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读不懂的诗和去不了的远方。

 

【米尤】药石无医 06

首章

上章

 

 

6.

他们找了一家装潢精致的西餐厅,尤里选了个靠窗的位置,米哈伊尔坐到了他的对面。

点菜完毕后尤里捧着手机戳了一阵之后便趴到了桌子上,对着远处发呆。米哈伊尔注意到尤里的眼睛转动了两下,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难为情的事情,把脸往袖子里埋了一下。

他觉得有些好笑,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尤里的脑袋,“想什么呢?”

“嗯……”尤里当然不想老老实实把那些小心思全都倒出来,他盯着吧台上的一只咖啡机随便扯了一句:“那个咖啡机好像挺方便的,哥哥要是经常喝咖啡的话可以买一个,总是喝速溶的不好。”

米哈伊尔看了他一眼没有戳穿,只是顺着他的话题聊下去,“我嫌麻烦。”

“这个很方便的!”尤里把脑袋支起来,恰好有名服务生走了过去在机器前摆弄了一会,很快一杯新鲜的热咖啡就磨好了,“你看——其实就是买回去的时候要组装一下,然后需要自己往里面装咖啡豆……花不了多长时间!”

米哈伊尔抬了一下眉毛,“你不是不会用么?”

“啊……”尤里不安分地抓了抓鬓角的头发,“上次去你家就在想这个事情,回去后我问了教授夫人怎么用咖啡机……”

说到最后他的声音慢慢变小,眼神也开始闪躲,反倒是激起了米哈伊尔捉弄他的心思。他平静地拿过尤里面前的杯子为他加了杯柠檬水,一边推过去一边低笑着问:“这么关心我?”

尤里撇了一下嘴,很小声地低估了一句:“当然了……”

“嗯?”米哈伊尔装作没听见,又向前凑近了一分,只见尤里瞬间便打起了警惕,寻到了对方眼底笑意后他眉头皱了一下,接着被某种万分柔软的情绪化开了——

“我说,是啊。”他接过那杯柠檬水,不知是无意识还是有意为之,指尖相触时他忽然向前一伸手捉住了对方的手腕,语气也变得急促起来,“哥哥要是让我和你住在一起,我肯定是……”

米哈伊尔尚未反应过来,只觉得尤里的眸子过于清澈,以至于眼底的那些真诚和渴望没有任何的掩饰,再多一瞬就能将他顾虑筑起的心墙轰塌成一片废墟。

可下一秒,他的视线忽然晃了一下落在远处,接着有些慌乱地站了起来,冲着他身后的位置乖乖地喊了声:“阿姨。”

“……”像是被抛上了高空又忽然甩到地面,米哈伊尔也下意识地起身回过头去,果然看到了教授夫人笑着走过来,摆手示意不用那么客气,你们坐吧。

教授夫人坐到了尤里身边的位置,米哈伊尔拦了个服务员示意可以开始上菜了,回过头的时候看到了尤里像个做了偷偷坏事被当场抓包的少年,不安地摸了摸自己的后颈,露出来的一小截皮肤有些红红的。

 

教授夫人年轻的时候是个园艺师,身体原因一直没能拥有自己的孩子,现在修养在家,据尤里说待他就像亲生的儿子那样好。

米哈伊尔对教授夫人表示了感谢,对方温柔地笑着说用不着这么客气,接着又随便聊了些其他的,什么事情在表达了适当的关心之后便不再多过问,优雅又成熟地维持了一个令人舒适的距离。

饭后教授夫人联系了中介,尤里将副驾驶让给了教授夫人,自己一个人默默缩到了后排座位,米哈伊尔顺着后视镜看过去的时候他正托着腮望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们来到一处半封闭式的小区,需要刷卡才能进入,小区内绿化做得不错,每栋楼旁都有草坪和灌木。

中介小姐带他们来到要出租的那处房子,摊开手里的小本子就开始介绍,水电光暖全都介绍了一遍,尤里心不在焉地四处转了转,刚从卧室出来就被中介小姐拉过来问:“怎么样?这两天看这套房子的人很多,如果先生您看好的话不如尽快……”

“额……”尤里举起两只手退了半步,他不太会应付这种情况,只能用眼神向米哈伊尔和教授夫人求助。

米哈伊尔立刻挡在两人之间,安抚性地将手搭在尤里肩膀上,转过头去礼貌地笑着问中介小姐:“之前联系的时候不是说这边还有其他的户型?”

“对对对……!”对方连点了几下头,“还有一个在七楼,另一个在五号楼,咱们现在就可以去看。”

“嗯。”米哈伊尔点了点头,“都看一下再决定吧。”

一行人又上到了七楼,窗外的视野似乎比刚刚那一层还要开阔许多,可尤里依然提不起兴趣似的,中介小姐看出他总想着打马虎,想转去怂恿教授夫人,被对方以一句“还是让他们做决定”给堵了回去,搞得她也有点提不起劲了。

但工作还没完,本着敬业的态度中介小姐还是继续带着三人去了五号楼。

走在路上的时候米哈伊尔注意到了尤里盯着花坛里面的喷水器出神,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怎么,都不喜欢么?”

