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糖厂厂长。

 

【雷卡】是非题 13

首章

上章

 

13.

车子在信号灯前悠悠停下,卡米尔实在受不了雷狮那莫名其妙的眼神,只得转过脸来看他。

雷狮扫了一眼他手上的衣服,“外套不是你的吧?”

他垂目看了看手里面淮的外套,袖口的位置都沾些雨点,“……嗯。”

“是想和你喝酒的那位的外套?”他一手扶着方向盘咂了两下舌,“我说呢,这么宝贝,下雨天不用来挡雨反而还护在怀里。”

“……”其实他真没有雷狮说得那么夸张。别人的东西他不好意思拿来挡雨,叠起来的衣服抱在胸前难道不是最平常的姿势么?

淮对自己有点想法,他能看出来,本来就有点敏感,雷狮这一逗让他感觉更加尴尬,一时想不出说什么来回复,眼看着话题要像他们每次对话那样卡在最难受的位置终结,却没想到雷狮脸上玩笑的神色忽然收了起来——

“有人要灌你?还是你又遇到什么难处了?”

“……嗯?”话题跳得太快,卡米尔没反应过来。

“你不会真的不能喝酒吧?那你上次去、那里,”强行改口,雷狮还是没忍住笑了一下,“难道是喝果汁么?”

“……不是。”自己所有被目击到的窘迫在雷狮看来到底是多有趣的事情?卡米尔转向窗外,不可见地皱了皱眉头,想了想才开口:“我会,只是不想拼酒应酬。”

“哦。”落下这一句,身后许久没有回应,绿灯亮了起来,轿车顺着车流缓缓移动,雷狮的语气忽然就有些随意又轻松了起来,“你倒是狡猾。不过说实话,酒场上那种你灌我我灌你的喝法实在是暴殄天物,酒这种东西是用来找享受的,又不是用来找罪受的。”

卡米尔默默地在脑内将“狡猾”翻译成了“聪明”,只是低声“嗯”了一句,没再多说什么。

他现在脑子很沉,只想回去洗个热水澡然后倒头就睡,工作与人际他完全不想谈,所以很想就此终结这个话题。

不觉之中车速减缓、变道,打开转向灯的声音清脆又有规律,在缓缓闭上眼睛前,雷狮轻笑的声音在车内格外清晰,“那,等你感冒好了,我要是想邀请你找地方喝酒,你答应吗?”

……

 

再次有了意识的时候,有人正在拽自己手里的东西。

卡米尔睁开眼睛,雷狮正侧着身体扯自己手中抱着的外套,而自己的半边肩膀披着一件白色的短袖卫衣。

“哦,你醒了。”雷狮闷声嘟囔,压低的声音刻意地装出不爽,但眼睛中那两点愉悦的光是骗不了人的,“你开会的时候对着你的领导是不是也能秒睡啊?”

“……”好了,这下他彻底清醒了。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卡米尔几乎一秒坐直,看清了雷狮的车已经停进了小区的车库里,胀痛随即席卷了大脑。

他揉揉眉心,身上的卫衣顺着肩膀滑了下来,一个没留神差点掉到座位底下。

“怎么?”对方不依不挠地逗他,语气却放轻了许多,“人家的外套你睡觉都抱那么紧,大哥的衣服就这么嫌弃?”

卡米尔一口气憋在嗓子里猛咳起来,雷狮赶紧憋着笑去给他拍,“哎,你激动什么。”

简直不想和雷狮说话。卡米尔咳了一会,雷狮却又忽然从后座上捞了一包纸巾递过来,不接反而好像是自己在置气,反倒更像是在意一样……

最终还是接了。

他有点怨念地抬起眼睛,却没想到雷狮也正认真地看着他,车内封闭,他们距离很近,那双眼睛中隐隐带笑,很耐心地等待着他的样子。

就是一瞬间心墙坍塌的错觉,他觉得自己被病烧坏了,四面八方涌来了没由来的热意。他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大哥等了我多长时间?”

“没多久,刚停下车找了件衣服给你,觉得你手里抱着东西不舒服想拿出来,没想到就把你弄醒了。”

那还好……如果要雷狮等他那么久,他心里真的就过意不去了。卡米尔轻点了一下头,向后退了退,避开雷狮那近在咫尺的目光,“那我们走吧。”

 

带着一身的热气从浴室中出来的时候雷狮恰好刚做完晚饭。他鼻子不通气,也闻不出味道如何。头发还未吹干,向两边分着贴在脸上,有些许凉意,雷狮本来在摆弄手机,不经意地往这边扫了一眼,接着来了兴趣一样,抱起双臂来正经地盯着他看。

纵使心里有点说不上来的感觉,卡米尔依旧面无表情地拉开椅子坐了过来。

“不愧是我弟弟——”雷狮忽然吹了声口哨,歪着脑袋,声音拖长了一些,“好看。”

“……”什么跟什么。即使知道雷狮大概是职业病,总是会在一些奇奇怪怪的地方莫名欣赏起来,卡米尔一时间也不知道该笑雷狮自恋还是该尴尬他对自己的夸奖太直白,总之就是忽然有种脸上沾了饭粒,又拨弄不下来的感觉。

而罪魁祸首也不说别的,就是单手撑着下巴,勾着一边的嘴角笑着看他,瞳孔深邃得像一个旋涡,卡米尔忽然想起那天去找雷狮的时候,他身旁那些朋友们开着玩笑说的话。像雷狮这样,性格外向、善于交际,总是不经意间做出出乎人意料的举动的家伙……如果真的是哪个姑娘坐在这里,说不定已经被那副从容的痞笑迷得神魂颠倒了。

