两下头,见安迷修又要说什么的样子,赶紧转过去装作没看见,一路小跑拉开了漆黑的侧门溜了进去。

 

这家酒吧构造挺有意思,从正门进去就是普通喝酒蹦迪低的夜场,而不易发觉的侧门里面竟然有个小型舞美,四周都贴着造型不怎么好看的吸音板,驻唱歌手们站在中间尽情表演,光线昏暗缱绻,内场外场完全就是两个世界。

此时舞台中央是个抱着吉他的少年,表演还没开始,灯光散开在舞台之外,他独自一人坐在高脚凳上指尖轻轻地敲击着琴弦,嘴里默念着什么,大概是在记歌词。

雷狮从吧台上随便取了杯冰啤酒,找了处高脚凳坐着等待着,过了一会后背被拍了一下,是雷德和安迷修找到了他。

“不是吧,你还真是来喝酒的?”雷德手里也拿了个杯子,看颜色和气泡应该是雪碧或者苏打水。

雷狮轻哼一声却没有再多回答什么,安迷修把手机摆在桌子上,“秋姐刚刚回电话了,明天等着被手撕吧雷狮。”

“哦。”又不是第一次要被手撕了,他现在不也是活得完完整整的么。雷狮面不改色地晃了晃酒杯里的冰块,“还有呢?”

“嗯……公司里拿到一首新舞曲,应该是想让你和金一起跳。”

雷狮皱眉,“我和他根本不是一个风格啊,那小子不是一直都挺……甜?”

“据说是副歌里面有大段的RAP。”

“说唱找雷德啊。”

“……行了闭嘴吧,我说了又不算。”安迷修也郁闷地托着腮。他哪里又会不明白这分明就是运营到了疲软期就开始按人气强行排列组合,“也有可能是在金变声期之前给他转型……具体的等编曲出来以后……”

远处忽然有人吹起了口哨,紧接着全场的灯光全部都变成了幽蓝色,唯有舞台上那一处聚光灯白得发冷,像曾皑皑大雪聚集在一处,尽数覆盖在那个怀抱吉他的少年肩头。

雷狮忽然抬起眼睛望过去,一瞬间他的眸子中闪过一道清亮的光,好似锁定了目标的瞄准镜,舞台两边的音响中传来了那个驻唱歌手指尖拨弄吉他弦的声音,少年一脚落在地上一脚踩在凳脚上,大概有些紧张,话筒收到了一点他清嗓子的声音,然后是一声很轻的深呼吸——

前奏响起来的那一刻雷德和安迷修同时回过头来看雷狮,一直到那少年开口唱出了第一句,确定下来他演奏的原来真是雷狮前不久的solo单曲,雷德回过神来把手伸过去勾住雷狮的脖子,“……哎,你们认识?”

其实雷狮也有些意外,甚至说……惊讶。他摇了摇头,杯壁边缘的水珠滑了下来落在他手指的侧面,他紧紧地盯着台上那个人,完全屏蔽了耳边的唏嘘声。

他那首歌原本是首快节奏的摇滚风,传达而出的是失恋后虽然无可奈何但有勇气就此放手的洒脱,但在这场演绎中却完全换成了另一种风格——

那少年声音干净,唱起歌来没太有技巧,句子长了来不及换气尾音沙哑。他帽檐压得很低,低下头去的时候眼睛被一片阴影遮盖住了,拨弄吉他的指法很是熟练,修长的指尖在按压和弦时会有筋骨突起瘦削的轮廓,每浮动一下都有旋律颤在心头上,将原本的曲风尽数拆卸,又透过他的音乐重新组装,演绎成了一首求而不得的苦情歌。

副歌的部分他还是保持着那种风格,可单单一把吉他的伴奏终究是单调了些,唱不出那股曾经在爱情里歇斯底里过的感觉,反倒是冷冷的,比窥探真相的镜子还透彻,好似他只是路过这段感情,做个旁观的记录者。

歌是轻柔的旋律,可这种感觉实在是太有冲击力,完全颠覆了他当初唱歌时候酝酿出的那种心情。

待到间奏的时候雷狮才找回自己呼吸的节奏,窝着酒杯的那只手已经凉下来了,他攥了攥指尖,神经末端泛上来了因太过用力而麻木的感觉。

很难形容雷狮现在抱着怎样的一种心情……换做是别人,当着他的面唱他的歌,改编成了这样不伦不类的风格,唱功还这么平庸,他肯定会嗤之以鼻。

但短暂的间奏后,那个人开始唱起了下半段的歌曲,雷狮先是将杯中的啤酒尽数灌进喉咙里,液体流进的那几秒时间天地寂静,唯有歌声。

然后他狠狠地将残留着冰块的酒杯压到了桌面上,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盯着严重那个人影的时候是怎样的一种目光。倒数第二句的时候台上的少年蓦然抬头向这里看来,似乎是愣了一秒,亦或者故意处理成了拖延半个音节的样子,手指还在下意识地换着扫动着琴弦,可声音卡住了一下,最后他将弹琴的手停了下来,最后一句竟然直接变成清唱。

那轻飘飘的尾音消失在乱飘的灯光中,不少人开始鼓掌吹口哨,甚至有人笑着冲台上喊:“小哥唱得不错,来喝一杯吗?”

