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读不懂的诗和去不了的远方。

 

【瑞金/短完】冥冥

是去年8月份的时候合志的稿子,忙吐,才想起来解封了…………(。)
哨向AU,哨兵瑞x向导金。

-------------------------------------------------------

 

0.

「这个“井”的干扰指标变动频率过于迅速,是从未见过的,初步判断敌方是没有制作这种“井”的信息技术,应该是自行衍生出来的“意念井”,只有向导进入才能有存活几率,对于哨兵来说,除非精神力超强,否则被卷入必死无疑。」

「……我相信他,他的精神体还活着。」

「……已经是第三次了,里面没有任何生命体的回应。我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但也请你保持冷静,他现在生死未卜,即使还有一口气,你进去也未必能救他出来。」

「我明白。但无论如何,只要还有一点希望,就让我试一试吧。」

…………

 

不知过了多久,意识再次清醒的时候,金竟没有任何的知觉。

下意识地把自己遁入精神领域,渺远的尽头传来禽鸟的啼鸣,茂密的丛林中一只松雀鹰冲开重叠的枝叶笔直地飞驰而来,绕着金盘旋了几圈后又温顺地停在他的肩头。

金抬起手指抚摸了一下松雀鹰颈侧顺帖的羽毛,迅速做着判断:不出意外的话自己已经进入了那个“井”,精神领域没有任何异常,但脱离了精神领域后自己的五感全部都被屏蔽,也许这就是从外部检测没有生命体回应得原因。

可是要如何破解呢?

“它的状态怎么样?”金抬头发问,话音刚落,松雀鹰立刻心有灵犀地展翅而起,飞向前去给金带路。

一处溪水潺潺的丛中,一只雪豹趴在一块木桩旁,双目紧闭,但能从起伏的身体看出依然还有呼吸。

金走上前去蹲下来,伸手摸了摸虚弱的雪豹,它缓缓睁开眼睛,看到了金后没有任何动作,只有喉头发出一声微弱的呼声。

金沉吟了片刻,低声说:“你放心,我一定……”

霎时间整个精神领域天旋地转——

金下意识动用精神力抵御这股冲击,随即头部一股剧烈的痛感简直要撕裂大脑,他简直要被压跪下去,冥冥中有个最熟悉的声音仿佛在对他讲:

不要抵抗,按照“它”的话走……

他训练有素,自然不可能一听到这声音便立刻相信,但能愈加感受到那股摧枯拉朽的力道自己根本无法驾驭,唯一可执行的话语又带着渺然的回音重复了一遍,于是只能咬着牙关收起自己的精神力,那一瞬间只觉得自己仿佛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揪着扔出了自己的精神领域,然后又回到了那个五感封闭的压抑空间。

刚刚过多的施力让他感到头晕目眩,他觉得自己应该是趴在地面上或者靠在某个角落,因为身体脱力丝毫使不上劲。

然后听见精神领域内有个声音笑着说:

“想救他吗?那么你的五感暂时借给我,玩个游戏吧。”

 

 

1.

「舒适、疼痛、燥热、冰冷……于你而言,你们之间印象最深的是哪种感受呢。」

…………

 

触觉恢复的那一刻,金才意识到自己趴在一处地面上,他警惕地迅速坐起,却在手边摸到了一排按钮一样的物体。

他回想起刚刚的那段声音,不像是自己“听”到的,更像是一截模糊的信息荡在脑海,疑惑、却不敢轻举妄动。

他又私下摸索了一下,周边空无一物,越向边缘越感到一阵凉意,只有那排按钮的位置有些温热的触感……

看来只有根据指示走了。他思索了片刻,顺着手边开始,按下了第一个按钮。

随即而来的手心的触感让他瞬间毛骨悚然——太真实,又太股熟悉,无法平复,心跳猛然加快。他狐疑地加深了手上的触感,下意识换成十指相扣的动作,那微微滞住的动作也真实到如同那人就在自己身边。

“……”他的身体停滞的原地。

从很小的时候他们就一直在一起,自己总是会缠着格瑞牵起手来,只是拉起来还不够,一定要换成十指相扣才能心满意足,微小的情愫就在两人的手心之间缓缓生长,时至今日,枝叶缠绕,他们之间再也无法分开。

手心传来的温度实实切切,自从格瑞出事后,他已经许久没有触摸到这样的温度了。

但是——

他皱起的眉头平复了下来,前所未有的感到自己脑内的条理格外清醒,纵使触感再怎么而真实,那也不是他。于是金迅速把思绪从回忆中抽离开,毅然按下了第二个按钮。

 

