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读不懂的诗和去不了的远方。

 

【雷卡】是非题 21

首章

上章

 

21.

刚刚说了人家的坏话,金握手的时候还带着干笑,随便又说了两句客套话就溜之大吉。

雷狮和卡米尔一起站在等餐的队伍里面,过了一会雷狮晃过来看着正在低头摆弄手机的卡米尔,“你真把我设成了特别关注?”

卡米尔只抬头看了他一眼,语气再自然不过,“嗯。”

“特别关注你都听不到?”

卡米尔有些无奈地笑了笑,“就是因为没听到,所以刚设的,以后不会再让大哥找不到我了。”

雷狮是没想到他会这么认真地回答自己随随便便一句玩笑话,他看着卡米尔,似乎想从他身上再找些其他破绽,只见他从容地把手机收回口袋里,指了指挂在墙上的叫号器,“快到我们了。”

 

这家店的名字活跃在市内名吃的公众号中,雷狮很早就听说过,只是一直都没有亲自来过。实际上真的吃起来味道也和普通的烧烤店差不了多少,唯一比较特别的是他家蘸料是秘方自制,风味口感和别家不同,给味觉和嗅觉带来以外的惊喜。

卡米尔说自己在这之前已经吃过晚饭,雷狮便也没客气。在他埋头的时候对面的人的视线时而落在他的脸上,时而瞥向别处。

也许是自己的动作已经被看得有些不太自然,过了一阵卡米尔留下了句“去打个电话”走到了外面。

什么电话非要这个时候打?无非就是怕面对面的两个人一个低头吃饭另一个无事可做,尴尬罢了。近墨者黑,雷狮暗自摇了摇头,他觉得自己和卡米尔呆的时间长了,那些自己不曾有过的、敏感的心思,渐渐地自己也能猜透那么几分。

他看着卡米尔离开的背影心不在焉,这满屋的孜然味被呼哧呼哧的电风扇卷成一个油腻的旋涡,席卷进人们忙碌了一天后运转迟缓的神经,突然就觉得口干舌燥。

而正盯着的人就在这个时候挂掉电话回了头,雷狮笑着招手让他过来,还未等人入座便说:“我有点渴。”他眼睛瞥去桌子一边的酒水菜单,意图已经很明显。

谁知卡米尔眨眨眼睛,眼中没有丝毫的疑惑或是迟钝,明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却拿起一边的茶壶悠悠给他倒了杯冒着热气的白开水。

“……你陪我喝酒吧。”雷狮觉得对这种人还是直截了当的方式比较合适,“哪有吃烧烤不喝酒的?”

“嗯,有道理。”卡米尔真像回事一样点了点头,“可惜我酒精过敏。”

怎么又绕回去了?不是都跟他摊牌这是句忽悠人的么。雷狮忍不住被逗笑了,顺着卡米尔的话一本正经地往下扯,“那你倒是说说,能把你请去酒吧的人到底是有多大的面子?”

卡米尔瞬间就知道雷狮说的是哪件事,也没那个脸皮继续和雷狮胡扯,他想说什么又忍住了,最终只是叹了口气,半天才说了句最正经的:“车怎么办?”

雷狮看卡米尔也并非真的认真起来,心里觉得有意思也并不想因此打住,忍着笑意装一脸不懂反问他,“你说怎么办呢?”

他说话的时候卡米尔单手托着脸,看着他的时候眼睛里面带笑,还有些……类似顺从的意味?他捉摸了半天,最终脑海中蹦出一个“宠”字,接着自己把自己雷得后背起鸡皮疙瘩。

而对面的卡米尔沉吟片刻,竟看着他说:“……我无所谓,不介意和大哥像上次一样走回去。”

那眼睛中那的神色是认真的,雷狮心道不能再玩脱了,于是只是扯了个笑,“你这人,没劲。不过……”他随手拿起一边的杯子灌进嘴里,里面的热水已经慢慢转温,可喝下去之后还是感到仿佛热汗立刻就要往外冒似的,“以后有的是时间一起喝酒,我就当你这是替下一次的邀约提前答应了。”

