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糖厂厂长。

 

【策约策】听说他每天都会在长城上等待日出

不是我要挖,是坑先动手的……  交党费。

王者荣耀原世界观,百里守约&百里玄策,无差互攻。

是个系列。

------------------------------------------------------------

 

清晨的长城是一条肃穆中即将苏醒的巨龙,远远蜿蜒到昏与明的交界线边。在自天际那端贯穿而来的风中发出了仿佛沉寂了千百年的长鸣,像对曾经那些朝代文明更替泯灭、循环不断,最终却也流逝成了宇宙中卑微沙滓的哀歌。

百里玄策几乎是拨开了远远而来的晨光爬上城墙,一眼就看到那个坐在烽火台边缘的人。

他放轻了脚步,蹑手蹑脚地绕道后面企图爬上去,却只见百里守约的耳朵警惕地动了动,下一秒浑身紧绷起来,锃亮的机枪瞬间被架起在身侧,却在瞄准了不退反进的家伙后忽然愣了愣——

见到对方瞬间松懈下来的身体,百里玄策嬉笑地看着对方脸上那如梦初醒的表情,他眼中的凌厉瞬间化作了一湾温柔的水流,紧绷的嘴角也轻轻地勾起,“玄策。”

哥哥的声音总是让他的心情瞬间就愉悦起来!百里玄策想都没想立刻扑了上去,两手锁在百里守约的肩膀上,“哥哥在做什么?居然起得那——么早!”

百里守约笑着捋了一把弟弟的耳朵,“刚刚在看日出。”

“日出有什么好看的?”百里玄策歪了歪头,眯着眼睛看着远边地平线上刺眼的太阳,露出一副不解的神情。

而面前的人低垂着眼睛,好似在回忆着什么,接着所有那些充斥着背上、恐惧、后悔的情绪渐渐摊开化作释然地目光,百里守约站起身来,自然地拉住百里玄策的手,“……是啊,已经没什么好看的了,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习惯这样了。”

一席话听得玄策云里雾里。他很少看到哥哥在自己面前流露出这样的表情,愣愣了两秒后才发现自己注视得过久,而面前的人目光涣散,好似又将思绪寄到了远方。

玄策皱皱眉,想都没想便将百里守约的手攥得更紧,“哥哥?”

而对方只是轻笑着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百里玄策看着哥哥眨了两下眼睛,没由来的不悦从心底涌起,“我饿了!想吃哥哥做的肉!”他拽了一下百里守约的袖子,另一只手还刻意指了指自己的肚子,恨不得让它“咕咕”叫出来。

而守约对于弟弟的要求几乎总是无条件答应的。他笑着站起身来,“可以给你做肉,但是菜也要吃,不许挑食哦。”

百里玄策做了个鬼脸,假装答应了的样子,小跑两步跟了上去,可心里还在惦记着哥哥清晨出现在长城之上的原因——

他可以确定,有那么一瞬间,他在守约的眼睛中看到了他不曾见过的神情,一贯的温柔中又带着那么一丝他不曾见过的悲伤,像求之不得的爱慕,又像沉默隐忍的思念。

 

后来百里玄策的好奇心便像被猫尾草挠了痒痒一样躁动无比,可由他再如何撒娇扮可怜试图讨答案,百里守约也只是草草转移话题略过,。直到那天晚上被安排和花木兰一起守夜——

“玄策,发现了危险第一时间喊我。”百里守约看起来有些疲惫,连续几日的高强度作战使他的精力慢慢被消磨下去。今夜是马贼大败后的第一个夜晚,百里玄策跑上前,很想主动抱抱他,却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般刹住脚步,最后只是低下头,扯着守约的袖子闷闷地说:“嗯,哥哥一定要好好休息!”

要不是身后看热闹的小守军“啧啧”了两声,他还真的想牵着哥哥的手不松开。

 

长城脚下的篝火群旁,守卫军们正裹着坚硬的甲胄簇拥在一起取暖,而在那队伍的中心,百里玄策手握飞镰望着跳动的火苗发呆,在他身旁飒爽的女人仿佛一朵耀眼的瓣鳞花,她的短剑被直直插在一边的草丛里。

花木兰愣了一秒,随即大笑起来,“哈!神神秘秘的,我还在想你这种青春期的小男孩到底会问出什么奇奇怪怪的问题,原来是——”

百里玄策赶紧一指比在嘴边企图提醒她噤声,“队长!”