那个少年好像有些拘束,他靠近话筒低声说了几句“谢谢”,随即从高脚凳上跳下来。酒精的味道塞满鼻腔,灯光和烟雾之中人影攒动,那个影子消失在了幕布后面,雷狮眼睁睁地看着他消失在视野里,忽然站起身来,“我去找他。”

安迷修以为自己听错了,在看清雷狮脸上那并非闹着玩的表情后一时竟不知道该喷点什么了,“……你又犯什么毛病?”

雷狮懒得跟他解释,他现在只想去堵人。眼看着两人之间又有火药味要冒出来,雷德突然从他们中间钻出来,先是冲安迷修挤了挤眼睛,随即扭头过去赶雷狮走,“快去快回,不然今晚你结账。”

够义气。雷狮打了个响指,无视掉安迷修想要掐死他的眼神,这时候酒吧老板拉着位穿着黑色连衣裙的姑娘走上了台,对着话筒“喂”了两声试麦,隔壁一撮人瞬间沸腾了起来,闹哄哄的也不知要搞什么。

安迷修不明情况地看了一眼,一走神的功夫雷狮已经混到人群里面了。

“……你还笑。”安迷修白了雷德一眼,“我算是看透了,你就是披着好人的皮,帮着雷狮给我搅混水的。”

雷德毫不在意,心情很好地招了招手神秘兮兮地说:“上次咱们过来的时候,雷狮在这里多留了一会你记得吧?”他见安迷修迟疑了一会点头,接着道:“前天彩排结束后他也说过要来这里,这个你也记得吧?”

“……”一时间安迷修什么狗血都想了一遍,“你什么意思?等等、我有不好的预感。”

“哎,正好相反,我有不错的预感。”

你那纯属看热闹不嫌事大。安迷修飞给雷德一个刀眼,两人漫不经心地听了一会店老板和那位女客人的对话,安迷修左想右想还是不放心,万一雷狮整出什么幺蛾子来,秋真有可能杀了他们。

“别操心了队长同志。”雷德拍了拍安迷修的肩膀,露出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刚刚雷狮看着那位小朋友的眼神有点意思,他那个脾气,我猜你要拦也是拦不住的。”

 

雷狮穿过一条走廊,先去了一趟洗手间。这两天没睡好,眼睛有点红,照镜子的时候自己都能感受到那股状态不太正……罢了,反正外面灯光也昏暗,除开这一点他觉得自己形象没什么不好的,他用凉水洗了洗手,慢吞吞地走出去。

刚刚他去吧台打听了一下,从舞美后台走出来只有这一条路。他来回踱步两圈,看到自动贩卖饮料的机器,上前捣鼓了两下,机器里面晃动了一声,接着就有货掉了出来。他蹲下去从取货口摸了半天,拿到那罐饮料的同时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嘿。”他站起来,在那人距离自己仅剩几步远的时候忽然将手中的饮料抛了出去。对方本来压着帽檐,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搞得猝不及防,两手在空中抓了两下才接住,随即立刻恢复了镇静,他走上前去试图将易拉罐递回去,“不喝酒,谢谢。”

“不是酒,果汁。”雷狮没有伸手接,“你刚刚唱到最后嗓子哑了,我听出来了。”

其实也不是果汁,是冰糖雪梨……喝下去应该能让这家伙嗓子好受一些。

对方神色有些复杂,但很快将那些流露出的神色都掩饰了去。他低头沉默了一会,竟然靠住墙边乖乖拉开了罐子的拉环。

“……谢谢。”他的声音很轻,远处还有背景音乐涌过来极近覆盖,头顶的那些霓虹灯在他的身上染了不同的色彩,掠过眼窝的时候偏离出一线曲折。雷狮两手揣兜,顺着那条光线一路向上看去,对着墙上的广告牌盯了许久,继而转为一个似笑非笑地表情——

“唱得不错,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tbc

  631 45
评论(45)
热度(631)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