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悲欢离合,人情世故。

 

【雷卡/08:00】光明

8H

写给@白理和犬 个人志的G文,本宣在这里→点我

吹爆这个天使!

原作AU,海盗团又被奇怪的技能击中了

-------------------------------------------------------

1st night

 

“有办法么?”

“是未知参赛者的元力技能。持续时间为三天左右,会因中技能者的体质强弱不同有上下浮动,但并非永久或长期性失明,不过……”帕洛斯的眼珠子在眼眶中狡黠地转了转,“刚刚收到大赛系统提醒,大型积分怪会在近几日刷新在野外的地图,机不可失,鉴于现在这种情况,雷狮老大您不如……。”

“卡米尔。”声音被打断,帕洛斯识时务地向后退了一步。

“嗯。”卡米尔将蒙住眼睛的布料在他的脑后系紧,在雷狮背后轻声回应,“作战计划不变,今晚上半夜佩利,下半夜我守夜。”

“什么,又是……”佩利刚刚要原地跳起,就被一边的帕洛斯摁着脑袋压回去。

“大哥,您看呢?”卡米尔停下手中的动作,保持着安静坐在他身子斜后方的位置等待命令的下达。

雷狮的嘴角勾起了一丝不甚明显的笑,他将手向后脑摸过去,先是调整了一下打结处的位置,又凭感觉抓住了卡米尔的手腕,然后慢慢摸到指尖。

太阳落山后徘徊者峡谷内阴冷萧瑟,卡米尔的手不知是因气温下降,还是依然沉浸在刚刚紧张惊险的撤离中有些过度紧张,自指尖渗出凉意几乎都要蔓延到手腕,雷狮将他的整只手都包进手掌里,无言摩挲着。

帕洛斯懂得非礼勿视,佩利看不出到底有哪里不对劲但总觉得奇奇怪怪,于是两人一起转向一边的悬崖,当做什么都没看见。

现在雷狮可以从视觉获得的信息全然为零,从刚刚到现在说过的话又太少,卡米尔猜不准确他现在的情绪,只能任由他拉着,眼睛由近至远一寸一寸试探性地往雷狮的脸上挪,脑内却在高速旋转着:

目前海盗团的积分已经高挂在积分榜前端,这背后是无数次抢夺、霸占,甚至杀戮,对于被侵害过的参赛者来说雷狮海盗团就是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对于不少心怀不轨的人来说也是十分诱人的积分大礼包,越是靠近金字塔顶端的人越需要担心是否会被脚下的踏板咬一口,雷狮有那份不畏惧的勇气和追求刺激的心态,可卡米尔心中只有他的安全。

大型积分怪的刷新必定会吸引无数的狩猎者,而雷狮却在这个时候失去了视力,情况一定会比单纯失去了一个单位战斗力差得多,毕竟那个躲在暗处的元力使用者很可能会将雷狮失明的消息散播出去,引来众多敌对者的讨伐。

最坏的打算也要有,如果雷狮眼睛的问题已经严重影响了他们能在大赛中可以获得的收益,那他甚至可以做出旁人看来再疯狂不过的举动。

他听说过大赛中有个来自某占卜学玄学发达星球的小姑娘,可以使用分享五感的元力技能,但是被分享者会承受巨大的精神冲击……对于他来说这都不算什么,只要雷狮能够在这场比赛中取得满意的狩猎成果,他在所不辞。

他一边周全地考虑着一切,眉头越皱越紧,雷狮的食指忽然在他的手背上敲了两下。卡米尔回过神来,“从现在开始,一直到我恢复视力为止,海盗团的一切指令都由卡米尔下达。”

空气安静了一秒,紧接着佩利便发出了难以置信的嚎叫:“什么,老大你是不是疯了!?凭什么要我们听从……”

夜中的月光仿佛火花被瞬间扑灭一般,漫天的乌云顷刻间汇集成一片狰狞的阴霾,在那漩涡之中骤然生出一道闪电,猛地从天际之上劈斩下来,震耳欲聋,地崩山摧。

佩利只觉得头皮发麻,后脑炸开一样,他向后退了两步,看到雷狮扬起下巴,仿佛那层布料后面的眼睛毅然充满了凛冽的杀气,“你们有什么意见?”

