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读不懂的诗和去不了的远方。

 

【雷卡】是非题 41

首章

上章

 

41.

这个说法其实是最狡猾的。

既没有低姿态的请求,也没有令人不悦的胁迫,只是在无形之中凭空造出一副网,像个温柔的陷阱,将人越勒越紧。

雷狮自知他心里其实是不想拒绝掉卡米尔的,那么会不会沦陷就只是个时间问题,毕竟即使是他,胸腔里面那颗跳动的心脏也不是铁打的机械零件,卡米尔那么喜欢他,相安无事的时候时时处处都能顺他心意,又实在没什么地方让雷狮感到不合适,那些一波又一波的真情总会用最适当的方式冲刷抚摸,试图将城墙腐蚀掉,然后无孔不入地侵袭进去。

其实就是一个是或者非的问题,他们两人现在的关系正好卡在中间,互相试图说服彼此的同时自己的内心也在剧烈地动摇着,一念之差就是其中一方的胜利,雷狮不想和卡米尔在这个问题上分什么伯仲。

但成为恋人之后要面对的问题可比他点个头要麻烦得多了,会发生的事情他还有些无法想象,那些旖旎暧昧的场面往往在脑海中一闪而过,随即就被他痛殴进该遗忘掉的回收站……

 

好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两人大部分时间里都是分开行动,偶尔也有一同的时候,只是不再像先前那样各怀心事,反倒有些心照不宣的坦然。

卡米尔没再做什么出格的动作,只是有时还是会说些让人一边心跳加速一边头皮发麻的话,但雷狮也渐渐习惯了,有的时候还不介意反过来调戏回去,甚至在看到卡米尔轻松的笑意后还有些欣慰——这家伙总是一副埋着心事的样子,他们这次一同出来最初目的就是散心,如果给自己或者给对方找了什么不开心,那还有什么意义?让他正大光明地追求,总比让他憋着自己苦苦单恋得好。

想通了之后雷狮都想给自己脑袋上贴张写满了“伟大”的标签。他长叹一口气,趴在了旅游景区吵闹又昂贵的小茶馆里,两只手就那么随意地向前伸着,一直搭到了对面的桌沿。

坐在对面的卡米尔盯着他看了好长一会,终于忍不住摸了摸他鬓侧的头发,见雷狮任由他摸了两下也没有反应,帮他把几缕不听话的碎发别到耳后,然后食指轻轻触摸了一下那枚耳钉。

“啧。”雷狮立马抬起脑袋来躲开,“得寸进尺了啊——”

对方笑着收回了手,顺势拿起了杯子喝了口茶,“一不小心就……”

也许是有“物以稀为贵”的成分作祟,雷狮看了一会,突然觉得卡米尔笑起来真的蛮好看的……说起来他倒还真没怎么见这家伙在别人面前笑,如果……

想着想着又跑偏到奇怪的地方去了,雷狮心里就哆嗦了一下。他低下头去盯着自己面前的茶水,透过浮在水面上的那片叶子,他猛地想明白了,并非是他不接受卡米尔,而是他接受不了和男人在一起的自己。

他向来都是骄傲的、自信的,可在这件事上他却产生了从未有过的动摇,甚至一度不能自己……他之所以如此抗拒,就是因为自己对自己产生怀疑。

但卡米尔已经在他心中盘踞了过多的位置,沉甸甸的分量使得再也没有他人能够插手自己的感情,不知不觉已经无法轻易回头了。

前方与后方都是清晰的路,只有自己站在独木桥上。天地之间仿佛只有卡米尔一个人能够将他救赎出去。

 

短暂旅途的最后一天,雷狮起得格外早,他尽量放轻了动作,卡米尔还是很快就醒来了。

睡眠怎么这么浅……雷狮不禁多看了卡米尔一眼,又在对方回过头来之前挪开了视线。

火车票在下午,按理说他们应该收拾好回家的行李准备离开,可雷狮思来想去还是不想荒废整个上午的时间。

卡米尔猜出了他的意思,他将几件行李塞进了箱子后站起身来,温柔地问:“大哥要不要跟我去附近转转?”

