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读不懂的诗和去不了的远方。

 

【雷卡/完结】是非题 53

首章

上章

 

53.

天边微亮的时候卡米尔无缘无故地醒来,他将眼睛彻底挣开,盯着黑暗中的天花板,不酸不涩,毫无困意。

他翻了个身,又忽然想起来今天是什么日子,情绪立即就高涨了起来,生怕再次闭上眼睛后这场梦就醒来了似的,又兴奋又紧张,许久不曾体验这种剧烈起伏的情绪。

既然已经彻底睡不着,不如直接起来。卡米尔将卧室的灯打开,眯着眼睛适应了好一会,屋内家具的轮廓在眼底渐渐清晰了起来,那种真实的氛围闯入感知中,一个念头结结实实地落在心里——

最难熬的漫长时间过去,雷狮终于要回来了。

人是容易触景生情的动物,想要不去思念,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不看、不回忆。可卡米尔身边的每一处角落都有雷狮的影子,霸道地将他的生活侵占得没有一丝缝隙,只要回到家中,每一处细节,每分每秒都在让他想起那个人。

而这样煎熬的日子终于要结束了。卡米尔发了一会呆,一时间脑子里面想着的全是雷狮,还有他们分开之前做过的那些约定,一件一件……想到最后有些都已经混淆了。他脚上轻飘飘地踏进浴室,直到那些温热的水流淌了满脸满身,他闭上眼睛,觉得自己好像天选之人一样,即将迎来最幸福的时刻。

 

等待是件煎熬的事情,往往越到最后的时间人就变得越浮躁。不知为何,明明之前所有的日日夜夜他都能云淡风轻地过下去,可今天他像是多等一秒都不行,无时无刻都在期待,兴奋地情绪消耗不尽。

好在最近的工作都比较轻松,允许卡米尔偶尔盯着手机屏幕偷偷走个神,下午他直接请了假,午休时间一到他便关电脑准备离开。

一边的穆姐笑盈盈的问:“啧啧,怕人家等不及啦?。”

卡米尔没有去解释,只是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明明是他自己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见到雷狮了。

之前自己说要请假接机,雷狮还沉默了一会说没事,省了请假。结果卡米尔却直接当做没听见,要来了航班号和接机口,还仔细问了些别的事情,雷狮从没听过卡米尔这样急切万分的语气,愣了一会后在电话那端意味不明地笑起来:“好啊,那就来吧。”

“嗯。”卡米尔答应他。之前雷狮走的时候没有去送,已经很令他遗憾,他怎么会再让自己过意不去一次。

从公司到机场,大半段都是高速公路。车速很快,卡米尔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跟着飞起来,停下车后他摇下车窗,恰好有飞机从远处降落到远处可见的位置,冷风扑面,太阳挂在头顶那么遥远的距离,可他的胸口和手心都是热的,内心世界温暖得仿佛他和雷狮再次相遇的那个七月天。

 

他带了本书,坐在候机大厅里,时不时地抬头看远处的时间,接着又神色黯淡地收回目光。那一行一行的字,草草扫过许多页后忽然发觉自己竟然一句话都没读进去。

又白浏览了几页后,他叹了口气将书收起来,胳膊肘撑在腿上,两手扣起抵在眉心,闭上眼睛仿佛都能听到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的声音。

直到播报站终于响起了通知,卡米尔猛地睁开眼睛。他从大厅来到了接机口,聚集在这里的人已经不少,每个人的脸上或多或少都是些期待的表情,有些甚至都已经有些焦虑的神色了。

他忽然想到自己刚来到这座城市的时候,雷狮也是这样等着自己,只不过那个时候他们都没有想过,隔着一层玻璃匆匆的那一眼,让他们和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重逢了。

等待真是个磨人的过程。过了一会终于有拖着行李的人从里面走出来,最开始是一两个,再往后便是大部队,接着便有较熟悉的面孔出现,银爵向他点了一下头算作是打招呼,然后指了指背后:“雷狮的行李还没找到,一会应该就出来了。”

