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糖厂厂长。

 

【雷卡/16:00】是非题 31

16H

连载三连的最后一章

-------------------------------------------

 

首章

上章

 

31.

……岂止是能担得起,像雷狮这样一个生来便有着不容击垮的、自尊心中充斥满骄傲的人,愿意向他分享这些,这对于他来说简直太过贵重,足够他心猿意马好一阵子。

卡米尔只觉得自己就像站在白雪皑皑的悬崖边,一步踩不好就会踉跄、打滑,跌下无法自控的深渊。

而雷狮这一席话无疑是从背后将他推了一把,徒留他颠簸挣扎——

他有些艰难地低下头,光滑的台面上反射着头顶一闪一闪的灯光,还有自己那有些无措的影子,一边的雷狮还在嘴角含笑、耐心地等待着他说些什么。

他觉得也许是二层的空调不够,脑袋有点热,自己像个高烧患者一样,身边那么多的灯光和火光,都没有雷狮的眼睛能将他深深吸引……

“雷狮。”他听到空气中传来自己的声音,后知后觉得感受到声带在嗓子里面微微震颤,对面的人好像因他忽然喊出了他的全名而愣了一下,待到反应过来,心跳声已经要将他的听觉淹没——

下一秒,只听得耳边“唰”得一声,还未来得及反应,一片黑影便掠过他们之间,蜡烛上的火焰在瞬间被切断,一张卡片正正好好地卡在了雷狮手中的玫瑰上,无辜的花朵被生生震下了两片花瓣,零零落落地跌到了桌面上。

卡米尔是真的被吓了一跳,一时也顾不得刚刚在乱七八糟地想着什么,他猛地回头,看到有个略眼熟的女孩从“银河”那头的暗门走了出来,手中还摆弄着一把和刚刚那个当暗器飞来的卡片一模一样的纸牌。

他这才注意到,原来每一桌前都被她丢了这么一张卡片,其中也有不少被她吓到的客人,更多的是瞬间惊异后松了口气,随即和那个女孩谈笑了起来。

卡米尔盯着她头上那个夸张的柠檬状发卡回想了一下,忽然惊觉,这个女孩好像在上次帕洛斯带他去的那个酒吧里面见过,名字好像是……安莉洁?

只不过在那边她是站在吧台里面穿着小马甲安安静静勾兑各种饮料的调酒师,而现在她却变了一副打扮。

“别紧张,她是‘银河’的占卜师,这是她和人打招呼的方式。”身后的雷狮将那枚卡片从玫瑰花茎中取了出来,“虽然看上去总会让人觉得有点危险,但其实她从来没有真的让谁受过伤。”

卡米尔一时有点噎住。

他觉得这也不能怪自己,遇到一个会调酒、会占卜,还会玩拿扑克当飞镖玩的小姑娘……任谁都会感到惊讶吧。

雷狮好像并没有看出来卡米尔的异常,“其实我之前有想过,要不是店里不让携带专业的拍摄设备,我真的有点想把她的照片放在这期主题里。”他顿了顿,若有所思,“她的气质就是给人一种……我有点形容不上来,她总是会用很朦胧的眼神看着你,认真地说一些很深刻的东西,但就连她自己也体会不到那些字句中的意思,大概就是‘懵懂’吧。”

卡米尔轻声“嗯”了一下示意自己在听,随即也转过头去低声询问:“大哥找她占卜过?”

雷狮将两只手扣在一起,抵在下巴上回忆,“有过一次。”

他倒是不觉得这有什么。这家店最出彩的地方就是这条“银河”,而“银河”中最玄乎的就是这个占卜师,换做是谁都会想要去体验一把。

“我有点好奇,”卡米尔笑了笑,看着安莉洁两只手飞快地碾动着手中的纸牌,“让我猜猜……大哥上次占卜的是桃花运?”

雷狮挑了挑眉毛,下巴无意识地扬了起来,眯起一只眼睛看他,“你今晚胆子有点大啊?”他轻哼了一下,“说,你是不是想挖我的料很久了?”

