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读不懂的诗和去不了的远方。

 

【雷卡】是非题 45-46

首章

上章

 

45.

梦寐以求的吻,好似一处无法愈合的伤痛,在这一瞬间,带着太多无法言喻的情绪划开在他生命中,那种鲜血淋漓的感觉强烈地铺展在神经末端。

太久的求而不得,以至于真的发生了以后毫无反应余地,纠葛缠绵全凭本能,忘记理智、忘记呼吸。

雷狮的动作毫不保留,还带这些置气一般的强迫与禁锢,试探了两下后便直接撬开他的嘴,灵活的舌尖勾住他的舌头缠在一起。起初还有些淡淡的血腥味,后来那些味道散开了,只剩下彼此的气息。

明明只是个吻,卡米尔却觉得脱力,心跳过快,浑身的血液都随之沸腾,身体热得要融化。如同海啸席卷、山洪暴发……那攒满了情绪的匣子猛地被开了一个口,所有被压抑了太久的喜欢和爱从里面奔流而出,肆虐成疾。

他闭上眼睛沦陷在里面,不知何时已经主动将手臂揽上雷狮的脖子,整片空间都被冲撞在一起的感情染得黏黏腻腻,让人无法自拔,直到刺痛感传来,他像个不愿从梦中醒来的人,挣扎着睁开眼睛,看到雷狮一边摸着他的脸一边低声喘息:“疼不疼?”

他终于意识到自己被咬了,意识还昏昏沉沉,好似长梦不醒。卡米尔舔了一下作痛的地方皱着眉头躲,“你……”

面前的人终于绷不住了,他将卡米尔从怀中放开,眉眼之间舒展开了熟悉的笑意,“你咬了我两口,还不许我还了?”

“……”都这个时候了,雷狮想着的竟然是报复?卡米尔觉得自己简直要服了他,可就是这样一句话还是能让情绪波动得一塌糊涂。

一切是真的吗?不是梦吗?

他站在原地觉得两腿发飘,看着雷狮恋恋不舍地又抱了抱他,这才转身拿出碗筷将晚饭盛好,回过头来瞪他的时候又在装凶,“吓傻了?”

“……”这简直太超乎所料,真要是吓傻了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卡米尔胡乱摇摇头晃回了神志,接过雷狮手上的东西——沉甸甸的,他在现实中,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可是为什么?一时间成千上万个问题涌了上来。雷狮是真的喜欢他了么?什么时候的事?他难道就能那么快地转变自己的取向?……

一步一步挪得如同机械,雷狮已经坐在餐桌一边托着腮,“你好慢啊。”

卡米尔没话说,这样木讷的样子把雷狮逗笑了,“应该吃完饭跟你谈,但是看你的情绪,在放你一个人在心底胡思乱想下去,估计再不说开你都要拒绝进食了。”

哪有那么夸张……反倒是现在,卡米尔觉得心底的那股兴奋催得自己快要无欲无求了,喝点水都能在人间飘上几百年似的。

他又回味了一下刚刚雷狮说话语气……又恢复到了卡米尔所熟知的样子。他悄悄地观察着那张在心中描摹了无数遍的侧脸,带着笑意的眼睛忽然转向这边,躲闪不及,将他偷窥的行为抓了个正着。

“所以……”卡米尔努力让自己回了回神,认真地看着面前的人,“大哥这是答应我了?”

雷狮的筷子停在半空,他有些好笑地打量着卡米尔眼中那股偏要彻底确认下来才能安心的执拗,“你说呢?”

自己的行动难道还不够直白么?

可卡米尔似乎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他将目光撇向一边,语气却是懒散轻松的,“我看不懂大哥的想法。”

哎呦喂,这是开始套话了?雷狮冷哼一声,却并未真的生气,“你也好意思说?咱们两个到底是谁看不懂谁?”

卡米尔抬起眼睛来看着他,那个有些无辜的样子,让雷狮忍不住不想再去跟他计较这些无关紧要的嘴上便宜,只想去揉揉他的头发。

“那好,我正式说一遍,”雷狮故作清嗓子状,看着卡米尔的眼睛一字一字清晰地说:“从现在开始我是你哥,也是你男朋友,确认请回复,有异议就憋着。”

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笑意已经将他心中的强烈情意暴露得彻底。卡米尔看着他的脸眨了眨眼睛,那样认真、专注,又沉迷在表白中的神情,雷狮怎么看都觉得心里痒痒的,忍不住想做点什么亲密的举动。

但是他忍住了,生生憋着等到卡米尔垂着眼皮闷声“嗯”了一声,随即眼睛转向别处,心里好像积攒了太多情绪不敢释放,只好顺着血液往上涌,灼得耳朵都泛红,连带着一小片颈侧都带着绯色。

……这家伙的反射弧是不是有问题?!刚刚接吻的时候还能面不改色,现在怎么突然想起脸皮为何物了?