花木兰摆了摆手,一手撑着脸,面对仅仅两句话就被逗得面红耳赤的玄策乐不可支,“你说你哥哥啊?……这小子,自姐第一天在荒野堆里面捡到了他,便会在日出的时候登上长城,天天如此。要是问起来,他就总说在等一个人。”即使没有挑明,可花木兰话中的意味再明显不过,“……那个时候他还没有找到你。”

“……”百里玄策张着嘴,生生吃了一口冷风,连耳朵都僵着动不了。

哥哥从未跟他说过这些。

那些独自一人的夜里,他曾无数次梦到过与哥哥的再遇,仅仅一个微笑就瞬间泯灭了所有的过错,或者是歇斯底里地扑在他的怀里哭一顿,那么复杂的、即将要爆发而出的感情,沉积在心口时时都会牵动起来的位置,在夜里惊醒的时候甚至会令他辗转难眠。

可到了真正重逢的那一天,守约只是在原地愣了几秒,不敢置信地走上来,在他不管不顾地冲上去后紧紧地抱了他很久,然后哽咽着说了一声:“玄策……”

他本以为守约会和他一样,因为太过期盼着再遇的日子,所以在重逢后他恨不得天天都黏在对方身边,可与想象中的不同,守约虽然会和曾经一样无微不至的照顾着他,但却从未像自己一样,用语言和亲昵的肢体行动直白地表达过他的思念。

他说,人类和魔种不同,对于他们来说拥抱和亲吻是恋人之间才会有的动作,你已经不是小孩子,还加入了长城守卫军,应该学会忍耐和独立。

那些话像锥心的刺一样钉在玄策的心里。自己曾经是那么痛恨又思念哥哥,而他的表现却又是那样的坦然。可面对那个令他浑身的血液都能燃烧起来的人,他却只能卸下一切的恨,沉声答应。

后来他学会了收敛,只在与守约独处的时候才会尽情地耍赖讨要一个拥抱,可压抑在心底的总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委屈。

……他没想到,原来一直被压抑感情的不是自己,而是哥哥,还有……

就在他忽然明白过来,能让哥哥流露出那种表情的人竟然是他自己,有什么曾经种下种子的情感,忽然之间被浇灌了温热的春雨,在心底蔓延疯长。

 

“呦,小鬼头,怎么眼睛红啦?”花木兰见状朗声笑了起来,大咧咧地拍了拍百里玄策的肩膀,“被感动哭啦?”

自刚刚那句话落到耳朵里,百里玄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过了半天他才缓过神来,然后心跳做贼一般得砰砰加快了起来。他使劲抽了抽鼻子,“没有!”

“嗯?”花木兰挠了挠他的耳朵,“我要告诉守约,你这个不诚实的小鬼。”

百里玄策一下子急了,“哎!好队长……最最帅气漂亮的木兰姐!你可别告诉哥哥!”从小百里守约就会为他爱哭鼻子的事情发愁,他可不想再让哥哥看到自己还像原来那样一点长进都没有。

他埋头装作揉眼睛,掩耳盗铃的模样逗笑了花木兰,“好好表现,明天和你哥哥和大叔去峡谷狩猎的时候我让他带上你。”在看到他两只圆溜溜的眼睛中还掺了些不信任后,她笑着补充:“我和你师父可不一样,我答应过的事情一定会履行。”

“……好!”玄策愣了一秒,随即高兴得几乎要原地蹦上城墙,好像一秒就忘记了刚刚的窘迫,“如果我能猎到兔子,一定要让哥哥给我做肉吃!”

 

丑时的钟声响起,上半夜守卫长城的士兵们仿佛在这一声长鸣后落入了困倦与疲惫。花木兰望着长城的尽头,又歪头看了看身后那个硬撑着脑袋蹲坐在烽火台上的小家伙,“你怎么不去睡觉?”

