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糖厂厂长。

 

【雷卡】是非题 39

首章

上章

 

39.

他们的车票隔了一节车厢,行李箱被雷狮带走,卡米尔找到座位后压下小桌板,从包里找了本书放上去。

列车开动了不久他就盯着窗外走神。上车前雷狮看着他吃完了中午份的药,现在发作后整个人都犯懒。他的位置靠近窗边,午后的阳光穿过窗子照了进来,纸页都打成了暖融融的金黄色,他的身上也覆了一片温暖,他感觉舒服极了。

列车行驶中低声轰鸣着,片刻便撩起缱绻的困意。于是他默默合上了书,抱着背包向角落里窝了窝,在暖光中慢慢闭上眼睛。

 

再次醒来的时候列车停在一处中间站。卡米尔拿到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才发觉自己竟然睡了那么久。下方消息提示中有未读的信件,打开后看到是雷狮发来的信息,说他旁边的位置没有人,找车组人员确认了这是张空票,问他要不要过去。

卡米尔觉得自己立马就醒了——看了一眼时间,竟然已经过去近一个小时。他赶紧将东西全都收好,穿过车厢找了过去。

雷狮正低头打手游,卡米尔等到一阵厮杀的特效闪过去才从后面拍了他的肩膀,对方立刻回过头来,在看清来人是卡米尔后眼中微微闪过一丝光亮。

卡米尔有些歉意地低声说:“刚刚睡着了,没看到……”

“嗯,我知道,”雷狮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现,他伸手帮卡米尔递了一下背包,“你一直没回,我就去你们车厢看了一眼。”

……雷狮竟然还在他睡着的时候过来看过他。卡米尔心底落了两圈涟漪,可神色却毫不变动,只是轻声“嗯”了一下,在雷狮旁边的位置坐好。

雷狮打了个哈欠,捞起手机打算再玩一局,手指在开始的按键上停了一会,忽然放下揉了揉眼睛。

卡米尔看着他这套动作,立刻想到他肯定没有睡觉休息,在车上长时间看手机还容易眼酸头晕,于是便在雷狮又重新握住手机的时候伸手按下,“别看了。”说罢,趁着雷狮动作僵硬了一秒后将手抽离的空档,从自己的耳朵上摘下一只耳机塞到了他的耳朵里,“闭着眼睛听一会音乐吧。”

雷狮本来还想说些什么,半张着嘴还没来得及出声,接着清晰的钢琴曲悠扬地传进了耳朵里,他神色缓和下来,哼笑了一声,“看不出来你还挺文艺。”他挑起一边的眉毛,伸手扯了扯连在一起的耳机线,“但是你这样让我怎么休息?”

卡米尔答得很快,似乎早有准备,“你可以靠在我身上。”

“……”他到底是怎么面不改色地说出这句话的?雷狮暗暗地倒抽一口气,手指不安地缠了几圈耳机线,又装作随意地问:“这么会撩,被你迷住的人其实也不少吧?”

卡米尔沉吟了一会,好像在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

不是吧,难道还真是有?说起来卡米尔谈到和自己有旧的那个人的时候也是只言片语便草草带过了,不知道当时他在那个人身上到底投入了多少感情,是不是也像现在这样温柔又狡猾,慢慢将人置于被动之中……

雷狮胡思乱想的空档,卡米尔也似乎回忆完了,雷狮悄悄坐正打算洗耳恭听,谁知对方却有些无奈地摇摇头,然后叹了口气,“应该没有。”

雷狮一时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表情了,总之卡米尔看向他的时候忍不住笑了一下,不知是不是错觉,他看到卡米尔抿了一下嘴唇,耳朵有些泛红,可眼神柔软又深邃,在那深处有片亮光,无形中吸引着他,“其实,在你之前我也没追过别人。”

……这家伙是不是太得寸进尺了。

“拿走拿走,我趴一会。”雷狮喉结不可控地滚动了一下,生生将视线从卡米尔的眼神中撕开,一把将那个该死的耳机拽了下来,两只胳膊一叠,脑袋栽在小桌板上,想说的“以后不要再说这种话”了之类的想法统统卡在干涩的声带后方,只顾着藏住自己抑制不住开始加速的心跳,像只猛地从开水里面弹走的虾,感觉自己沾了水的地方正在发红发烫。