“嗯……还好吧,之前都是住得学生公寓,这些房子我也不太会看,感觉都挺好的……”尤里垂着眼睛,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刚刚那个房子的厨房有点大,我自己一个人又用不到……”

“……”其实这句话里面有些暗示的意味了,米哈伊尔不确定尤里是不是想表达那个意思,只是在短暂的沉默后开口,“没事,我们去看下一个。”

尤里抿着嘴唇看了他一眼,没再说话。

 

七号楼的这个面积比较小,倒是很适合单人居住了。尤里各个房间看了一圈,没露出什么明显的表情可以让人判断他喜欢还是不喜欢。

米哈伊尔始终暗暗观察着尤里的神情,直到他走到阳台向下望去,平淡的眼底忽然闪出一抹亮色,“下面那个是?……”

“对了!”中介小姐拍了一下手,“七号楼和八号楼是连栋的,坐电梯到三楼可以看到有个门口通向空中花园,就是这个。”

从阳台向下看,空中花园里面摆了些小孩子玩的秋千和跷跷板,也有供人休息的长椅。

尤里眨了一下眼睛,回过头去对中介小姐说:“我想下去看看。”

“……这个、”对方有些为难,第一次遇到看房看完了以后竟然只对小区里的空中花园感兴趣的客户,“那我这边是……”

教授夫人冲中介小姐招了招手,“小姑娘着急么?”

“不急不急!”她摇摇头,“今天约了看房的只有你们。”

“那好。”教授夫人对她微笑了一下,“那陪我在这里等一会吧,让他们两个下去看好了。”

 

下楼的过程中两人谁都没说什么,直到踩倒空中花园的石板路上,尤里终于睡醒了似的,茫然地站在秋千面前。

其实倒也不是对这个空中花园多么感兴趣,只是刚才在那样空荡的房间里,忽然就觉得胸口有股压抑感,亦或者只是单纯得感觉到室内闷得慌,只要出来透透风就能好受一些。

米哈伊尔跟了上来,见自己弟弟魂不守舍地抓着秋千的绳子坐下去,他绕到了尤里背后,“要我帮你推吗?”

“哎,不了不了……”尤里打了个激灵,连忙拽住米哈伊尔的手——这么大了还要哥哥推着荡秋千,多幼稚啊!

他听到很轻的气流音,米哈伊尔在他身后轻轻地笑了,随即他绕到了另一个秋千上抓着绳子坐下,过了许久才低声开口问:“是不是最近太忙了,有压力?”

“……没有。”尤里耷拉着眼皮,踢走了前方的一颗小石子。

“那……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情?”他顿了顿很耐心地问:“是急诊科里有人和你闹矛盾了吗?”

尤里摇了摇头,“不会的,大家心肠都很好,我挺喜欢他们的……”

“……”米哈伊尔盯着他的侧脸看了一会,“想念国外的朋友吗?”

“额,有一点,但是……”尤里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解释,而且米哈伊尔在一边问一句自己否定一句,感觉好像是自己在闹别扭一样,他不想搞得米哈伊尔心情也低落。

远处忽然传来了小孩子嬉笑的声音,不一会就有两个小孩追逐打闹着跑过来,在见到两只秋千全都被占领了,肉嘟嘟的脸上浮起了巨大的失望。

两人一同看着他们,尤里忽然开口问:“你们想玩秋千吗?”

其中一个小男孩一边咬着指甲一边点了点头,尤里笑了一下便起身让开,“来吧。”

他转过身来看着米哈伊尔,对方也很好脾气得给小朋友腾出了地方。尤里环视了一圈,看到了远处有个花架,下面有些长椅,他对米哈伊尔说:“我们去那里吧……你笑什么?”

米哈伊尔笑着跟上去,用食指抵在鼻子下面,“我想起上次去急诊科找你的时候,你好像也在安抚一个小孩。”

“嗯?”尤里睁大眼睛回忆了一下,“喔,那个小男孩是陪他母亲来的……急性阑尾炎,其实做个小手术就好了,但是年纪小嘛……总觉得自己妈妈的肚子上要开个口子是件很吓人的事情,我看他一直在哭所以就……”两人走进了花影之下,他顿了顿,仔细打量了一会米哈伊尔眼中复杂又有些淡漠的笑意,忽然有些认真了起来,“怎么了?”