这正合雷狮心意,于是他没怎么多想便答应了。

这几天早上的时候他要么是在室内,要么就是在交通工具上,出门的时候清晨特有的冷峻秋意扑面而来,他将相机挂在自己的脖子上,有些不习惯地吸了吸鼻子,然后看着卡米尔带他来到一处地铁站,不禁有些疑惑,“去哪里?”

卡米尔却没有直接回答,“不远,两站路而已。”

好吧,既然卡米尔想搞得神神秘秘的,那就任他了。

出了地铁口面冲着的是一处城市公园,他们顺着铺在草坪之间的小路穿过去,马路的另一端是一排崭新的居民楼。

“这一片翻新之前,我就住在这里。”卡米尔仰起头若有所思地看着前方的重重高楼,目光也因回忆而变得柔软,“再往前面两个路口是我的学校。”

他们一同来到了卡米尔所说的位置,透过围栏能看到里面宽敞的操场,正值上课时间,校园里面静谧又干净,宛如一幅无暇的画面。

卡米尔抬头看着那些带着尖锐钩子的围栏,表情有些遗憾,“以前的围墙可以偷偷翻过去,没有这么高的。”

雷狮立马来了兴趣,“你竟然还翻过墙?”

卡米尔笑了出来,“怎么,我不像会翻墙的样子是嘛?”

……是啊!看着现在的卡米尔,很难想象少年时期的他会是什么模样,在雷狮的猜测中他可能会在吵闹的体育课上独自一人找到一片树荫静静地看书,也有可能寻个无人的地方小憩躲懒……

卡米尔摇了摇头,“那样也太不合群了……其实翻墙的那次也是和班里的人一起干的,情况有些特殊,我又是新加入的转校生,那种情形下不一起的话我可能会被排挤所以……大部分时间我还是很老实的。”

从一个刚刚承认完自己翻过墙的家伙嘴里听到一句“我很老实”,雷狮有些想笑,但细细思索一下前面的话,他觉得有道理,同时又有一丝丝心疼,“那我猜……你平时就是老师眼里标准的好学生,对吗?”

“差不多吧,但有的时候也不能考得太好。”他们穿过一条人行道,卡米尔微微抬起头来,又光穿过叶片洗漱的纸条打到了他的眼睛中,却照不亮那些藏在最深处的东西,“那个时候我妈妈的身体已经很差了,工作又忙,去参加家长会的时间就很少,不能再让她再花心思在优秀家长发言之类的没用又费劲的东西上了。”

卡米尔说的时候语气轻巧,雷狮也明白他对这件事其实是麻木平静的,但听的人心里却有股说不上来的滋味,并非是什么类似“同情”的情绪,却在心里扎根,一路深埋到了装满了保护欲的角落。

接着卡米尔又换了个话题——他对着里面一栋一面墙簇满了爬墙虎的楼发了一会呆,然后想起来了——这是他毕业那年才建好的多媒体楼,同一届的学生都没有进去过,所以印象会淡一些……

随即他又简单地介绍了些别的,偶尔也提到自己和当时的同学。雷狮时不时地用余光看到那双思索中格外迷人的蓝色眼睛,想象中那张黑白的纸片,被卡米尔简单的话语填充上了颜色。活在曾经岁月中的那个纤细又敏感的少年,身上穿着和常人无异的校服,随着大家一同做着寻常的事情,心里却揣着同龄人都不曾有的心事,像悄悄长着一株蒲公英,思想在漂泊不定的风中早就成熟、发散、深不可测。

“卡米尔。”雷狮忽然叫住了他,双手握着挂在胸前的相机,在对方回过头来地那一瞬间精准地按下了快门。

“……嗯?”卡米尔疑惑地看过来,雷狮低头摆弄了一会,感觉到效果还算是令人满意,便从相机后面露出了眼睛。

卡米尔眨了一下眼睛,好像明白了什么,走过来靠近,好奇地打量着雷狮的相机,“大哥又拿我做模特了?”