沉默。

雷狮向来带有暴君一般的气场,所出之言无人敢反驳。

待到空气已经足够安静,雷狮确认下了周边的人连舌头都不敢乱动,这才轻飘飘地下达命令:“好,那么大家就准备吧。”

 

他们找了处隐蔽的森林,在卡米尔的协助下雷狮爬到了树枝上,雷狮枕着双臂仰躺在上面,却迟迟没有听到卡米尔撤离的声音。

“大哥,我陪你休息,”他的声音在几步开外的敌方,雷狮猜测他正环着膝盖静静地看着他,“下半夜我下去的时候不会打扰你……”

“你不放心我?”

“是。”

短暂的沉默,卡米尔已经做好了雷狮会生气的准备,可面前的人不怒反笑,伸出一只手臂招了招,“那你过来,近一点陪着我。”

似曾相识的话语被风带入耳际,卡米尔立即起身,坐到了雷狮身边的枝丫上,又很快被他拉住了手。

透过温热的掌心,是沉重的脉搏。

 

他想起年幼的时候,自己曾被关在幽深黑暗的地牢里,雷狮是皇子,可随意出入皇城中大大小小的牢狱,却没有任何的权利将他放出来。

他们隔着一层已有锈迹的铁门对望着,那个时候卡米尔认为,那大概便是命运的墙壁,在那一端的人锦衣华服、安享岁月,在这一端的人苟延残喘、死不足惜。

可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雷狮竟开始和狱卒们争吵,少年的脸上满满的全是煞气和怒火,可在皇帝的命令之下,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一遍又一遍机械地重复着:“三殿下,请您不要再为难我们了!”

话语落在潮湿阴冷的空气中,外面的人和里面的人一同屏住呼吸。

而卡米尔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下一秒,他竟然冷笑一声,仰着下巴转去问狱卒:“既然不能放他出来,让我进去,总可以吧?”

狱卒的眼睛都难以置信地睁大,“这……”

雷狮立刻打断了他,以不由分说的语气命令:“没有这条规矩的话,就让我进去。”

沉重的枷锁被打开,沉闷的声音好似撞在心上。

不知为何,当雷狮踏进来的时候,脚下竹席被踩碎的声音扎进耳朵里,卡米尔却丝毫喜悦不起来。

他仰着头,目光有些陌生地看着雷狮,面前的人不知从哪里变戏法一样掏出来一块晶石,在地上磕了一下后缓缓地浮到空中,然后开始发光发热。

长时间没有接触到阳光,卡米尔只觉得眼睛一阵恍,他下意识地眯起眼睛,随即头上传来轻轻抚摸的触感——

是雷狮正在安抚他。

不……

他下意识地后退一步,整个身体都僵硬了,愣愣地抬头盯着雷狮的脸,思来想去也不明白为什么堂堂皇子会对他这样一个被人唾骂抛弃的家伙如此执着。

雷狮看了他一会,忽然笑了笑,找了处墙根原地坐下,“你过来,近一点陪着我。”

他说的是“陪着我”而非“我陪着你”,语气中是卡米尔不曾见过的耐心和温柔。有那么一秒卡米尔觉得心脏都置空,只觉得头顶的晶石将温热洒满了他的整具身体。

他杵在原地,“如果有人……”

“没事,不用管他们。”雷狮打断了他,伸出一只手臂,停在空中,等待着卡米尔的靠近。

就是一瞬间,所有的心防在那一刻尽数崩塌,孩子将自己用勇敢筑起来的围城堵得密不透风,所有的痛苦几乎要将他淹没,就在寸步难行之际,有人向孤岛中的他伸出了手——

冰凉的指尖触碰到了温热的掌心,雷狮一用力,就将卡米尔拉到了自己的怀里。一直以来所有的委屈好像一同涌了上来,胸口一阵钝痛,眼角发酸发热,卡米尔低下头,狠狠地将眼泪憋在生疼的眼眶中,咬紧牙关让自己不吭一声。

而雷狮什么都没说,只是张开了身后的斗篷,将一半披在了卡米尔瘦弱的肩膀上,“睡吧,我会保护你。”

 

“又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手掌忽然被捏了捏,卡米尔从回忆中被唤醒,雷狮的声音已经带了些困意,略带沙哑的嗓音格外低沉。

“……没有。”

雷狮轻笑了一声,“你还能骗得过我?”他灵活的手指动了动,便将卡米尔的掌心摊开,不规则地在上面点了几下,“你每次想事情的时候都会无意识地用手指划出什么。”

