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读不懂的诗和去不了的远方。

 

【雷卡】是非题 36

首章

上章

 

36.

一回到家,扫地机器人打着转迎面撞到了雷狮的脚踝,被不耐烦地踢开之后又傻乎乎地溜远了。

刚刚在生气的时候还没觉得饿,现在却发觉到胃里难受了。雷狮翻了好一会冰箱找到了填肚子的东西,一个人将它加热吃掉,翻着心底各种乱糟糟的心事。

他想起之前被逼无奈回家的时候家人们都在催促他快些成家,父母兄长的话他听不进去,最后还是性格较为圆滑的姐姐说了些触动他肺腑的话——

纵使再怎么合不来,作为家人,看到雷狮整天在外面和乱七八糟的人们鬼混在一起为所欲为,不论怎样心里都是会不舒服的;其实催促也好强迫也罢,初心都只是想要他找到一个共同生活的人,至少可以在朝夕相处中互相照顾、相互牵制,而不是在芸芸人海中像一粒尘埃一样没有归宿,由着性子随风四处漂泊。

随心所欲到底有什么不好?雷狮至今都不能理解好好的为什么非要在他的身上划定条条框框。虽然抗拒,但说实话,他也不是没想过如果非要和另一个人生活在一起的话自己又会活成怎样一副模样。

他坚决不要和自己性格脾气相似的,但又不想要那种太温柔乖巧逆来顺受的;他喜欢能够倾听他的人,但是又希望那个人拥有许多自己的想法……诸如此类,要掌握好所有他期待的东西实在是太难。人真的是一种很有意思的生物,拥有一样特性的同时也会被它的副作用影响,如果将每个人都换算成可以互相匹配的数据,那是要有多么幸运才能撞上那个百分之百的存在呢?

况且如果真的有那么一个人闯入到了生活中,他也不一定会全心全意地敞开自己的心来爱与被爱。

以前他脑补完这一串设定之后会自然而然地狠狠骂自己毛病真多,后来想得次数少了也就不再纠结,渐渐地也就被埋在了记忆储藏室里某个结了蜘蛛网的角落。

面对许久没再细细思考过的问题,在这样的一个夜晚卷土重来,独自一人冷静地想想,如果没有那些复杂到头疼的问题,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是很喜欢和卡米尔一起生活,甚至曾经也有些自私地想过一辈子都这样相陪伴也未尝不可。

可这样的话又该如何定义他们之间的关系呢?……

窗外一片安逸的月色,放眼望去能瞧见的窗户中都有隐隐约约的暖光,透过各家样式不一的窗帘漫出来。

这种无解、又没办法逃避的问题真的很糟心。雷狮觉得很累,可神经却在紧绷着,好像打了药物刺激着他无法合眼。他打开电视,心不在焉地看了一会,口袋里的手机叮叮当当地响了起来。

同学群里异常热闹,原来是那对求婚的情侣已经定好了办婚礼的日子,一个红包炸出了一堆平时闷不吭声的同学,此时大家祝福的祝福感叹的感叹,雷狮也赶紧抢了一个,说了点漂亮话后又发现准新郎还给他留了言,问他有没有意向帮他们结婚那天拍点照片。

婚纱照他以前倒是也拍过,但婚礼摄影又和这个不一样,现在大部分新人更喜欢把生命中最重要的时刻拍成小短片,他想了想回:「你们商量过了?我觉得录像更好啊。」

那边显然有点懵,“正在输入”跳闪了好几次,最后慢吞吞地发来一句:「原来还可以录么/擦汗」

「嗯,我这有几个专职婚礼摄影师的联系方式,你们要是考虑好了我可以帮你们打招呼。」

「谢了啊,第一次结婚,没经验/傻笑」

装傻还能发射狗粮,真是够了。雷狮笑了笑放下手机,感觉心情稍好了一些。

电视里恰好在播放某部前一阵大火的悬疑电影,群里的各种消息还是跳个没完,雷狮干脆开了免打扰,只把卡米尔放到了白名单里。他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沙发上,准备消耗一下他今天有些过于旺盛的精力。

结果一直到电影演完,雷狮的手机都没有再响动起来。他扫了一眼干干净净的屏幕,心想,卡米尔大概是已经睡着了,然后百无聊赖地举起遥控器换了个台。

夜间的频道意外地精彩,太阳沉入海平面,人们潜意识中的感性随之漂浮了上来,也许大部分人都会寻求一些方式来打发这段只有灯光作伴的寂寞时间。

影片里面讲述了一对因战争分别了整整十年的夫妻,在互不联系的日子里两人各自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再相见的时候生活已经将两人打磨成了另一幅熟悉又陌生的面孔,感情还在,但观念早已不合,在一张错综复杂的人际大网下苦苦挣扎,衍生出了许多令人唏嘘的情节。