卡米尔向他轻声道谢,抓住扶手的指尖不禁紧了一分。那种无限期待着、可门那边的每一个身影都不是自己想见的人的感觉让他呼吸都要停住,血管好像都在抽痛——

他眼皮忽然一跳,所有知觉在看清了那个人后瞬间归位到了身体里,雷狮拖着行李箱走来,脚步急切,甚至都有些乱了——

“卡米尔。”他听到了熟悉的声音,看到雷狮走到自己面前,感受到了他不管不顾地抱住自己,那力道让他险些没有站稳,撞击在一起的感觉如同劫后余生。卡米尔用力地回抱住了他,雷狮贴着他的耳际轻声说“我回来了”,接着用手指勾起他的下巴,未等得及他拒绝便吻了下去。

他觉得心底有片冰冻的湖泊猛地裂开了,那些坚冰在水面上翻滚着融化,慢慢地竟然沸腾起来,热汽扑满了他的整个世界。

恍惚中他似乎也听到看到了有人注意到了自己这里,但那又怎么样呢,卡米尔紧紧地抱住雷狮,任由他凶狠的索取,到最后甚至反过去主动加深力道。心脏仿佛要跳出胸腔,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而他只想紧紧抱住对方,什么都不在乎了——

“欢迎回来。”

 

压抑情绪的匣子终于在见到对方的那一刻敞开了,又在回到只属于两个人的住所后肆意地流淌出来。那晚卡米尔格外纵容着雷狮,毫不吝啬每一次亲吻和呻吟,从皮肤到骨髓,从身体到灵魂……再轻柔的触碰都好似能够留下烙印,那些久久徘徊的思念,似乎只有肢体滚烫的纠缠才能表达得彻底。

结果第二天早晨雷狮发现那个被折腾了一晚的家伙又早早爬去上班了,心里终于产生了些迟来的罪恶感。

他在家舒舒服服地休息了一天,临近下午收到了一封迟到的请帖。

那对令人操心的情侣终于商议好了全部的问题,订下了办婚礼的日子。雷狮盯着那张精致的卡片,上面烫银的字好看极了,每一个都有着十足的分量。他盯了一会,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嘴角处悄悄流露出了笑意。

 

家中和外面还是不能比的。累了那么久,回来之后脑袋只要碰到枕头就容易睡着。迷糊中雷狮觉得有人在摸他的脸,下意识地抓住那只手,然后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大哥。”卡米尔捏了捏他的手指,无奈道:“怎么睡着了?手都是冰的。”

……这么说起来还真是浑身泛冷。刚回来只觉得比北欧那冰天雪地好上一万倍,睡过去的时候就忘记找铺盖。雷狮抽了抽鼻子,视线恢复清晰后第一眼就看到了卡米尔脖子上那条红色的围巾,接话接得后语不搭前言:“你回来了啊……”

说完便忽然想起了什么——卡米尔是不是也没有吃晚饭?自己今晚跟本没做啊!

“嗯。”卡米尔把雷狮两只手都攥紧手心里帮他取暖,盯着他看了一会,想了想又说:“小区外面开了一家不错的烤鱼店,咱们去尝尝吧。”

“……”这个人简直太神奇了,只通过眼神就能猜出他在想什么。雷狮笑着揽住他脖子,“你去尝过?”

卡米尔把手搭在他的肩上支撑身体,“没有,等你回来一起去试一试。”

这个姿势已经这么暧昧,卡米尔能崩住,雷狮可不想做什么柳下惠。他扯住卡米尔的领子让人不得不俯下身来,靠近之后飞快地亲了一下卡米尔的嘴角,“嗯,那就去吧。”

他们的手始终牵在一起,雷狮默默盯了一会卡米尔修长好看的手指,忽然觉得,几天前在异国他乡做出的那个决定也许并非冲动。

 

 

归来后的日子腻到极致了几天,渐渐得又恢复了平常。卡米尔一周五天打卡上班,雷狮还是扛着相机满城市踩脚印。

年底楼上的房子到期后直接退了回去。雷狮一边帮卡米尔搬东西一边小声叹了口气:“哎,早知道就……”