“……”

这点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在雷狮的笑意中默默将手抽了回去,“没什么,大哥好好休息。”

雷狮哼了两声,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大概是真的困了,他小心地翻了个身,背过身去后呼吸渐渐平稳。

“……睡吧,大哥。”卡米尔垂下眼眸轻轻靠近,好似自言自语,尾音消散在风里,带着不明的感情飘散远去。

许久后,整片天空都陷入寂静,他轻轻俯下身,隔着一层布料轻吻了雷狮的眼睛,在心里默念:

我会保护你。

 

 

2nd night

当清晨的阳光穿过层层叠叠的峡谷,卡米尔熄灭了柴火堆,却在回去的路上远远看到想找的人已经坐在了树枝上。

雷狮自己在眼睛上换了条黑色的绑带,看上去比之前的利落了一些。

他调动元力将自己的体重放轻,靠近的脚步踩在地面上几乎没有声音,就在相隔还有几十步远的时候,雷狮却忽然开口叫住了他的名字:“卡米尔。”

卡米尔的步伐停住,没想到雷狮竟然连这么小的声音都能察觉到。对方显然是猜到了他会惊讶,两手撑在树干上笑得有些得意,“我能分辨出你的声音。”

卡米尔沉吟了一会,雷狮已经从树上跳了下来。

也许在旁人听来不能理解,实际上,就是连自己,能够准确无误地分辨出来的也只有雷狮的脚步声。

大概是因为小的时候经常会有人阻止他们见面,在同一片宫殿的砖瓦之下,他们却只能通过脚步声来判断彼此是否就在身边,那烂熟于心的频率,透过脚下微微震颤的大理石板传递过来,竟莫名得让人心安。

 

雷狮向着自己的方向走了过来,卡米尔强行打断回忆,及时招住了他。在他身后佩利也从灌木中钻出一个脑袋,帕洛斯紧随其后。

卡米尔清清嗓子,将方才眼底的那份温柔尽数收敛起来,“积分怪的范围已经大致确定,大约在明天下午,两只分别会刷新在寒冰湖水底和迷雾谷中央的沼泽里。”他在自己的面前展开一张数据板,上面的小符号跳动着加载了一会最终化为凹凸星的地图,卡米尔在其中一个位置上标了一只红色的旗子,“寒冰路途遥远,不出意外的话目前大赛排名第一和第二的参赛者会参与到那场争夺中,我们则趋利避害选择迷雾谷,从现在准备出发,抵达目的地的路程最少耗时一整天,我们要尽快动身。”

他用余光看了一眼雷狮,元力武器已经收起,可仅仅是站在那里也给人一种不可侵犯的压迫感。

见他并没有出口打断的意思,卡米尔压了压帽檐,“我回去前方打探地形,一旦有情况发生帕洛斯和佩利上来支援,”他顿了顿,最后转向雷狮,“大哥,随时待命。”

话语落下后,帕洛斯的脸色一阵古怪地变了变,佩利直接抓了抓头发问了出来:“待命?待谁的命?”

卡米尔的嘴角动了动,雷狮却先他一步似笑非笑地压低声音,“难不成还是你的?”

说罢,他未等到空气僵硬下来,先点到了人名:“卡米尔?”

“嗯,出发。”他默契地迅速接上,没有丝毫的迟疑便调转脚步向着目的地的方向走去。

 

即使没有视力,在相对平坦的地方雷狮也总能凭借听力和感知向着应该去的方向正常行走。

卡米尔真的很懂他,没有刻意放慢脚步,也没有陪在他身边过度关照,不会给图谋不轨的人他现在的情况的确很糟糕的感觉。

而到了崎岖险峭的地方,卡米尔才会特意指引雷狮应该走向什么位置——

“三点钟方向,蓄力跳一步。”

他的目光紧紧盯着悬崖对面的人,而雷狮的脸上却不曾流露出一丝迷茫,在照着他的话准确无误地越过来后,几颗被踩落的石子翻滚着摔下陡峭的悬崖。

卡米尔紧绷的呼吸这才稍稍放缓,看着雷狮的时候坚定的目光也柔和了几分,并在转身继续向前的时候悄悄地紧握住了他的手。

他想,如果是自己,明知稍有不慎就会掉下万丈深渊,可在雷狮下达命令之后他也会毫不犹豫地按照指令向前跃去——

他们之间存在着超乎生死的绝对信任。

 

