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读不懂的诗和去不了的远方。

 

【雷卡】是非题 52

首章

上章

 

 

52.

不出所料,圣诞节前后工作量严重超标,卡米尔第一次觉得金说话也不夸张,就算不真的“忙成狗”,也差不多就那么个意思了。

好在他向来自律,前期工作一点都没拖延,费尽心机挤出了一晚上的时间,也算是实现了雷狮希望自己“陪着他”的愿望。

圣诞节当天下午,天上竟像电影一般飘起零零星星的雪花,到了下班的时间点甚至转成了大雪,他踏着一片白皑皑回到家去,久违地一同享用的晚饭,在电梯间里的时候就忍不住暗暗期待。

进门的时候他正弯腰换鞋,身后传来声音,未等反应就被雷狮捂住眼睛。卡米尔任由他动手动脚,还能听到身后的笑声,“没有多余的手了……你自己闭着眼睛吧。”

什么东西……神神秘秘的。                                 

卡米尔按捺住好奇,照着雷狮说的乖乖闭上眼睛,仅凭声音听不出什么,直到自己颈间传来了布料摩擦的触感,他终于忍不住睁开了眼睛——

自己脖子上俨然多了一条红色的围巾。

雷狮给他围围巾的手停在半空,置气一样将剩下的一半随便在他胸前打了个结,“你怎么说话不算话呢……”

卡米尔笑着将那一团拆开,忽然就被雷狮用手勾起下巴吻了一下,“圣诞礼物,这条不要再弄丢了。”

雷狮的声音低低的,好像在说只属于两个人的悄悄话。卡米尔垂着眼睛看着那条围巾,忍不住用手摸了摸,柔软的质感,似乎能触到心底去。

“嗯……”他低声答应着,心底又有冲动海啸一样翻涌了起来。

这辈子再也不会弄丢了。

 

晚饭比平日精致些,不知道雷狮又从哪学来的花样。他一直都很好奇做饭这种事情到底跟天赋有没有关系,同样的菜和调料,为什么自己做出来的就成了卖家秀?

雷狮好像注意到了卡米尔的表情变化,盯了一会发现他竟然轻笑了起来,便越发好奇。

“没什么,就是突然想起来了……”卡米尔眼睛偷偷转了半圈,“大哥好像说过,想跟你试试就先学会做饭。”

……怎么连这种话都记得!这家伙脑袋里是有个小本子么?!

雷狮简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了,而卡米尔说完便装作无事发生,夹起一块肉放到了雷狮碗里,“这个蛮好吃的……”

还用得着你说。

雷狮自己在心里小声说完,又不禁有那么一丝得意,他悄悄窥了一眼——

卡米尔的上眼皮平直细长,一直到眼尾处才有一道细小的弧度,垂着眼睛的样子真是好看,雷狮忍不住在心里吹了声口哨,“想学我可以教你啊……我之前就、”说着他猛地想起来,之前他心血来潮“教”卡米尔的时候两人还没摊牌,现在想想当时在小空间里,每次不小心触碰到对方的时候卡米尔就会有些许僵硬,原来是……

卡米尔见他不说话了,一眼过去就差不多猜到了雷狮在想什么,面不改色地顺着继续说:“之前学的时候总走神,等你回来重新教我吧。”

雷狮当然是乐意答应。这几天他们做了好多“回来后如何如何”的小约定,说不清到底是种怎样的心理,只是每次增添上那么一笔,翻看日历的时候仿佛能稍稍安心。

 

短暂的,安逸又幸福的一夜过去,接下来又是加班加点。

雷狮的机票订在下午的时间,临行的那天早晨雷狮从床上爬起来意外地没抱怨,吃过早饭后他开车把卡米尔送到公司。

一路上与往常无异,只是两人都小心翼翼地回避着某个话题。直到远远地能看到了熟悉的写字楼,雷狮找到一处停下车,卡米尔异常安静地拉开车门,一脚已经踩了出去,迟迟不愿动作。

那一瞬间某个想法像石子一样“扑通”一声就落进了心里,他忽然就回过头去,而身侧的雷狮恰好拉住他的胳膊,唤了一声“卡米尔——”

他们心里都有无法掩饰的不舍,而这一刻却丝毫不想再去抑制。他们在车里拥抱、接吻,纯情又深情,一个眼神胜似千言万语,最后分开的时候雷狮甚至感觉到了肋骨深处某个地方在抽动着,仿佛有什么情绪生出了枝叶藤蔓,缠住了他的心脏。

最后雷狮不得已放开他,卡米尔吸了口气,终于狠心拉开车门走了下去,看着雷狮将车窗摇了下来,他笑着轻声说:“走吧,我在这里看着你。”

雷狮最后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终于低声“嗯”了一句。车子缓缓启动,卡米尔的目光一路追随着,直到那个影子消失在了视野之外,卡米尔却在原地呆立了很久才醒过来。

他看着宽敞的步行街两侧,各色的门头、明亮的橱窗,来来去去的行人,匆匆奔波在自己生命的轨迹之上……

而他深吸一口气,转过身去,仿佛从云上踏入了世间,尘封起来的七情六欲在遇到一个人后被尽数点燃,从此生命中多了一个思念入骨的人

 

既然已经没法去送机了,便只好安下心来好好工作。

下午的时候卡米尔从昏天黑地中抽出时间来看了一眼手机,雷狮给他发来一张从飞机窗口拍摄窗外的图片——开阔平坦的机场,尽头是深远的蓝天,卡米尔想都没想就将它设成了手机的屏保,每次看到的时候大脑都不免陷入一段空白。

一边的穆姐被工作折腾得几乎要抓自己头发,也不忘凑过来关切一句:“怎么了卡米尔,一整天都没精神,和女朋友别扭了?”