皮肤上忽然有了衣物被浸湿的触感,是冷雨落在身体上,随即整个胸口都有被填满的感觉,额头上的发丝被撩起,柔软的触感落在正中央——他想起来了,那是格瑞的哨兵体质觉醒后被征入部队的夜晚,那边就是来自“塔”的工作人员,自己站在一片夜雨中望着格瑞离去的背影,心底有着异样的情绪在不住翻涌。

他把视线放到尽头,试图用这种方式让眼底的东西平复下去,却看到了格瑞转过身来,看着他的眼睛,张开双臂。

不假思索地奔跑上去,投入怀中的正是这种拥抱,对方一言不发,只是沉吟片刻后在他的额头上缓缓落下一吻。

心底的某种隐藏多年的情绪在那一瞬间肆意迸开,那是少年时期的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对这个人开始有了一些友情以上的感想。

但他吸了一口气,推开了那暧昧的触感。

不……这也不是——他深吸了一口气,将思绪从那温暖的怀抱中挣脱出来,又伸手去触碰下一个按钮……

 

金不知道这个空间的管理者到底提供给了他多少选择,也不知道如果选择错误自己和格瑞会怎么样,只是在那些触感爬上自己的神经末梢的时候真切的感受到了五味陈杂的情绪,然后更加坚定了要去拯救的信念……

在跌宕的心绪中,又一个按钮被按下,风沙刮过的冷利感萦满脸颊,尽在一片黑暗中无意识地睁大了眼睛——

他是他们一同接过的某个任务,却对于金来说是脑海中无法忘却的一笔浓墨重彩。

他们要跋涉过一片死寂的沙漠,寻找到敌人的窝点然后通报记录。中途遇到了漫天而来的沙暴,松雀鹰被雪豹卷在肚皮圈成的软窝中,他们躲在压抑的沙丘后相视无言。

“格瑞。”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试图为他因朝思暮想而直接到露骨的想法做铺垫,“你看,我很聪明,也很强,我对你精神冲击的安抚速度特别快,我们从小一起长大,连精神体的关系都那么好……”

格瑞抬起眼睛来沉静地看着他,金只觉得心跳飞快难以自控,他咽了一下口水仿佛是下定了决心,坦诚地看着那双眼睛:

“如果我们能成功完成这次任务,你就跟我结合吧。”

……

就是它了。

明明是回忆,金却无法按捺心脏加速的跳动,他闭上眼睛,将精神力注入那个表面有些坑洼的按钮,精神空间中响起一声有些讶异的怪笑——

他知道他一定选对了。

回忆的尽头,格瑞的嘴角勾起一个难以察觉的弧度,低沉的嗓音穿过漫天的风沙。

他说,“好。”

 

 

2.

「芬芳、平淡、清新、腥咸、……于你而言,你们之间印象最深的是哪种气息呢。」

 

很难形容金在一瞬间得到的感受。

就像是身体忽然跌进了某个空间,失重感充斥着整个身体,却没有丝毫的不适。唯一有什么感到奇异的……

很诙谐地形容……类似感冒的人,鼻子忽然通气了,他在落地的瞬间能够嗅到空气中一些微弱的味道。

手边又浮起了一排按钮,金在摸到后有些跳脱地想,这些关卡难道都是一个套路?随即摇摇脑袋,赶紧按下了距离最近的那个按钮。

一股极淡的味道散开在呼吸之间,他抽了抽鼻子,确定了那是牛奶的味道,内心一滞,却感到有些好笑。

格瑞喜欢喝牛奶没错,但是这个人总是会跟自己过不去一般压抑着自己的喜好,若不是从小一同长大的交情,没有人会直到他这一点喜好……

但这绝不是他的专属味道。

他吸了口气,放弃了这个按钮,又去转向下一个。

一股有些苦涩的冷香袭来,金的手指顿了一下——这是格瑞的信息素。

金至今都搞不懂,为什么有人的信息素中会掺杂着苦涩的味道。他不喜欢苦,可那阵清冷却又将它悉数冲淡,让他想起格瑞终日无喜无怒的那张脸,然后渐渐汇成一缕让人无比着迷的气息,萦绕在自己的身边、或是飘摇在记忆的鼻息中。

但,这也不是。

他们的羁绊从很久很久之前就已经如同双生花一般盘根错节,又怎么能够用仅贯穿了觉醒后这段短暂的时间的味道草草蔽之呢?