当然了。曾不止一次,卡米尔在想,如果能将雷狮所有的过去印成书籍,那他一定会从头到尾细细翻阅,然后在他们即将相遇的时间和地点作上开启全新篇章的标记。

卡米尔诚实地点了一下头,作洗耳恭听状。雷狮眼睛转了一下,最终还是用“寿星最大”四个字说服了自己。他沉默了一会,好像在搜索记忆,片刻后无所谓地一耸肩,“好吧,的确是。那个时候我刚分手。”

“现在说出来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当时就是觉得状态不好。其实失恋本身对我的影响倒还可以承受,胡思乱想的时候可以做点其他的事情转移注意力;但是对方在这段感情上太投入了,分开的时候让我很有负罪感,虽然我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也抱着侥幸的心理吧,总得找个东西,或者一句话寄托一下才好,所以我就来了。”他概括得简要,没什么要回避的意思,看来是那个时候的心结已经淡化、或者已经解开了。

柠檬水上浮起的冰块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全部融化。卡米尔拿吸管搅动了两下,忽然被一只手拦住——

雷狮将玻璃杯从他面前抽走,“只有我说多没意思,也讲讲你的?”

手中的吸管在面前的桌子上落下一滴水迹,卡米尔叹了口气。他就知道了解雷狮的秘密没有那么容易。

他将那两根纠缠在一起的吸管投回雷狮面前的杯子中,“我有过一次……在之前那座城市。”他顿了顿,“是同学,本来是关系很好的朋友,后来就发展成了恋人。在一起了大概两年吧,身边有些朋友知道我们的关系,不过幸运的是大多数人都表示理解和尊重。我们挺合得来的,在一起之后几乎没吵过架,但是后来又发生了很多变故,于是就分开了……问题在我。”

“你从一开始就是喜欢男人?”

他们之间的蜡烛熄灭了之后对方的神情都有些不太清晰,也恰好营造出了些特别的氛围。雷狮的声音听上去有些认真,微暗中卡米尔能判断出他正在看着自己,“不知道,我觉得也可能有先入为主的原因,以后、有可能会转变吧。”

待到时间将他的头脑冷静下来以后,待到他对雷狮的感情彻底转化成寻常的亲情以后……

雷狮张了一下嘴,欲言又止。

其实他有点想问,卡米尔这样是不是也和他的家庭有关,但又想了想,这样问出来好像有些刻意加强同性恋群体的特殊性。所有的感情都是一样有着特殊或寻常的原因的,他只是与自己不同而已。

“你很喜欢他?”

卡米尔有点意外,“为什么这么问?”

“你看上去一点……怎么说呢,”雷狮想了一会,“好像很冷淡,一点都不想开始一段新的感情。”

“不想开始也不意味着念及过去。”卡米尔看了他一会,微微低下头,似乎是想了很久,才整理好语言:“说实话,最开始以为我只是不敢去尝试,后来才发现,和主动与否无关。”

他笑了一下,声音很轻,却一直跌进雷狮心里——

“我只是,不太会爱一个人。”

 

“银河”那端,安莉洁正在吧台里面搬了把高脚凳,坐在一对情侣面前。

前一个话题莫名冗了些低沉的情绪进去,两人不约而同地没有再继续,而是将注意力转移到了那位占卜师身上。

即使灯光昏暗,多多少少会扰乱一些视线,但还是能大概看出那对情侣有着不小的年龄差。女孩子妆容有点夸张,但掩盖不住眉眼之中的青涩气质,在他一边的男人却比她稳重了不少,像个搞艺术的,头发有点长,下巴上还留着点胡茬。

安莉洁坐在他们面前一动不动,紧紧盯着他们面前的那张卡牌思索着什么,两人看上去有些紧张,握在一起的手很紧。

过了一会,安莉洁的眉头舒展开,轻声向两个人说了些什么,那对情侣从起初的期待,到有些许紧张,再到后来释然,然后幸福地对视了一眼,最后男人揽住女孩的腰郑重地向安丽洁道谢。

“据说她的占卜一直都很准,”雷狮在卡米尔的耳边轻声介绍:“最开始那些不信邪的人最后统统都会回来表示拜服。”

话音落下,安莉洁已经洗好手中的牌走到这边来,雷狮将那张卡片还给了她,卡米尔看到排面下方一行花体英文:

