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悲欢离合,人情世故。

 

【百日雷卡/98Day】逆流 即归

还是血族血猎AU的系列!

--------------------------------------------------

 

卡米尔将蜡烛摆在烛台中央的时候,窗外的乌云已经将整片星月掩盖得没了痕迹。

窗户边缘的金属钗因年久失修的缘故,被窗外涌动的风推得吱嘎作响,好像一只无形的手,想要挣脱即将变天的室外,钻到生着温暖壁炉的屋内。

一声尖锐的残响之后,夜风卷着暴雨前的冷厉骤然从外面涌进来。卡米尔赶紧按住桌面上蝴蝶一样翻卷着飞走的纸张,墨水瓶却被摇摇欲坠的羽毛笔带得倾倒在了整个台面,和死者颈间流出的鲜血混在了一起。

沉迷吸食血仆供血的男人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令同类作呕的气息,卡米尔后退了两步,沾了血的脚印踩上了一张血猎联盟的通缉令。

身后,有个影子忽然出现在了窗口,跪立着挡在风眼处,好像夜色中一抹带着杀意的影子,穿梭在灰色地带之中。他低着头,嘴角却浸着勾人的笑。

一颗心猛地落地,卡米尔轻唤一声:“……大哥。”

那人缓缓抬起眼睛来,眉骨下睫毛阴影中的眸子里沉淀着的玫色,充血后仿佛血族渴望嗜血时候的样子。可下一秒,那刺眼的色彩瞬间黯淡了下去——

恍惚中他只觉得背后的伤口好像要将他的生命都流逝干净一般,身体在疼痛中无法挣脱眩晕带来的虚弱,他觉得自己好像踩空、下坠,然后跌进一个发抖的怀抱,他努力睁开眼睛,看到那张喜怒不形于色的脸上露出了少见的惊慌,他张了张嘴,试图用手去触碰那个人的皮肤来安慰他,然后告诉他:“卡米尔,我们……”

一时陷入混沌,七魂六魄不知归处,只有伤口的钝痛随着意识一起遁入黑色的漩涡。

 

醒来的时候阳光从屋外斜射进来,直直地打进雷狮的眼睛里。

他缓了好一阵子才看清了周围,卡米尔正在离床几步远的地方伏案写着什么,听到动静立刻回过头来,在雷狮试图爬起来牵动了伤口,摆出了龇牙咧嘴的表情后又赶紧跑过来,蹲在距离雷狮的脸极近的床沿边。

“我睡了多久?”

“几天。”卡米尔帮他按住又被扯开的伤口,熟练地从一边的急救箱中拿出新的绷带。

雷狮躺在床上,浑身上下只有两条腿和头可以再躺平的时候挪动,他侧着头去看卡米尔的表情,嘴角紧绷着,严肃中又有些掩饰不住的心疼。

又是这副样子。雷狮没忍住,没心没肺地笑了一下,“怎么了,心疼、哎你——”

卡米尔别开脸,恢复了那副冷清的表情,把雷狮不老实的手塞回去,撕绷带的时候毫不手软,在他怒目瞪着好似质问的时候,又缓缓低下头,在他模糊的伤口上舔了一下,尖牙抵在他的皮肤上,疼得雷狮倒抽一口凉气。

但他却并未真的下嘴咬破,只是在雷狮安静下来之后松开了利齿,他喉结动了动,许久才抬起头来,“你没有告诉过我,这次的猎物会这么危险。”

雷狮本想笑着糊弄过去,刚挑了下眉,却看到了卡米尔眼中的愤怒。

“……”是了,这么长时间并肩作战以来,他一直试图探寻这个沉默寡言的家伙身上的弱点,但最后却发现,对于他来说最致命的却是自己的安危。

但此时此刻他也不知道该解释些什么,只能讲目光转移到旁边,半闭着眼睛装死。

“被通缉的血族死了。”他一边面无表情地帮雷狮止血,声音还是如往常一般轻,却少了平日的沉稳,“大哥,这几天不断地有血猎联盟的人在找你。”

“哦。”雷狮忽然睁开眼睛,侧过头去看他,“他们找你麻烦了?”