 

其实以雷狮的身高,窝在二等座的小桌板上很是煎熬。

他手里攥着缓慢散热的手机,默默地想:要是卡米尔再说一句这样的话他就立刻制止,开开玩笑也就罢了,可问题是他的态度半真半假,一时也不知道谁会比谁更在意。

可一直到列车临近车站开始减速,卡米尔都没再说一句话,如平日里一般安静。

雷狮趴了一会,感觉自己像是睡过了一觉,但脑袋莫名清醒。他抬起头来,看到卡米尔正靠在一边听着音乐、看着窗外匆然倒退的景色。

他的眼神失焦,好似在想事情,竟然没有发现自己的动静。雷狮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太阳已经被隐没在远边的重重建筑之中了,天边是一片灼烧一般的霞光,映在卡米尔的眼睛中,和他瞳孔里那片淡漠的冰霜猛地撞在一起。

雷狮有些看愣了——

卡米尔平日里表现出的情欲远没有他丰富,所有的喜怒哀乐都很淡,但却都能从那些微小的细节中感受到其中的真心。

他从未见过卡米尔流露出这样的表情——那是一种并非寂寞的孤独,好像将全世界从身边隔绝开来,他游走于其中,像一滴雨、一片叶,不在意自己的到来或离去,与任何的人和事都没有牵扯。

异样的感觉让雷狮移不开眼,不觉间呼吸都好像停了,直到卡米尔回过神来,看到雷狮正在盯着他看,一瞬的惊讶之后他笑着伸手,帮雷狮把压乱的刘海理顺。

卡米尔的体温似乎一直都是偏低的,触碰到的地方泛起一阵凉意。仅仅一眼而已,好似冰川融化,那些坚硬的裂缝中有温柔四溢而出,雷狮下意识地捏住那只点在自己额间的手,待到意识游荡了一圈之后重新回归大脑,扣紧的指尖已经又加重了几分力道。

不、他刚刚只是……

所幸卡米尔只是眨了一下眼睛,眼底收不住的笑意好似遇到了什么幸运极了的事情,在雷狮的力度猛地放空后很自然地松开了手,然后从背包里面翻出一瓶矿泉水递过去,“喝吗?”

“……嗯。”这么说倒真是觉得自己有些口干舌燥了。雷狮接过后利落地拧开,喝了两口又突然想起来,“你带了几瓶?”

卡米尔不冷不热地回答:“一瓶。”

雷狮只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咯噔”一声掉下去,“那你……”

“没事,我感冒了还是去接热水喝比较好。”卡米尔指了指他面前那张小桌板上的纸杯,随即冲他轻笑了一下,“大哥帮我把这瓶喝掉吧。”

就是瓶水而已,也要给他添堵。雷狮憋着一口气,直接仰起头往嗓子里灌。

在水流流畅清爽的凉意中他想:卡米尔做得太周全,自己完全分辨不出来这家伙是真心帮他掩饰尴尬还是单纯得想给他水喝了。

可……不管哪样都深得他心,简直挑不出半点毛病!他在无形中瓦解他层层堆砌的防御墙,明明都已经摊过牌了,他要是一腔孤勇穷,苦兮兮地追猛打,雷狮反倒有办法让他停下,可这家伙还偏偏要装作人畜无害的样子,那就根本无解。

不知为何他突然想起凯莉说的一句话——“这就是上天派来收了你的吧?”

雷狮用余光悄悄瞄了一眼身边那个人,他正在研究每个座位背后都塞着一本的动车组手册,看上去安静又认真。

什么收不收的,明明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大。他又不是什么青涩的小花小草,怎么可能让自己弟弟的几句甜言蜜语就哄得神魂颠倒。

 

列车到站的时候已经到了该吃饭的时间段,他们先坐着地铁来到市区。有一个人形导航仪,雷狮的手机地图和点评软件就没打开过。出了地铁站后卡米尔回头问雷狮:“大哥想吃什么?烧烤么?”