「THE LOVER」

可女孩子竟然在他们面前站了一会迟迟没走,卡米尔和雷狮一起抬起头打量着她,只见安莉洁两手撑在吧台上,好奇地盯了一会卡米尔,半天才慢吞吞地开口,好像在自言自语:“我在……别的地方见过你。”

“……”他的确是认出了安莉洁,但要说“见过”的话还真算不上。之前在吧里面的时候他们根本没什么互动。他的记忆里算是不错的,自己作为客人,对调酒师有点印象还算是正常的,但是调酒师竟然能记住客人,这就有点毛骨悚然了。

一边的雷狮并不明白其中的情况,忽然摆出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

他丝毫不记得上次在gay吧里面抓包了卡米尔的时候,对面吧台中的调酒师正是这个小姑娘,只是好奇,为什么卡米尔竟然也会认识这个性格古怪的占卜师。

……真要是解释起来的话总觉得会越描越黑,而且还会提到他们第一次起冲突的地方,卡米尔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安莉洁却忽然很开心地双掌合十,“太巧啦,我帮你们占卜吧!”

卡米尔看了一眼雷狮,他却一脸感兴趣的样子,看来无法拒绝,倒是有些让他为难了。

如果安莉洁真的记得他的话,说不定她会将自己和雷狮误认为是一对。对于占卜他也不太明白,以前也听说过很厉害的占卜师会有些类似读心术的技能,要是让她将自己内心对雷狮的心思说出来,那他一切辛苦的隐忍都就白费了。

因此他纵使好奇,想了想还是低声问:“……可以看事业么?”说完他就有些后悔,这实在是有些欲盖弥彰。

安莉洁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像刚刚一样盯着那张牌开始占算,雷狮倒是露出了古怪的表情,随即笑着摇了摇头,“坐你旁边那个穆姐——她说得还真没错,工作狂。”最后三个字他语气加重了些,然后随意的靠在一边的桌子上用手托腮,“跑来酒吧占卜事业……你也是厉害,应该是我见过的首例了。”

卡米尔苦笑一下,任雷狮开了会玩笑。在等待的过程中雷狮忽然摸了摸裤子的口袋,拿出后发现正在震动。

卡米尔看着他的神情变了变,随即用手打了个接电话的手势,迅速离开位置。

他的目光追着雷狮一直待到人影消失在旋转楼梯口,而隔着一张发亮的桌子,对面的安莉洁却目不斜视地看着他。

忽然就只剩下他一个人,面对这样的注视,卡米尔只觉得莫名心虚——

那并非是某种犀利或者复杂的目光,反而因为太过纯粹所以让人寒毛倒立,好像透过皮囊和骨骼能够直接扫描到深处的灵魂。

“苦恼的人……”她轻轻开口,目光突然变得空洞,声音也像没睡醒一样开始喃喃:“是什么让你迷茫呢?禁忌的感情吗?”

也许是卡米尔瞬间停止的呼吸和警惕起来的神情被人抓住了破绽,刚刚还目中无神的女孩子忽然像还魂了一般笑了起来,“我猜对啦。”

好像是耳鸣的人忽然被通开了听觉,卡米尔花了足足几秒才肯相信,难道面前这个女孩子真的像雷狮说得那样神奇?

不论如何,第一次被人说中了这样的心事,他下意识地瞥了一眼雷狮离开的地方,意外地,却并未感觉到无地自容。

他思忖了片刻才开口:“那你能看出我和他……”尾音拖长,他斟酌了片刻才小心地说出后半句,“会发展成怎样的关系呢?”

安莉洁将食指点在下巴上,好像被鼓励了一样有些开心,“嗯,我可以试试!”说完她便闭上了眼睛。

在等待的时间中,卡米尔只觉得自己的心情经历了一轮颠倒沉浮,原来不觉中他也不自觉地像雷狮曾经那样抱着侥幸的心理寻求一个慰藉了。

可他的思绪并未持续太长时间,女孩子猛地睁开眼睛打断了他脑中已经近乎交通堵塞的各种想法。

还未来得及紧张,安莉洁便忽然抓着他的袖子,答非所问,却让卡米尔的心瞬间提了起来——

“你喜欢的人……现在,他遇到了点麻烦。”

 

-tbc

 

下章

  667 35
评论(35)
热度(667)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