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读不懂的诗和去不了的远方。

 

【雷卡】是非题 23

首章

上章

 

23.

话题很容易又绕回了刚刚那个同事。

“我看那个人有点眼熟,”雷狮思索了一阵,莫名觉得不爽,“我见没见过他?”

“……应该,没有。”后视镜里,卡米尔的脸上闪过一丝难以捕捉的尴尬,却让雷狮敏锐地捕捉到了。

“哦——没见过,但,是不是听过他说话?”雷狮意有所指地笑着,只见卡米尔的睫毛在他话音未落之际便动了两下。

果然。

接着后视镜的视野范围内就看不到卡米尔的眼睛了。雷狮知道自己猜对了,可心里却没有占了上风的喜悦,“他是不是在追你?”

“……”沉默了几秒,片刻后卡米尔答非所问,“……他说,一直想要个松木的台灯柜子,想让我去了之后帮他多注意一下,好参考价格。”

不否认那就是默认了。

“嗯哼。”雷狮一声冷笑。参考价格?哪里不可以参考啊?现在有什么东西在网上一搜一大片,比人工参考价格便捷多了。卡米尔那么聪明,又怎么会不知道那人实际上就是跟他没话找话说。

既然卡米尔暂时不想正面回答,他也不必自讨没趣,“你答应了?”

问完才觉得配合刚刚自己那个被无视掉的问题看来这句话有歧义。“……嗯。”卡米尔一只眼睛又回到了后视镜的反射范围内,似乎在奇怪这种事情有什么好拒绝的。

“啧。”雷狮只觉得一股隐隐的不爽顺着嗓子眼儿往上冒,“你自己一边觉得时间不够用,一边又随随便便答应给人家看东西,”雷狮的手指不安地在方向盘上敲打了两下,“也不知道你是太善良呢?还是太用心呢。”

他后半句将字眼咬着牙槽强调了一下,卡米尔也没被他激到,他安安稳稳地坐在后面,“也花不了多少时间,去逛之前先找几家店值得参考的店记一下大概的价位就可以了,卖人情的事情大哥不会没做过吧?”

卡米尔一开始咬文嚼字,雷狮就不想和他好好说话了,“怕就怕有人把人情债记成感情债。”

“哦。”卡米尔短促地挤出一个音节,随即又轻飘飘地说:“看来大哥经常留感情债。”

哎呦喂?

要不是他还要开车,雷狮真想回头把卡米尔揪到副驾驶上来仔细看看这家伙脸上此时此刻是什么表情。可惜分不出太多的精力,总是顺着后视镜去看那家伙又总觉得哪里怪怪的,“怎么?”他挑衅地问:“你也感兴趣?”

“还好。”卡米尔的话尾音上扬,好似笑了笑,“不过只在一个人身上留就行了。”

……这简直。

雷狮眉头立马沉了下去。

他那个同事长什么样子来着?目测好像没有卡米尔高,普通的发型、普通的穿着,对于雷狮这种只对时尚敏感的人来说就是过了一小时立马忘记的那种。唯一印象深刻的是他跟卡米尔说话的时候那种笑……反正他身边的那些朋友们要么贱笑要么傻笑,绝对不会对他这样,偶尔能看到卡米尔露出这样的神情,稍微明白一些的都能看出来绝对是有问题!……

不过也对,像他们这样的“少数人群”,坐在同一间办公室里,低头不见抬头见,慢慢熟悉了之后开始互相试探也正常,反正卡米尔这家伙也就一开始看着像个闷葫芦,熟悉起来之后也很容易让人喜欢……

胡思乱想了半条马路,直到两声震动的“呜呜”声打断了雷狮,他下意识地去摸手机。

“我的。”卡米尔轻声提醒。

雷狮停住动作,转而又双手扶上方向盘。他听到卡米尔的手机被划开的提示音,从后视镜上也找不到了卡米尔的脸,大概正在低头发短信。

雷狮有点复杂地看着前方的路况,还差个几秒就要由绿转红,快一些就能险限通过,慢一些就要被拦在路口,于是他一脚烦躁地踩在油门上,在信号灯变换颜色的前一秒冲了过去,假装没听到又一条提示音在身后响动了起来。

