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读不懂的诗和去不了的远方。

 

【雷卡】是非题 26

首章

上章

 

26.

收到消息的时候卡米尔刚好从噩梦中惊醒。

他睁开眼睛,却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呼吸让胸口不住地起伏,手机就放在枕头边,忽然震动一下,睁开的眼睛终于有了焦距。

雷狮家的窗帘实在是太遮光,周围都是黑的,不看时间根本判断不出来现在是什么时间。他爬起来,冷汗就顺着脖子滑到了衣服里面,夏末的燥热和潮湿一同袭来。

梦里去到了什么地方、遇到了什么人他一概不记得,唯一有印象的便是久久的风声,好似被丢弃在曲折的沟谷中,寒风穿堂而来,他束手无策,醒来之后那种悲伤的感觉让他嗓子发干,很难想象在梦里他到底经历了什么,难过的情绪从未有过得失控。

都说梦境是人的潜意识,卡米尔习惯在表面上把自己包裹得滴水不漏,原来自己真的也会如此激动……

卡米尔深吸了口气,摇摇脑袋讲那些胡思乱想一并踢出脑内,那伸手摸到了手机,一打开却看到了雷狮发来的图片:

那是一张公路上的日出,沥青路面都被暖色照亮一样,披着暖色一路延伸到远方——

等等,这是刚刚发来的?

卡米尔揉了一下干涩的眼睛又确认了一遍时间,聊天框上方还有雷狮几小时前录下来的风声,被厚重的电流音过滤之后还能感受到那股纵横凛冽的感觉,也许这也是他梦中里有风呼啸的原因。

他从床上迈下去,掀开窗帘的时候看到了林立楼房高之外的点点晨曦,呆望了一会,终于想起要拿手机,将那些一瞬间的光框成一张永久的照片,轻点了几下操作,便将图片发送了出去。

他合上眼皮按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又向下捂住了一只眼睛,随即他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一下一下逐渐清晰。

不管那边的雷狮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至少对于他来说,这是在梦魇过后,于清醒的现实世界中与让他动心的人分享黎明。

下一秒,房间里面忽然响起了突兀的声音,他睁开眼睛,看到手机屏幕上跳动的图标闪烁了起来——

雷狮竟然直接将电话打了过来。

手比脑子快,等到反应过来自己已经接起了电话,雷狮的声音带笑,传进耳朵里感到痒,“起得这么早?”

他也不想啊……卡米尔轻声“嗯”了一下,“我也是刚刚才醒的。”

“我的信息吵到你了?”

“不是,本来就醒了。”他夹着手机移步出去,“对了,大哥,厨房的那个面包机怎么用?昨晚本来想试一下,但是按了开关,它启动了之后也没动静,我检查了一下电源都是开着的。”

“哦,那可能是你搞坏了吧。”

卡米尔动作直接顿住,连声音都卡了壳,“我没乱动它啊?”

话音未落,那边不说话,光传来笑声,卡米尔知道自己是被忽悠了,一颗心也立马放了下来,又有些无奈,“大哥……”

雷狮又笑了一会终于打住,“那个你要按的时间久一点,等到下面那一圈提示灯亮起来才能松手……”

 

简单的早饭过后,卡米尔找了本书斜靠在沙发上,比以往多花了些时间让自己投入在一行又一行的文字上后,一时间空气中只有安静的书页翻折声。

直到金的一通电话打断了他的阅读,看了一眼上方的时间,竟然已经过了中午。

他放在耳边接了起来,那边很快喊了他一声“卡米尔!”

“嗯。”他出声示意自己在听,接着金哼着委屈的鼻音说好不容易加完班浑身不爽,还要不要再一起去射箭。卡米尔把金属书签夹进了书本中,“你们加班了?”

“确切地说是,又——加班了!”卡米尔觉得金的义愤填膺快要顺着电话线喷出屏幕了,“中午统一管的饭还……一言难尽,哎不说了,总之主管肯定是疯啦。”

大部分公司或多或少都会压榨实习生,包括他自己也曾经亲身体验过。卡米尔也没什么好说的,他卡米尔沉吟了一会想:其实……跑一趟公司,多拿点加班费也没什么。不过他自己想归想,开口又变成了安慰:“好吧,既然你吃过午饭了,那几点集合?”