在整整一天的赶路中,雷狮始终保持和平常无异的从容,以至于帕洛斯多次试探性地询问雷狮是否真的还看不见东西。

某种意义上也是对他实力的肯定。失去了视力之后他忽然觉得脑内的思路更加清晰,集中注意力的时候甚至可以听到身边人的呼吸声。

比如在他故意蹭到卡米尔的手背,又坏心眼地勾起他的手指后,他能够听到卡米尔的呼吸变得稍稍加快,甚至隐隐还能听到心跳的频率。

不过最令他愉悦的还是卡米尔的表现。在他将海盗团内所有的管理权都交予他的过程中,他还是保持着原有的理智与冷静,除此之外还会毫不含糊地下达最准确的命令。

这个当年执意要与家族作对带出来的小家伙,如今正在慢慢成长成令他欣赏的样子,虽然时不时还会令他头疼。

比如现在,夜晚休整的时候卡米尔才靠近雷狮,将他带到相对安全的山洞中,轻声询问他的情况。

而就在巨大的阴影遮蔽了视线的下一秒,雷狮忽然停住脚步,“我们在哪里?”

“与迷雾谷一涧之隔的山洞。”卡米尔如实回答,接着忽然反应过来,“大哥……”到了后面他将声音压小到几乎听不见,雷狮却很快明白他的意思。

“嗯,现在我能感觉到周边的明暗变化,但还是看不到东西。”

卡米尔不可见地点了下头,微微攥紧了掌心,“明白了。”

不一会暖光再次亮起,这回不等雷狮发问,卡米尔自己先开口低声解释:“是佩利生的篝火。”

卡米尔带他找到一处石壁靠着坐下,雷狮睁开眼睛,觉得自己像个重度近视,或者是个高烧不退的患者,眼前的一切全部都是虚影,能够辨识出来的只有远处跳动着的亮色。

在依稀的光亮中,紧绷了一天的神经在卡米尔靠近的时候终于有了要松懈下来的意思。火焰在他的身体边缘燃起了阵阵暖意,他们依偎在一起,好似曾经相伴在身边的无数个夜晚。

 

梦中的自己竟是年幼时候的模样,他站在镜子前看了一会,忽然在身后看到一个路过的人。

年幼时候的卡米尔站在高强的阴影中,孤独却又倔强的样子,目光冰冷,好似不曾与任何人亲近,光与影的边缘在他们中间画了一条分隔两个世界的线,他们望着彼此,谁都没有向前半步。

随即场景忽然变换,好像是电影在面前按下快进键,一张张画面展开,匆匆的人,交织混杂的语言,他们在宽广无比的空间中感受到了自由无处安放,只有逼仄的气氛令人无法呼吸——

想要逃。

一个念头从脑海中闪现而出,可那些形形色色的人脸却在一瞬间全部凭空消失在风声里,阴影瞬间将他们笼罩,他甚至连自己的手指都看不清晰,有限的视野中,只有远处的卡米尔在静静地看着他。

那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再无替代的、能与他同行的人。

于是他缓缓地走上前,牵起卡米尔的手,就像曾经自己所做的那样,从漆黑的尽头穿过灯光晦暗,一直走向光明。

 

 

3rd night

 

狩猎计划如期进行。

清晨的时候佩利和帕洛斯便用武力占据了刷新点的高地。卡米尔站在雷狮的身边,帽檐下的眼睛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周围。

树丛、沼泽、雾霭,明里暗里交头接耳相互打量的人……附近可受到攻击的范围之内至少埋伏了三位数的参赛者,这其中说不定还会有棘手的、临时组建起来的大型狩猎团队。

“呵,弱者之间的抱团取暖。”雷狮冷笑一声,却只是抱起双臂原地坐了下来。

这个时候谁先出手谁就是众矢之的,优秀的狩猎者往往善于将自己埋伏起来,只有蠢货才会在最开始暴露自己的实力。

比如雾谷低端有小型怪兽路过时,总有些家伙会为了眼前的这一只大打出手,那些兵器敲打在一起的声音混在风里,雷狮很快就猜到发生了什么,只是命令全员原地不动,随时待命。

一小阵混乱之后更多人看到了先出手的代价,参差不齐的峡谷台缘站满了面面相觑的人,就在这时,天边忽然传来一阵长鸣,远处的森林轰然倒落了一片。

“应该只是常驻在迷雾谷的大型怪物,如果猎杀也会有丰厚的积分奖励,但远不足我们的目标猎物,没必要把大部分精力浪费在目标之外的东西身上。”卡米尔望着那奇异的长颈生物,压低了声音向雷狮传达信息。

可这样的突发事件却只能将紧绷心弦的人们点得兴奋起来,越多参赛者以各种移动方式投入到那边的狩猎中,就会引起更多人的掠夺欲,佩利将两只拳头撞在一起,眼睛都瞪成了圆形,“咱们也上吧?!”

