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读不懂的诗和去不了的远方。

 

【雷卡/短完】男生宿舍异闻录

给系子的G混更

学pa,假的雷卡,真的一群男子高中生跳大神的故事(。)

---------------------------------------------------

 

No.1-只要开黑少了一个人,立刻就会有同一个神秘人申请入队

 

“请求集合!”

“等下等下看我一套抓死对面法小师。”

“抓个毛线球,走走走一波团战搞死他们!”

“雷狮!团战了别打野了,杀猪能有未来么?!!”

“你们先消耗,我马上赶到收割一波!”

“奶爸奶爸!我要死了啊啊啊啊啊——”

……

几秒种后,四具尸体的操纵者目光阴森森地盯着放了他们鸽子的那位此刻,几秒之后,只见草丛里面窜出的身影一顿骚操作,响亮的五杀音效此起彼伏地响起在宿舍内五个已经被玩得发烫的手机上。

然而已经被卖完的队友们并没有因此感到开心,在淋漓尽致地演绎了自己对雷狮这个人头精嗤之以鼻之后,宿舍门被愤怒地拍打声便响起——

他们宿舍再一次被光荣投诉,宿管大爷板着一张地狱阎王的脸上来找人问话了。

“舍长呢?”舍管大爷的老烟嗓在手持扣分单的时候极具威慑力,几个大男孩坐在乱得不约而同地床上面面相觑,最后看了一眼睡懵在角落里的神近耀。

宿舍的舍长在分配好宿舍后都会被默认为一号床位的那个人,很显然,他们宿舍的一号并不具备解决宿舍问题的基本能力——

神志清醒,和,张口说话。

人民的好班长安迷修长叹了一口气,把手机悄悄塞进口袋里,举起手来,“我来吧。”被像嫌疑犯人一样带走之前,他看到他的几个队友们用口型对了个“保重”,然后又没心没肺地掏出了手机。

少了一个人,四排的时候总会有点坑另一个队友的意思。正愁着,雷狮忽然扔下手机打开窗户——

男生宿舍正对着学校的操场,顺着窗台望下去,几个低年级的班级正在趁午休的时间一起合训运动会的入场方队,除了几个需要上台讲话的学生代表,其他人都站成了整整齐齐的阵型,不时还能听到响亮的口号。

雷狮半个身体探在外面,显示挥了挥手,然后打了几个诡异的手势,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危险动作。

几秒之后他又坐了回来拿起手机,脸上挂着得意的笑。

“……嗯??”佩利以为自己眼花了,刚刚还空缺的位置上突然出现了第五个人。还未等反应,雷狮便点了屏幕,一列人加入了排队的队伍。

“这人谁啊?开学以来第五次出现了。”雷德凑近格瑞小声问了问,格瑞摇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

“……灵异事件?”

 

安迷修心力交瘁,挂着纪检员的袖章让雷狮在扣分单上签名的时候恨不得当场把这个始作俑者绳之以法,来祭奠他逝去的午休时间。

可他走进教室后扫描了一圈,却并没有看到人影。

“雷狮呢?”他找到位置坐下,压低声音问一边的格瑞。

“不知道,刚刚有几个女生讨论了几句运动会那个高一的播报员,他就从后门跑出去了。”

“啧。”安迷修露出一副嫌弃的表情,“他该不会是看上哪个女生了吧?”

“……只怕是事情没那么简单。”格瑞面无表情,神秘兮兮地摇了摇头。

下午的时候整个高三都要进行模拟考试,雷狮是在上课铃打响前两秒窜进教室的,脸上还有些不爽的表情。

安迷修和格瑞对视一眼,同时感应到雷狮这绝对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小秘密,正想激情讨论一下,就被监考老师犀利的眼神瞪了回去。

 

结果一直到放学,雷狮火速收拾好书包一溜烟就窜走了,安迷修也没来得及问他这又是在发什么神经。

好在周末的晚上的时候是他们铁打不动的语音开黑时间。安迷修点进房间的时候发现雷狮格瑞和雷德都在,还有那个一直以来不肯透露姓名的神秘人。

队内的聊天频道马上开始弹文字泡:

雷德:咳,给安迷修介绍一下啊,这是雷狮的,那个谁

格瑞:嗯,那个谁。

安迷修:????你们手机坏了?不会开麦???

