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悲欢离合,人情世故。

 

【雷卡】是非题 15

首章

上章

 

15.

雷狮刚挂了电话,咂舌的声音便自身边响起。

“哎呦,这谁啊?”凯莉拿着手机当镜子,一边整刘海一边意味深长地斜眼看他,“坦白从宽!”

“怎么宽?这期你给放过行么?”

“醒醒雷总,天都快黑了。”

雷狮哼笑一声挂了个档,将车子缓缓驶出停车位,“你这人,没意思。”

“我没意思,可你有意思呀!最近家里来人了?你怎么不跟本小姐吱一声呢,万一我哪天上门催稿被误会了怎么办呀?”

小丫头老把自己打扮得那么可爱,怎么犟起嘴来一套接一套呢。

雷狮有一搭没一搭地堵回去,冷笑一声,“你也知道上门催稿容易被误会,那就少跑几趟呗?”

“我这是为事业献身,要是有些人配合一点我自然也不会大热天得多此一举。”凯莉不屑地哼了两声,又好奇地凑近,“听声音还是男的啊?——挺好听的,是不是上次一不小心钻进gay吧打算刷新性取向啦?”

“大小姐,是你一不小心钻进梦里了吧。”

“我本来以为你只是拒了跟主任的那次晚饭,结果听说你这几天好像因为要回家吃饭还不止拒了我们?啧啧啧,要变天啦,是谁让雷总这么走心的啊?”

“……不想陪喝酒的理由你也信?”

“喔——那就是不走心,包养的?”凯莉摇头晃脑两眼放光,最后冲他比了个大拇指:“刺激!”

“……”一直到车子停在一处信号灯下,雷狮终于忍不住举了白旗,“行了行了……我应该跟你说过,我堂弟从别的地方调过来工作,暂时住我家,不是什么空降真爱也不是我包养的小白脸,满意了吧?”

“哦,他啊。”凯莉眨眨眼睛回忆了一会,“不是你爸让你照顾他的么?我还以为只要是他老人家放你身边的人你都会让他们有多远滚多远呢。”

雷狮被逗笑,丝毫不觉得这个说法有什么问题,“也不全是,还要看是谁。”

“啧,看来你俩关系还不错啊。”

不错……好吧,现在看来是不错。雷狮的手指无意识摩挲了一下方向盘,“还行,以前他在我家住过一段时间,总是闷着不说话的小白眼狼……现在倒是好了,也学会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了。”

“长得怎么样?有照片吗?”凯莉好像兴趣极大,“人家招你惹你啦?怎么就成小白眼狼了?”

“干嘛?你宁愿对我弟弟下手也不对我下手?”雷狮摆出个嫌弃的表情,看了一眼同样一脸嫌弃的凯莉,“其实也没什么……小时候他在我家住了挺长时间的,我对他比对我亲哥都好,结果这家伙要回自己家了,我家人不跟我说,他自己走之前居然一声不吭,到了机场我爸妈给他他两只行李箱的时候我才发现不对劲……你说气人不气人。”

“……既然是小时候的事,来或者去也肯定不是那倒霉孩子一个人就能决定的。”凯莉的表情一阵变换,最终停成一个古怪的眼神,“八百年前的事能让你这么惦记,你是幼稚鬼么?我恨不得和我哥这辈子不见面。”

那是你哥——神神道道,谁受得了。雷狮在心里反驳,懒得开口和凯莉计较。信号灯由红转绿,前排的车流缓缓启动,雷狮指尖轻捻打开转向灯,“他最近一直都在我这住,你肯定有机会见到。”

 

送下凯莉,电话声刚好响起。要聚会的同学已经基本到齐,雷德打来电话嬉笑着催促他快一些。

“嗯,在路上了,你们不用等我。”

雷狮夹着手机敷衍着掉头,那边有开起了玩笑,“你确定?要是开始了你可就算是迟到了,要罚的啊。”

雷狮笑骂了对面的人两句,挂掉电话专心赶路。

结果到场的时候他们还是已经开始了。

这点雷狮倒是不介意,雷德起头吹了声口哨,接着大家都起哄了起来。雷狮笑着接过要罚的酒二话不说灌下去,用手背擦了擦嘴角,入了座后这才仔细去看周围的一圈人,恰好有一人也在盯着他默不作声,眼神相对的时候雷狮只觉得眼皮都抽着跳了起来。

“谁叫她来的?”他绷着表情收回目光,用手肘撞了撞雷德,“她又不是咱们班的。”

雷德眨眨眼睛,立马就听懂了雷狮说得是谁,“额……又没说是班里聚会,你看还有几个其他的关系好的外班的不是都来了,祖玛不就是二班的么。”

是啊,问题是蒙特祖玛这不是跟着你来的么,剩下几个别的班的基本上也都是跟着对象来的,要么就是关系的确铁得要命,可她呢?