 

停下车后顺着停车场内的电梯能直达家居城一楼,一出电梯门就看到大大的海报铺展在显眼的位置,原来是三楼的特价区有床品正在搞促销活动,再仔细一看右下角的活动日期,今天原来是最后一天。

“我说嘛,你该跟着我来。”虽然活动不是他说开就开的,这么巧的事情雷狮还是有点得意。一边的卡米尔正对着分布图研究,目光却没有锁定在三楼的一栏。

雷狮立刻就明白了这家伙大概是要先去帮他那位“同事”找台灯柜,想都没想就把卡米尔从身边拉走,“先去选你自己要买的。”

卡米尔没有反抗,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那个跟在自己身侧的家伙在自己擒住了他的手腕之后有那么一秒的僵硬,两人一同找到了扶梯,上楼的时候雷狮也不知道自己的脑子里面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一直到了二层的平台才想起来松开,然后装作寻找下一层扶梯的样子,张望着避免对上卡米尔的眼睛。

“挺久没来这里的了,应该是重新翻修了一下,我记得以前二楼电梯的位置和一楼不一样?……”雷狮将无处可放的手插进兜里,随便起了个话题,“上次来还是因为我姐要买新房子,几年之前的事了。”

其实严格得来说应该是“上上次”。真正的“上次”是他兄长的一个朋友在里面开了个店铺,请了不少人过来剪彩,雷狮属于被逼无奈去露个脸撑面子的那一类。

但是他有意避开这个话题,在他的印象里,比起那个总是用恶毒的语言百般挖苦卡米尔的哥哥,他的姐姐对待卡米尔已经算是十分“和善”了,虽然大部分时间里她在大人面前也会很有心计地选择无视这个小家伙的存在,但私底下还是和卡米尔说过几句话,也从来没有坑过他什么事情。没记错的话卡米尔好像也松口喊过她几声“姐姐”。

卡米尔听到后先是有点意外,随即恢复了正常表情,“她结婚了?”

“嗯。”扶梯上到了一处平台的拐角处,雷狮看了一眼卡米尔的表情,“那个时候你应该一个人在外面,没有人给你发请帖。”

“有的话才会奇怪吧。”卡米尔摇摇头,丝毫不在意,又想起了什么似的似笑非笑起来,他踏上缓缓而上的扶梯,“现在只剩下大哥要让人盯着了。”

雷狮立刻反应过来卡米尔说得是什么,食指贴在刘海上蹭了蹭,没有下意识地否认,“……是啊,逢年过年就让我回家,一回家就夺命连环催,前段时间他们又想给我介绍股东家的千金。一个凯莉就够受的了,再来个段位更高的大小姐,简直不敢想。”

他本以为卡米尔会附和着说上一两句,或者简单地笑一笑换另一个话题,却没想到他思考了一会开口问:“并不是所有有钱人家里的女孩都娇生惯养,如果说……她其实各方面其实都挺不错的呢?”

雷狮杵在原地,表情一阵古怪,“你可别真是老家伙他们派来在我这儿做007的。”

“怎么会。”卡米尔忍俊不禁,“只是觉得,大哥好像从来不考虑这些事情。”

“嗯,懒得想。”电梯缓缓挪到了三层,两人都没有急着去寻找特卖场的意思。雷狮找了处栏杆,两手交叠靠在上面,“其实我觉得,人在这方面大同小异,追求的无非就是欲望和爱情的共同体,两者不可得兼的情况下有人选择前者,有人选择后者。这个因人而异,不管怎样都有得赚。”他笑了笑,随即语气一转,“但是如果我真的同意了家里包办的事情,那剩下的只有‘义务’,一无所有了。”雷狮顿了顿,“其实有的时候我也想有人和我一起。但是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真正志同道合的人呢?你和我相处这么长时间,肯定觉得我是个无常的人……不也不用憋笑,我自己都知道,所以不会去奢求有人恰好会和我一样。”

他不是没有过尝试,可寄居在这么一副行动力比想象力还丰富的躯体之中,当他想去很远的地方时,就有人在这个时候阻止他希望他留下来;而当他又想回到哪里去,又有人想要驱赶,只要身缠羁绊,怎样都有束缚……

