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读不懂的诗和去不了的远方。

 

【雷卡/02:00】流年

2H

根本看不出来的狂野情人paro

--------------------------------------------

在猫和狗之间做选择的话,雷狮自认为自己其实是个犬派。

因为他自己的魂现就是狼,同为犬科,总会对相似的物种更加亲近。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家里已经有一位时不时会露出猫耳朵和尾巴的弟弟,看多了以后也并不会对猫多感冒了——他觉得。

“养条狗怎么样?”

曾经某个下午,雷狮从电脑后面抬起头忽然这么发问的时候卡米尔刚把钥匙从门锁口中抽出来。

“怎么突然这么想?”卡米尔的声音依然平稳,对雷狮的这些突发奇想见怪不怪。他把单肩的背包脱下,摘下帽子的时候头顶露出来的两只黑色的猫耳朵动了动,自己却毫不知情。

雷狮多看了他一眼,把电脑的屏幕转向卡米尔,上面显示了几种犬类的图片。

卡米尔换掉了鞋子之后向他走过去,雷狮从侧面看着屏幕随意地说:“觉得有意思。”

“……”如果是养花养草就算了,养狗这种事复杂得多,这样那样的注意事项不是一句有意思就能克服的。

见卡米尔不说话,雷狮向后靠着抱起双臂,“你不喜欢?。”

“倒也不是,”卡米尔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随即恢复正常表情,“如果你真的想养,晚上我就上网搜一下需要准备什么。”

 

雷狮是行动派,决定了什么会迅速去做,不容含糊。

于是次日中午,卡米尔正顺着出校门的人流漫无目的地走,就被不知哪里冒出来的雷狮拉到车上。

“……别闹,”他有些无奈地唤了一声,“会被人看到。”

雷狮低着头,一边擦太阳镜一边眯起眼睛来用余光看他,“看到又怎么样?”

卡米尔不可见地叹了口气看向窗外,刚刚投来视线的路人们陆续收回了目光。

雷狮擦完了墨镜便将它架到鼻梁上,“下午没有课吧?”

“嗯。”

“有打算么?”

“晚上有人约我聚餐的……”

“男的女的?”

这一问一答衔接得快极了,卡米尔紧绷着的表情不禁破了功,随即反问他:“我要怎么回答才能让人放心呢?”

雷狮“啧”了一声没有回答,只是侧过身去将卡米尔的安全带扯了过来,卡米尔后背贴在座椅上,在极近的距离之内连呼吸声加速都能听清。

不过最终雷狮还是忍住了,他捏了一下卡米尔无处安放的手,随即扶上方向盘,“我们去宠物店。”

 

在那之前卡米尔给雷狮发了一些宠物犬的资料,雷狮没什么耐心看,只是将卡米尔最后的一句:「其实养猫也不错」在心里默默否决掉。

他是知道卡米尔的魂现是猫,所以自带吸猫属性。还记得小的时候他们一起放学亲眼见过好几次卡米尔被一群流浪猫眼巴巴地跟了一路,去猫咖的时候一个不留神卡米尔身边就会围满了猫,最后还是他一脸嫌弃地把那些猫一只一只地从卡米尔身上抱下来。

那个时候他们之间的关系还不像现在这样可以明目张胆地纵占有欲肆虐——即使是猫也不行。

但当他们停在一家装修精简的宠物店里,卡米尔和一只蓝眼睛的小黑猫隔着一层玻璃对视了许久的时候,雷狮忽然就忘了自己发过什么誓了。

于是当天晚上,两人一同坐在沙发上,看着那个地毯上正在一个劲地扑毛线球的小家伙,思考起了重要的问题——该给它取什么名字。

“……叫烤串算了。”半天后,雷狮放弃思考,走上前去蹲在了小黑猫面前,呼噜了一把它毛茸茸的脑袋,然后被炸了毛的小家伙一爪子拍到了虎口上。

“……那大哥岂不是要把它吃了。”卡米尔失笑,也慢慢挪了过去,果然,那小黑猫仿佛是嗅到了同类的气息,黏糊糊地挪到了卡米尔的脚边,尾巴缠在他的脚脖子上打转,还弓起身子来冲着雷狮发凶,嗓子里面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雷狮挑挑眉毛,已经认定了面前这个小家伙必定要叫这么一个很有食欲的名字,于是又吓唬一样挠了挠“串儿”的下巴,“晚上还要回学校?”