雷狮总觉得这句话背后有诈,所以只是任由卡米尔拿去看了看,“大哥不是不会拍重复的模特么?”

看吧——

雷狮在心里冷哼一声,看着卡米尔那略带笑意的眼睛,被压抑了许久的、想要作怪的念头又在心里蠢蠢欲动了。他合上镜头盖,压低声音只让面前的人能听到:“这张没打算给别人看。”

像是没听清,亦或是不敢相信,卡米尔猛地抬起头来看着他,目光中瞬间有些尖锐的情绪涌出来,看得雷狮胸口发热。

……不行不行,要玩脱了。雷狮迅速别开视线,“看够了没?看够了就继续走吧。”

他怕卡米尔再不按套路出牌说出句“没看够”之类的难以应付,赶紧向前多走了两步。

 

之后他们又一起逛了逛附近的几条街,大多都在翻新后换了一副面貌,只能从卡米尔的语言中想象它曾经是什么样子。

卡米尔本来走在他的右手边,向前了半个身位以便带路。他指向某处建筑说了些什么,收回手的时候一不小心蹭到了雷狮的手背。

秋意已浓,空气中的湿意不知何时一哄而散,手背上薄薄的皮肤也透出干爽的触感。碰这一下本来没什么,可偏偏卡米尔回过头来看着他,那眼神淡淡的读不出情绪,雷狮瞬间就想到:这个家伙难道是故意的?

然后他下意识地想将手插进口袋,一摸腰侧——他这件衣服根本没有侧兜!这是什么反人类的设计啊?!

他自己一个人心里犯窘,看着他的卡米尔却在一边轻轻笑了起来,“反正大哥的手也没地方装……要不就牵着?”说完他还轻飘飘地缀了一句:“又不是没牵过。”

“……”性质根本就不一样!“别为我扔烟雾弹,你这样根本就是……”根本就是拿他当恋人,雷狮甚至都能感受到空气中向他传来的那种温柔又宠溺的脑电波,化作一颗颗放射的小星星在他面前跳跃着蠢蠢欲动。

这简直太要命了……过去的所有经验里都是他对别人好,对方回应的大多是眷恋和依偎,让人想要付出和保护。而卡米尔带给他的感觉却像是站在灯光刺眼的擂台上,宛如一个敏锐的捕猎者,小心翼翼、一击必杀。

同样都是男人,对爱情的理解总是重合冲突,碰撞在一起的时候胸口燃起的是热烈又浪漫的斗志,因势均力敌而想要占有,这种前所未有的吸引力是致命的。

可最后几个字雷狮死活说不出口,卡米尔抿了一下嘴,却没有压平向上勾起的弧度,看着他的时候好像在用眼神说:“你要是不想的话早就甩开了。”

当然,如果他真的这么说的话雷狮可不能保证自己在面子和本心之间会选什么。而卡米尔当然也是懂他的,只是眨了一下眼睛,轻声说:“没关系,我不会‘多想’,你说不是就不是。”

……心里想的全部都被看透了!

雷狮瞪了卡米尔一眼,却没有就此退开,他想,在别人眼里他们可能已经就像是寻常情侣一样了,说实话,他自己都能感受到那种热恋一样的氛围,他像个一响贪欢的人陷在里面。

可是他根本不想挣脱——心里像被温热甜腻的液体灌满,又暖又沉,牵手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他甚至觉得刚刚走得那些路全都浪费了!

卡米尔捏了捏他的手,轻声说了句:“继续走吧。”

“嗯。”雷狮闷闷出声,连心理上的挣扎都全部暂停,任由动心的感觉在顺着指尖燎原,颇有一股自暴自弃的坦然。

他想,这点小便宜,还是让给他吧。

 

-tbc

 

下章

  785 94
评论(94)
热度(785)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