说起来卡米尔这种体质也是奇怪,他从没见过他真正满脸通红的样子,但耳廓很薄,上面一层皮肤极近半透明,情绪一激动先从耳朵开始泛红,慢慢再从耳后的软肉往下延伸……

雷狮忍不住伸手去捏了一下卡米尔的耳垂——果然很烫,接触到的时候卡米尔甚至幅度极小地抖了一下,反应过来后却没有抗拒躲闪,只是目光直白地看过来。

雷狮觉得再这么下去这饭就别想吃了。于是他反手使劲揉了揉卡米尔的头,顺势将他按回餐桌前,然后赶紧将自己舍不得松开的手从他柔软的发间拔出来。

卡米尔在他没轻没重地手掌下短促地“唔”了一下,他重新拿起筷子,忽然又小声地说了一句:“我期待这一天很久了。”

“……快吃饭吧,你再多嘴我又想亲你了。”

也许是这句话真的很有威慑力,卡米尔乖乖闭嘴没再继续作死撩拨,只是闷闷地低头理了理头发。

能觉得一个男的很可爱……雷狮觉得自己真的没救了。

 

吃完饭后卡米尔还是主动去收拾碗筷,雷狮便钻进浴室洗了个澡。

出来的时候卡米尔正站在窗口打电话。雷狮观察了一会也没有结束的意思,只好抱来电脑坐在地毯上打开。

翻了一阵卡米尔终于走回客厅,雷狮抬起眼来看他,卡米尔便懂了意思靠过来,迅速扫了一眼屏幕,又扭头看了看趴在远处墙角里的扫地机器人,“……大哥看这个做什么?”

“你不知道么?今天早晨的时候我才发现它坏掉了。”说罢他意味不明地咂咂舌头,“前几天还好好的,你一来我家怎么就坏了……”

卡米尔被这惊世骇俗的碰瓷技术唬到了,老半天才吐出一句:“我真没乱动过它……”非要说的话难道不是雷狮平日里一口气不顺照着它脑袋就是一脚的次数比较多?

卡米尔那个立马严肃起来的表情实在是太搞笑了,雷狮努力憋着,还是让卡米尔一眼就看出了破绽。

他松了口气——或者说无奈又好笑地叹了口气,从一边的茶几上倒了杯水捧在手心里,也挨着雷狮身边原地坐下,一边吹着热气一边问:“买的时候应该也有保修单吧?”

“过期了……吧,那个用了好几年,去年就休克过一次忘了是怎么搞好的了,这次是彻底没救了,也算是寿终正寝。”雷狮一手托腮一手滑动着鼠标滚轮自言自语地翻找着,“我记得之前见过一个扫完灰尘还能自动喷水拖地的,怎么找不到了……”

卡米尔从来不用这种东西,他觉得雷狮家原先那个没电了以后会自己跑去找充电器的已经够神奇了,雷狮说的那些新功能他完全不了解,所以只是安静地靠在雷狮身边看着他拖着鼠标点来点去。

肩头传来温度和重量,雷狮瞬间就觉得握着鼠标的手心热了一分,似乎要冒出汗来。

在公司里雷狮经常看到很多关系很好的漂亮姑娘挽着手依偎在一起,抱着奶茶果汁聊天拍照,或者只是单纯得靠在一起等工作人员。这种行为男人当然是理解不了的,对他们来说只要是有这种动作,那么就是有了口头上或者身体上的亲密关系。

而卡米尔就这么靠在自己身侧,偶尔还能听到他平稳的呼吸,雷狮只觉得自己的心都慢慢软了下来,在这一刻被注入了某种无法磨灭的温情。他忍不住伸手勾起卡米尔的脸,拇指亲昵地摩擦了两下他的嘴角,“什么时候有时间?陪我去买个新的。”

可卡米尔的表情却有些苦恼,“……很急吗?”