他的确是好这口……但前几天还和几个朋友撸过串,再怎么喜欢也不能经常吃。而且……总觉得卡米尔这么迁就着他的感觉很别扭。他想了想,“你有什么想吃的?”见对方迟疑了一下后又觉得好笑,语气放轻松了些,“你的地盘,你说了算。”

帽檐下面卡米尔的眼睛转了半圈,随即就被阴影挡住了,雷狮从上往下只能看到半个上扬的嘴角,“我知道附近有一家的汤煲得很好喝。”

雷狮满意地打了个响指,“那就走吧。”

 

也许是有饿肚子的加成,卡米尔推荐的饭店味道确实是让人惊喜。雷狮要了些啤酒,卡米尔只跟着他喝了两瓶,过后便只喝柠檬水了。

雷狮也没表现出什么不满,只是摆了摆手说:“也行,你还在吃药嘛。”

其实卡米尔觉得雷狮也有帮他找理由的成分在,毕竟对方应该也知道,万一自己真的喝醉了他可保证不了会不会对他说或者做点不应该的事。

他们一边吃一边随意聊着,结账离开后外面的灯光也都亮起来了。卡米尔不知道雷狮平时出来是习惯住酒店还是快捷旅馆,刚想开口问,雷狮便猜到了他在想什么,“住的地方就近找吧,干净就行。”

卡米尔低声答应,他们穿过绵延着霓虹灯的巷子,在尽头找到了一处旅店。前台小妹正在低头玩手机,眼皮子都不抬一下,“没有标间,大床房也只剩一个了。”

“……”两人同时想到了什么,表情有一瞬间同步得古怪。卡米尔转身拉了一下雷狮的袖子,“走吧,去找别的。”

“别白费功夫啦,你去别的地方也没空位置,这个还是刚刚客人退掉的。”前台小妹终于抬了一下眼皮,却在看到雷狮的面貌后明显地愣了一下,紧接着语气都变软了,“这、这边会展中心有车展嘛,你们怎么不提前订呀?”

雷狮的注意力立马就被吸引了,本来要离开的脚步调转回来,“有车展?”

“啊,你们不知道嘛。”见雷狮走近,小姑娘两眼放光,兴奋地搓了搓手,“国际车展呀!感兴趣么?我们老板有黄牛票的。”

雷狮挑挑眉毛,走上前去一手撑在前台的大理石面上,冲她笑着低声问,“美女,真的没有标间吗?”

小姑娘下意识向后退了一小步,脸都有些红扑扑的,“……哎呀!我骗你们干什么嘛!”

雷狮轻笑了一下,思考了几秒之后便将证件递了出来,“那就要那个房间吧。”说完他回了一下头,卡米尔一手搭在行李箱上,另一手扶在帽檐上猛地抬起了一下,那瞬间定格的表情中混杂着好多种情绪,雷狮懒得一一解读,只是有点好笑地看着他,“别愣着,过来登记。”

卡米尔在雷狮的目光下机械地挪了两步才让自己恢复正常,前台小妹搞不懂情况,只觉得气氛有些诡异,半天才小声地问了一句:“那……要车展的票吗?”

雷狮托着下巴摆出思考的表情,过了一会才说:“我先上去查查,要是好的话再下来找你买票。”

她小鸡啄米一样连点了好几下头,傻乎乎地笑了两声,飞快地帮雷狮开好了房卡,递回证件的时候毫不掩饰地多看了几眼,直到两人消失在电梯间,才拍了拍自己犯花痴的脸,晃晃脑袋重新打开手机。

 

一直到进屋,雷狮把行李箱平摊在地上,两人之间都是诡异的安静。还好有什么动静响了起来,两人同时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最后是卡米尔提出了震动的手机。

他看到卡米尔的神色变了变,“……我先出去接个电话。”

