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悲欢离合,人情世故。

 

【雷卡】是非题 18

首章

上章

 

18. 

在海边找了家小餐厅吃过简单的早饭,雷狮把卡米尔送到楼下,又开着车不知道去哪里了。

吹了一大清早的凉风,又回到存满了阳光的屋内,卡米尔找了本书,翻了几页就觉得书页上的字变得模糊看不进去,困意也不自觉泛了上来。

他找了块靠垫小憩了一会,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喘息有些急促,刚刚在梦境中他感到很不好受,潜意识都在期待与退缩中来回纠结,好像试图抓住什么,却又害怕它因此消失在自己的手中。

难过的情绪让他胸口发堵,他缓了好一阵才听到手机在一边震动。眯着眼睛打开,连续几条消息便弹了出来,发送人都是金。

「[戳一下] [戳一下] [戳一下] [戳一下]」

「?」

「卡米尔!!!!!/委屈/委屈/委屈」

卡米尔翻过身来用肘撑着身体揉揉眉心,单手回复着:「怎么啦?」

「你周末有没有别的事情啊?」

「你是指这个周末还是……?」

「就是平日周末!你有没有固定的兼职啊或者回老家什么的,没有的话就陪我一起练射箭吧!!」

「怎么突然想起干这个/疑惑」

「不是突然!我一直在练的!之前和我一起练射箭的朋友最近谈恋爱了什么时候叫什么时候不出来,我就凉了/大哭」

他知道金有些运动的兴趣爱好,本来以为是普通的健身之类的,没想到是射箭。

这也是他比较欣赏的地方——在校期间的学生、特别是离开了家人的管教之后容易没心没肺的男孩子,读书的时候有人供应根本不用操心经济问题,大多都会在闲暇的时候聚在一起打游戏,几年下来除了一个神级账号、一本薄薄的毕业证书和肚子上的懒肉之外什么都没剩,离开学校之后再挂着对人生的的迷茫涌入所谓的人才市场,跟着同样漫无目的的人随波逐流。

金在校的成绩不是那批拔尖的,没有校方推荐,自己早早就跑出来吃苦耐劳实习的本来就不多,时间已经安排得紧凑,居然还能抽出时间来锻炼,实在是罕见。

见卡米尔长时间没有消息,金又发来一串文字泡:

「来嘛来嘛,放了假不是用来睡懒觉的!应该趁着不用窝在办公室里的时间锻炼身体才对!/可怜/可怜/可怜」

看着这一大串的字都能想到金对着手机屏幕用功的表情。卡米尔想了想,只回了一句:「那再说吧」

他的意思是,再考虑考虑,等到真考虑完了说不定就不想去了。对面的人却好像意会错了什么,发来了一串欣喜的表情,「嗯!有时间就带你见识见识!!!」

对话气泡刚弹出来,屏幕上就跳出了红色的电量标志。他笑得有些无奈,将手机插在充电接口上,简洁地回复了个「好」。

消息发送完毕,卡米尔盯了一会手机屏幕,忽然打开了相册。

之前翻雷狮专栏的时候保存下了不少,有几张风景都很适合做背景,他在那张浸满了夕阳的海滩上停留了一阵,最终选择了一处落雨的屋檐,几步飞快的操作后,它变成了卡米尔的手机桌面。

他盯了一会新屏幕,来回划动了两下菜单栏,然后关掉了手机屏幕,从身侧捡起书又看了起来。

他还是不太明白自己在想什么,只知道让他小心翼翼做出这些事的缘由名叫雷狮。

 

下午的时候又有小阵雨,没多久天又转晴。

卡米尔看了会窗外,觉得该出去走走熟悉一下附近,往小区门外走的时候环卫工人正在将一块草坪修理平整,太阳把那些鲜嫩的青草晒出了生机的味道,继而又被微风吹散了去。

住在这附近的年轻人多,周末马路上很少有车影人影,都聚集在商场、景点或者窝在家里。卡米尔帽檐压得很低,沿着导航一边走一边认。附近各类的商店比较齐全,小区周围三个方向上都有车站,能去的地方很多,高峰时段最慢的也是10分钟一班。远处不紧不慢驶来的一辆,车厢里面空荡荡的只零零散散坐了几个老年人和中年人,见站牌下没有意图上车的人,连停都没停下,往路边意思意思一贴,又悠悠地挪走了。

周末总是这样,好像在这简单、规律又繁忙的世界中抽出一隙闲暇。

卡米尔走到一处糕点店的门口停下,推门进去的时候扑面而来的冷气混杂着香甜味到让人不想离开。他买了包面包片,结账的时候又没忍住多拿了快起司,正要推门出去,手机又在口袋内响了起来。

他下意识地想,一定是雷狮又有什么事情。毕竟在和他重逢之前,自己的手机连续一周不吭一声都是常态。他将手机取出来,屏幕上闪烁着的来电显示果然是那个人——

“你怎么不在家?”

“……大哥回去了?”

“嗯,”雷狮心不在焉地回答着,听筒远处传来脚步声,卡米尔猜测他大概正在家里翻找东西,“你晚上有事?”

