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读不懂的诗和去不了的远方。

 

【雷卡】是非题 20

首章

上章

 

20.

“卡米尔!过来过来!”

金喊了几遍,卡米尔终于慢悠悠地走过去,第一眼先是在他的桌子上看到了自己找了半天都不见影子的马克杯,“你又用我的杯子给花浇水。”

金装作没听见,笑嘻嘻招呼他过来,“哎先别说那个,你过来看,这个是不是你?”

电脑显示屏的界面正停在本期街拍“夏风”主题的首页上,金拿鼠标先是在一名穿着热裤的高挑女子身上圈了圈,“这个是我姐姐,怎么样,好看吧——”在得到卡米尔赞赏的目光之后他得意地向下滚了滚鼠标,卡米尔顺着看过去,正好看到了自己那天在小区内被雷狮“偷拍”到的照片,“我是看这身衣服觉得眼熟……就是你吧?”

照片上的人只有一小半侧脸,额头被压在帽子和碎发里,眼睛低垂着看着下方,连卡米尔自己都有些辨认不出来,但印象中的确是雷狮之前拍过的那张图片。

卡米尔将它点开放大端详了一会,有些无奈,“……很显然,就是我。”

“还真是哦。”金咂了两下舌头,“多好的先天资源——让你哥哥多拍你几次,说不定你就能混成名模了。”

……卡米尔自然是知道金又在胡说八道,没顺着他的话接茬。不过说实话,他还真没在雷狮的镜头下面见过重复的模特。卡米尔没说话,抬起头的时候就看到淮正在往这边看,目光相对后又不经意地收回视线。

于是他没有在金这里久留,及时把自己的杯子收回来,“再让淮副抓到你划水就惨了。”

“嘿嘿……那个没事啦。”

“女主管一会也要来了。”

“……”一提到主管,也许是那副凶神恶煞的嘴脸实在是让人毛骨悚然,金眨着眼睛缩了缩,赶紧把网页关掉,乖乖干活。

 

周末里一天的24小时和工作日里一天的24小时完全就是两种概念。前者的时间花起来心里根本没底,匆匆过去之后消磨着疲倦的神经,后者的一切重复又机械,可光阴却又在麻木之中过隙远去。

对于金一直念念不忘的射箭活动,也因为公司进入了月度的繁忙期而推迟了一段时间,好不容易待到地狱周期过去,有天临近下班的时候卡米尔正插着耳机没注意身边,金突然从他背后钻了出来,“你再不跟我去射箭,我就要开学啦!”

卡米尔险些被吓一跳,一回头撞上金笑嘻嘻的脸,哭笑不得地摘下耳机,看了看屏幕下方的时间点,又检查了一遍自己的工作进度,思忖了片刻,“嗯……那就今天吧。”

金一脸兴奋地抓着他的肩膀摇了两下,“好呀,那我去跟教练打个电话!”

卡米尔点点头,看着金蹦回去找手机,划开手机,选择了历史记录中跳跃而出的第一个人,手指却停留在了短信编辑页面……

 

在电脑桌前坐了一天,颈椎和腰椎都在酸。走在路上的时候太阳把人的影子拉得很长,路过步行街中央路口的时候下意识地再去看一眼,雷狮他们的摄影活动早就结束,只剩下喷泉还在那里不知疲倦地喷涌出清凉的水花。

下班高峰期拥挤的公交车、斜阳满满铺洒开来的沥青路、弥漫在整个盛夏的燥热空气……归家的人们脸上挂着的表情都是堆砌了一整天以至于几近饱和的倦意。

金在他旁边说了些什么,转而又去接了电话。

卡米尔先是无目的地往窗外望了一阵,他无聊地翻了翻手机,短信和社交软件都检查过了,雷狮还没有给他发过其他消息。

住在雷狮家的日子时间长了倒也习惯了。他的工作是朝九晚五的死钟点,回家之后不一定能看到雷狮的影子。也许是连续两次不经意地过问了雷狮晚上到底去了哪里,让人家觉得自己关心的实在是有点多,那之后雷狮连什么时候回去之类的短信都很少发送了。

但自己和他还是不一样的。晚上不回去吃饭,他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跟雷狮打声招呼。

先前他将文字在编辑栏里面写写删删了好久,终于决定发出去的是条最简洁明了的版本,没多久对方就发送回了一个“ok”手势的表情,卡米尔却盯了很久。

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暗暗叹了口气,过了一阵他才将手机收起——

他早该知道在意一个人的后果,可到了真正开始深陷的时候,他却无法控制自己地身心,仿佛试探的触须被烫伤也义无反顾。

金的电话很快通完,卡米尔看了他一眼,发现对方也正一脸古怪地看着自己。

“怎么啦?”卡米尔觉得有些好笑,把手机收回口袋里。

金憋了一会,眨着眼睛思考了半天措辞,最终却还是憋笑失败,顶着一脸没安好心的笑凑上来,“你最近……是不是谈恋爱了?”