他叹了口气,从卡米尔那张微表情都要细细端详才能察觉出来的脸上也看不出这人到底是听懂了还是一个耳朵进了另一个耳朵出。

如果是后者倒也正常。一旦想开了雷狮也觉得无所谓了,他把后半句想说的东西都咽进肚子里,拉开双臂伸了个懒腰,下一句又回到了不甚正经的语气,“所以我现在都不怎么回家理他们了。”

卡米尔的表情看上去很耐心,目光在有人的身边流转着,最终停回了他的脸上。雷狮不禁一走神,难道卡米尔真的那么会把握分寸吗?既不让他感到紧张,又留出了足够的倾听空间,一言不发,那眼睛里面深藏的波澜之中却有柔软的情绪仿佛能渗进心里。

雷狮看着他,好像被一阵穿堂风袭了个正着,心底一阵莫名的痒。他两手一撑,指了指远处人多的地方,立刻转移了话题,“哎,刚刚就在奇怪,为什么搞促销的不放在一楼大厅的正中间?”

卡米尔接得很快,顺着雷狮的问题回答得一本正经:“可能是要顾客多转转,说不定会在上楼的过程中看到更多中意的东西。”

“……”他怀疑卡米尔是那种面对再神经质的人,说再瞎的话也能平心静气、滴水不漏地回复的那种!

既然如此,却不对雷狮刚刚所说的那一切做任何的评论,大概是内心其实想反驳,却又不想当面说出来吧。

雷狮在心里暗暗挖苦了一下卡米尔的过度聪明,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吐槽对象,目光撞上的一瞬间他只觉得呼吸一顿,还好眼尖的导购小姐及时地赶过来,热心地询问了起来。

 

这个时候正值下班时间段,恰好今天又是打折的最后一天,商场里面人格外多。本来就是闷热的盛夏,即使有中央空调在头顶不知疲倦地送着冷风,可雷狮还是不愿意往人堆里面凑。卡米尔好像看出来雷狮的嫌弃,“要不大哥先找个地方等一下?”

“哦?不需要一起了?”跟卡米尔这种人礼貌性地打打太极还是很有必要的。

谁知道卡米尔抿着嘴轻笑了一下,借着在他身后极近的距离贴上来,凑到了雷狮的耳边轻声说:“大哥要是想到我床上睡的话,就劳驾一起选了。”

雷狮实在是没想到卡米尔嘴里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他耳朵上刚摘了耳钉,被卡米尔哈上一口热气顿时又觉得痒了起来。

他忍住了捂自己耳朵的手,意外地看着卡米尔无甚表情的脸,又忽然后知后觉得注意到了周围一同购物的大多都是些夫妇情侣,先前和卡米尔从进来起就一直表现得很亲密,一开始他还在自恋得觉得这是自己和卡米尔的颜值因素对回头率有加成没太在意,可就在刚刚,卡米尔对他说那种意味明显的话,不管是不是开玩笑,本就时不时向着他们投来新鲜的目光的人群中好像有更多的视线集中了过来。

“……哦,我觉得还是沙发舒服。”雷狮自动离远了卡米尔一步。

卡米尔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点笑,眼睛微微弯着没有看他。雷狮几乎立马就确认了这个人打自己好心好意去接他开始就是在有意调戏他!

看来他最开始的预感没有错,卡米尔这家伙——也就是表面上道貌岸然,养熟了之后跟“乖”半点关系都沾不上。

而卡米尔却没有等雷狮发起质问,“嗯,那我自己去,大哥可以去休息区等我。”说罢他独自跟上了在前面引路的导购小姐。

小姑娘一双刷了睫毛膏的大眼睛胡乱瞟这眨了两下,在看到雷狮不耐烦的神情后往后缩了一下,随即转向卡米尔,“您选宿舍用的还是家用的?”

“家用。”

“双人尺寸?”

“嗯。”

“哦——”导购小姐又回头看了雷狮一眼,本来就大的眼睛睁得更圆,突然明白过什么一样欢快地介绍了起来,“这边请!”

雷狮被看得莫名其妙,赶紧走远,去找能坐下休息的地方。

 

-tbc

 

下章

  973 68
评论(68)
热度(973)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