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悲欢离合,人情世故。

 

【雷卡】是非题 14

首章

上章

 

14.

一觉睡到中午,醒来的时候视线都是花的。卡米尔从被子里爬起来,睡多了反而难醒,迷迷糊糊得只想倒头继续栽进梦乡。

可手机屏幕上大大的数字却在他眼皮底下又跳动了一下,再睡下去整个生物中都要被打乱,雷狮居然一直没有叫醒他……

对啊、雷狮呢?

他赶紧晃晃头试图让自己清醒,下床的时候身子骨还是发软。夏天感冒实在是太过不好受,一边冷一边热,整整一晚被子掀开或者盖上都是折磨。

房子里太过安静。推开房间门的时候卡米尔才确认了雷狮不在家。他想了想,他好像和自己说过他的工作基本不分什么工作日与周末,当然也有可能只是出去和人有约。诺大的客厅安安静静的,卡米尔呆看了一会,又握起手机来,一眼望去没有雷狮的消息,他吸了口气,拖着脚步走回去,重新关上门——

正好窗帘也没拉开,他伸手熄灭了台灯,把自己重新卷进被子里,闭上眼睛,睡意肆虐,很快便什么都无力去想,只留一句“夏打盹”当做犯懒的慰藉。

去它的生物钟。

 

其实这一睡也并没有多舒坦,倦倦醒醒,反反复复……感冒未好,睡梦中都觉得额头上冷汗直冒;蝉鸣刺穿玻璃窗涌进室内,昨天下了雨,天气正潮,下午的时候气温上升,更是燥热不堪。

又一次醒来,卡米尔眯着眼睛打开手机去看时间,下午3点左右,胃里空得难受,他爬起来从冰箱里面找了些东西热了吃,呆望了一会满是消息的手机,又从包里找出自己的电脑打开。

卡米尔两只膝盖立在前面,手肘横着撑下巴,另一手懒散地滑动着鼠标——像昨晚那样,雷狮意外耐心地和他谈了那么多,并非从一些刁钻的专业角度讨论事物,而是用最寻常易懂的方面切入,他会倾听、会反驳,然后引导他去理解他所考虑的一些东西。

这让他突然想起刚见面的时候,饭桌上那几次并不愉快的对话……那个时候他只觉得雷狮浮躁又自傲,根本不会好好听人讲话,现在看来他和雷狮其实能在很多方面聊得愉快,可为什么会在一开始的时候种下“合不来”的印象呢?

他为人向来谨慎,问题应该不是出来自己,难不成是雷狮一开始对他有什么误会?

可谁有能猜透雷狮的想法呢,那个做任何事情看上去都随心所欲到极致的人,就这么突然走进自己的生活中,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不经意做出的每一件事情都好像在吸引他的注意力,不由自主地想要去猜测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待到走神回来,屏幕已经展开在街拍网站的页面上了。卡米尔挪动鼠标点开雷狮的专栏,本期的作品还没有进行更新,进度条不断往下拖,先后看到了近几个月发布的图片。

先前也见过几次雷狮的作品,但就像雷狮说得那样,在意的只是“好看”与否,在雷狮昨晚的一席话之前他从未如此认真地欣赏过这些作品,也不知道现在补救还来不来得及。

乱而有序的版面排列,一个个简洁的框架中没有一位重复的模特,没有一张相似的背景……这座诺大的城市中存在着成千上万处待人发现的角落,明明暗暗重重叠叠,光鲜亮丽或者昏暗落魄、繁华喧闹或者幽静孤独,在这一片又一片空间中行走着道志相异的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穿梭在不同的角落,不同的神情背后是一段段不同的故事,交织重叠,浸染着权与利与爱恨悲欢,而雷狮与他的镜头,便是捕获这一切的、最敏锐的探索者。

卡米尔一张一张地点开,留意着那些模特的神情,大多都会夹带着一些被抓拍的意外或者惊喜,还未完全调整好表情的瞬间还能够看到隐藏在嘴角眉间的小细节,皱起或者紧绷,大致可以推测上一秒的时候他们怀揣着什么样的心情,而这些导致他们流露出这样神情的事件,全部都被雷狮细腻地捕捉进视线。