卡米尔有些意外地冲金看了一眼。

虽说还是有些偏差,但他的确是心里有鬼。难道看上去最天真无邪的人往往只觉都很准?……他抿着嘴摇摇头,“什么时候这么八卦了?”

“也没有很八卦吧!感觉你最近总是看着手机走神,你之前都不怎么发短信的。”金撇了撇嘴,又想到了什么,忽然紧张兮兮起来,“那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难处了?”

这回他又忍不住失笑了。这两个选项实在是清奇,人要是谈恋爱了和遇到难处了做出的表现能一样么?他掩了一下嘴角,目光转向车外,“……你说的体育馆是那个?是不是快到了?”卡米尔指着窗外,远处的椭圆形体育馆掩在马路一边的行道树后面。

金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过去,“啊,对!你不提醒我就要忘了……不要转移话题!”

公交车打滑一样霸道地挤进两辆私家车的中间,整个车厢都跟着颠簸了一下,卡米尔拉紧扶手,好掩饰他心里微妙的不安,“你是不是最近在看小说?想什么呢。”

金摇头晃脑地开始演讲:“哎你别说,我最近看了一篇打怪升级的爽文,那个主角简直,哇我说不上来……”

卡米尔安静地听着金张牙舞爪地叙述着那本奇葩小说,心里却不厚道地走起神来了——

他想,也许金的猜想也没错,“恋爱”与“麻烦”,硬要说的话各占小半,无法摆在台面上的感情,也算是难处吧。

过了一会金终于停下来,挠着后脑勺想了一会,“好像就看到了这里……哎对啦,你准头怎么样?以前有没有试过类似的运动?比如掷飞镖什么的……”

金问了几个不难回答却跟专业擦边的问题,卡米尔都详细地回答他。过了段时间之后公交车终于停在了人满为患的车站,他们顺着人流挤下了车,卡米尔抬头看了一眼渐渐暗下来的天空,有预感一样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可屏幕上安安静静的,那么多图标,没有一个在闪烁跳动。

 

射箭的场地比他想象中还要更加专业一些。进去的第一眼卡米尔就看到了一块把子,下一秒就有一只红尾箭“嗖”得一声笔直飞过正中把心,再往里还能看到一些调试弓箭的人,场地中央还有一小队穿着统一的青少年正委屈巴巴地围着一名教练挨批。

也许是流露出了些许惊讶的表情,金跑去前台刷完卡安慰了他两句,特意开了两条远离训练区的箭道,从自己的柜子里面翻找出了一套护具抛给卡米尔,“一个戴在胳膊肘内侧的位置,另一个是别在手指之间,你看我,先把这个拉开……”

虽然金脾气很好也很有耐心,但对动作做出的说明并不能让人轻易理解。最后还是他的教练看不下去,从一边过来帮卡米尔纠正动作。

这是卡米尔从未接触过的东西,没想到学起来还蛮快。掌握了一定的瞄准技巧之后名中的环数渐渐向里,金甚至在一边鼓起掌来,“我当年的第一箭在靶子上连找都找不到!”

卡米尔又抽出一支箭转了转手腕,“你的意思是,我学得还蛮快?”

