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悲欢离合,人情世故。

 

【雷卡】是非题 51

首章

上章

 

 

51.

一波一波的寒流在一个多月的时间内陆陆续续涌向这座城市,不知不觉间空气彻底冷下来,而某天早晨卡米尔拉开窗帘,看到了窗户上结出的一层霜,才彻底意识到原来时间已经匆匆过去了那么久,冬天已经到了。

他转回头去,发现雷狮今天罕见得没懒床,闷闷地趴在被子里,半天才嘟囔出一句:“你天天这么早起,不痛苦么……”

其实也并没有多早,就是天气越冷太阳升起得越晚,起床难度由“普通”跳转为了“困难”,程度也就是每天早晨多挣扎一个闹钟的时间而已。

但对雷狮来说就不一样了。最近不得不听从公司安排天天去打卡报道准备年末去参加北欧的活动,连续早起俨然成了件地狱难度的苦差事。

卡米尔轻声劝:“以后就不要熬夜了。”

……这真是有点困难。以前他晚上浪惯了,现在为了能和卡米尔一起睡觉,已经将生物钟向前调了不少,到现在还没彻底适应过来呢。

雷狮抬起眼睛来看了看他,神色忽然有些变动,“你过来——”

“嗯?”卡米尔看到了雷狮眼中闪过那么一丝光,他有些疑惑,但还是照做。

靠近的时候雷狮忽然伸出手来揽住卡米尔的腰将他圈到床上,接着将脑袋枕到了卡米尔的大腿上,这才满足地叹了口气:“哎,忽然有点不想去那个什么活动了。要倒时差,还要和你分开那么久——”

后半句他的语气有点意思,卡米尔当然能听出来其中的调情和玩笑。原来自己和睡懒觉是并列重要的?这个人是不是在报前几天随口问他和蛋糕谁重要的时候自己的回答卡了一下壳的仇。

卡米尔轻笑了一下,理顺了雷狮额前的头发,“之前不就是为了这个活动才去参加的广场街拍?”他顿了顿,忽然想到了什么,“其实我以前也想过,一个人去看看极光……”

说完这句话雷狮猛地抓住他的手盯着他,卡米尔眼中的神色立刻柔和了下来,“现在……我有点想和你去看了。”

这句话成功把雷狮的毛撸舒服了,他一翻身将头埋到卡米尔的衣服里抱住,“那怎么办,他们不让带家属……你是不是故意的,这样我更不想走了。”

每次只要雷狮这样,卡米尔就完全拿他没办法。他瞄了一眼腕上的手表——时间还来得及。于是便向后撑着身体,任由雷狮抱着他,“其实我倒觉得不错。”

“嗯?”只见雷狮像只机灵的猫科动物一样警惕地抬起眼睛来盯着他,卡米尔忍不住笑了笑,“时间不长也不短,小别……”也许是后半句“胜新婚”实在是有些别扭,卡米尔直接选择了闭嘴。

而雷狮瞬间就来了兴趣,他从卡米尔的腿上坐起来,摆出一副抓着不放的架势,“你觉得我们算‘新婚’?”

卡米尔笑了笑,狡猾地把问题推了回去,“大哥觉得呢?”

……这个人要是不要时时刻刻都那么聪明就好了。雷狮忍不住亲了一下卡米尔,又想报复性地咬他的下唇,“那就算吧!”

而卡米尔只是闭着眼睛,没有反抗,也没有拒绝,反倒让雷狮舍不得咬狠了。最后他只是慢吞吞地将人放开,心里只有一份深沉的情绪在膨胀发酵。

其实他们都明白,这样的关系无法拥有一段真正的婚姻,但只是一句口头上的契约,就像是绳索,将两人牢牢套在一起。

 

 

晚上约好了和安迷修银爵一起喝酒,卡米尔答应了结束的时候来接他,就因为这,雷狮忽然觉得和朋友们喝酒吹逼都成了见卡米尔的倒计时。

简直不正常。

又不是刚刚在一起,最新鲜的那段时间已经过去了,刚要过几天平平淡淡的日子,结果最近潜意识里总想着要离开一段时间了,心态猛地又折回了热恋期。

最意难平的是明明自己不舍的情绪都快溢出来了,卡米尔却好像始终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这家伙,永远一副天塌下来都能淡定看书的表情。恋爱期间始终不温不火,只是在暗中隐隐地散发着致命的宠溺。