米尔将猫咪抱到怀里,低头轻声“嗯”了一句,假装没有看到雷狮两只眼睛写满了的“今晚留下吧”。

两人僵持了两秒,最后雷狮叹了口气,“好吧,一会我送你回去。”说罢,他一推膝盖从地毯上站了起来,转过身去后又小声地补了句自我安慰:“反正也快周末了。”

 

结果盼来了周末,卡米尔却没能如愿以偿得回家。为了应付突发的论文,卡米尔只能留在学校方便查阅文献。雷狮耐不住寂寞,只能在中午的时候跑到卡米尔的学校去找他。

午饭在闹哄哄的食堂里面解决,卡米尔眼尖,即使雷狮用长袖衬衫挡住了自己的手腕,卡米尔依然在他不经意的时候透过阴影看到那截白皙的腕骨上面几道挂彩的痕迹。

雷狮注意到了他的视线,闪躲不及已经被卡米尔抓在手心里。

卡米尔皱了皱眉头,正想发问,帕洛斯和佩利就打着招呼走来,看到他俩拉在一起的胳膊,神情有些精彩。

他们和雷狮相熟甚至超过了卡米尔,见他俩把手放开,轻咳了一声掩饰尴尬,不一会就热络地聊了起来。

“什么?雷狮老大你们竟然养猫了!”

佩利表现得很惊讶,帕洛斯在一边问卡米尔要猫片。

雷狮将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帕洛斯和佩利凑在一起翻了一会,雷狮忽然笑了,“帕洛斯,你到底想说什么?”

帕洛斯摸了摸下巴,有点意味深长地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卡米尔,“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觉得这只猫很像卡米尔,眼睛和……毛色?”

雷狮故作神秘,没成人也没否认,“嗯,我们一起去挑的。”

卡米尔默默地把自己碗里面的肉夹到了雷狮碗里才抬起头来,“是么,我倒觉得它像你,”他顿了顿,视线飘到了雷狮手腕上那和猫打架的的证据,“性格方面。”

佩利听不懂他们一边说一边莫名其妙地在笑什么,只是总觉得他们的话题……给人某种既视感,很奇怪。

 

下午的时候卡米尔依旧被迫泡在图书馆,雷狮便回了家。晚上雷狮自己订了晚饭,吃过之后又给卡米尔打了个电话。

那边接起来后能从话筒里面听到风声和马路上汽车鸣笛的声音。

“在外面?”

“嗯,刚刚去买东西了,现在在回去的路上。”卡米尔的声音听上去闷闷的,大概是为了挡风将脸埋在了围巾里。

“行,那你先回去吧。”雷狮顿了顿,又学着他平时管着自己的时候的语气,“不要熬夜。”

轻盈的笑声从手机里面传来,卡米尔低声答应,又随意聊了些其他的,便挂断了电话。

雷狮回过头去环视了一圈整个客厅,最终将自己扔到了沙发靠垫之间。

不一会,后背上忽然有什么东西踩来踩去的感觉,雷狮微微睁开眼睛,一抬起头就看到有个黑色的猫团子正在瞪自己,雷狮将上身撑起来,它便警惕地后退了几步。

雷狮冷哼一声,惩罚似的一把将烤串捞到自己怀里,开始挠它的肚子,一边挠一边还念念有词:“还有人说你像卡米尔,嗯?”它食指勾了勾猫下巴上的软毛,又亮出手腕上的抓痕,仿佛是在审讯,“我告诉你,卡米尔才不会挠我呢。”