他的手从哪个按钮上松动下来,又去触摸剩余的选项,可任哪个都莫名让他感受到有瑕疵,他的机会只有一次,不能轻举妄动。

最终的他手停在一块凸起上。

他已经连续按了好几次,却始终没有嗅到有什么样的味道传来。

坏掉了?……

应该不会,这并不是什么物理理论能够解释的空间,不存在什么“接触不良”之类的问题,可他现在眼前一片漆黑,看不到面前的东西有什么异样;耳边也静得可怕,不能通过声音听出不同。

而在触摸到了下一个按钮,又有一些极易辨识的味道笼罩上来的瞬间,金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迅速回头去摸刚刚那个按钮,毫不犹豫地,将精神力注入其中——

存在于自己身边的空气,近乎“没有味道”的“味道”,便是这个选项的答案。

他们一同经历了太多,彼此的气息都融入在对方的世界中,是芳草窜出新芽的味道、是清晨阳光照进窗子,钻进被褥的味道、是双目睁与闭之间微风吹过带来遥远的回忆的味道、是时间沉淀下来的无条件信任的,就隐藏在自己呼吸之间的、永远无法捕捉的味道。

就像沉入大海中的眼泪,永远不会失去,也永远探知不到它在哪里。

 

 

3.

「酸甜、麻辣、辛咸、苦涩……于你而言,你们之间印象最深的是哪种味道呢。」

 

有了刚刚的经验,金很快乘着那股游离的力道来到了下一处空间。

意识中那阵声音再次响起——

这次是味觉么。金思索了几秒,脑海中迅速构想出了一个答案,一边无意识地回忆着,一边主动向着手边摸索起来,在找到了那些按钮后果断地按了下去。

果然,那里面存在着许许多多混淆人思路的味道,他一个一个地迅速排除着,隐隐已经感受到肩膀处的肌肉开始颤抖。

进入空间之前,格瑞已经失联了近七十二小时,在这三天的实践中,金一直在高速地调动自己的精神领域捕获一切关于格瑞的信息,一旦有线索,哪怕只是极其细微的精神力碎片,他都会迅速赶到现场一探究竟。

他与格瑞之间还有联结,因此又要保持平和的精神领域格来维持瑞那边的状态稳定;这几天的时间他的体力与精神力双重消耗,又始终没能安稳地休息下来,身体早就近乎透支,却在成功回收了格瑞精神体并且发现了这个“井”后迅速展开行动。

在这个空间之中完全感受不到时间的概念,金不知道他花费了多少时间,太多的感官被屏蔽,笼罩在头脑之中的恐惧阴影随之蠢蠢欲动……

说实话,金真的不明白这个空间的管理者是如何做到将那么多曾经带给他强烈感想的触觉一并记忆下来并在他的身体感官上再现的,他只是觉得异常真实,仿佛那个人真的在自己旁边,和他一起无言回忆曾经的一切。

 

他想起格瑞最后一次拒绝他的时候说过的话,“笨蛋,你还没有那么高的觉悟。我是哨兵,而你恰好是向导,仅此而已。”

那个时候他真真切切地陷入了片刻的迷茫。

到底怎样的觉悟才算是“高”呢?他始终是把哨兵这一身份当做是格瑞属性,而非将那个人认知成“一个名为格瑞的哨兵”,如果他没有觉醒成为向导……是一个普通人,甚至同样身为哨兵,他依旧还是会喜欢格瑞。

既然喜欢,匹配的切合度又很高,为什么不可以结合?

而此刻,他终于有些明白格瑞到底是在顾忌什么了——所谓哨兵与向导的结合,精神与身体都息息相关在了一起,连生与死都要互相牵扯。

可那个时候他毫不犹豫地抓住了格瑞的手,大有一副无知者无畏的坚定,“我明白,格瑞——你要相信我。”

……现在想来,当时他真的是没明白,或者没彻底明白。也不怪格瑞一遍又一遍骂他“笨蛋”这个字眼了……除了一点他坚信至今:

无论如何都不会放手。

那是他在心中下过的、一直履行至今的誓言。

 

又一次摸到了错误选项后,金咬紧了牙关,发白的指节按向地面,狼狈地喘息了两口后,又将手伸向下一个按钮。

他不知道自己还会撑多久。

这样的意识刚钻进脑海没多久,就在金按下接下来的按钮后被悉数打消——

牛奶糖,甜的味道。

那是他们决定结合后的第一个吻。

 

“你真的不尝一颗么格瑞,自从打起仗来,我已经很久很久没吃过糖了哎!这个真的特别好吃,我还记得你特别喜欢牛奶的……”他一颗糖含在嘴里,说话含含糊糊,另一颗糖放在掌心,大大咧咧地递到格瑞面前,“我还记得你特别喜欢牛奶的……”

他看到格瑞的目光闪烁变换了两下,有些犹豫也有写别扭,顿时就觉得新奇起来,变本加厉地往上凑了凑,还伸了伸胳膊试图去拉住格瑞的手,一整张笑脸毫不节约地在对方面前晃来晃去,“格瑞!——”

下一秒,他的声音却戛然而止,因惊讶而睁大的双眼中倒影了格瑞垂下眼睛轻吻过来的脸,他的舌尖轻柔极了,金完全没有意识地将自己的嘴张开,待到血液从心脏一路涌上了整张脸,格瑞却用舌头将他嘴中的那块糖勾了出来,看着他面红耳赤的样子勾起嘴角,连声音都因心情好而轻松了许多:

“嗯,味道是不错。”

……

 

 

4.

