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读不懂的诗和去不了的远方。

 

【雷卡/18:00】歌于途 上

18H

Alpha大学生雷xOmega兽医卡,年操年下。

----------------------------------------------

 

1.

送走了特地从学校赶过来接爱犬的小女孩,窗外忽然飘起了雨星。

乌云盖在天上迟迟不散,里屋显得烦闷无比,再加上身边受伤的小动物们难过呻吟的声音交替着传进脑海,实在是没有办法集中注意力在书本上。

店里今晚只有他在值班。从办公室搬了把椅子坐在窗外,他将痛苦最深的一只小垂耳兔抱到怀里。垂耳兔拖着受伤的后腿往他的怀里缩了缩,卡米尔捏了捏它后颈上的皮毛,抬起头来看着窗外阴云之下来去匆匆的人,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而雨势由小变大,窗外的行人由多变少,再到整条街道都变得潮湿空旷,怀里的小兔子早已闭上了眼睛……

待到天色彻底黑下来,卡米尔又细细检查了一遍小动物们的状况,这才熄掉灯,在雨中默默地推开门。

八月末,夏意渐渐萎靡。雨水中已经有了些许冷意,可那份清凉却带给了他无限的期待。

 

第一次遇到雷狮也是这样的一个雨天。

他坐在窗边,外面的雨水敲打在玻璃窗上,外面突然跑来一个把书包举在头顶挡雨的青年。他鼻子上贴了块创可贴,额头上还系着一块发带,黑色的卫衣都被雨水打湿了半边,刘海贴在额头前面,显得狼狈又不耐烦。

他在自己的门头前站定,抹了一把脸,回过头来的时候卡米尔还未来得及将眼神挪开,就和那个人视线相对。

隔了一层玻璃,两人僵持了几秒,外面的人忽然笑了起来,毫不拘束地拉开了店门。

一股冷香在那个人踏入的瞬间横冲直撞而来,紧接着卡米尔便清晰地感受到了靠近门口的几只小动物警惕或者恐惧了起来——

面前的人是个Alpha。

卡米尔眼睛一转,对方很快也从空气中游离着的信息素中意识到了他的性别,一时难以掩饰脸上惊讶的神色,疑问句似乎是想都未想便脱口而出:“你是O?”

卡米尔没有想到他会这么直接,脸上的表情有一丝丝凝固,接着那人向后退了两步,摊开手以示无辜,“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没想到……”

后半句被他咽了下去,卡米尔也知道他想说的是什么。

遇到一个信息素干净的、独立工作的Omega,的确是一件很稀罕的事情。

极少一部分O一出生就会伴生着某种类返祖的能力,例如有些Omega能够读出植物的心情,有些Omega能够在地震前感到不安,好像动物的天性一般,保留着原始的生存手段。

卡米尔也算是其一,他能够感知到生命体的心情和身体状态,从而判断它们是否需要治疗、需要怎样的治疗,在这个O权思想还并未扩散到全民认知中的时代,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老天爷赏饭吃。

“嗯,我是。”卡米尔不动声色地点了一下头,转身去里屋挪了个凳子出来,又从饮水机里去出了个纸杯接了点水递过去,丝毫不介意的样子让面前的人反而有些不自在了。

而卡米尔并未再多说什么、多做什么,只是转身去做事,当他帮一只鹦鹉处理完伤口后,身后的家伙忽然轻咳了一声。

卡米尔回过头去,雷狮冲着他眨了两下眼睛,忽然挽上去一边的袖子,指着胳膊肘上一块擦伤,语气中添了几分装可怜的意思,“你们这治不治人?”

卡米尔默默地抬起头看了一眼他身后贴着的那个“兽”字。给人治病和给小动物治病当然不一样,不过擦伤的话……好吧,在伤口面前人和动物还是一样的。

“你打架了?”卡米尔走过去,抬起他的胳膊看了看,转身去拿酒精棉。

 “没有,打篮球的时候摔的。”他说完便顿了顿,还无辜地冲他眨了眨眼睛,“你们怎么都这么问我??”