雷德歪了歪头,好像在观察他的脸色,半天才试探性地小声说:“我刚刚一不小心从祖玛那听说,她好像还对你……”

好一个一不小心啊。雷狮冷淡地白了他一眼,雷德赶紧把后半句咽下去,拿筷子夹了颗栗子塞嘴里。

和这姑娘的事是毕业之后才发展起来的,回忆起来也并不是什么“往事不堪回首”一言蔽之的。可现在想想,本就不怎么过多了解的两个人,又是异地,仅隔着屏幕在晚上的时候互相发送着信息,再怎么外向活力的人到了深更半夜的时候人总是安静又脆弱的,喜欢放自己的意识于理智线之外流浪,一来二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动的心思,总之就是某天晚上电话突然响起,那姑娘白天受了委屈实在是一个人扛不住了,哽咽着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雷狮的的确确是心软了。

但归根究底就是一时冲动的感情,异地恋总是有很多这样那样的麻烦,在一起之后总会暴露出很多难以解决的问题。后来那女孩子对他太过一心一意,疏忽了些身边的朋友,回过头来发现后,悔恨之余却又只能将这份多余的心思全部用来对待雷狮,而雷狮的人缘向来是很好,身边又总是不会缺少各型各色的异性,虽说对其他人他也并没有动过歪心思,但姑娘心里久而久之滋生出来的的不平衡感终有一天还是会酿成一场爆发。

那个时候他性格比现在还要强硬些,本来就没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平白无故就被她身边的小姐妹安上了“渣”的名号,谁能没脾气呢?要他低头?做梦吧。

记忆中他们分手分得两人都不怎么愉快,互相之间也没个交代,逢年过节的群发短信雷狮向来是列表轮一遍,而最初那几年始终都没有收到她的回复,后来又从同学口中听说她在外地找了个学搞计算机工程的男友,奔着谈婚论嫁去的那种。

那就这样吧。感情的事雷狮从来不会去过多纠缠,彻彻底底的分手过对方有了新归宿那就也没有什么面子上挂不住的感觉。以后大家可能就像网上段子里说的那种,缘分走到99%之后在大街上互不相熟地擦肩而过了一眼,然后走完这100%,从此便是天各一方的路人。

前段时间喜欢搞事的几个正忙着筹划同学聚会,按理说互相过问过问近况是理所应当的,可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以前熟不熟的都来自己这里问一遭,有的没的打探感情状况,一个两个还觉得没什么,人多了总会察觉到些不对劲。

但是又拉不下脸来问……这种事就是尴尬,全世界的人都可以关心,唯独作为前任的雷狮主动去询问就是有问题,还好人堆里永远不缺一类长舌头大嘴巴。

“你不知道啊?她还想回来工作,但是她男、哦,现在是前男友了……不想跟她到这边来,老人也要求她留在那里,谈不拢就这么掰了了。不过这事也有一段时间了也没什么动静,雷德他们张罗同学聚会之后她又忽然开始打听你,什么意思你自己get一下吧。”

“……”雷狮又不是傻的,自然能猜出对方心里想的是什么。

可说实话,错过的重拾也并非都是佳话,时间可以磨平一些外在的东西,却改变不了骨子里的不合。他以前还总是抱着新鲜感去做尝试,越是时间久了越是能体会到那种互相牵绊着被束缚的感觉,明白这个理之后他已经很久没和人正经谈过感情,逢场作戏和一晌贪欢来得总比慢慢培养出来的东西要顾虑得少些,如果再像原来那样重蹈覆辙根本就是在浪费两个人的时间,而且也是对人家姑娘不负责任,总之他心里有一堆明明白白的道理,但又不能太客观地表达给人听,反而落得一个无情无义。

雷狮低头把手机从口袋摸出来放到桌面上,雷德察觉到气氛不对,瞄了一眼旁边的人散发低气压就转头和一边的祖玛说话省得被殃及无辜。

好在佩利马上也从外面钻了进来,国际惯例被损了一顿之后直接大咧咧坐在了雷狮旁边,“老大!”

可真是及时啊……雷狮笑着像以前一样摁住佩利的头,撸狗毛一样胡乱揉了一通,转而不正经地侃了起来。反正这种集体聚会大家各自成小圈,玩玩闹闹一杯一杯下去时间也就过去了。

 

酒足饭饱转战KTV似乎永远都是标准配置,俗不可耐,却又喜闻乐见。

包房比想象中还要宽敞,点歌台处装潢得像小型舞美一样。聊天的玩桌游的吃零食的唱歌的各自分堆,还没坐下就有妹子拉着他去打桌游。

这个时候雷狮已经觉得自己头脑已经有点热,神经兴奋,浑身上下的细胞都好像异常活跃,坐在那里抽卡问八卦实在是有些无聊,他摆摆手,目光飘向光影闪烁的点歌台,显然是对唱歌更有兴趣。

邀请她去的妹子脸上好像有点遗憾,接着向那边看了一眼,和他前任对了个眼神的时候正正好好被雷狮看见,他眯了眯眼睛,没再有什么多余的动作,径直上屏幕前点了首拿手的英文摇滚。