比起街拍摄影师,也许更适合将雷狮定义为一名故事记录者。

可点开简介,意料之外得,每张图片下面只标记了日期,顶多再说明天气和地点,这和卡米尔想象中的不一样,一个将镜头下每一个人都当做“情人”一样认真、注重定格的照片背后那动态的故事的人,却又不屑于将这些动人的事件用文字分享出来。

也许就像头几天里雷狮对他说的那样,聊不来就是聊不来,他雷狮身边的人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也不少,永不迁就似乎才是他的准则。

卡米尔默默地浏览,不觉已经翻了几页,发布时间已经跳到了两年前,界面排版的风格忽然出现了一个明显的断层,期号之间偶尔也会出现空档,却并没有留言道歉或者说明原因。

画面中的模特衣着好像也更加符合主题了一些,只是神情中那些灵动的光少了许多。卡米尔正托着下巴猜测,手机铃声兀得响起来,来电显示:雷狮大哥。

下意识的动作——他有些心虚地将网页最小化到了任务栏里,才将手机划开。

“今晚我有同学聚会,你自己想办法解决晚饭吧。”电话对面的人声音也有些懒洋洋的,背景中好像还有女声在笑。

家里就一个人,声音肯定是从电话对面传来的。“嗯……”卡米尔不自觉地抿了一下嘴角,脑子一卡壳,下意识问:“那晚上回来睡么?”

对面的人声音顿了一下,卡米尔接着就后悔了。回不回来睡,跟他有关系么?

僵硬没有维持多久,电话那边的人很快笑出声来,“这不是废话么,在你眼里我天天在外面过夜?”

背景忽然就有些嘈杂,好像有人在起哄,能清晰地听到有人追问“什么情况?!”,甚至还有声音忽然传进话筒:“嫂子你放心!我们一定给您把狮哥完完整整捆回家!”接着是此起彼伏的笑声,混乱着从狭小的听筒传来。

“……”什么乱七八糟的。

卡米尔有些哭笑不得,声音太乱,他刚要拿远手机,就听到雷狮“啧”了一声,“你等等——”一阵杂音传来,远处的声音传来,隐约中雷狮好像说了什么“你们别闹,我先送同事回家”之类的,剩下的模糊在风声里听不清。

一会过去,那些人声远了些,雷狮的声音重新清晰起来,“喂?”

“嗯。”卡米尔轻声示意自己在听。

“别在意,都是我的老同学,刚刚我那么说以为我又找了新女票,以前扯淡扯惯了闹起来没个数。”

“……我知道,”卡米尔差点让那个“又”和“新”两个字噎住,“没事。”他盯着自己系统初始的电脑桌面,“你们已经到齐了?”

“还没,刚才那一群基本都是妹子,是提前来这边逛街的,我还有别的事,饭点再找她们集合去。”

“那你现在……”

“啊,在车里等人。”他的声音好像有些心不在焉,杂音变得多了起来,还有车子启动的声音,是雷狮开启了免提。

至于等谁……卡米尔觉得自己不该再多问了,只知道对于雷狮这种闲不住的人来说等人大概是最无聊的,可一时之间有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嗯……”一声,等待雷狮开启话题。

“你干嘛呢?”

好吧,平心而论,雷狮这展开话题的段位的确不怎么高,但好接得很。卡米尔动了动鼠标,将网页点开,最小化,又点开……最终选择说实话:“看你的街拍。”

对面的人显然来了兴趣,“哦?那感想如何?”

“嗯……两年前大哥的风格好像有一次挺大的转变?”他顿了顿,“是比较忙吗?好像在这之前经常又空缺的档期。”

“那个啊……”雷狮的声音拖长,好似在回想,“你说的应该是前年2月份的时候?之前是在另一个编辑手底下,年纪比较大,资历老了之后说话在圈里就算数,可是人死板,在他眼里不跟着他的路子走就是有问题……总之就是,他不欣赏我我也不待见他,能入眼就给贴,他要是不喜欢我也不会改,自然就没有咯。”

这样……的确很符合雷狮的作风,绝不退让。

“大哥不是也时常埋怨现在的编辑么?”