“我……我不困,再守一会!”玄策晃了晃脑袋,两只耳朵支棱在头顶,尽力摆出一副自己依然很精神的样子。

花木兰的目光狡黠地瞥过,玄策立马心虚地避开了去。好在她并没有戳穿,只是笑了笑,“哎,老啦老啦,小疯子就是有活力。”她转身挥手,打了个哈欠,“那姐先回去补觉了”

百里玄策小鸡啄米一样点了点头,在烽火台顶盘起了腿。

长夜漫漫,大漠哀鸣,这样独自一人坐在风口,冰冷又孤独,真像思念一个人的滋味。他呆呆地望了一会远处,到底还是熬不住困意。他靠在孤独的城墙上睡睡醒醒,耳边只有长城边特有的、孤狼呜咽一般的风声……

梦中是长城之畔的故乡,他的目光永远锁定在哥哥离去的背影上,然后那个影子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直到几乎看不见,从小就缺乏安全感的少年在一片断壁残垣中忽然意识到自己真的变成了一个人。

他开始大哭、奔跑,试图去追赶,可脚下的路好像无限往远边蔓延,被抛弃的痛苦好像一张无形的网,将他尽数捕获在绝望中,周围一片窒息的黑暗,他无法挣扎……

 

 “玄策……玄策?”迷糊中有个声音恍恍潜进耳朵,那熟悉的声线是他在无依无靠的时候常会梦到的温柔,“玄策?怎么在这里睡着啦?”

随即额头上的头发好像被人用手温柔地揉了揉,那是他最熟悉的温度。

不知何时天将破晓,好像忽然之间,微微睁开的眼角划过一隙晨光。百里玄策一把拉住面前人的手腕,梦里那种被抛弃的痛苦还在他的胸口挣扎,感情全部堆积在胸口,一时竟有些哽咽。

守约愣了一秒,随即笑着用手温柔地摸他的后背,就像每次年幼的时候中了梦魇一般,“好啦……玄策,什么都没发生,梦醒了。”

他大口地呼吸了一会,像一尾脱水的鱼,忽然抬起头来,死死地盯着守约的眼睛——

他们有相同的瞳色,相通的血脉,他渴望在那双眼睛中看到与自己一样的情感,“……哥哥,我可以抱抱你吗?”

百里守约犹豫了一下,却温柔地张开了手臂,“嗯。”

“那……我可以亲你吗?”

怀里的人僵硬了那么一秒,随即耳际传来轻微的气流声,他猜测,那是哥哥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

而就在他几乎要放弃坚持了的时候,嘴唇上忽然传来温热柔软的触感,仅仅是一个很轻的吻,却让玄策几乎在瞬间又红了眼睛。

他肆意地使用着那些借口,仗着守约对自己的宠爱去争取他身上的温存,可他又该如何告诉哥哥,自己怀揣着的是人类才会有的那种感情呢?

 “……我在等你。”

就像你曾经等待我那样。

他的眼睛就那么坦白地盯着守约,一双干净的兽瞳中仿佛只能装下一个人,像只渴望抚摩的小动物。

百里守约向来拿弟弟的这幅表情没办法,心口窝又热又软,他蹙起的眉毛缓缓舒展了下来,化为一个宠溺的笑,然后伸手温柔地摸了摸玄策的耳朵,“……嗯。”

他眼睛瞬间亮了起来,抓住守约的前襟,不依不挠地问,“你高兴吗?”

百里守约笑了笑,“高兴。”然后他松开双臂,拉住了玄策的手,太阳已经缓缓升至天幕,他们的影子被拉得很长。“走吧,新的一天又要开始了。”

百里守约想,魔种之间只要是熟悉的人都可以做出很亲密的举动,人类却不能理解。也许是在人类的圈子中生活了很长时间的,早已习惯性地遵从人类的那套约定成俗,否则心跳为何会如此剧烈呢?

他们在晨曦中一同走下了巍峨的长城,牵着的手没有松开。

 

-tbc

  192 19
评论(19)
热度(192)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