“……”卡米尔回过神来,有些哭笑不得地摆摆手,“没有,只是连续加班有点累。”

这个理由显然极容易让人产生共鸣,穆姐顿时也丧气了,她理了理手头上的大把资料,“哎,加油吧,再熬几天就放假了。”

是啊……

卡米尔附和着点点头,再过几天便是新年,与往年无异,可对他来说终究是特殊的。

他试图不再去想,揉了揉眼睛,又重新盯到了电脑屏幕上。

 

一直到他关电脑的时候,办公室里只剩下了几个人,简单打过招呼后卡米尔独自一人去乘了地铁。夜间车厢内的灯光格外冷峻,将一张张夜归的人脸上的疲惫照得分外苍白。除了地铁口,回家的路上被灌了一身冷风,他一进门就直接钻进浴室冲了个热水澡,将头发吹得又暖又软,贴在脸上乱乱的也很舒服,打开门的时候被冷意扑得一个激灵。

神经放松下来,可始终还是觉得有些不安。他走到客厅将雷狮那只新的扫地机器人打开,机器运作的声音顿时将过于空荡的房子潦草填充了起来,这才放任自己进屋倒在床上,肆意地思念着那个人。

其实在他孤立的少年时代,也曾有过更累的时候。明明以前都可以不动声色地扛过来,越是长大竟越发退步了……他翻身抱着被子,把头埋在里面,上面有一丝熟悉的味道,令他沉浮不定的心渐渐沉落了下来。

 

夜色袭入又被晨光打散,其实独自入睡的夜晚也就是件那么简单纯粹的事情。清晨的时候闹钟把卡米尔震醒,他打开手机,看到了雷狮发来的平安抵达的消息。

国内是早上,雷狮那边就是凌晨了。卡米尔简单地给雷狮留了言,等了一会没有回复,便下床穿衣洗漱,准备开始新一天的工作。

人要想调整状态也不是什么多么难做的事,卡米尔清楚自己在那里一个劲地相思也没用,索性用更多的工作将自己的脑子填充得满满当当,直到中午才按照约定给雷狮打了电话,那边刚刚睡醒,声音还有些懒,“嘶——好冷。”

那个地理位置,气温肯定不能和国内比。卡米尔不禁替他担心起来,“衣服带够了么?”

“够了够了……我是说被子里冷。”

原来还没起床啊。卡米尔这才稍稍放下心来,电话那端雷狮又小声说:“不行,你不在我身边我要睡不着了,要不然你把自己打个包空运过来吧。”

“好啊。”卡米尔有点想笑,顺着他的话接:“给我地址吧,下午就去研究研究怎么发国际快件。”

“嗯,记得贴上标签——贵重物品。”

卡米尔成功被他撩得没话说了,雷狮笑了两声,睡意朦胧的声音也终于彻底清晰了,远处还有些细小的摩擦声,大概是从被子里面钻出来了,“这个活动真烦,自由活动的时间很少,早晨还要集合……对了,你是不是刚午休就给我打电话了?”

卡米尔轻“嗯”了一声,那边雷狮就让他赶紧去吃饭,道别的时候两人又忍不住多说了几句腻死人的话,最后卡米尔默默听着雷狮切断了通话,只剩忙音。

他默默回想了几遍刚刚说过的话,终于收敛起了嘴角轻微的弧度,转身向楼梯口走出去。

 

雷狮那边活动安排得紧凑,每天都很充实,能摸手机的时间不多,只有国内时间的中午才能短暂通话。

两人之间主要的联系方式变成了留言,以前雷狮还不喜欢打字,现在经常能看到他发来一段话,讲述自己遇到的人和事,总能给卡米尔带来不错的心情。

可短暂的甜蜜后,思念的滋味终究还是酸涩的。异国恋真是辛苦,真不知道那些将这种关系维持了三年五载的人到底有多强大的内心。

 

卡米尔从办公桌里翻出来个日历,每过一天就画个圈。点卯一样盼日子,很快圈连成了一串。当他在日历的最下角那一个画上了今年最后一个圈,年末极度高压的工作也终于结束在了这一年的最后一天。

这段日子以来卡米尔始终摸不清自己的状态,工作的时候一个样,和雷狮联系时那短短的几分钟又变成了另一种截然不同的,曾被不小心目睹了切换过程的金疯狂摇头评价道:“你们谈恋爱的人太可怕了。”