“她?小丫头一个,思想肯定是更开阔,精灵古怪的点子很多,但也有烦人的时候,意见相左的时候简直不讲道理,催稿能催到家门口来,头疼。”说着说着就笑了起来,低沉的声音裹着电流传进耳朵里好像能钻进血液一路冲进胸腔。

看来雷狮也不是一帆风顺随心所欲的,卡米尔沉吟了一会,气氛轻松,嘴边的弧度也跟着勾了起来。

“你笑什么?”

“没,只是忽然觉得大哥接地气了。”他开着玩笑,“我还以为所有人都拿你没辙呢。”

“呵,我倒是想……”开玩笑好像很对他的胃口,他语气放得轻松,心情极佳的样子,“你可以再往前翻翻,我和那老古板合作了也就一年不到,再之前那个编辑……我就不负责任地骂一句,他就是个变态,挑模特光盯着女的,还格外喜欢长腿露腰的那种,要我说他还不如跳槽去搞车模,放眼望去全是腿,让他看个够……”

看来真是个让雷狮讨厌得牙痒的人。卡米尔笑着跳了页数,几年前的作品明显少了很多,男女模特的比例也有些悬殊。他博弄了两下滚轮,直接向前翻了三页,侧面显示时间的长轴直接跳到了几年之前。

他刚想往回翻找几页,却发现整个页面竟然一张人像都没有了,普通排列的风景照片让卡米尔疑惑地看了一眼网址——

没有点错,他还在雷狮的专栏里面。

“……大哥还拍过风景?”卡米尔点开一处海滩日落,余晖浸染了半边天空与海面,好似一场壮烈的谢幕,莫名的熟悉感,好像在哪见过,可一时半会又想不起来。

“嗯?”那边的人好像在回忆,几秒之后才想起来,“啊……那些照片发布的时间其实是我刚接触正规摄影的时间,但是这些图片都是很早很早的时候拍出来的了,”轻微的气流音,好像叹了口气,“当时把电脑里一堆图片拿出来给专门拍风景的朋友筛选了几张先放上来充个数,实际上……没记错的话有好多都是还在上学的时候……可能是中学?或者更小的时候随手拍出来的,现在回去看看构图啊光线啊……都是黑历史了。”

卡米尔轻“嗯”了一声,打开大图细细地看。其实雷狮所说的那些专业性的东西他也看不出什么来,他默默点开下一张,依旧是这片海滩,换了个略高的角度,沙滩上立着一个少年的剪影,踩着一排孤独的脚印站在天海之间。

画面铺展开来,就是一瞬间,连呼吸都戛然而止——

脑海中“嗡”得一声,在迟迟松开的鼠标发出清脆响声后像骤风一样袭来,他的瞳孔紧缩成了小圈,好不容易想起要呼吸,紧握着鼠标的手却动弹不得。

他要确认,可声音哽哑得几乎要发不出声音,“大哥……”

“哎,早知道不穿长裤,热死本小姐了!”话筒对面打开车门的声音响起,随即而来的女声却打断了他的话,“啊——空调车,人间天堂!”

“啧,出息。”雷狮笑着回复着那个人,听筒中又传来细微的摩擦声,调整回了听筒模式,雷狮的声音再次清晰了起来,“你要是感兴趣,我的房间里还有些相册,可以拿去看。”

等等……

他想问,可理智还在牵扯,卡米尔想挤出一声“好的”来回应,或者只是“嗯”一声也行……可自己不稳的呼吸声好想要淹没掉整个世界,对面的人已经先他一步留下一句:“那我挂了。”

忙音如同遥遥而来的海啸,手机贴着耳侧滑落了下来,卡米尔呆望着显示屏上那张他熟悉的图片,有什么曾经失去的东西正像伤口愈合一样又疼又痒,那片记忆中的海滩光影,那个举着相机将它定格的人,好似倾尽了空白时光的所有温柔,再次与他相遇。

他从未想过,除了自己,在这芸芸人海之中,还有另一个人,保留着他在那段最卑微渺小的时期里存在过的痕迹。

何其幸运……

 

-tbc

 

下章

  952 49
评论(49)
热度(952)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