 

从雷狮家去体育场,坐公车的话需要转站,晚上他还有打算去一趟超市,干脆直接下到停车场开了雷狮的车。

雷狮不在家,虽然心理上会有些控制不住的寂寞情绪流露出来,但也好,可以像以前一样,没事情可以找个舒服的姿势看一整天书,想和朋友出门就出门,享受连续朝五晚九之后这份来之不易的闲适。

总之……如果是一个人那倒好办了。

可以把那些砍不断的心思放在肚子里慢慢消化得无声无息。

他一直觉得,独居久了之后一般就是两种相反的诟病,一种是极端渴望和人共处,一种是渐渐习惯形影单只,甚至会适应不来身边有人关照的感觉。卡米尔自认为自己有幸属于后者一类,他可以和之前一样,享受一个人的周末,唯一不同的是身边的一切都好像浸染了雷狮的影子,像个镜子里面的魔咒一样,时不时地从脑海中蹦出来骚扰他一下。

于是就有了极为矛盾的心态,一边极力地控制着那段距离,不让自己晕头涨脑的时候越过,一边又不得不承认,他已经开始悄悄思念起雷狮了。

就像心底某个地方敞开了一条口,露出了数年以来一直曝晒在炎凉之下的、近乎皲裂的情感,渴望一滴甘露,滋润那些孤独的伤疤。

 

这次他们在射箭馆待的时间稍微长了些,临近结束的时候金接了个电话,然后笑嘻嘻地跑来说晚上本来打算一起吃饭,同学突然喊他去救场子。

“嗯。”卡米尔拉开弓箭的动作没动,只是轻声回应,随即眼睛又转回去瞄准把心,右手一松,箭便“唰”得一下飞了出去,正中红色的靶心。

金“喔——”了一声,把刚刚拆下的护具夹在胳膊底下快速拍手,“厉害厉害!”

卡米尔自己也有些惊讶,却只是淡定地收弓笑了笑,“蒙的。”

 

从体育场出来的时候正赶上了路况不顺的时间点,卡米尔决定先就近找商场买东西。

当他穿行在各个置物架之间,把脑内的清单条都打了一遍钩后,又在生活用品的货架前放慢了脚步。

他记得早晨看到雷狮牙杯旁边躺着的那管牙膏已经瘪了,也不知道自己要不要多管这个闲事帮雷狮买一支新的。他不知道雷狮对薄荷、柠檬之类的味道有没有什么偏好,如果买错了其实也不太好……想着想着竟然已经越过摆满了牙膏的货架了,他抬起头来,一眼就看到了货架顶层的盒子。

这家商店一般会将单件的商品放在伸手就能够到的地方,冷门品牌和包装成礼品的一般会放在下层和顶层。

那是一对再简单不过的咖啡杯子,放在一只原色纸盒里面,轮廓流畅,杯壁轻薄,外表只有一层白色的釉,极简的风格放在一堆印有各式各样图案的杯子中很吸引眼球,卡米尔伸手将它们取了下来,揣着只有自己明白的想法将它放进了购物车。

只是杯子而已,虽然包装成了一对,但雷狮又没看到盒子,杯身上也没有明显暗示的花纹,如果他随便编造说“自己喜欢所以就买了”,那个人应该不会想太多。

他庆幸地为自己那掩埋在阴影中的占有欲找到了看似合情合理的理由,却不知道,“杯子”只是个开端。

几分钟以后卡米尔踩在扶梯上,看着前后和自己一同平移的陌生人,一个念头忽然就撞进脑海,再被卡米尔盖上了“疯狂”的标签之后,却越发地躁动起来——

他看到了一家门头装修风格诡异灵动的店面,忽然想起了什么,眉毛不住地上挑了一下,却很快收回目光,压住心底的想法,默默下到负层找到了雷狮的车。

坐回驾驶室的时候他深吸了口气,按开仪表台上的小置物盒,用修长的手指将它小心翼翼地夹出来。

雷狮的黑色耳钉在他的手中漫不经心地折射着地下车库又幽暗又冷清的灯光,那些锋利的光斑又打在卡米尔的眼睛里,好似在相较谁更似深渊,危险、难测,又沉迷。

一瞬间里他想了很多,关于这场连自己都感到不可理喻的感情。

比如他根本想象不出,如果雷狮不跑出去这一趟,周末的时候他们两个会一起在家做些什么。帮他买牙膏,或是用同样的杯子喝水……很多互动如果仅仅是想象的话是能够想出来的,可真正发生又会忍不住心底的悸动,但要是拒绝也会造成尴尬,除非……

