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读不懂的诗和去不了的远方。

 

【雷卡/短打】伤

19集观后感

二三人称,短,混乱…………

---------------------------------------------------


他九岁的时候,你蜷缩在阴冷的角落,冻僵的指尖颤抖着划过被乱石击打得遍体鳞伤的身体,被唾弃的血液顺着伤口缓缓流下,几近冻结在皮肤上。狰狞的面孔拥挤着向你靠近,你在那恶意重叠的影子中看到了锋利的匕首。

你微眯双眼,四肢冰冷,眼中凛冽胜过九重寒雪,像败落战役中最后的旗帜,屹立不动,寂落地任由命运下达判旨。

而他的背影好似从天而至,划过一道光辉,坚定又强大,势不可挡,仅一瞬间在你的瞳孔铺张开了刺眼的光,黑夜与幽海,艳阳与天空——

从此你的世界不再残缺。

 

他十二岁的时候,你在宫中被赐予一杯毒酒,紫红色的透明液体充满了致命的诱惑,好似他的眼睛,一汪深邃中尽是危险又引人沦陷的光。

你无动于衷,冷冷地抬头,试问面前的人什么意思,那个人讥笑着说:“如果,这就是他的意思呢?——生来低贱,百无一用,唯有死才可以换来他身边的安宁,否则,将为他带来无限灾祸。”

世界崩塌,碎片迸溅,刮骨之痛。相信与否已经不重要,他自然不会舍弃身边的棋子,除非可以当做诱饵换取更大的猎物。

你笑着,竟没有一丝悔恨和自嘲,接过那琉璃器皿企图一饮而尽,入喉的辛辣却让你嘴角咳出鲜血,眼角的泪光中猛地倒影出锋芒,尖锐的飞刀直接将你手中的酒杯击碎,继而直直刺穿那个挑唆之人的心脏。

一地琉璃滚落碎裂在大理石的地面,毒酒流满了你的整个掌心,顺着手臂缓缓滑下,然后如同流逝的生命一般无力地滴落在地面。

他说,谁动你,他就让谁付出百倍的代价。

你想回应,可身体开始剧痛、眩晕,挣扎不得,倒地的前一秒有人将你搀扶在他的肩头。

他说:是我来晚了,你给我撑住……

你沙哑着回应,不知他是否听见,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伤痛撕扯,你陷入昏睡。

不曾听见,他还说:

除了我,没有人可以让你死。

 

他十六岁的时候,朝堂之上剑指王储,身陷重围,你被他挡在身后,紧握的双拳仿佛要将皮肉都掐出鲜血。

惊雷乍起,开战的讯号——

你不顾一切冲在他的面前,手刃着那些对你兵戎相向的人,利器在你的身上划出伤痕,可痛苦越发让你清醒兴奋,你们击杀、突围,仿佛能逃到天涯海角。

悬崖之上,巨型飞船轰鸣着等待它的主人,他带你登上最开阔的露台,抹掉你脸上飞溅的鲜血,指着远处的星河说:“我们去征服那里、不,比它更远的地方。”

你与他并肩,没有丝毫的犹豫:

“在所不辞。”

 

他十八岁的时候,在漆黑的迷宫之中由高空坠落,摔到碎石之中再无回应,你在外围的屏幕前看到这一切,不顾命令与规则飞冲而出,你几乎要将牙关咬碎,极限的速度让你的心脏都仿佛在被碾压,你在硝烟与碎石之中抱起伤痕累累的他,用牙齿撕扯下袖子上的布料为他包扎止血,他在疼痛中睁开眼睛,伸出手来去摸你的脸,“呵,怎么哭了?”

那个高傲不可一世的他从未有过这样的模样,可就在如此绝境之中他竟然还能笑着。

抚在脸侧的手是记忆中不曾有过的凉,好像能顺着神经末梢抓住他的心脏与灵魂,你闭上眼睛,艰难地摇头,听到他细微的声音发出轻笑,有什么念头在心底激起涟漪,瞬间翻涌过崎岖山峦,夹带着所有隐忍的感情呼之欲出——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早已发红的眼眶中海蓝色的眼瞳死死地盯着他,想将他拥在怀里死也不放开,可又怕伤口牵扯徒增痛苦。

你曾立志要变得强大,你追上了他的脚步与他并肩,你想要更多的力量去为他披荆斩棘,你逼迫自己坚不可摧……又怎么会在他面前流眼泪呢?

可是好痛啊……明明受伤的不是自己,却好似粉身碎骨,连心跳都随着他不稳的呼吸骤停,好似鲸鱼在搁浅之时最后的挣扎。

纵祸的家伙还飘荡在迷宫上方,病态的笑声好似魔音刺进耳廓。

你看着他在虚弱之中扯出了不曾对任何人流露过的温柔,默默地扣住他的手,在他的掌心颤抖着落下一吻,随即在他惊愕的目光中站起身。

他挣扎着起身,似乎想要阻止,你却背对着他,如溺水一般封闭那最熟悉的声音,大口的呼吸着,第一次,也最后一次违背了他的命令。

 

——他想要全世界俯首称臣。

——而你甘愿为他以血上膛。

--------------------------------------------------------------




哭得写不下去了。。

  1043 43
评论(43)
热度(1043)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