“没有,我在大哥家附近,一会就回去了。”

“先不用,你直接说你在哪吧,我去接你。”他顿了顿,补充道:“晚上是我朋友帮他一个铁客户包的生日场子,我朋友他女票是律师,各行各业的很多人都去,带你去和他们认识一下。”

“……”他要是想在这里扎根,自然也是需要人脉,雷狮这么做对他来说这是好事,但也太突然了……卡米尔把雷狮的话在脑子里来来回回过乐好几遍,一时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无奈。

“你放心,他们人都不错,搞不定的话你还是用那一套什么过敏之类的忽悠人家就可以,没有人会逼你喝酒。”说完之后雷狮自己在那边笑了两声,搞得卡米尔一时不知道怎么接话,那边又继续问起来:“你怕冷吗?我给你带件外套?”

既然不能确定雷狮要带他去见的人能闹到几点,之前风寒感冒那不好受的滋味他还记得,卡米尔轻声说了句:“……好。”

“那我翻你箱子了啊……”话说到一半,雷狮好像突然想起什么又改口,“或者我带件我的吧。”

“……嗯。”

随意怎么都好。卡米尔推开糕点店的门,再次走进了炎夏中。

“你在哪?——哎、我好像看到你了。”

卡米尔下意识往楼上找。高层楼房要找人实在是麻烦极了,卡米尔眯起略微散光的眼睛仰头看去,费了半天劲才看到大概的位置上窗前有个影子。

“我也好像看到你了。”卡米尔笑了笑,想招一下手,在抬起胳膊的前一秒又用“太傻了”赶紧按住自己。

雷狮在电话里笑得就坦荡多了,“等我,马上下去了。”语闭,那个影子晃动了两下,随即转身消失,通话符号也就此切断。

卡米尔过了一阵子才将续着忙音的手机从耳朵上拿下来,他找了处显眼的路边静静等着,蝉声在耳边肆虐也好似不再聒噪。

 

他们到场的时候比较早,进场之后立刻就有人对着雷狮招呼起来。

“嚯,你真的是够意思,”雷德跨过两队人群挤过来,“来这么早是在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你想替我挡酒?”

“怎么,今天你人模狗样的,喝个酒就害怕了?”雷狮挑挑眉毛没接他的茬,转而看向卡米尔,“这是雷德,做销售的我就不帮他吹了,他自己嘴皮子顶我两个。”

“这是我弟弟,卡米尔。”介绍完名字之后,雷狮雷德两人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表情同步率极高地变换了一下,“……对,他就是卡米尔。”

“……喔!”雷德的表情看上去想笑又不敢笑,“还真是你弟弟。”

“怎么,不像?”

“像像像……你不早说,那天你提前回去我们还猜了好久…………”

卡米尔当然不知道他们两个在对什么暗号,但还是镇静地伸出手来表示友好,雷德赶紧笑嘻嘻地和他搭话。雷狮趁这机会赶紧又扯了些别的,不一会又有人来了,雷德冲雷狮打了个手势,一边的服务生也很有眼神,柔声说了句“两位先入场吧?”

雷狮“嗯”了一声,微微侧过脸去想看看身边人的表情,却一不小心撞上了卡米尔刚要撤回的目光。

只一眼就明了对方在想什么了。卡米尔轻笑了一下,在雷狮准备出声之前开了口:“我知道那天晚上是大哥给我打电话其实是你们在开玩笑,”轻微的停顿,“不然大哥又怎么会突然想让我去接呢。”

“……”都怪雷德这个话多的。雷狮暗暗在心底诋毁了一下,随即又迅速撤回——像卡米尔这么聪明的,大概早就猜到了,只不过没有找他追问而已。

好吧,实话说,如果不是因为这通电话,雷狮……确切得说是那个时候的雷狮可能真的不会把卡米尔放在那个将喝醉的自己接回家的首要人选上。

说来也是个契机,昨天与此刻,还不超出24小时,卡米尔这个名字好像忽然就在他的脑海中占据了一席之地。也许是太多的巧合让人不得不分心,也许是暂时的住在一起让人下意识地会去在乎,也许是……

他还记得那一瞬间的感觉,早上的时候他在一片熹微中醒来,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到卡米尔,面前的人睡着之后和醒着的时候一样安静,呼吸平稳又均匀,他忽然想起自己以前也见过卡米尔睡着的样子,他经常会蜷缩在柔软的被子中抱紧双臂,眉头时不时皱紧好像在梦中意图蓄力抵御威胁他的人。这么多年过去,这个最缺乏安全感的家伙终于也能在梦境中平静下来了。

头昏脑涨之际忽然就想起了很多以前的事情……记忆中他和家人的关系一直都不太好,很早的时候就自己单独跑出来撞南墙,这两年自己慢慢在行业里面站稳脚跟了,之前在相当年轻气盛的时候也有无奈或者愤恨喝多的时候,有人陪的时候自然是好,可徒增了些被人察觉到脆弱的情绪,因此更多的时候他宁愿在清晨头痛欲裂地醒来,独自一人品尝宿醉后的堕落与空虚。

而卡米尔却有些不一样,也许是因为小的时候便互相都见过不少彼此窘迫的样子,在略微回忆起了昨晚的一切后,他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设防。

随即他明白了,心底那阵细微的柔软,原来是名叫感动的情绪。

……

收回思绪,雷狮笑着摇了摇头,“不想给你找麻烦,倒也是我的错了?”

“没,”卡米尔的眼睛低垂着,好像在研究地板砖的纹路,回答的语气却极为认真:“我觉得挺好的。”

雷狮歪了下脑袋和他开玩笑,“那我以后也不客气了?”

“嗯,尽管。”卡米尔笑了笑,沉静地看着他的眼睛,好像透过无数空白的情感篇章窥见珍宝。

 

-tbc

 

下章

  1005 43
评论(43)
热度(1005)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