……可不可怕他倒是没觉得,但只要听到雷狮的声音,心情的确就会变好,简直就像是某种魔法一样。夜晚独自一人回家的路上他也经常会翻看两人几天以来的聊天记录,有些话他甚至都能倒背出来。他的感情不似雷狮那样激进又热烈,无声的情愫是面城墙,在他心里困着一团压抑的温暖。

办公室里有不少人正商量着要不要一起出去吃顿好的犒劳一下自己,卡米尔不参与讨论,只是安静地听着如何安排,有个靠门口处的员工忽然叫了他一声,卡米尔抬起头来,那个人看了一眼门外说:“主管叫你。”

“嗯。”卡米尔从桌子前站起来,在几束好奇的目光中走了出去。

 

“所以……你这是要升职加薪了?包养我吧?”

卡米尔忍不住被逗笑了。他知道雷狮最近也忙到不行,几次发来短信控诉,想回来的欲望极其强烈。

按主管的意思是说,管理层明年下半年会有个空缺,他之前在分部的时候表现不错,上面本来就有人问过他能力如何,自己就做了个顺水推舟的。

其实也和之前那些人情多多少少有些关系,但最主要的还是能力和运气都达到了才有这一步,平淡且顺利。

“嗯,不错,我记得那个主管之前还看你不顺眼呢,我就喜欢这样反转的情节。”雷狮轻哼一声,本就嘈杂的背景声中忽然有个声音好像在喊他的名字,雷狮远离手机说了句:“你们去吧,我可是有正事要干。”

那边顿时传来起哄的声音,还有人吹了声长长的口哨,雷狮的笑声隐没在里面,卡米尔安静地窝在沙发上,听着他们喧闹。

重新拿起手机的时候雷狮好像也意识到了周围太吵,解释说:“这边也跨年嘛,从中午就开始闹,国外的人真是精力旺盛……哎,你今晚竟然没有应酬?”

其实是有的。卡米尔是跟他们一起吃过晚饭回来的,剩下的人还要转去其他地方玩第二场,本来像他这种明年是要升职的按理说是要被灌得,但可惜他“酒精过敏”,不喝酒的去了还有什么意思?

所以他表示了歉意,还一本正经地解释要早点回家,这个时候有别的同事替他打圆场:“好吧好吧,人家是有女朋友的人。”一片善意的哄笑后,卡米尔心底暗自愉悦地回到家里。

然后现在,距离新的一年还有几分钟的时间,安静了一整天的“女朋友”终于沉不住气了,突然打来电话。

其实对于雷狮今天反常的安静,卡米尔早有预料,他将白天遇到的事分享了一下,雷狮在电话里轻哼了两声,“你是不是早就料到有今天,所以才撒那个不能喝酒的谎?”

“总要藏着点什么惊喜让一些人发掘。”卡米尔轻笑着,“比如……”

“我?”雷狮迅速接上,听到卡米尔在那边轻声“嗯”了一句,两人安静了许久,只有电流声和那些无关于他们的欢呼。

许久后,雷狮的声音低哑着,“哎,我真的……”

后半句其实他已猜到,不知是被隐没在了杂音中,还是直接压抑在了心里,卡米尔屏住呼吸都没有听见,反倒是自己的心跳声覆没了上来。

“对了,你在床上?还是在客厅?”

雷狮又不知从何想到的话头,卡米尔刚要伸手从旁边拽个抱枕来,“嗯……在沙发上坐着。”

“这个时候差不多了,你快去窗前站着——”

卡米尔想起了,以前听说过他们这一片跨年的时候喜欢放烟花,于是便也照做。外面黑漆漆的,顺着往下看,路灯附近却挤着不少人影,“你们那边能看到烟花吗?”

“……不知道,不过也很热闹就是了。”雷狮的声音有些心不在焉了,卡米尔指尖暗了暗手机侧面的键,然后才发现他已经将话筒的声音调到最大。

终究还是耐不住,卡米尔吸了口气,一字一字说得柔而清晰:“我很想你……”他顿了顿,忽然发觉笑意早已不知不觉将眼中的光尽数侵占,“确切的说是:我也,很想你。”

他听到雷狮呼吸的声音忽然有些清晰,窗外一声尖锐的长鸣,夜色中自下而上窜起一片火光,接着是一片光团炸开在天际——

像是一声预备铃,几秒钟的停顿后,整个城市的夜空好似一张画布,打翻了各种明亮颜色的油彩,那些火光好像能炸到人的心里,鲜艳滚烫,胜似深爱一个人的心情。

他听到雷狮笑着说:“新年快乐”,接着又装出威胁的语气:“今年是个例外……以后每年的这个时候你都要在我身边才行。”

他愣愣地看到那些焰火星子划出一个弧度,趁着泯灭坠落的前夕,他在窗前闭上眼睛,感到眼眶仿佛都在燃烧,然后在心中将那些花火定格在最绚烂的那一刻——

“我答应你。”

 

-tbc

 

下章(终章)

  637 23
评论(23)
热度(637)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