撒谎。

卡米尔多看了面前的人一眼,并没有拆穿。他把雷狮不老实的胳膊架回原位,心里有点好笑。抛开自己能够感知到他撒谎状态的心理这一点,要怪就怪你鼻子上顶着的那块创可贴实在是有些校霸小混混的标签,一般人第一反应都会是这个吧?

面前的人忽然安静了一下,卡米尔这才意识到自己脸上已经带了点笑意,他转回身去试图用找东西来掩饰,然后又恢复了面无表情,将两块创可贴递给雷狮让他自己弄。

那个人看了他一会,低头接过,闷闷地说了声“谢谢”,撕开创可贴草草一贴之后便掏出手机来,低头打起了游戏。

 

雨已经停了一阵子,那个人插着耳机背对窗外,看不到慢慢放晴的天气,也听不到缓缓停下的雨声。

这就有点难办。卡米尔能够读出那个人是真的没注意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不然他要是装作不知道的话自己是能够感应出来的。

他在一排安置笼前绕了半圈,不知道该不该叫一下他,过了一会他靠近拉了一下那个人身后的百叶窗,这才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很快便意识到了,把两只耳机拽了下来,手中的纸杯被他捏成一个纸团,他站起来,做了个空投,纸团稳稳落在一边的垃圾筐内,随即冲卡米尔笑了笑,“谢谢,我先撤了。”

“嗯。”卡米尔点了一下头,看着那个人将外套的拉链一下子拉到顶,打开门的时候外面的风扑了进来,那强势的信息素在被雨打湿的空气中也没有了锋利冷峻的感觉。

 

 

2.

有趣的是,从那之后,卡米尔隔三差五便会看到熟悉的人又溜进他的店里来。

他叫雷狮,在附近的大学读书,来这里的借口是看小动物。

当他一本正经地将这个现编造出来的理由说出口的时候卡米尔差点失笑。他这里是私人兽医院,又不是宠物店,没有人会乐意特地跑来看一群病殃殃的小家伙,这显然不成立。

但也正因为这里是兽医院,所以整个店面都有些冷冷清清,除了一起工作的同事和宠物们焦虑的主人,几乎再不会有其他人出现。

而雷狮却在这片严肃冰冷的环境中点了一把温暖的火,他会在卡米尔空闲的时候和他聊天,有的时候他甚至会主动去帮卡米尔的忙,问他一些不会令人感到不耐烦的问题,每次的到来和离开都很干脆,就像他第一次踏进这里时候的那样。

 

卡米尔曾不止一次思考过自己最雷狮这个“不速之客”是不是有些太过纵容,但每次还是会在他笑着推门进来的时候将说服的话咽回嗓子里。

罢了,其实对于他来说,除了店里又有一把椅子被占领为专属座椅,在雷狮来的时候会看上去拥挤了一些……其实也并没有影响生活,甚至有的时候都会给他带来惊喜。

一开始雷狮只是会跑进来和他聊天,偶尔还会带些零食给他,在从他大嘴巴的同事口里得知了自己喜欢吃甜食之后甚至还会带些蛋糕甜点来看他。

卡米尔对此有些无奈,可又不得不承认雷狮所做的一切都让他感到轻松。好在他很轻易得就能说服雷狮,送他东西可以,但是他会还给他相应的钱,这样起码他们之间还能划清些许界限。

一开始雷狮还有些不太乐意,但后来大概想通了,卡米尔好歹这是没有拒绝他,那么一切都好说。

两人以不可置信的速度陷入一段奇怪的,类似“自来熟”的关系中,好像一片沼泽,待到发现了自己在缓缓下陷,却已经不可自拔了。

 

第一次发现他们之间的关系彻底开始失控,是在一个晚上。

那天他忙到天昏地暗,待到抬起头来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都黑了下来。胃里面空得难受,一走出去却被饭菜的香味一路引到了办公室。

雷狮竟然正大光明地坐在他的位置上,桌子上面摆着一份外带,见他来了,雷狮便收拢了一下外套,有些不满地低头嘟囔了一下:“你可算出来了,还是热的,快点吃吧。”

卡米尔有种被彩票砸中脑袋的感觉,他看了一眼雷狮,又瞥到了对面桌上偷笑着朝他打手势的同事,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被误会了什么。

可饥饿容不得他想那么多,他甚至都没和雷狮客气,只是连道了两遍“谢谢”,便掰开了一次性筷子。

“你最近都很忙的样子。”雷狮把两只胳膊叠在一起,脑袋垫在手腕上,好像在课堂上听讲一样。

“……嗯。”卡米尔觉得目光无处安放,只能将它落在冒着热气的饭菜中。

“明天还加班么?”