“没什么……”米哈伊尔抬起头来,盯着头顶一片边缘已经有些枯黄的叶子,视线却穿过它飘去了更远的地方,他像是漂浮在空中看着自己心口不一地说:“以后你也会有自己的小孩,看到你这么讨孩子喜欢我就放心了。”

尤里愣了一秒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表情都凝固住了,要不是秋风吹过,头顶上花架落下的影子在他的脸上微微晃动,他都要怀疑时间在这一瞬间静止了。

米哈伊尔静静地看着他,那样无所谓的态度好像无形的小刀在割他的肋骨,没来由的难过瞬间在心口堆积起来。

而在米哈伊尔看来,他的弟弟只是如同猛地受到了什么打击一般,下眼皮抽动了一下,接着那一圈眼眶渐渐红了起来,像是只太久得不到宣泄的困兽,他许久后他终于哑着嗓子开口:“……哥,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还未等米哈伊尔思考答案,他忽然上前一步,拽住面前那人的领口摇晃起来,“上次你也是亲了我还不认账,你是不是又在糊弄我?你明明知道我不想自己一个人住,你明明看得出来我喜欢的是你,还总是想着把我往外推,我……”

说到最后他竟然喘不过气来了似的,低下头狼狈地呼吸了几口,米哈伊尔原本还处在被当面坦白的猝不及防中,看到尤里这个样子他瞬间什么都不想管了,他想将人拉过来小心安抚,却被对方用力推开——

“别这样好么,”他的声音颤抖了一下,落在米哈伊尔的心口却好似千军万马破城而入。他断断续续地说:“喜欢哥哥让我很开心,你对我那么好……可是我一想到那些好可能都不是因为你想和我在一起,我就会很难过。”

说到最后的时候鼻音已经很明显了,米哈伊尔的理智在悬崖边被狠狠勒住,他真的怕面前的人哭出来。一时慌乱搞得他手指也停在半空,只能低声唤道:“尤里……”他试图抬起他的脸看清他的情绪,下一秒却被人撞到胸口,紧紧地抱住。

其实米哈伊尔想比自己冷静下来问他,即使知道了两人彼此之间确实有感情,那又怎么样呢?抛开兄弟之间的这层关系,谈恋爱本身就不是大多数人想象中的那么美妙,过了这阵盲目期之后你会慢慢从沦陷中拔出来,然后渐渐地清醒,反思自己在那段神魂颠倒的日子里做出来的一万件蠢事。

但是来不及了,事情在尤里抱住他的那一瞬间就已经朝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了,米哈伊尔没发现尤里的力气竟然这么大,将头埋得很低,似乎是不想让人看到他的表情,从喉咙里面发出的声音闷闷的:“别动,我就抱一会,好不好……”

他这样的语气,米哈伊尔根本狠不下心来推开,只好任由他抱着蹭了一会才微微叹气,“尤里,你听我说。”他用胳膊环住了尤里的肩膀,指尖插进他的头发里轻轻抚摸着,“你想过吗,是真的‘喜欢’,还是只是单纯得想和我‘在一起’?”

怀里的人安静了一会,终于缓慢地抬起头来,皱着眉头看他,“有什么区别吗?”

米哈伊尔看到他眼圈还是红红的,不过并没有眼泪的痕迹,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下去。他想,尤里大概已经忍了好几次了,否则不会这样忽然情绪失控,如果现在回应,后果不堪设想,可再像之前那样用缓兵之计也会把事情搞砸,在独木桥上做选择,不管哪边都看不见尽头,逼着他踏入旋涡。

尤里依然在盯着他,眼神锐利又倔强,急于寻求一个答案,不肯轻易罢休。眼眶上那一圈红开始蔓延,整张脸似乎都要染上微热的颜色。米哈伊尔和他对视了一会,恍惚中仿佛感受到了什么东西悄然轰塌的震颤,某种力量取代了理智操纵着他的身体,他用食指抬起尤里的下巴,在对方震惊的目光中贴着他的唇角吻了上去,甚至还在对方试图挣扎后将他压到了花架中间的柱子上。

能够感受到尤里处在混乱之中,情绪像过山车一样快速变化着,先是抵触,然后是茫然无措,在终于意识到这一切是在做什么后开始渐渐变得柔软,根本不需要试探便主动张开了嘴,勾住湿热的舌尖后便不想再松开……

有一瞬间他多么希望这处花架上再多些叶子藤蔓,最好能裹得密不透风,让他们能够在这世外伊甸一般的角落里互相咬断彼此余下的所有退路。

但光影晃动着落进瞳孔中,风声穿过叶片带来了远处孩子们的嬉戏声,许久后米哈伊尔不再用力,像撕扯一块伤疤一样终于放开了尤里,

那双眼睛还在失神,未从沉迷中苏醒过来的模样太让人心动,他整理了一下被尤里扯乱的领口说:“我是你哥哥,按理说不论如何都不应该这么做。”米哈伊尔盯着他,像是趴在浮冰上的人宁愿抱住火焰沉到深海里去,他忽然轻笑了出来,“但是我喜欢你,所以会做这种事情,以后还会有更越界的行为……”

他摸了摸尤里的脸,认真地问:“这些你能接受吗?”

 

-tbc

 

下章

  262 33
评论(33)
热度(262)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