本来他还没怎么在意,但是就冲着这句话,这个电话明显就是有问题!雷狮的好奇心立马涌了上来,又被自己生生摁住。

“你不用出去。”他翻出来了毛巾,“我去洗澡,你接吧。”说罢便踏进了浴室,锁门的时候还带着莫名的气。

谁啊?这么晚了打电话,还不给他听……倒也不是想窥探人家隐私,但总觉得这么小心翼翼的,不是什么特殊关系用得着这样么。

最气人的是如果卡米尔不搞那一套表白的戏码,他现在就可以拿着兄长的身份随意询问,可现在倒好,连好奇一下都似乎带着占有的意思,实在是让人不爽。

还有这个巧到让人怀疑有人可以在暗中整蛊自己的房间……他简直怀疑自己要比卡米尔这个心里有鬼的人还纠结!不就是同床共枕么,寻常家里兄弟之间一定也没什么,就算是卡米尔真的要怎么样,那他也打不过自己。

……反正归根结底都是卡米尔的锅。

雷狮站在水流中狠狠抹了一把脸,越想越觉得自己莫名其妙。匆匆冲完了澡,擦着头发出去的时候卡米尔把电脑放在大腿上,见雷狮出来后将屏幕转了过来,雷狮定睛一看,原来他是在搜那个车展。

“嗯……”官网很正规,的确是个规模不小的活动。飞快地浏览完后雷狮把鼠标还给卡米尔,“你感兴趣吗?要不要一起去?”

“我去不了,大哥要是感兴趣的话就自己去吧。”卡米尔的表情看上去有些可惜,“明天是车展最后一天。”

这样啊……

雷狮知道明天是卡米尔母亲的忌日,起初他还想过扫墓这种事情自己跟着去是不是不太好……毕竟上一代人之间那些复杂的纠葛太多,他不知道卡米尔的母亲是否还在记恨着自己的家人……既然这样,倒是两边都轻松得多。

“这样的话我就自己去吧。”雷狮做到床边,低头擦了两下头发,然后将毛巾搭在肩上。

“嗯。”卡米尔轻轻答应着,然后起身,“那我去洗澡。”

话音刚落,他放在一边的手机便又震动了一下。卡米尔点开,仅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手指在半空中停了停,最终锁上了屏幕。

不行……这个反应实在是太奇怪了。雷狮觉得自己实在忍不住了,“谁啊?”

“嗯……以前的同学。”

 “只是同学?”雷狮敏锐的眼睛微微眯起,像台测谎仪一样将卡米尔从头到脚扫描了个遍,停顿了几秒才冷冷开口:“前男友?”

卡米尔微愣了一下,竟也能立刻恢复正常,“嗯,他知道我母亲的忌日,问我今年是不是回来扫墓了。”

“然后呢?”

卡米尔的眉毛抬了抬,“还问了我有没有时间一起吃个饭。”

“……你答应了?”

这回卡米尔却只是看着他一直没有开口回答,那张脸上依然没有什么明显的表情,可眼神却有些意味深长了起来。

雷狮猛然觉得审视与被审视的身份对调了过来,脑内一片小型爆炸,在四散的硝烟中他看到了卡米尔缓缓收回目光,转身去找出了自己的毛巾和衣物,“大哥要是不放心就看我的聊天记录吧,”他站起身来向浴室走去,“手机密码是你的生日。”

 

隔着一面墙,里面的淋浴声响起,清晰得仿佛就是当头浇在雷狮自己脑袋上。

刚刚有那么一瞬间雷狮真想把卡米尔从浴室里面揪出来,摁住这个家伙盘问清楚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可心跳太过剧烈,缀得身体无法动弹,眼睛钉在卡米尔的手机上,好奇心燃烧起来,简直要把他逼疯掉。

他坐了很久,终于忍不住伸手——自己的生日当然是自己最清楚,他很快地输入了前三位,可鬼使神差,手指却在第四位数字上停顿了许久。

……不对。

他回忆着刚刚卡米尔的表情,忽然意识到什么,狠狠地将卡米尔的手机扔在床上——

管他什么同学还是什么前男友……和他有关系么?这就是个圈套!骗他将一只脚伸进去,差一点就爬不回来。

雷狮看着那个可怜的手机弹起来又跌进被子里,几秒之后深深吸了口气,将它放回原位,披了件外套便下床走出门去。

 

雷狮找到前台小妹买了张车展门票,又靠在前台上和她随便聊了些附近吃喝玩乐的地方,直到小姑娘打开社交软件蠢蠢欲动地暗示着想要他的联系方式,雷狮这才装作听不懂地摆摆手,跑到外面抽了根烟。