变成另一种关系。

卡米尔在寂静的驾驶室里忽然一手扶到了方向盘上方,把额头抵在指节之间,像是下了一个郑重的决心一般,他深吸了一口气,终于拉开车门,手心里攥着那枚泛凉的耳钉——

就像一个裹着珍珠的匣子,里面的东西是他不曾见过的珍宝,诱惑到使人难耐。他明白自己不能去剖开那层壳,却还是忍不住伸手触摸。

 

店内的装潢也十分奇异,四周都镶嵌着镜子,灯光昏暗,乍从明亮的商场进入眼睛还有些适应不来,连空调温度都开得很低,好像一不小心误闯了阴森的魔法迷宫一样。

一进门就看到了店长,先前雷狮带卡米尔去聚会的时候向他介绍过这个人,一个性格有些怪僻、不怎么说话的家伙。

他戴着黑色的口罩,见有人从门口进来也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露出了有些意外的神情,随即主动点了下头,应该是还记得卡米尔。他身边一个店员立刻走了上来,谦谦有礼,却没有一般商店工作人员常挂着的那种面对顾客就是面对上帝的笑,“有什么需要么?”。

卡米尔展开手心,将那枚耳钉静静地躺在他手里,店员看着它想了一会,“……这是雷狮的?”

话音刚落就让卡米尔心一提,也不知道自己在心虚些什么,只是好奇地问:“你怎么知道?”

店员笑了,伸手向后一引,“里面请。”

 

“喔喔,原来是弟弟,我刚刚还在奇怪雷狮的东西怎么会在你手上……本来还想验验是不是仿制的。”

“我们家不会做出任何一件重复款式的东西,其实我记性也不太好,数量大了不会刻意去记哪件卖给谁了,但是因为这只耳钉一直挂在这里无人问津,所以有印象。”店员将卡米尔领到一处列满了耳饰的展示板前,伸手推了一下右上角,铺着天鹅绒布的版面便翻转了过来,背景是深色的,卡米尔多花了几秒找到了和手中一模一样的一只。

店员余光飞快扫过卡米尔试图去碰的手,“哦,提前说好,我们家的东西只要上手摸了就必须要带走哦。”

“嗯。”卡米尔只是淡淡应了一声。

既然不会做重复款式的东西,那只能说明这耳钉本是一对,雷狮只带走了一只,也不知道这买卖双方当时都是怎么想的。

想到这,他直接伸手将那枚耳钉取了下来。

店员眨了一下眼睛,“哎,你和雷狮一样的反应。”

卡米尔的眼底不可见地闪动了一下,“明知道拆开了容易卖不出去,为什么还要答应客人这样的要求呢?”

这回店员答得很快,“因为你哥付了全部的钱啊。”说完他自己都想笑,“怎么?他终于想起来要把这只也接回去了?”

“……”他还以为会有什么高深莫测心灵鸡汤的原因,看来是他想多了,一时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了。

“要试试么?我去拿镜子?”

他没有耳洞,也不想明目张胆地戴出来。耳饰、腕饰都太容易被看到,卡米尔摆了一下手,“你们这里能把它改成吊坠么?”

店员张了一下嘴,木木地点了点头,“啊、可以倒是可以,72小时的工期,具体要做成什么款式我可以给你拿册子,定制单议……”他飞快报完之后又有些哭笑不得,“雷狮的操作真的从没让我们失望过。”

其实雷狮还真不知道有这回事。卡米尔在心底给躺枪的雷狮道了个歉,默默接过了店员递来的款式册。

 

也许是选择的时候他思考了太长的时间,接下来店员竟只询问卡米尔的喜好,没再提雷狮了。但既然他不问,卡米尔更不可能自己去主动说什么,只是将所有流程都走完,还和店员互留了联系方式。

离开的时候他再次穿过那个铺满镜面的走廊,前后上下都是虚幻空间,对立的镜子中空间好像没有尽头。

店员在身后说了声“慢走”,他推开门,明亮、温热一同扑向了他,却忽然感受到了如释负重的轻松:他原本以为自己踏出去一步便会后悔的——

还好他没有。

在这场没有未来的单向感情中,起码他有足够的勇气。

 

 

-tbc

 

下章

  937 58
评论(58)
热度(937)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