说到一半话语卡在了喉咙里——非要说的话当初明明是自己开窍太晚,也抱怨不得别人。

而卡米尔犹豫了一会,小声说:“我还是觉得……”

“嗯?”雷狮一个眼神过去,卡米尔就乖乖闭嘴了。雷狮轻哼一声,一把将卡米尔揽到自己身边,“把你留在我身边才放心,省得你闹别扭再跑了。”

“……”他说的是之前一次小冲突,各有各的想法,都觉得自己比较有理,在加上两人骨子里的性格都比较强硬,当时他们对峙了半天也没结果,卡米尔一声不响地回到楼上睡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就被雷狮堵在门口抓了回去。

后来是怎么和好的?……具体细节卡米尔已经忘了。好像是他先和雷狮聊起了自己工作上的事,对方很自然地回应他,然后这事就没发生过一般翻篇了……

他本来以为这件事两人都没放在心上,实在是没必要。结果雷狮现在又忽然提起,反倒觉得有些好笑了。

“不会跑。”他轻声安慰着,还伸手去摸了摸雷狮鬓角的头发。

……没办法,雷狮就吃他这一套,卡米尔声音一温和下来他就什么话都说不出,刚刚想酸点什么也全都忘了,眼底只剩一份亲昵和占有:

“嗯,你是我的。”

 

是他的——

亲情,爱情,全部感情。

许多天后在同学的婚礼上,雷狮看着新郎新娘站在台上向在场的亲朋好友分享他们的爱情故事的时候,又莫名其妙地想起了这句话。

起初两位新人都有些拘束,主持人风趣幽默地带了些话题,渐渐地便不紧张了,讲到最动人的时候女孩子忍不住笑着,眼睛里面却闪着泪光。

互动环节后,接下去便是最庄严的时刻——念誓词,交换戒指。雷狮也算是参加过不少熟人的婚礼,像今天这般触动的却是第一次。

台上的主持人笑着说:“好了,现在新郎可以吻新娘了。”背景乐忽然放大,和那些欢呼声、掌声混杂在一起,甚至有些震耳欲聋。

以前见过那种毒鸡汤,说女孩子一生最美的时候是穿婚纱的时候。他突然觉得这句话其实也有道理。上学的时候雷狮只觉得这女孩子长得干净秀气,今天见到了她穿着婚纱,化着精致的妆容,一对漆黑明亮的杏眼里面闪烁着感动和温柔,沉浸在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的人,的确是散发着美丽的光环。

多么令人羡慕,能够在万人的祝福之中做出一生中最重要的决定。

酒杯交错碰撞间,雷狮脑海中始终晃动着一个影子,他仰头,一次又一次将那些辛辣的液体尽数咽下,有什么东西将他的血液点燃,一路灼烧到了心脏。

 

酒宴一直到了天黑才散场。

找到卡米尔的时候他正靠在驾驶室里面安静地听着车载广播,雷狮直接拉开副驾驶坐了进去,伸手摘掉了他的一只耳机,“这回我听你的了,没有喝多。”

“嗯。”卡米尔眸子里面含了些浅浅的笑意,“值得鼓励。”

“‘鼓励’?难道不应该是‘奖励?’”

“好吧……”卡米尔将耳机线缠成一团收了起来,“想要什么奖励?”

雷狮看着他,神色忽然就认真了起来,“我想去海边吹风。”

“……”一看到卡米尔那副表情雷狮就已经忍不住笑了出来。深冬的夜晚去海边吹风?疯了才干这种事。

但那一瞬间他就是很想,甚至变成了一股执念。海浪自远处翻涌而来的感觉肆意又自由,那件事情只应该在海边做完……

而万万没想到的是,卡米尔慢慢收回了目光,一声“好啊”轻得雷狮几乎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他猛地去盯着卡米尔,透过那双幽深的眼睛能看到自己迫切地样子。

然后一切倒影被宠溺的笑意打散,卡米尔低声说:“系好安全带,我们去海边。”