 

没有了酒,烧烤吃得也不尽兴,那差不多了干脆就结账走人。

卡米尔安静地坐在副驾驶看着窗外匆匆向后远去的路灯,透过玻璃的反光能隐约看到雷狮侧脸的轮廓。

等信号灯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想一遍看了一眼,被雷狮捉了个正着。对方也早有预料似的,只动了动嘴角,卡米尔就很自觉地先开了口:“……刚刚我在想,之前大哥要是忘记带钥匙,那该怎么办呢?”他顿了顿,及时补充,“我没有别的意思,要么我就换个问法,比如今天我也忘记带钥匙的话大哥会怎么办呢?”

雷狮挑挑眉毛,先反问他:“你呢?”

卡米尔像是有预料,“我没有丢过,出门都会检查。”

雷狮看了他一眼,哼笑一声,“到底是你在多想还是我在多想?”他给了卡米尔回应的时间,而他能做的却只有沉默。雷狮看着他,嘴角轻笑的弧度意味不明,“这不就得了,既然你不会弄丢,那我就不会回不了家了。”

“……”结果还是什么问题都没回答嘛。

雷狮的话听起来总是那么随意,好似玩笑一样,可话里话外让卡米尔隐隐有股自己想了什么都被猜透了的错觉。

于是他不再说话,雷狮手握方向盘,看似专注地开着车,脸上玩味的表情渐渐淡成了认真,而卡米尔透过玻璃反射的那点模糊的像看了他许久,眼神无意识且根本收不住,就像夜游的倦鸟总会下意识靠近暖光,无法不被吸引。

 

一直到家门口,雷狮才忽然想起了什么,“楼上还是把床垫留下了,只缺套床品,电器你想要么?其他的你打算什么时候去买点东西?”

雷狮行动力总是很强,卡米尔松口没多久他就带着卡米尔和人家谈妥了。几天之前刚拿到钥匙,只是刚装修没多久的房子不能立刻住进去,卡米尔在屋子的角落橱柜里扔了几包竹炭,后续怎样他们两个还一直没讨论过。

卡米尔自己在心里早就想了几个方案,没想到雷狮也在打算这件事情。置备用品总要东奔西走,他先前还在愁要怎么开口问雷狮借车,现在倒省了一步,“电器……暂时不需要,有时间我会去家居城。”

“明天或者后天晚上没有约吧?”

卡米尔摸出钥匙将门打开,又看了一会雷狮,“……还是周末去比较好吧。”

“就是因为我周末没空所以才问的。”雷狮咂了下舌,一手在后颈上摸了摸,显得有些烦躁,“如果你晚上能腾出时间的话我就可以和你一起去,这周末我可能不在本地,会出去几天吧。”

卡米尔的动作微微一停,把“去哪、多久”等等问题统统咽在嗓子里,随即恢复正常,“突然决定的?”

“算是吧。”雷狮顺手又按开了玄关处摆放的一排遥控器,有些心不在焉,“先换衣服,待会跟你说。”

 

原来那个扭伤了脚的同事就是雷狮的编辑凯莉,伤倒是不严重,只是赶上了这阵事多,她最近和一个找关系跳槽来的小姑娘不对付,干脆借着这个由头把手里的活扔给不知天高地厚只知道指指点点的人干,自己在家歇一阵子也乐得清闲。

“这丫头死活不告诉我脚是怎么扭的,要不是她前几天还买了双高跟鞋,我都怀疑这是她自己的苦肉计了。”雷狮一边揉着脑袋一边继续讲,“然后这个新来的小姑娘呢,擅长的风格是比较小清新的,之前大多都是和女性摄影师合作,本来我觉得这个月凯莉撂挑子了,我就先和之前认识的编辑弄一下,实在不行大不了鸽了呗,谁知道新一期主题下来,是‘懵懂’……你别笑。”