「明媚、暗淡、斑斓、冷寂……于你而言,你们之间印象最深的是哪种画面呢。」

 

剩下的是听觉和视觉——

金有些轻松地长舒一口气。他一直都像是被锁在巷子里的猫,现在终于可以得到来自外界更多的信息,无论是哪种,都让他感到期待无比。

在一片微小的眩晕后,他的视线开始由混沌到模糊,逐渐清晰了起来——

随即他便被眼前的影像震撼到——

他的周围一片漆黑,无数个窗口凭空浮动在空中,里面好似电影正在记录什么一般闪过一片又一片影像。

金盯着其中一个屏幕仔细看了一阵,忽然发现那显示出的正是自己的视角,而整片区域对焦的大多都是一个人——

格瑞。

就像是回忆录奇迹一般变成了动态,无数个窗口演绎着他们那些或悲或欢的曾经,金的目光忍不住在一些画面上流连,载一些画面呈现而出的时候他甚至控制不住自己的笑意,他多么希望继续留在这些画面前看下去,却又生生将这个念头从脑海中揪了出去。

不能停在这里,他要做的是救出格瑞,然后一起去经历更多……

金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试图迈出第一步,脚下立刻好似生风一般,周围的黑暗托举着他,仅凭意念就可以在那些影像之中穿梭。

他很少回忆曾经的事情,却在此刻心底漾起了从未有过的感受,原来他们有过这么多曾经,一点一滴都是让他心动的回忆碎片。

最后他在一个窗口前停了下来——

那是一片夜色,群星铺满天空,无心睡眠,他溜到屋后一片田野中,麦穗横亘绵延,他放远了目光,看到那分割了两片麦田的小路上有个拖着斜长影子的、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孩子。

金弯下身子,躲在麦穗中看了一会,那个人两手插着口袋,看了一会天空,又低头继续漫无目的地走着,偶尔将脚下的石子一脚踢到旁边,昏暗中金看不到他的表情。

他在这里做什么呢?他不回家吗?是不是心情不好?我要不要去……

然后他踏出那片麦田,仿佛拨开一片阴霾,向着那个人走了过去。

而那便是关于他们的,一切的开始。

 

金长舒了一口气,抬起胳膊走近了过去,他的手却在接触了那片屏幕的瞬间,在那光影之间溅起了一片涟漪,然后那些影像愈发模糊着蜷缩成一团,最终炸成一片光影。

顷刻间,整个空间所有的影像都在颤动中悉数消失,金转回身去想看到更多,身体却在那同时仿佛被抽光了力量,他试图去挣扎,却瞬间落入了温暖毛绒的触感中。他有些惊异地回头,看到了雪豹正用那双琥珀色的眸子看着他,深处舌头安慰性地舔了一下他的指尖。

精神体已经恢复得这么好,那就说明…………

在思维断线的前一秒,他将手放在自己的胸口,默念着一个名字——

“格瑞……”

 

 

5.

「你是唯一一个所有问题都能够选择正确的人,真的很让我意外呢,那么作为奖励,我还给你最后的听觉,满足你要救他的愿望。但有个交换条件,能不能满足一下我小小的好奇心呢?」

「为什么要这么拼命地救他呢?」

…………

 

醒来的时候金感到头疼欲裂。

他抬起眼睛看着那个发出声音的方位,轻笑一下不置可否,“请先让我看他一眼。”

混沌深处发出一声不明意味低笑,随着一阵冗长的耳鸣,金顿时感到身体失重一般,他看到自己好像一个被封印在深海中的人,背后的海面之上有一束光顺着层层叠叠的流水将他打捞上来,他睁开眼睛,看到沉睡的人在深渊之中渐渐苏醒,眸中带了些茫然的紫是自己最熟悉的颜色……

“谢谢。”金轻笑了一下,闭上沉重的眼皮,用低到自己都无法捕捉的声音向着混沌的中心默念道,“因为……”

他深呼吸一口气,在跌入现实的前一秒,他感受到了喉咙震颤,舌尖苦涩、然后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我爱他啊。”

 

-fin-

 

  383 8
评论(8)
热度(383)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