屏幕上正在进行的剧情大概是男主人公有个长期去海外做项目的机会,他想挣钱,却又不舍得刚刚寻回的妻子,一大家子人互相之间劝过来瞒过去的,又徒增了不少误会。

故事是好故事,但有几个演员在悲剧降临的时候表演略显浮夸,再加上雷狮本身就不太喜欢看这种情感纠葛的剧情,他刚握住遥控器,男主人公却忽然紧紧抱住妻子恸然泪下,“我不想再和你分别十年。”

也许是“分别”这个词戳中了雷狮的某个穴位,他贴着沙发的靠背打了个冷颤,赶紧举起遥控器又连换了几个台。

 

再次拿起手机的时候已经很晚,雷狮打开消息框草草地扫了一眼,大多都是些看一眼略过的消息,他眼球转了转,忽然定格在凯莉发来的一条信息上,眉头接着就锁了起来。

他赶紧跳下沙发抱来电脑打开,今晚零点是新一期的街拍更新,界面一刷新出来,雷狮的脸就黑了一层。

在他所有发布出来的作品中,从来都不会出现同一个模特。最开始只是无意而为,后来渐渐地也就变成了一种个人独有的风格。可新一期的版面正中央,一名红衣女模特的正面照和侧面照被拼接在了一起,摆在了最显眼的位置,下方还有一行不知所云的文字介绍。

雷狮当即就感到头疼了,他一伸手摸到了手机,飞快找出了新编辑的联系方式问她那个版面是不是她设计的。

新编辑也是夜猫子,没几秒就接连回复了两条消息: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我觉得那个模特正脸的和侧脸的两张都很好看,所以就一起放上去了。」

雷狮盯着那行字沉默了一会——虽然他从来没刻意跟人强调过,但她竟然完全不知道么?

他又回想了一下之前商谈的时候对方表达出的激动,对他的作品有多么感兴趣,之前做过多少多少工作之类的……顿时就觉得讽刺了起来。

但放在网站上的东西不是像个人博客那样随随便便就可以改动的,需要摄影师和编辑都通过确认,还有些其他程序……总之很麻烦,这个时间点也不可能有管理员专门伺候他删东西,只能等明天管理员上班了再去操作。

那边见雷狮半天没有回复,又发来一条:「怎么了?」

雷狮想了半天,最终还是忍住了那团会被对方看来毫无道理的怒火,只是草草地回复了条「嗯,知道了」便关上了对话框。

他忽然觉得也许自己也该去向旁人那样转转锦鲤彩虹什么的,来驱散一下那团令他最近事事都曲折的阴霾。

 

再没了看电视的心情,过了零点之后睡意也缓缓侵入了身体。雷狮在客厅的沙发和房间的床铺之间纠结了几秒,最终还是选择了回床上睡。

卡米尔走后他换了新床褥被套,比先前的更软一些,整间屋子也在收拾后看着舒爽了许多,拉上窗帘后周围一片漆黑,总觉得能睡上几百年似的。

雷狮把手机放在枕边后闭上眼睛,他很擅长将糟心的事情暂且丢在一边不去想,且入梦很快,没多久就平稳了呼吸。

也许是白天想的事情太多,下半夜的时候他开始翻覆着做梦,最开始不甚清晰,好像是在和人交流正常,转了个场景竟然又和好如初,可过了一会情绪又开始不顺……反反复复,好像自己搭乘了高速的火车,一头扎进漆黑的隧道,看不到头。

这样的场景切换反复了几次,雷狮眯着眼睛努力地辨识着那个与自己若即若离的人,一个念头好似爆开的火花突然炸进了脑海,他吸了口气才开口问:“……卡米尔?”

就像是面具被击碎,那个人脸上有一瞬被识破的惶恐,随即便恢复了往日的风轻云淡,整张脸也清晰了起来,他垂下眼睛,点头道:“嗯。”

雷狮随着他的视线看下去,这才发觉原来两人在一座吊桥上,越过围栏能够看到下面汹涌的水流,而两头却看不到边。

敏锐的直觉刺痛了他,雷狮察觉到了自己应该是在做梦,可揪心的感觉却是真实的。他甚至有些怀疑是不是卡米尔病到灵魂出窍,亲自来梦里继续折腾他……

正乱七八糟地想着,卡米尔竟在桥边缘坐了下来,回过头来望着雷狮,轻声道:“大哥也来坐坐吧?”

……这根本无法拒绝。

雷狮在心底默念了两遍“反正是梦”,像只警惕的猫科动物一般走到了他身边坐了下去。脚下是悬空的,好像隔着一层空气踏在流水之上。

这场景过于虚幻,现在雷狮确定这真的并非现实发生了。他们的手臂搭在护栏上,一起默默地看了一会,然后卡米尔将目光转了过来。

雷狮坦然地扭过头去和他对视,卡米尔淡淡地开口:“大哥想好了吗?”