说是让卡米尔不笑,其实雷狮说着说着自己也气笑了。且不管说这期主题是不是他雷狮的菜,这个字眼能够选取的范围实在是太小,大多数人能够想到的就是青春校园系的作品,可正值暑假末,上哪找什么学生呢?再向别的方向考虑,儿童或者少年的街拍也贴边,但需要寻找的场地就刁钻许多了……

总之左右都是麻烦,从看到新一期主题的第一眼一直到现在雷狮都很想把那个脑子被堵住的策划揪出来打一顿。他抱着双臂,脸上是罕见的无奈,“这边呢,小姑娘主动提出来想和我合作试试,我看她之前没什么不好的前科,对待作品都挺认真的,表现也特别积极,这几天也一直闲的没事找我联络,实在是不太好拒绝;那边呢,凯莉这小姑奶奶一听消息立马逼着我答应给她,让我拿出之前那事儿精的态度给她点颜色看看。”

卡米尔抿着嘴,险些被雷狮勇于承认自己是事儿精的坦诚震惊到,“所以大哥就答应了?”

雷狮“嗯”了一声,“最近这边因为之前那个活动搞得,好多摄影师都跑来这里凑热闹,烦人。我就打算去开发区看一眼,如果踩点合适的话以后也有可能经常跑出去。”

卡米尔回想了下,公司附近能看到街拍摄影师的次数好像是比之前多了些。他安静听完,见雷狮已经足够果断,便只是点头“嗯”一声,回想着刚刚的后半句,说不上的滋味在心里慢慢散开。

而雷狮当然不可能察觉到。“所以你到底有没有时间?”明明需要买东西的不是自己,雷狮却下意识地说:“是想自己去买呢,还是跟我一起去?”

卡米尔笑了笑,把那些心思都收在眼睛里,“那就后天吧,万一有什么事情我明天就多安排一下。”

雷狮看似随意地点了下头,很干脆地结束了这个话题。

他随手把电脑拎到自己的腿上,翻了一会之后又站起身去房间里,过了一阵之后又退出来,“哦,前几天就想问你,怎么把东西都给我收拾了?”

雷狮说得应该是他那一地的相册。

他住在那里又不是一天两天,来回走路都会磕碰到,方不方便倒另码说,卡米尔觉得一不小心给人家踩坏了没法解释,干脆全收起来,“嗯,大哥找不到东西了?”

“我要找本深蓝色封皮的,去年整理出来的构图参考。”

卡米尔立刻跟进房间,指着桌上的一处摞起来的相册,“在这里面吧。”

雷狮看了他一眼,伸手将其中一本蓝色封皮的相册抽出来,脸上原本不怎么开心的表情转为了意外。

“这几本相册磨损的程度和同时期其他的相册比严重一些,应该就是大哥常用的,给你单独放在这里,其他的按照年份上架,原本之前想找便利贴帮大哥贴一下方便辨认,家里没有,后来就忘记了。”卡米尔抬起手摸了摸距自己最近柜子上的几本相册,“大哥家里有么?没有的话明天从单位带点回来。”

雷狮一时有些说不出话,他看了一眼相册,又打量了一会卡米尔,“不用,你告诉我分别放在哪就行了,我能记住。”

“从左至右按时间顺序,基本是一年一个格子,时间比较早的是两年一个格子。”卡米尔指着几处又详细地说明了起来,“……还有些没贴标签的单独放在这里。”

雷狮在一边手撑着脸听,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卡米尔话音落下后他将相册“啪”得一声合上笑了起来,“这么会收拾东西——你干脆别出去住了,在这呆着算了。”

卡米尔知道他又在胡扯,摇头的时候心底还是忍不住软了一分。他看着雷狮拎着相册欣赏了一会自己整理出来的书架,没有注意到卡米尔始终追随着他的视线,最终只是挂着满意的表情向外走去。

卡米尔盯着他的背后,宽松的居家服露出了雷狮一截线条流畅的后颈,他指尖紧了紧,随即自己也意识到了什么,将视线从门框处硬生生地挪开。

 

-tbc

 

下章

  962 51
评论(51)
热度(962)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