焦灼的味道弥漫开来,雷狮忽然发觉,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碰烟草了。

他没有烟瘾,最开始也是和自己那帮朋友们学的,混在一起的时候会抽,那些年烦闷困倦的时候会抽,再到无聊的时候会抽……就像寂寞的时候有些人会忍不住找人疯狂聊天,有些人会不停地剥手指甲一样。

后来卡米尔住到了他的家里,某天他忽然发现卡米尔有意屏息的动作,这才知道了原来他不喜欢烟味。然后他开始慢慢停止了烟草,起初只是在家里,然后是在车上,再然后就没怎么碰过了……

然后他惊觉,“抽烟”的事只是冰山一角,卡米尔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渗透在了他的生命里,让他产生了从未有过的依赖,无法想象分开的场面。

天色已经彻底黑下来了,沿边店家很多,各种颜色的灯火交相辉映,路上的人来来去去有些许喧闹,让人一点都感觉不到晚。雷狮掐灭了火星之后雷狮又在附近转了转,夜里的冷风把他吹了个透心凉,他赶紧钻了回去,站在空无一人的电梯里看着自己的影子,突然想明白了什么。

 

回去的时候卡米尔像无事发生一样给他开了门,随即飞快地钻回被子里。

雷狮没想到卡米尔要这么早就睡,不过转念一想,两人共处一室滋生出了不少尴尬,睡觉是最有效的逃避方式,索性也去洗漱,换好了睡衣后掀开被子躺在了另一侧。

他仰躺着翻了一会手机,见卡米尔彻底没了动静,微微侧过头去问:“熄灯?”

“嗯。”对方声音很轻,从被子里面伸出手来拉灯的时候雷狮才发觉,原来他的身体是蜷缩在里面的。

“……你冷吗?”雷狮皱起眉毛,周围的一片漆黑给他添了不少心理安慰,干脆侧过身去对着卡米尔。

“还好,也没有特别……”

“过来。”雷狮打断了他,调整了个姿势,在被子下面张开手臂。

他明显感觉到卡米尔的呼吸都停了,过了好久才慢吞吞地转过身,很轻的气音传来,卡米尔好似无奈地笑了:“大哥,你知不知道这样我会想……”

他抬起眼睛,黑暗中两人的眼神忽然就那么交汇在一起,雷狮只觉得脑子一空,已经把卡米尔拽到自己的怀里,“不许想。”

肢体触碰在一起,卡米尔重重地呼出一口气,忍不住又满足地向前贴近了一些,可雷狮只觉得凉意立刻从怀里涌上来,浇灭了那些躁动的臆想,他压低了些声音,“怎么这么冰?”

卡米尔两只手一起缩在胸前无处安放,他低下头闷闷地如实回答:“……洗到最后不出热水了。”

“……明天换酒店。”雷狮觉得生气又心疼,犹豫了两秒,终于又伸手将卡米尔抱紧了些。

怀里的人后背明显僵硬了一下,半天说不出话来,最后只憋出一声很轻的:“你抽烟了?”

“雷狮下意识往后退了一下,“还有味道么?”想要伸手揪着自己的睡衣闻一下,却不小心碰到了卡米尔叠在一起的手——也是冰凉的,可触感实在是太熟悉,搞得他不想松手。

心跳过载,不想再忍下去了……“没事,挺好闻的……”卡米尔终于伸出手来抱住雷狮,将脸埋在他的颈窝中,贪婪地感受着气息,只觉得整个世界都要被融化。

“不用回答……”他深吸了一口气,贴着雷狮的耳朵,声音都因激动和拼命压抑而有些沙哑:“我喜欢你。”

 “……嗯。”

短促的回答,可卡米尔却如获珍宝,他不敢再用力,只能再次确认一般重复了一遍:“真的很喜欢你。”

雷狮的胸膛微微起伏着,卡米尔觉得自己后脑被轻轻地揉了两下,他在黑暗中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听到了一声叹息传来,随即是近在咫尺的声音:

“嗯,我知道。”

 

-tbc

 

下章

  940 121
评论(121)
热度(940)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