“暂时没有,你在我手上。”

这话乍一听好笑得很,但仔细想想,在血猎联盟那边看来也就是如此。雷狮冷笑一声,闭上眼睛后将手挪到了额头上,好像在试图遮挡打在他脸上的阳光,“你很有能耐嘛。”

“在我身边,不许离开。”卡米尔的喉结动了动,声音有些哑了,半天才发出低沉的声音:“这是大哥说过的。”

“……嗯。”雷狮实在是看不了卡米尔这种表情,他有些艰难地抬起手来,安慰性地摸了一下卡米尔的脸。卡米尔便垂下眼睛,温顺地蹭上去,不再说话。

脱力的困意又要涌上来了,雷狮半眯着眼睛,模模糊糊地看到卡米尔平静地摇了摇头,低垂着的眼睛盯着雷狮手腕上的血管,仿佛能透过那层皮肤看到里面的血液在跳动。

那双好看的蓝色眼睛正紧紧盯着他,缓缓地闭上,片刻后又睁开,仿佛下定了巨大的决心——

“我向来会遵从大哥的意愿做事,你可以放弃我,但是不要伤害自己瞒着我。”

 

卡米尔曾一度认为自己的一生充满了荒谬的错误。

怀着错误的血统,被孕育在错误的身体里,错误得被带到这个世界上,又错误地被抛弃……在遇到一个人之前,他的生命就像是个脆弱的玩笑,被讽刺、被玩弄,即使再如何挣扎痛哭,也不会被命运怜悯。

所以他曾在意识到雷狮有事瞒着他后,自动地将可能性锁定在了最坏的结果上,并屏蔽了那些蚀骨的心痛,坦然地接受这一切。

和雷狮的相遇是一场漫漫长梦,在这场梦境中他看过了无数不曾见过也无法想象的风景,酣畅淋漓得爱与被爱过,那些肌肤相亲、耳根厮磨,还有那个人血液的味道……所有的都会烙印在身体中,让他心甘情愿地被雷狮架上镣铐,甘之如饴。

他在晦暗的灯光下用视线描摹了一遍雷狮的侧脸,忍住了去吻那双眼睛的冲动。

 

 

“疯够了就回来吧,联盟需要像你这样优秀的血猎。”

“哦?那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你个人的金钱,你家族的荣誉,以及你在血猎中的地位、话语权……你应该早就知道。”

雷狮抬起眸子来看了他一眼,嗤笑一声,“对,我早就知道,它有多没用。”

半睡半醒之中,雷狮的脑海中飘出来这么一段对话,周围一片漆黑,他看不到对面的人脸上的表情,只是在片刻后,他听到了一句冷若刀锋的话:“因为那个血族的少年么?”

雷狮的动作停在空中,接着双眼危险地眯起,盯着面前人的视线也强势锐利起来。

而那个人脸上商谈的笑意却依旧不减,说出的话与却像是威胁:“你要背叛联盟么。”

“哦?”雷狮挑起一边眉毛,“这话怎么讲?”

“即使你现在接猎杀任务的频率已经大不如前,但我相信你不会那么粗心,忘记自己隶属血猎联盟。”

……

醒来的时候额头上有一层冷汗,身边却没有卡米尔的影子。

身边只有一盏忽明忽暗的灯,里面点亮着虚弱的光。窗外阴暗,不知是白天还是黑夜,山雨欲来的天空仿佛要将世界压迫碾碎,预感好像藤蔓,在脑中掀起一角后忽然爬满全身。他忍着痛推门而去,远处的场景让他太阳穴都突突地跳了两下——

“……大哥。”明明是背对着门,可就像心灵感应一样,最先发现他的还是卡米尔。

只一眼,雷狮就觉得心口都在痛。卡米尔只一个人,站在联盟派遣过来的特种血猎中间,在昏暗的天幕之下显得无比单薄,一举一动都有可能被联合围剿,却挺直了脊梁,看过来视线都要因为饱含了情感而脆弱成冰。

雷狮只觉得嗓子里都被风刮得有些血腥味似的,“过来。”他对卡米尔冷冷发声,卡米尔没有回头去看身后的敌人,只是安静沉着地走到雷狮身边。

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冗沉,在快要接近的时候雷狮一把将卡米尔拉到自己的身后,他抱起双臂,与对面打头的那个人呈对立状。

“不要紧张,”对方露出一个缓和气氛的笑,“您猎杀了S级的猎物后就失去了联系,所以联盟亲自来给你送报酬。”

余光未见,但雷狮还是感受到卡米尔的视线猛然间死死地定在了自己身上。

对面的人却不会理会他们的心理活动,他只是优雅地戴上黑色的手套,跟在他身后的人便将一个黑色的箱子提了上来,“还有,猎杀了S级任务之后便有资格进入到联盟的管理层重工作,鉴于您独自完成任务,且表现优秀,联盟主动希望聘请您,希望您回到应该待的地方,做一个优秀的、正常的血猎。”