 

一个词来形容冬夜的风,除了“刺骨”,再没有其他的更为恰当。

他们把车停在海滩边,摇下车窗的时候扑面而来的那股风似乎要将一切都冻结成冰,远处哗哗作响的浪潮卷来了海盐的味道,雷狮闭上眼睛,感受到了无比的畅快和满足。

“现在是几点?”雷狮转过头去,直接将兜帽套在被吹乱了头发的脑袋上,卡米尔将手机亮给他看。

“还好,不会太久……”他小声地自言自语着,接着去牵起卡米尔的手,感受到了对方的指尖已经开始泛起凉意,便将车窗摇了上去,扣住的指尖攥得更紧,贴近嘴边哈了一口热气:“陪我多待一会。”

“好。”卡米尔看着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怎么会这样毫无防备。雷狮不敢多看卡米尔,否则又要忍不住去抱着他了。

他们将座位摇到可以半躺下的角度,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卡米尔开着车里的暖风,时不时还要打开窗子透气,雷狮盯着窗外的夜色,偶尔会忍不住去偷看卡米尔的侧脸,似乎每一帧细微的动作都能被他看透,再印进脑海里。

他不知道为什么今晚卡米尔忽然就放任自己陪着他一起放飞了,只记得他答应下来的那瞬间眼睛里面好像有星星。

他们聊过去、聊未来,在天幕之下、大海之畔毫不自知地谈情说爱,十一点五十几分的时候话题忽然就变得难以进行下去了,两人心里都藏着心事似的,只有紧扣在一起的手,还能感受到对方加速跳动的脉搏。

然后雷狮忽然起身,开始从外套里面翻找着什么,摸到那个小盒子后他一边缓慢地取出来一边笑着说:“不想跟别人撞纪念日,但我等不及想给你了,只能委屈你陪我熬夜……”

秒针又一次跳动,过去一天的全部时间都归零。昏暗的夜色中雷狮将手中的东西小心打开,金属的光泽在两枚小小的环状首饰上晦涩地流动着。

“我觉得咱们两个要想真的领证结婚有点困难,但好歹装备要齐全。”他将其中一枚戒指摘下递到卡米尔面前,面前的人表情都僵硬了,好似一个从深度睡眠中捞醒的人,眼底尽是深深的惊异。

“怎么样,愿意吗?”

……愿意,当然愿意。可卡米尔只觉得简直控制不住自己,接过戒指的指尖都在发抖,一声“嗯”的尾音都带着哽咽,不知道自己再次看向雷狮的时候眼圈都有些红了。

而雷狮只是含笑垂眸,专注地将那枚戒指推到了卡米尔的无名指上,又紧紧地盯着属于他的那枚将自己牢牢锁住,然后他将卡米尔拉过来,拥抱的时候用尽全力,接吻的时候却无比真挚小心。

他贴着卡米尔的侧颈深深吸了一口气,本来还想扯些别的掩饰紧张,比如那天晚上他站在异国的土地上,头顶是虚幻缥缈的极光,有一瞬间他忽然开始窒息一般思念起卡米尔,连呼吸都在痛,那个时候他就做好了决定。

比如买下这对戒指后,他原本是打算回国后直接在机场就套在卡米尔的手上,可见到人的那一刻他忽然什么都忘了,只顾着享受久别后第一个拥抱和吻,再无其他念头。

比如……车里太挤,如果真的要严格一点的话,他们是不是少了个单膝跪地的环节?……

但此刻好像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远处是一波又一波海浪的声音,冰凉的金属被渡上了彼此的体温,从此他们之间也有了最郑重的承诺。

“我爱你。”雷狮轻声说着,很快得到了卡米尔的回应——

“嗯,我也是。”

所谓爱情,冷和暖,生与死,是或非,我与你。

 

 

-fin-

 

番外·《时雨至》

 预售

------------------------------------------------------

感谢2017年8月13日以来的喜欢与陪伴。

感谢读到这里的你。

  1079 107
评论(107)
热度(1079)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