 

“那你就快退出呗,实不相瞒,我们公司里也有好多人想去呢,你早走了早让出地方来。”对此安迷修的反应是嗤之以鼻的,“看着你一言不合秀恩爱我就膈应。”

雷狮很快怼回去:“省省吧,你要是能把我说退了我也不会坐在这。”

安迷修白了他一眼,“要是你去一趟,再得了矫情相思综合症,我们可赔不起。”

“那可不行,为了让你羡慕一下那我只好勉为其难地参加了。”

“看清点,我目前还没变弯的打算。”

……

银爵在一边默默听两人互啄了一会,终于趁着某个空档开口问了句关键的:“所以……你男朋友就是之前咱们去开发区的时候你一直联系的弟弟?”

安迷修也终于想起重点在哪了,跟着好奇地看过来。

雷狮将一杯啤酒灌下,看着两人的表情有点想笑,“是啊,怎么?”

“可那个时候你们还没在一起不是吗?”

雷狮瞬间反应过来了,他勾起一边的嘴角,将满满一杯啤酒推到银爵面前,“酒还没喝就想听免费八卦?”

“好吧,忽悠不了你。”银爵举起双手作投降状,安迷修翻了个写着“我就知道”的白眼,三人在空中碰了杯,雷狮看着玻璃杯子中晃动着的液体,还要表层上浮动摇晃的冰块,透过酒吧斜着打过来的光,闪烁着白色金色的光,不禁回忆起太多太多的事情。

其实就是一段有些特殊的恋爱,终究不会多么轰轰烈烈,只有自己去经历的时候才能感受到每分每秒都踩在云层或是刀尖上的感觉。这个时候真的去回忆、去讲述,反倒没什么精彩之处了……特别是他和卡米尔之间,一切因何而起他都说不清楚,那条红线好似冥冥中就连接在了一起,扯着他们无形之中像彼此靠近。

具体的细节都被含糊了过去。雷狮肯定不会把所有的过程都讲过来,要他的损友们知道自己被男的追还纠结了那么久?不如直接一刀给他个痛快的算了。

 

和关系好的人一起,又知道卡米尔会来接他,喝酒的时候就容易放松警惕。

一晚上雷狮总觉得他不断地在走神和回神之间切换,不知不觉又喝多了。他盯着冒着白泡的啤酒,一边想着前几天卡米尔还劝过他少喝一点……哎,这种多年以来的嗜好哪是说管就能管住的。

特别是身边有了相伴度过漫漫长夜的人后,醉酒就不再是件空虚寂寞的心事。清醒着总忍不住插科打诨,拉不下脸去随意地索取亲昵,半醉不醉的时候能清晰地感受到卡米尔会不同于往日,格外耐心的样子足够他动心八百回。

只是今晚不知为什么,某个节点情绪忽然就上来了,想起了很多以前不曾记起的事,比如小时候卡米尔离开时自己放过的狠话,他记得卡米尔听后愣在原地的神情,里面掺杂着太多太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这样一双眼睛,在多年后重新审视着自己,竟又增添了那么多时光沉淀出来的东西。

如果可以,他只想让在一起的时间变得更长才好,将他们之间那段空白的时光天补成完整连续的回忆,而不是再一次相隔一片大洋遥遥思念……

原来很爱一个人的时候,连不舍和分别都是痛的。

再次恍惚回来的时候雷狮忽然觉得吧台前面的灯有些刺眼了,一边的安迷修已经倒在自己胳膊上不省人事。

他最近也有心事,好心没得好报,这家伙上学的时候就总爱干这样出力不讨好的事。雷狮真想趁人醉的时候猛敲他的脑壳让他清醒一点。

一边的银爵最心塞,“你们两个每次出来都拼醉,是不是折腾我的。”他把安迷修身上的口袋摸了个遍,终于找到手机,“我看看能不能联系到他舍友,或者我打车把他送回去吧。”

雷狮低声哼了一下,“怎么,不打算也送送我?”

银爵压根没想去理他,“行了,知道有人会来接你了,下一个。”

“嗯?你怎么知道……”

银爵以为他是装的,也不想和强行秀恩爱的人一般见识了,“他不是已经来了?”