也许是那个“正常”太过刺耳,刮过耳边的风都带着讥笑的声音。卡米尔在雷狮的身边压了一下帽檐,让任何人都看不清他的表情,就像一只趴在漆黑洞穴中窥视着外界的受伤野兽,充满了自我保护的意识,和不知未来的绝望。

就像……他刚遇到卡米尔的时候,他时常会流露出的表情。

很久以前,他第一眼见到卡米尔的时候就不想放走他,不知是不是血猎的身份在意识深处挑唆,他想将他像猎物一样带在身边。

可他低估了自己的感情,在某个时间节点,冲动的情绪如同惊涛骇浪。他向来热爱不被束缚的自由,他喜欢去探、去闯、去爽快地结识后洒脱地告别,可从未想到当他遇到了另一个人,他会更加疯狂地延误规则与约束,想抛却一切和一个禁忌的存在永远在一起……

于任何人看来,他们之间的关系就是场荒诞的禁忌游戏,杀手爱上目标,猎手爱上猎物,若是不认真的一场风流也就罢了,可那些认真就铭刻在血肉中,待到了厌倦和不得不背道而驰的那一天,必定会将对方折磨得伤痕累累。

静默在他们之间持续了几秒,直到雷狮的嘴角上扬,忽然浮现而出的笑意打破了即将要结冰的局面。

始终都在观察他神色的卡米尔有些愣住了,下一秒手就被牵了起来,那熟悉的掌心将温度源源不断地递给他,就像曾经无数个冰冷的夜晚——

“拿回去,这是我该给你们的。”雷狮低垂着眼睛,轻柔地摩挲着卡米尔的手心,轻飘飘的话语,却令人心脏都要跃出肋骨一般:“违约金,帮我交给上面那帮人,理由随便填,实在没辙的话说我私奔了也行。剩下的钱请我的兄弟们吃顿饭,顺便给他们道歉,要和联盟解约也没提前打招呼。”

那些声音就那么炸裂在耳边,像利剑或子弹,穿过黑夜暴雨,穿过清晨黄昏,扎进他的心里,让他意识到喷涌而出的血液是多么滚烫。

对面的人怔住,开口好像试图要说服他再想想,可耳边的声音却坚定无比,好像石子落入水面,干净利落,徒留一圈激荡人心的涟漪——

“很可惜,我不再想属于任何组织。”雷狮将手扣紧,他们的指缝之间甚至不留一丝缝隙,仿佛再也不会将彼此放走,“我只属于我自己。”

 

狂风是在一瞬间驰掣而起的,冷意如同刀刃,割裂他们脆弱的皮肤。

这是一场早就没有悬念的谈判。雷狮目送着那些人的离开,感受到背后仿佛有一双翅膀,挣开锁链,带着他飞下悬崖,去拥抱危险的自由。

过了许久,他才回过头去,卡米尔正静静地站在他的身侧,围巾掩住了半张脸,细长的睫毛下,蓝色的眼瞳微微泛出血色,混在一起竟像极了雷狮眼睛的颜色。

那里面好像有水光,闪动了两下,接着那清冷的眸子被勾勒出了一丝亮光——

乌云散开,一隙阳光笔直地落下来,打在他们的身上,冻僵的身体感受到温暖,仿佛从来都没有如此畅快过。

“你早就知道,却什么都不告诉我。”

也许是声音喑哑,雷狮感觉到卡米尔的声音如同脑内的幻听。

他笑了笑,重新握住卡米尔的手。

“……嗯。”雷狮垂下眼睛,嗓子里却只能发出这样的字音。

“不要再瞒着我了。”

“好。”

“不要再让自己受伤了。”

“……好。”

“不要……离开我。”

他们的未来会怎样,他不知道,也并不想去拟定一份布满条条框框的计划。而就现在,眼前所有要解决的事情,他早已经决定好了——

因为他们是彼此的归宿。

“嗯。”雷狮轻吻着卡米尔的额头,“我保证。”

仿佛许下一生的誓言。

 

-fin-

 

----------------------------------------------------

百日已经顺利跑到倒数第三天,文中雷狮和卡米尔从此打破了身份的隔阂浪迹天涯啦,逆流系列就这样和大家告一段落啦!

感谢阅读,感谢喜欢。

  550 12
评论(12)
热度(550)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