卡米尔冷眼看向他,“不可以。”

紧接着又是狡黠的笑声,“佩利别急,雷狮老大现在什么都看不见,这种情况也不方便再转移狩猎场地,你说是吧,卡米尔?”

话音未落,远处就传来了巨大的爆炸声,伴随着兽类的挣扎的低吼,好似在诱惑着更多的人一同围剿。

“你们不去我去!”佩利懊恼地抓抓头发,也许是那句雷狮现在什么都看不见提醒了他,行动力中的猖獗因子躁动起来一发不可收拾,直接顺着悬崖跳了下去,在空中制造出了更加骇人的爆炸,四肢同时落地后猛地向猎物的方向飞速移动。

而雷狮却在原地没有动作,只是用手轻轻摩挲了两下下巴,“帕洛斯,你和他一起,那边的目标,必须猎获。”

“……”帕洛斯心底一阵寒意,那黑色的布料后面仿佛有洞穿人心的镜子,将他的恐惧无限放大。他微眯了一下眼睛,却从兄弟两人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神色,那么最好的办法便是遵从命令。

他向后翻下石台,身形稳稳落在远处的台面,借着影子迅速瞬移出了视线范围。

 

少了两个人,平台上顿时空旷了许多。卡米尔靠近到雷狮的身边,先是用余光看了一会雷狮,接着忽然想起了他现在也许察觉不到,便抬起眼睛来又细细地打量了两眼。

虽然雷狮的脸在他的心底早已不知描摹了多少次,但像这样真正细致的观察机会却很少,大概也只有几次在雷狮睡着的时候,卡米尔才会盯着他看,大多数时候他都会用帽檐挡住自己不受控制的视线。

他一边想着,雷狮忽然将脸微微侧过来,卡米尔下意识地想收回目光,可最终还是停在了他眼睛的位置。

“十点钟方向,有声音。”

几乎是同一时间,悬崖下方的沼泽中忽然冒出了气泡,那些浑浊的液体在空中破碎,散发出颜色诡异的迷雾,一时间整个泥沼好似一口熬炼着剧毒的汤锅,紧接着有什么东西缓缓从沼底浮了上来——

距离最近的参赛者在一声惊呼后直接将手中的回旋镖掷出,那散发着寒光的远离武器在抛射出去的半空中陡然放大,在一阵眼花缭乱的挥砍后,巨兽嘶吼着被生生挽下了无数血肉,而下一秒,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只见那些还沾着泥泞的肉块竟在空中蠕动了起来,接着化作了除了体积小了许多,外形与母体无异的小型怪兽!

那名参赛者整张脸都吓得惨白,不信邪一样大叫了一声试图恐吓,小型怪兽争先恐后地向他身上扑来,只见他低吼一声,召唤出了不计其数的回旋镖,一边躲闪一边攻击着巨兽本体,可就如先前的攻击一样,越是击打,它便会分裂出更多的攻击单位……

见到这样的场景,围观的参赛者们哗然,战斗的节奏瞬间就被打乱!一时间,不管是否想要出手,都不得不与那些报复式攻击附近参赛者的小型怪兽作对,恐惧感登时随着迷雾散播开来,不少留在原地的参赛者纷纷上前,使用各种方式攻击。

卡米尔上前探查的脚步声在前方停下,雷狮瞬间就猜到了情况,“可以打?”

“本体有分裂能力,但所有的分裂体总体积应该就是原本体的总和,单式分裂体对应积分未知,体积可以分化到很小,目前数量巨大,已经超出控制。”卡米尔简短精炼地汇报,“怪兽形态后肢发达,移动能力应该在中等偏上,刚刚观测到的两次成功击杀中都是命中了怪兽的头部后脑位置……”

既然物理攻击获得的收益极小,他们的脑内同时浮现出了最佳对策:需要大范围的干扰式攻击。

“你去擒首领。”雷狮摸到悬崖边远,低声下达命令。

“明白。”

“跳!”