什么意思?急倒是不急,他没有洁癖,买个扫地机器人让它天天在屋子里跑只是因为他独居的时候偶尔会赤着脚踩在地板上,又懒得自己动手打扫,现在机器坏了,人力劳动的技能他还是有的,无非就是想借着理由约卡米尔罢了。

卡米尔见他不说话,便将手中的水杯放到一边,转而去握住雷狮的手,话语又轻又慢,声音撩得人心痒,“其实明天开始我就要加班……这不是下旬了么。”他低着头又轻轻捏了两下雷狮的手掌,“我努力赶一赶,看看这周末能不能腾出一天的时间,可以吗?”

……一时高兴飘了,雷狮完全忘记了卡米尔是个正经的朝九晚五上班族,每月末还有传说中的“加班周”,碰上这种时候想约个会还真要商量商量。

不过听卡米尔这个语气……不光是明白了他这是想约会,雷狮一时找不出词语形容,只觉得唯有一个褒奖意义上的“腻”能贴边……这是在哄他么?

他本来以为卡米尔会立刻答应他的,失落已经写在脸上。可被这样一句温和动容的台词煞到,竟然一秒钟就把不高兴忘得干干净净。

换做以前,雷狮绝对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卡米尔顺毛顺得服服帖帖,要怪只能怪感情这种东西太神奇,一旦点燃了,看对方的时候哪里都在发光似的。

他甚至还在想为什么不早点想开,这样的话他们就不用等待这繁忙的加班期,还能将前几天的散心的旅行度成蜜月,现在想想那段时间里他们两个呆在一起的次数太少了,交流也太少了,甚至没有一张合影……简直暴殄天物!

不过这种东西也没法现在倒回去后悔。那个时候他虽然已经动心了,可思维上还是执意认为自己不能去接受卡米尔作为恋人存在在自己的生命中,其实他一直很担心,如果关系转变,他们不可能再像兄弟那样自然又坦荡了,说不定还会让他做事的时候束手束脚……现在看来纯粹是他自己多想!

他有些感慨地叹了口气,一边的卡米尔注意到了,轻轻靠过来后忽然吸了吸鼻子问:“你换洗发水了?”

“嗯?”雷狮抬起头来回想了一下。今天洗澡的时候的确是拆开了一个新的,味道还是薄荷的,只是换了个牌子,没想到卡米尔鼻子这么尖,都能闻出来。他不禁摸了摸自己半干的发梢,“是啊,不过你是怎么……”没说完他就自己也吸了吸鼻子,“我都闻不到。”

卡米尔弯着眼角轻笑了一下,“是吗?怎么会。”他的声音又低又轻,说完又靠近了一分。雷狮觉得耳朵都有些痒,他猜测可能是卡米尔的鼻头蹭到了耳廓边的发丝,距离极近,连那隐忍的呼吸声都能听到。

热气扑在侧脸,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半边身体迅速就发麻了起来。而卡米尔却还在不知危险得继续靠近,声音极轻,好似耳语,“比之前的好闻……”

说完,卡米尔捧过他的脸,那个吻已经落下来了。两只手都环在雷狮的腰侧,分开的间隙还会低喘,接着便又紧贴上去,带着一份别样的克制,却动情极深。

然后腰上的手开始贴着下衣摆寻找入侵的地方,指腹扫过皮肤的时候雷狮突然睁了一下眼睛,连带着身体也有明显的停顿反映。

卡米尔也感受到了。他沉默了一会,眸子中有些看不清的神色跌宕了片刻,才轻声问:“要关灯吗?”

虽是疑问句,但他已经撤离起身了。几下清脆的声音过后整个客厅只剩下了落地灯和电脑屏幕的光。

回来之后卡米尔跪立着直接将雷狮的笔记本电脑合上,背对着光,周身都有一层虚的轮廓,看不清他的表情,雷狮只听到一声轻叹:“看不到的话,应该会更容易接受。”

……不是。这家伙怎么又想到别的地方去了?

雷狮撑起身体,刚想解释什么,却看到卡米尔慢慢解开了自己胸前的扣子,毫不在意似的,“大哥不是想知道昨晚发了什么吗?”

映入眼帘的是突起的锁骨和昏暗中发烫的皮肤,还有那根黑色的吊坠隐没在里面晃动了两下,雷狮想说的话瞬间就全都忘了,所有的意识都化作手上的动作,他把卡米尔拉到自己的怀里,不顾一切深深地吻了下去。

 

 

46.

………………

 

-tbc

 

下章

  962 120
评论(120)
热度(962)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