抢着头几个唱歌的也都知道活跃气氛,伴奏声炸得整个房间都在震颤。轮到雷狮的时候起哄的人格外多,以前大家就知道雷狮唱歌好,毕业的时候一个人当着老班的面抱着吉他坐在讲台上唱歌的视频现在还在同学群的群文件里存着。

后来他往这种地方钻的次数多了对自己的唱功很有自信,上麦从不怯场,双手捧着麦克风柄,好像一场自己的演唱会,声音又稳又有爆发力,副歌部分的时候他把麦克风偶从麦架上拔下来飙高音,大半个包厢都放下手中的活给他叫好。

琉璃一般各色影子在昏暗的包厢中好似梦境碎片闪烁,高处的音响放出的声音好像不是自己的,快到结尾的时候他忍不住笑了场,接着摆了摆手将麦克风插回麦架,伴奏声渐渐减缓悠长。

一曲结束,有已经喝醉的哥们直接拿着酒搂上来要和他对吹,他不客气地接过来,再回过头来的时候点歌台又被占满了,几个麦霸抱着麦克风就相见了亲人一样死都不放手,插都插不进去,恰好桌游那边的好几个人都在回头朝他招手。

好吧,其实他早就想到躲是躲不过的。雷狮将酒杯置在桌面上和那已经醉得糊里糊涂的哥们击了个拳,深吸了口气走了过去。

屋里太乱,复杂游戏又懒得讲规则,能玩起来的无非就是真心话大冒险国王游戏之类项目,捎带着以前互相都知道的黑历史,来来回回百玩不厌。

前任坐在他斜对面,如果没抽到一起去就不会有什么互动,那雷狮也没必要自己去矫情。坐在这的一圈人对于他俩的关系大概都知道些,抱着吃瓜看戏的态度跟着雷狮装聋作哑,不亦乐乎。

头一把雷狮手红坑了人,没想到第二局就抽了张鬼牌,吃瓜群众瞬间就都兴奋起来了,结果商量了半天最终提出来的还是那些俗套的馊主意。

“手机交出来!”摸到国王牌的妹子得意洋洋,“最近联系人里第一个,嗯……表白就算了吧,干点什么好呢?——”她笑着和旁边几个坐得近的一起嘀嘀咕咕了一阵子,随即接过雷狮无奈掏出的手机,“就问他,雷狮喝醉了能不能来接吧!”

这个有点狠。这个时间点了,打电话突然表白的玩过的都知道是玩游戏输了的,但是这套路就不一样了,让人能相信,而且一般关系谁会大晚上跑出来接人啊?

这坑人心眼……雷狮无语地回忆了一下自己的通讯录,忽然就有点乐,“那你亏了,上一个给我打电话的好像是雷德——”说罢他就故意往坐在旁边的雷德身上瘫,“雷德啊……你送我回家吧?”

雷德立马挪得远远的,还趁机往蒙特祖玛身后缩,“不了不了,送不起。”

来这么一出,笑点低的都乐不可支,摸了国王牌的妹子却不甘心起来,“在场嘉宾怎么能算呢?我们找上一个——卡米尔,这是谁?男的女的?”

这个……雷狮还真认真地想了想。好吧,也是个比较安全的。只是不知道这个点了他睡了没有,如果打扰到他休息还是有些愧疚的。

大家显然都没听说过这个名字,一脸兴奋地看着雷狮,见当事人一言不发不置可否,立刻怂恿着打免提电话。

第一声通了之后一桌子人很有默契得安静如鸡,响了几声之后电话被接了起来,对面卡米尔的声音有些意外,“大哥?”

还好……听声音应该不是准备要睡觉了。雷狮稍稍放下心来,大家都哑巴一样面面相觑,佩利在一边茫然,对口型给雷狮:“你还有别的小弟??”

打电话的那姑娘在对方开口之前一通虚张声势,结果人家说了第一句之后竟然有些不知所措,赶紧把电话推给旁边的男生。男生清了清嗓子,赶鸭上架急中生智:“那个……这么晚打扰了啊,雷狮他喝醉了,我们也不知道该联系谁,从通话记录里找到的你,不知道你……方不方便过来接他?”

那男生说完就一脸扭曲,看样子是憋笑憋得难受。手机上的通话标志还在跳动,一圈人都冒着金光期待着回答。

一声轻叹吼,对面很快传来了细微的摩擦声,随即便有极轻的脚步声从听筒外传来。雷狮猜测他大概是已经躺在床上准备要睡了。

这样正好……不给人添麻烦,八卦分子们也能老实一点。

正想着,那边却传来轻声:“嗯,给我地址吧,麻烦你了。”他声音还是那么平淡、礼貌又和气,雷狮梗住,那边的声音差点让他被自己呛一口——

“我去接他。”

 

-tbc

 

下章

  1160 53
评论(53)
热度(1160)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