“非要我一点都不节俭地夸你嘛?”金笑着眨了眨眼睛,放心把卡米尔扔给了自己的教练,站在他旁边的箭道里练习了起来。

几轮下来卡米尔熟悉了弓箭的手感,看着一囊的箭深浅不一地扎在靶中,他转了转手腕等待金射完最后的几支,却在准备去拔箭的时候被金拉住了,“先休息一会,我看你手腕酸啦,其实还是力道有些不准确的问题!多劳无意,你肯定不想明天早晨起来肩膀酸痛。”

这倒是有点……持续驾弓的姿势很费体力,休息下来倒还真觉得肌肉已经隐隐有些酸。金去靶前拔箭,卡米尔在一边的长椅上坐了一会,扯下钥匙打开柜子找手机,却在看到未接来电的显示后眉角都不住蹙了蹙。

体育馆里不允许口袋里面放手机,所有能发出声音的设备都要锁在柜子里。可谁又想到这期间雷狮会找过他?……

他跟金打了个手势,找了处较安静的地方回复了电话,几乎是在打通的一瞬间对方接起了电话,“在哪个体育场?”

尽管问句是那么直接又突然,但雷狮的语气好像并没有多么焦急或者烦躁,“市南的这个,大哥怎么了?”

“喔……20分钟后你还在那里吗?我去找你一趟,拿钥匙。”

“钥匙?”

“刚刚我同事在附近的那家商城里面逛店结果扭伤脚了帮忙送去医院,出门有些急,光记得带车钥匙,忘记带家里钥匙了。”

“……”卡米尔吸了口气,赶紧拿开手机看了一眼第一个未接来电显示的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了,“……大哥等了很久?”

不知道这句话哪里搞笑了,雷狮的声音停了一秒,竟在那边笑了起来,好一阵才低声提醒一般道:“你是不是忘了我有车啊。”

“……”卡米尔堵了一会,有点无奈道:“大哥吃过晚饭了么?要不要我去附近找个吃饭的地方等一下你。”

“不用,你忙你的。”

电话的那段传出了车子启动的声音,卡米尔看了一眼时间,“哦,那就是没吃?”

对面的人半天没话回,卡米尔也不急,安静地耐心等着。半天以后雷狮“啧”了一下,“随便你吧,发个定位,我往那个方向赶……开车,我先挂了。”

身后传来脚步声,卡米尔压住嘴角的笑意,“嗯。”

 

卡米尔一边摆弄手机一边陪着金消耗掉了最后几分钟的时间,在对方擦着弓身走回来的时候终于说了实话并且表达了歉意,却得到对方奇怪的表情,“这有什么,本来开箭道的时间也快结束了呀!你不早说……你哥到没到呀?”

“还没有。”卡米尔摇了下头,自己还没紧张起来就被金推着催促起来,“那快点收拾东西!你知道吗,我看你哥的首页就觉得他……脾气不太好。我猜得对不对?”

卡米尔没忍住笑,却狡猾地不露破绽,“你猜?”

“你怎么、那你不许告诉他我说他坏话哦。”

其实算不上坏话,顶多算实话?……也许是卡米尔笑而不语的样子实在是晾人,金双手合十,“我真的是瞎猜的!”

卡米尔帮金将弓箭囊收起,“行了,他又不认识你。”

走在渐暗的街头,金忽然拿出手机打开了某个点评网站,“既然你哥还没吃饭……要不要给你介绍一下附近的好吃的呀?”

还未等卡米尔答应,他自己便往对面亮起灯来的一片门头店指过去,自顾自地问起来,“你哥能吃辣嘛?他喜欢素还是荤呀?那边有家甜品店口碑很不错,不过我估计你们都没兴趣……”

卡米尔多看了一眼街道尽头,最终选择投其所好,在金的带领下卡米尔在体育馆附近找到了家店面干净的烧烤。

生意火爆,卡米尔取了从牌号机里面吐出来的号码,看着排在他前面的一串数字,金耸了耸肩,“这家店就是这样!要不要我陪你等?”

他和金早就吃过晚饭。怎么好意思让人家再浪费那么多时间?正要说什么,手机便响了起来。金不经意地扫了一眼,看到了某个标识之后眼睛贼溜溜地亮起来,没忍住地感叹了一句:“哎,特别关注!”

而就在他话音落地的下一秒,背后的人群中忽然传出一个声音:“谁,我吗?”

于是两人一个跳起来转身,像只受惊吓的小猫,另一个脸上也铺开了转瞬即逝的诧异,雷狮从两拨闲聊的人中间挤到人行道上,扬起手中的手机按下了“挂断”键。

而卡米尔的手机在延迟了一秒后也停止了响动——

雷狮笑着看了一眼卡米尔攥紧手机的手,眼中的笑意更甚,“哦,还真是。”

 

 

-tbc

 

下章

  1101 73
评论(73)
热度(1101)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