“应该会吧。”

雷狮看了他一会,不知道在想什么,脸上带了点柔和的笑意,随后便拎上书包,冲他摆了摆手就往门口走,“嗯,我先走了。”

卡米尔抬起头,不知道面前这个家伙脑子里面又在想什么。而雷狮拉开门,回过头来毫不掩饰地冲他挤了一下眼睛,“明天我也给你带饭。”

就在卡米尔愣了一下神的功夫,还未等他反应过来说话制止,雷狮已经像条鱼一样从门缝钻了出入,根本不容他拒绝。

一边的同事眼睛里已经满是八卦的亮光了,卡米尔觉得自己哪怕是尽力解释,在这种情况下也只会越描越黑。

是他低估了雷狮对他的兴趣,从最开始就没能控制住他们之间的亲密度。

但又不得不承认,心底的某个角落里,有什么东西正在破出温暖湿润的泥土悄悄生长。

……算了,随他去吧。

 

 

3.

有的时候卡米尔会想,Alpha是不是也会有一些特异功能,或者说……雷狮这个人是不是揣着什么神奇的能力。

就像是童话中水晶的钥匙打开了神秘的匣子,生活中忽然有了色彩,在他严肃平淡的日常中注入了新的情绪,而他也隐隐明白,这一切的源头是什么。

雷狮整个人都会无意识地散发出攻击性,即使他从未暗示过什么,可靠近他的时候丝毫不掩饰自己的信息素,好像隔空伸出一只手来意图抚摸他的脸、拉住他的手。

对于雷狮的心思,他大概能悄悄猜测一分两分,只是不想去确认。

男性Omega本身就很稀少,作为一个Alpha主动想要来靠近也是很正常的反应。曾经他也遇到过一些主动向他示好的Alpha,但他统统都能感受到,在那些人的内心深处,往往是好奇心远大于感情,一旦他明确地拒绝,很快便会失去联系。

但难办的是,雷狮又与那些Alpha有些不同。

首先年龄就是问题,从生理上讲,20岁上下的Alpha正是信息素最旺盛的时期,一旦对某种Omega的味道产生兴趣便很难短时间内改变,他们会不由自主地迫切希望将喜欢的Omega占为己有,一同组成家庭、孕育后代。在他父母辈的那个年代Alpha在20岁左右的时候是结婚率最高的时间段,甚至到了近两年,Alpha在这个年龄段内拥有了绑定的Omega后又更换伴侣的例子也极其少见,这也从侧面反映了这一点对于Alpha的情感心理到底有多大的影响。

从心理上讲,这个年龄段不是言听计从的中学生,也不是善于圆滑处事的社会人;过了对感情懵懂的年龄,也不会思前想后地顾虑;好奇心旺盛又容易骄傲自负,很多道理说不听道不明。而且很明显得就能感受到,雷狮的态度从最开始的好奇,经过了一小段时间的迷茫,接着又很快地过渡到了现在这样自知坚定,能看得出来他在自己的身上真的花费了相当多的心思,很明显是已经思考过、并认真了。遇到这种情况,即使是卡米尔也对于说服雷狮毫无头绪。

当然,最重要、也最致命的一点,还是得怪自己。面对这样一个攻击性极强的家伙,卡米尔竟然有点不想回避。换句更直白的话说,就是卡米尔觉得,自己也有点喜欢他。

但是究竟喜欢到了什么程度他并不知晓,因此他只能采取下下策——

走一步看一步。

 

雷狮的雷达向来十分灵敏,在发现了卡米尔对他的攻势放弃了抵抗后,便开始正大光明地和他玩起了暧昧。

但有些好笑的是,雷狮追人的方式真的是完美地做到了覆盖网络上被吐槽得千疮百孔的直男直A的典范。而卡米尔却又恰好都能猜到他的心思,因此也并没有感受到网上的那种义愤填膺。

他成功要到了卡米尔的微信和电话号码,本人不能跑来骚扰他的时候就会将在学校里发生的有趣的事情发给他。雷狮发起短信来和他说话一样有趣,看着那些文字都能脑补出来当事人的神情。

卡米尔掩饰着笑意将手机放回抽屉里,却发现坐在对面的同事捧着脸盯着他看,“你谈恋爱了?”