“……什么?”雷狮以为自己没听清,他盯着卡米尔的眼睛试图确认,那片蓝色好像被注入了迷雾,有什么预感像枚令牌一样一声闷响掉进他的心底。

卡米尔沉默了几秒撇开眼睛,脸上依旧没有什么太大的表情,“大哥忘了吗?我让你做的选择,要么和我试试,要么……”

……果然。

意外的是,雷狮本来还有些许紧张,见卡米尔真的说了出来,反倒坦荡了。难道自己不答应,他还能把这座桥拆了不成?即使他真的从什么地方变出一把砍刀什么的,那他也正好自上而下摔落,然后从这个离奇的梦里醒过来。

“要么什么?”雷狮认真地看着他,好似在等待着谈判的条件,两人明明靠得极近,但却好像相隔着万千山海。

卡米尔没有丝毫的挣扎,语气平淡得好似一个局外人:“那么我们兄弟也别做了,咱们到此为止。”

说罢他摸了摸颈间,扯出一条皮绳,上面挂着的坠子和自己耳尖的宝石一模一样。他几乎没用力,就将它扯了下来,放在手中若有所思地摩挲着。

雷狮盯着那枚黑色的宝石,只担心卡米尔会松手,然后下一秒那宝石就自桥上坠落,和自己的心一起跌入湍急的水流中再也见不到。说不紧张是假的。他从未想到自己明知道一切都是梦中的情节,心弦也会随之紧绷。

“你觉得值得么?”雷狮缓了好久才开口,“一定要用这种极端的方式么?你想过你会把自己逼上绝路么?”

卡米尔好像料到了他会如此回答,竟淡淡地笑了出来,“我?只是又回到了从前一个人的状态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讲得理所当然,语气淡得好像平静无风之时的湖面,而反之雷狮自己就是一锅即将要炸开的沸水,所有的情绪化为火舌、化为热汽、化为爆破在空中的泡沫……

他死死地盯着卡米尔,只觉得眼中都要冒出火苗,面前的人只跟他僵持了几秒,忽然不忍再看了似的偏过头去,一手抓住围栏站了起来,向着桥一段的尽头走去,孤独的背影不曾回头,却被雷狮看到了他不稳的脚步——

“卡米尔。”他想都没想便喊出那个名字,“停下——”远处的影子只停顿了一下,便又重新恢复了渐渐远去的脚步。

已经无关什么现实与梦,他用最快的速度爬起来试图去追,可对方就像是听不见一样,脚下的水流声忽然震耳欲聋,淹没了一切,尽头缓缓浮现出来了,那里有形形色色的、雷狮并不认识的人,各式各样的表情中有些人对他流露出了刺眼的喜欢和温柔……

雷狮觉得自己好像疯了,任由理智被水声冲刷干净,力气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被耗尽了,他两手常在膝盖上喘着气,有什么东西就像一捧抓在手中的沙子缓缓流逝,他眼睁睁地看着,感受到了撕心裂肺:“你……等等我。”

命令的语气忽然换成了请求,连雷狮自己都愣了一下,但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面前的人停下了脚步,惊异地回过头来看着他,好似在确认刚刚是否产生了幻听。

然后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不管不顾地抱了上去……

……

 

醒来的时候雷狮盯着一片漆黑,一度怀疑自己还没从梦里出来。懵了好久,抓了抓身上的被子,费劲地坐起来,异样的感觉爬了上来,才确认了一切。

他下床径直钻进浴室,冲了个彻彻底底的凉水澡,可激动地情绪却没有因此平复,心跳还是那么快。

他记得自己冲了上去,紧紧抱住卡米尔拥吻,就像是走投无路的困兽,两人皆是闭着眼睛难以呼吸。

他记得他说“别闹了”,然后按住他的后脑去缠他的舌头,又湿又热,难舍难分,然后他开始想要更多,指尖伸进衣衫,摸到了柔软的侧腰,再往上还有瘦削的肋骨,一节一节,里面是炽热的心脏在剧烈地跳动……

他好像还说了些别的,全是些不可置信的语气:“我答应你,我陪着你。东西不许丢,人也不许走,不然……”不然会怎么样他没想起来,不管后半句是什么,他觉得真要是在现实中说了这么一通话,做了这样的事,回头他就能狠狠抽死自己。

雷狮站在冰凉的水流下闭着眼睛,头发狼狈地贴在额头上,他整个人都像一台因过热而死机的计算器,艰难地重启着所有的程序,最后皆以失败告终。

然后他睁开眼睛,有水顺着他的眼尾划了下去,留下一条曲折的痕迹。

他想,等太阳彻底升起来了就去看一眼卡米尔。

 

 

-tbc

 

下章

  921 102
评论(102)
热度(921)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