雷狮的尾音刚落,两人便自空中坠落,卡米尔紧扣住雷狮的手,在即将落地的瞬间,无定之躯的光晕在沼泽面上卷起一层雾霭——

就在所有人还未搞清状况的时候,怪兽首领忽然发出了尖锐的叫声,只见最打头的那只分裂体扬起前爪,随即身后的大部队铺天盖地地攻击上来,雷狮被洪水一般涌来的兽群包围,却毅然立在中间便将雷神之锤召唤出来,直指天际,雷声爆鸣的瞬间手腕都凸起青筋——

无差别攻击!

自天而降的巨大声响震慑住了成群的怪兽和不明情况的参赛者,紧接着坠下的雷电宛如一张巨网展开在天际,有个穿梭在雷电之中的影子,速度快到它们的瞳孔无法锁定,下一秒,攻击劈头盖脸地袭来,几乎是还未等反应便已魂飞魄散。

顷刻间,无数怪兽的身体凭空爆炸成了数据粒子,距离较远的四处逃窜开来。

“大哥!”

几乎就是在卡米尔开口的同时,那些逃远了的小型怪兽一头撞到了雷电交织的网上,下一秒,雷狮将他掌心中的电流一把攥紧,只见那巨网猛地收束而起,被捕获的猎物们在愈加狭小的空间中拼命挣扎着,最终在难以承受的电击之中化为灰烬。

地上的烟尘还未散去,卡米尔便迅速奔回雷狮身边,他看到雷狮脸上那条缎带被撕扯地滑落下来,露出了里面涣散的眼睛。

与此同时,远处骤然卷起一个重力漩涡,那双瞳孔迅速转去暴乱的方向,被卡米尔捕获在历,心上的重石也终于稳稳落地。

统计数据的版面在他们面前弹开,系统正在飞速为他们计算猎获两头巨型积分怪的所得。卡米尔冷静地确认完毕后汇报给了雷狮,迟疑了两秒后才开口,“大哥,你的眼睛……”

雷狮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伸手又将眼镜重新蒙上,他一边的嘴角向上勾起,故意地在他的肩头一路向下摸索到了指尖,接着十指互相扣起,“带我去找帕洛斯和佩利,然后收工。”

 

 

同时夺去了两个令人眼馋的积分礼包,消息流传开来,海盗团招惹了更多的敌对参赛者。而这些与雷狮而言都无关痛痒,那日在场的大部分参赛者都被他的实力所震撼到,不敢妄动,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必不可少的庆功环节。

雷狮难得松口,帕洛斯和佩利不知上哪疯去了,只剩下卡米尔,坐在雷狮身边咬了一口豆沙饼。

他看着身边的雷狮仰头将冰凉的液体灌下喉咙,后背靠在巨大的古树树干上发出了满足又爽快的声音,他的眼睛钉在雷狮的脸上,一时竟然没察觉对方缓缓地靠近——

以至于当雷狮笑着忽然伸出手擦掉了他嘴边的一点豆沙,距离已经近到可以清晰地听到彼此的呼吸时,他退无可退,只能在原地紧贴着身后的墙壁,“大哥的眼睛已经好了?”

“不知道,”雷狮装作听不懂的样子,愈加压近,“你帮我看一下?”

“……大哥。”卡米尔的目光在雷狮不可见的时候闪躲了两下,可缓缓急促起来的呼吸骗不了他。迟疑了几秒,他抿着嘴角,伸手轻轻摘掉了雷狮眼睛上的那层遮挡物,却在他未反应过来之前,将一个吻轻柔地落在他的眼睫上。

白日黑夜,风花雪月……那一刻仿佛凝聚了所有的光阴,他们紧贴着彼此,连心跳都同样地剧烈,卡米尔深吸了口气缓缓松开,他看到近在咫尺的瞳孔缓缓睁开,迅速锁定了他的影子,带着最熟悉的笑意。

“这算什么?”

“承诺。”

关于你我,关于无可替代,关于爱。

远边的地平线外散开了柔和的晚霞,长夜将至,他们无所畏惧。

因为拥有彼此的光明。

 

 

-fin-

-------------------------------------------------

再来一遍(。)本宣在这里→点我

  473 12
评论(12)
热度(473)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