片刻后,小房间里都传来试麦的声音,只是那个神秘人物却一直都没有动静。

“他不能开麦,这几天要保护嗓子。”对此,雷狮言简意赅地解释道。

“哦——”大家意味深长地拖长语音,惹得雷狮不满地“啧”了一声。

“都准备好了么?”这次开房间的是雷德,大家都确认了之后队伍闪出了进入排队的图标,安迷修的手机忽然震了两下。

他们宿舍建了一个将雷狮开除在外的小群,名叫「只要雷狮不打野一切都好说」。

雷德:我有了神奇的预感。

格瑞:我也是

佩利:你们这次怎么没带我!!

安迷修:???我觉得我去签扣分单的时候错过了一个亿

神近耀:……

 

 

No.2-鬼知道女生们送给学弟的零食是怎么出现在宿舍柜子里的

 

安迷修自认为是直男中极为少见的、胆大心细的的存在。

比如他发现雷狮的口袋中总是会塞着巧克力或糖果,纵使平日里和他三句话不对付,安迷修认为作为一个为人民服务的班长,关心同学也是应该的。

这个家伙该不会有低血糖吧?

但是下一秒,远处女生们给班级篮球队加油的啦啦队就爆发出一阵欢呼——原来是雷狮又漂亮的地投进了一个三分球,投完还不忘朝对手班级的女生们抛媚眼。

……好吧,当他什么都没猜。

 

运动会如火如荼地召开,像雷狮这样平时和班主任打死都不对付的家伙却在这样的日子里能让人民教师感受到了春天般的力量。

每个体育项目之间都会有播报员朗读运动会加油稿的环节,在这中间的休息时间,是观战团的各位对运动员们嘘寒问暖趁机告白的绝佳时机。

当然,能收到告白的也不止是运动员。

雷德戳了戳安迷修,又指了指雷狮——

刚从篮球场地下来,雷狮取了瓶矿泉水往喉咙里灌,恨不得摊在椅子上。可就从刚刚女生们聚在一起商量着要不要去主席台给那个高一的播报员送零食起,雷狮就表现出了百分之二百的警惕,连手中的矿泉水瓶子都被他揉搓得变了形,瞎子都能看出来一定是有问题。

只见雷狮把那只倒霉的矿泉水瓶随手一放,等到结队的女生们走出一段距离后才两手插在口袋里面暗暗跟上。

不得了啊,喜欢得这么小心翼翼,还带尾随的??安迷修瞪大了眼睛,刚燃起一探究竟的好奇心,班主任就在远处喊他过去统计名单。

……好吧,集体利益大于个人利益,就让雷狮自生自灭去吧。

 

雷狮远远地看到主席台上的小播报员在念完了一段预报词之后,接过了学姐们送下的零食乖乖地点头,嘴巴微微动了两下,大概是在说感谢之类的话。

那几个女孩子说笑了几句,看到了一边高年级的播报员又从他身后地过去了一张纸,便挥挥手又从主席台上跑了下去。

雷狮心底冷哼一声,不爽的感觉就像一只暗中伸出来的小爪子,挠得人不安。他转身绕了整个实验楼大半圈,瞅准了时机才向着主席台走去。

卡米尔正在中场休息,手中握着一只矿泉水瓶喝水,雷狮看了一眼瓶身,确定了那是学校统一发放的矿泉水才放下心来。

“大哥。”卡米尔轻声叫了一下他,因为早早发现了雷狮在远处盯着他看,所以对他现在杀上来并不意外。

雷狮瞄了一眼桌子一边的废稿,已经堆成了一小摞,忍不住想伸手碰他的肩膀,“一上午数你念的稿子多,怎么现在才休息一回?”