非要说的话……也不算是。卡米尔收了收表情,淡淡地说:“没有,不要多想。”

“这有什么好掩饰的,”同事摊了一下手,一点都不激动或是意外,“是那个长得很帅的小哥么?叫什么来着……雷狮?我第一次见他就看出来了,他是你会喜欢的类型。”

倒还真被说中了。

卡米尔眼睛转了半圈,却没有回答,他只是拉开抽屉,一本正经地找出一张留单递了过去,用工作当挡箭牌掩饰了过去,“下午你把这个给一个小姑娘,她今天要来接她的博美。”

 

结果晚上的时候,雷狮又出现在了办公室里。

他有些无奈,把雷狮引导自己的办公桌前,被撞了个正着的同事投来一个鄙视的表情,卡米尔装作没看见,换好衣服后便和他一同走了出去。

其实雷狮跑来找他只是为了一起吃个饭。

他们并肩走在人行道上,一侧的马路时不时有车经过。

“为什么会选择当兽医呢?”雷狮打量了他一眼,“你不是有那种……返祖能力嘛,这样的话明明更适合做心理医生之类的职业。”

关于自己的能力,卡米尔只告诉了几个亲近的人,几乎每个人都会问他同样的问题,雷狮便包括在内。

换做其他人,卡米尔大概会回答他最熟悉的那套答案:从小就比较喜欢小动物,恰好学了这个,就业的时候遇到了不错的契机等等等等理由……

但是面对雷狮,他却有点想不想掩藏自己了。他想了想,申请中有几分认真:“人的感情太复杂了,和人接触得多了、感应得多了,自己也会有许多本不该有的心事,还是动物的比较纯粹。”

这个回答像是点燃了雷狮的兴趣,他的眼睛忽然就亮了一下。

“怎么?”卡米尔轻笑了一下,“我说的哪里有不对?”

“没有——不是什么对不对的问题,我觉得很有意思。”雷狮连回复他的语气都轻快了很多,“你竟然会……这么想。”

卡米尔点了点头,两人一同停在交叉路口的信号灯前。

过了一会,雷狮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声音有些低,隐隐得又有些期待,“其实我一直想问,你会用你的能力来看我么?”

信号灯忽然跳到了鲜明的绿色,他们一同从马路这头穿行到另一头。一直到踏上对面的人行道,卡米尔才微微点了一下头,轻声笑着说:“是啊,所以你骗不了我。”

 

初夏季节,风都带着暧昧的微热。

他们又随意聊了些话题,雷狮忽然想起了什么,沉吟了一会才问:“你想好了吗?……演唱会。”他顿了顿,“你陪不陪我去?”

他用的是“陪”这个字,好像是狡猾地利用了自己的年龄优势,更有了些依赖的意味,让卡米尔更无法拒绝了。

之前雷狮含含糊糊表达过几次想要和他约会的意思,前面几次并非卡米尔不动心,只是工作原因实在是挪不出时间。

前几天的时候雷狮拍了两张演唱会的门票,说是本来和同学说好了去听,结果那家伙临时又变卦,所以……

不管这是不是他编造出来的理由,卡米尔都觉得自己不应该再令雷狮失望了。他随手翻看了一下桌边的日历,才发现原来他们已经认识了这么久。

不知何时夜风已经带着潮湿的暑意,这个城市即将迎来夏季。再过一段时间这个学期就会结束,雷狮大概会回家一段时间享受暑假,到时候他们会有一段分开的时间。

也许正是因为如此,雷狮才会加快了他的行动。卡米尔又重新看了一遍演唱会的门票,在日历上找到了门票上用烫银标记出来的日期,他想,他们之间的关系该有一些进展。

“嗯,具体的到时候再联系吧。”卡米尔轻笑了一下。

 

-tbc

 

  539 7
评论(7)
热度(539)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