“……”雷狮猛地抬头,头顶浇了冰水一般地清醒起来,顺着银爵扭头的方向看过去,穿过剔透的酒和耀眼的灯,还有那些人群混杂在一起晃动的虚影,雷狮的目光就那么直勾勾地对上卡米尔的眼睛,耳边所有的喧嚣仿佛都在一瞬间寂静下来了。

他看到卡米尔的口型,好像在叫他“大哥”,然后他走过来,一只胳膊架起来,转过头去跟银爵说了什么,对方只是摆了摆手。

很快酒精的味道便被冲散了,渐渐地那些混乱的声音小,跳动的灯光世界隐没在了身后,夜风吹透了额前的汗珠,到了车前的时候雷狮忽然用力将卡米尔按到了车门上强行吻了下去,对方小声“唔”了一下,站稳后却没有多么抗拒。

这样的顺从激起了太多的征服欲,燥热如同沙暴席卷了上来,雷狮一边深深地吻着,手指顺着卡米尔的脖颈去摸他扬起头后下巴的线条,黑暗中所有的触摸都带着欲望灼烧得意味,卡米尔终于意识到了不能继续任由雷狮这么乱搞下去,他推了一把,摸着雷狮的脸放轻声音说:“先回家吧。”

雷狮默默抱着卡米尔,也不知道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卡米尔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拉开车门,费了些功夫才将雷狮推了进去。

 

雷狮还是执意认为自己没有彻底醉掉的。

他看着窗外,两边的路灯忽明忽暗,车子开得快时甚至都能练成一条夜空中的金线。清醒和迷糊交替着来,他闭了会眼睛,再次睁眼的时候车子停在某处,眼前的景色烂熟了起来。

这是……小区门口?

他又眨了两下眼睛确认,原来是小区要在大门处装点彩灯,占用了一小会时间,卡米尔便安安静静地等着。

见雷狮醒来,他有些意外,随即便恢复了寻常神色,“过几天就是圣诞节了。”他看着那些闪烁的灯,红色绿色金色……像是自天幕落下来的星星,“大哥有什么想要的礼物吗?”

这还用想嘛。雷狮随口就说:“想要你陪我。”

“……”其实雷狮想要任何东西他都可以满足,唯独这个,倒真有些困难了。

十二月的月底,又是年末,为了挤出新年的公休假,公司里肯定会忙到疯,用脚趾头想都知道那个时候根本请不出假来。卡米尔第一次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何为“寸金难买寸光阴”,他心里有些遗憾,知道雷狮醉着的时候有股莫名的偏执,可就是不忍心为了哄他安心就说谎骗他。

好在工人终于将彩灯装好了,浮杆打开,卡米尔将车开了进去,而雷狮盯着窗外,不知道是在想什么还是纯属无意义地发呆。停下车后卡米尔也没废太大的功夫,雷狮好像酒醒了,完全不用卡米尔去扶,只是跟着人乖乖上了电梯回到家里。

可就在漆黑的玄关处,卡米尔的手腕忽然被人锁了起来,所有的动作都变得急切又激烈,甚至有些粗鲁,卡米尔被压到沙发上,衣服让人不耐烦地拽开,露出的皮肤在秋夜里感受到了凉意,又被生生撩起了一片燥热。

今晚雷狮的情绪始终都有些压抑,前戏做得潦草,抵进去的时候有些吃痛。卡米尔环着雷狮的肩膀忍不住呜咽出来。沙发上的空间还是小,他只能勉强撑起一条腿,可那种刺激感却让他全身都摇摇欲坠。

雷狮一边吻他一边一味地向里面抽送,酒后感官迟钝,有的只是满身异常的兴奋,卡米尔甚至能感受到身体里面器官壁上的血管突突地跳动着,折腾了好久才弄出来。他贴着雷狮的肩膀喘息着,黑暗中感觉世界都在颠倒,雷狮勾起他颈前那条与自己耳钉相配的项链,盯了好久才在那上面落下了誓言一般的吻——

“我会很想你。”

……出差而已,又不是什么生离死别,这要是雷狮在清醒的时候说出来,得多难为情。

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一字一句都是那样令人揪心又动容。太罕见了,一定要牢牢记住,在以后的时光里才好拿出来悄悄回忆。卡米尔平复着呼吸,抱住雷狮小心地吻着,“嗯,我知道。”

余生那么长,他们还会经历无数次分别和重逢,终将回到彼此的身边。

 

-tbc

 

下章

  603 45
评论(45)
热度(603)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