卡米尔默默地躲开,暗中提醒一般扯了一下雷狮的袖子,随即开口解释:“高二的那个学姐今天嗓子有点不舒服,我多帮她念了一些。”

意料之中得,雷狮的表情已经不对劲了。卡米尔心里叹了口气,身边来往的人很多,有送稿子的、递成绩单,还有些“闲杂人等”,实在是不好做什么让人多想的动作,于是扯着雷狮袖子的手往下滑了几分,只悄悄捏了捏雷狮的手便放开,见雷狮愣了一下后勾起一边的嘴角冷哼一声,卡米尔便知道自己赦免了。

远处的发令枪在空中爆开一层烟雾,雷狮拉着他聊了一小会,卡米尔看了看腕上的手表,是时候该回去了。

“等等。”雷狮叫住他,摸了摸口袋,从里面掏出来一个小铁盒,里面装满了润喉糖,“拿去,如果他们给你的稿子太多了就拒绝,实在不行你喊我过来。”

卡米尔低头看着手里的东西,心想多大点事,还不至于让校霸出面,“我这里已经有很多吃的了……”

雷狮皱眉,“你又不喜欢吃这些——”说罢他站起身来,又从口袋里摸出两包水果糖,不由分说地塞到卡米尔的手中,“跟你交换。”

 

运动会结束,高一高二有个半天的小短假,只有高三人民比较凄惨,还要留在学校自习,午休的时候整栋高三宿舍好像都在散发着各种各样的哀怨叫声。

“真的好羡慕那个学弟啊,被班上的女生送了那么多东西……”安迷修捧着手机,惆怅地看着班里女生发出来的朋友圈,一个印花可爱的袋子里面装满了各种零食,“薯片,腰果,妙脆角……”

正在翻柜子找东西吃的佩利猛地一回头,“嗯?你说咱们也有啊,干嘛非要吃女生送的。”

安迷修好奇地凑过去,只见柜子里多出来了不少吃的,一个个包装袋看着眼熟得很……他狐疑地又打开手机上的那张图片对比了几个回合,然后扭头问佩利,“这是谁放这儿来的?”

“雷狮老大放的啊。”佩利完全没把这奇怪的巧合放在心上,他从里面随便抓出一包,举起来冲雷狮晃了晃,“老大我可以吃吗?”

雷狮正躺在床上心不在焉地玩手机,“吃吧吃吧,给我留着那包烤肉味的。”

这个时候格瑞雷德和神近耀也回来了,三人一看有零食,连忙也上来瓜分了一些。

安迷修又揉了两下眼睛来回确认——连口味都一毛一样!真的这么巧么??

在他陷入人生思考的同时,一边的雷德拍拍他的后背,在格瑞的注视下慢条斯理地戳开一盒酸奶,“别想那么多,知道了真相就不好玩了,就当灵异事件吧。”

 

 

No.3-学校禁止谈恋爱,可操场上的幽灵都成双入对

“雷狮呢?”安迷修头上顶着毛巾,头发还没来得及吹就赶回宿舍,一进屋先是环视了一圈宿舍里有几个脑袋,目光停在了某个空空的上铺,随即皱着眉头看挂在宿舍门上的表,“一会该查宿了。”

几个人都摇摇头表示不明状况,佩利一敲脑袋,“啊,我给忘了!老大让我帮他打掩护来着,他今天晚上等查完了宿想办法溜回来。”

“他去哪了?”雷德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弹起来,兴趣十足,“是不是跑出去约会了?”

佩利晃了晃脑袋,“我……不知道啊。”

安迷修把毛巾从脑袋上拽下来,面无表情地说:“我看我们还是直接去主动认错让舍管老师去抓雷狮吧。”

“哎哎哎别,我都答应雷狮老大了。”佩利立马从床上跳下来拦安迷修,“我想想……咱们可以把老大的被子卷成一个人形……!”