 

 

卡米尔不在家,换作平时雷狮是不可能自己一个人在家老老实实对着空气过周末的。

但是有猫撸的话就不一样了,家里的一人一猫,从最初的势不两立到现在抱团取暖一样在家等人回来,说来搞笑,雷狮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下午的时候朋友千里召唤,雷狮出了门一趟。回去的时候路过卡米尔的学校,雷狮扶着方向盘走了一会神,被朋友嘲笑了一顿。

而雷狮却没有否认,反倒是去嘲笑对方没有谈过恋爱不知道这种感觉。

“哦?什么感觉?”朋友摆出一脸八卦的申请,被雷狮一句“有生之年你自悟吧”堵了回去。

好吧……倒不是雷狮脸皮薄觉得说不出口,或者碍于面子之类的,其实是非要形容的话反倒有些为难了。

大概就是身体和灵魂因为遇见了一个人同时丰富又鲜活了起来,见到他的时候便会想要去靠近,不由自主地互相吸引,直到整个人都投入了进去,却不会因为他而放弃自己的所做所想。

而这样的一个人,又恰好对自己也抱有同样的吸引、依赖、占有欲,从未有过的互相懂得与投机,令他深陷其中,从此相信缘分、相信宿命、相信心有灵犀。

 

待到回家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雷狮将车停好,习惯性地抬头去看自家的窗户,却看到了窗帘后面淡淡的暖光。

家里有人,卡米尔根本没有提前通知他……雷狮又抬头确认了一遍,欣喜之意已经自心底涌了上来,他有些迫不及待地向家的方向归去——

独自一人的时候他不曾有过这种感觉,仿佛一个无牵无挂的浪子,披荆斩棘刀枪不入,现在却能够被家中等待着自己的温柔灯光所感化,心脏被爱情切开了一个口,透过那缝隙,他看到了属于两个人的全部世界。

果然,回到家的时候灯都是开着的,但却没有一点声音,连烤串都没了影子——

平常的话它都会迅速来到门口检阅铲屎官仪容仪表的。

他想到了什么,换下鞋后将外套脱下来搭在胳膊上,看到客厅里卡米尔正蜷缩在沙发上,猫耳朵和尾巴在不受控制得露出来,软趴趴地贴在沙发上,怀里抱着同样团成一张饼的烤串,呼吸平稳,但身体却有些不安与警惕。

也许是灯光太过温暖,雷狮只觉得心里温暖到仿佛有一眼温泉喷涌而出,他上前去,将手中的外套展开,搭在卡米尔的肩上,大猫和小猫的耳朵一起动了动,接着卡米尔有些迷茫地睁开眼睛,而烤串早已通过气息闻出了铲屎官的味道,反倒是更加往卡米尔的怀里缩了几分。

“论文写完了?”雷狮坐了过去,伸手亲昵地揉了揉卡米尔的头发,大概是回家后吹过又洗过,发丝贴在脸上,又软又温顺。

“嗯……昨晚熬夜,今天又赶了一上午,已经上交了。”卡米尔拉住雷狮乱捏他的耳朵的手,过了一会又换成了一个十指相扣的姿势,

“不是说不让你熬夜么?”

卡米尔抬起眼睛来看了他一眼,把烤串从身上抱了起来,换成一个和雷狮靠在一起的姿势,声音低低的,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我想早点回来见你。”

这句话显然是犯规了。雷狮差点抑制不住激动放出狼尾巴,可心中的喜欢无法表露出来,简直就要溢出来,最终化作落在卡米尔手背上的一个吻。

“睡吧,我陪着你。”说罢,他将卡米尔的手攥紧掌心,烤串迷迷糊糊地爬到了他们之间,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又窝了起来。

肩膀上的呼吸声已经变轻变浅,在这温暖的灯光中显得格外温情又珍贵——

好像时间停止,岁月逆流,他们从相遇,一直走到了永恒。

 

-fin-

  536 16
评论(16)
热度(536)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