“行,那你去给我找一床一米八六的被子去。”

正在看书的格瑞被舍友闹得不得安宁,只能靠在墙面上默默地往窗外看。

夜色中的操场上晃动着月光下的树影,路灯照不到的地方尽是一片深蓝,而在那些绰绰的景色中,竟有两个并肩而行的……影子?!

“嗯?……”格瑞以为自己看书看得眼花了,眨了两下再次确认,两个影子还在那里,缓缓地在人工湖旁边的小园林中游荡。

神近耀发现格瑞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引了,也跟着往窗外看,不一会也看到了什么神奇的东西,默默地往后退了两步。

“哎,你们在看什么啊?”很快,两人不寻常的反应就引起了雷德的注意,他也跑了过来凑热闹,而僵持在门口的安迷修和佩利对视了一眼,很显然两人的好奇心都已经战胜了一切,也跟着爬到了窗口上。

视力超绝如神近耀,瞬间就看出来其中一个是雷狮,至于另一个……他倒觉得那帽子眼熟,之前运动会上的时候好像在主席台上见过……就是想不起来。

不过他也懒得将这些情报分享给舍友们,于是只是默默地缩回了床上,开始玩手机。

“幽灵?”佩利瞪大眼睛眨了眨。

雷德立刻作痛苦状抱住自己,“啊!——幽灵都能成双入对,有没有王法了?”

“你们清醒一点……”格瑞表示对任何超自然现象不屑一顾,“应该是有人在散步。”

“不会吧,谁这个点了不回宿舍跑出去幽会……”安迷修话说一半,舌头就打了结,几个人不约而同地看向了雷狮床铺上以假乱真的被子卷,忽然明白了什么。

“我有个大胆的猜想……”雷德捧着脸,指了指下面那两只“幽灵”。

“咳……”格瑞轻咳了一下表示大家都懂了就好,“算了,大家睡吧,等那两只幽灵消失了雷狮说不定就上来了。”

 

熄灯以后是男生宿舍约定成俗的夜话时间。

平日里他们讨论的东西天南海北,甚至有的时候都会因为聊得东西不对口吵起来,不过今天晚上大家有了一个共同的话题——另一只“幽灵”是谁。

安迷修回想了一下,忽然找到了重要线索,“‘幽灵’应该喜欢吃糖!”他激动地锤了两下枕头,“对!肯定是——雷狮口袋里装的糖都不见了。”

“垃圾信息,我也喜欢吃糖好不好。”雷德摇摇头表示不屑,“我觉得我们可以从身高差入手……哎佩利,你天天跟着雷狮混,有没有什么线索啊?比如有没有接触谁谁谁的时间比较长什么的。”

佩利冥思苦想了好一阵,越想越疑惑,“没有啊!非要说的话只有我和老大、还有他弟弟,还有高二的帕洛斯……我们几个混的时间比较久,其他人我都没注意!”

“要你何用!”

……

今晚的神近耀依然默不作声地享受着黑夜,但不发声并不代表着他不感兴趣。

他先是窥听着舍友们乱七八糟的讨论,确认了都没有用后决定手动屏蔽,自己盯着天花板上的某处开始思考……

啊!神近耀想起来了,高一年级的那个播报员,好像就戴着和那只“幽灵”一模一样的帽子,名字叫……卡米尔?

等等、卡米尔……是不是也是雷狮在高一年级那个弟弟的名字?

对上号的瞬间神近耀就觉得毛骨悚然,细思极恐,他忽然感觉宿舍里所有的灵异事件好像都解释得通了。

就像个被根治的强迫症患者,神近耀长舒了一口气,裹紧被子翻了个身,闭上眼睛不再听舍友们完美避免正确选项的无用讨论,打算做个无言的先知。

 

-fin-

 

 

  926 22
评论(22)
热度(926)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