想到这里他微微侧目又看了一眼,在触碰到那双漫不经心地紫眸之后赶紧收回,老老实实取了双筷子——

好吧,不是姑娘可能也会动心。

 

吃惯了外面的饭,对于雷狮的做菜水平,卡米尔大致评价为中等偏上,偶尔会根据心情或者别的什么原因上下浮动。

味道只是一个方面,卡米尔自己做饭就只能委婉评价为强差人意,对于他来说只要不难吃就好。主要是时隔多年,再一次体验在家里面有人一起吃饭的感觉实在是让人安心。

心里冒出这个念头来的时候卡米尔正用调羹舀了一勺汤,猛地反应过来这其实根本不是他家,他轻咳了两声,汤汁从勺子边缘渗漏了下来。

雷狮看了他一眼,“感冒还没好,你不吹头发就出来。”

“……没找到大哥家的吹风机。”

“鼻子下面长了嘴,你不会问啊。”

他倒是想问啊,可那个时候刚套上衣服,领口上还有些湿漉漉的水迹,浴室里面都是热气,镜子抹了一遍还是模糊不清,不知为何就是打心底不想放人进来,“……下次会的,谢谢大哥关心。”

雷狮有些古怪地看着卡米尔,大概是心里正嘀咕他莫名其妙,却在听到卡米尔的话之后耸肩轻笑,随意地说:“我也不是谁都关心的。”

他的尾音轻飘飘,卡米尔还没来得及思考他这句话到底有几成玩笑在里面,桌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还真是忙啊……卡米尔看着雷狮瞄了一眼屏幕,一脸不想接,在和不依不挠响铃的手机僵持了三秒之后终于败下阵来。

“你先吃。”他留下这么一句,雷狮便拿着手机走向阳台。

又不是第一次见雷狮饭间离席,卡米尔本就病着,胃口不太好,挑了些清淡的吃完后打算将自己的那份餐具先收拾了,雷狮已经板着脸回来了。

“发生了什么?”

雷狮撇撇嘴,一手扶着椅子的靠背,显然没有要坐下的意思,“策划不满意我前几天发的作品,说什么不符合主题所以不要,事真多。”

“……所以?”

“爱要不要。”雷狮一甩手腕,刚把手机丢到桌子上,一条短信就发了过来。

“……”雷狮一看发件人就头疼了。这该死的策划,自己事那么多还非要让凯莉出马,这魔女投胎的小丫头向来是不达目的不罢休,全组人都拿她没辙,雷狮也不例外。

卡米尔就在一边看着雷狮脸上的表情忽阴忽晴,思忖了片刻,认真地问起来,“什么主题?”

雷狮本来心情糟着,卡米尔问得让他意外。他本来还想反问写“你知道了又能如何”之类的话,大概是看卡米尔病着,脸上的神色又实在是认真……

“‘夏风’,夏天的‘夏’。”他说。

“可以让我看看大哥发了哪些图片么?”

竟然会对这个感兴趣……意外。

雷狮半边眉毛跳起来眨了眨眼睛,脸上的表情由疑惑和生气转缓和了些,也不知道哪来的玩心,转身直接走去地摊上把电脑拾起来打开,坐到沙发边冲卡米尔招招手:“过来。”

 

“夏风”。

于闷热之中给人一丝慰藉的凉意,轻松、愉悦又美好。闭上眼睛,卡米尔甚至能够想象出蓝与薄荷绿的颜色铺张开来。

“喏,这几张是网刊那边的半吊子拍的,你看这八百层滤镜来回叠压,居然都选上了。”雷狮随意点出来一张,图中央的少女穿着白色的裙子,身后是冷色的喷泉,鬓角打着微卷的发丝和轻盈的裙摆被微风刮得向一边微微撩起,她垂眸,好似在思索着什么,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

“好看么?”雷狮冷不丁地问了一句。

卡米尔迟疑了一会,“……我觉得,还蛮好看的。”

原本以为雷狮会反驳,不料身边的人有些惊喜地看了他一眼,连语气都愉悦了起来,“是啊,很好看——但是太做作。”

卡米尔眨了眨眼睛,等雷狮继续说。

身边的人为了避免干扰挪开鼠标,“你看,这张图片的背景是什么?”

“……喷泉。”

“不,是城市中的喷泉。”雷狮滑回鼠标,圈了圈远处已经被虚化的高楼,“这个姑娘很好看,但是她脸上这副置身世外桃源一样放松享受的表情,放在高楼大厦的背景中实在是违和,所以说,很做作。”

他的声音好似玻璃珠掷在地面,卡米尔侧着眼睛看了他一眼,电脑的荧幕光打在他的眼睛中,那光闪烁了几下,回过神来的时候雷狮已经切换到了另一张。

这次是个青年,黑帽子黑卫衣,一侧的耳朵上打了一排叛逆的耳洞,嘻哈裤上的腰带没好好系缀下来半截,风风火火的样子,身边还夹了块滑板。

“这张呢?”雷狮点开大图之后便抱起双臂侧着眼睛看卡米尔。

“嗯……服装搭配有些刻意?”

“怎么说?”

“滑板是黑底黄花纹……这个模特的衣服也都是这套配色,有点像店面里面模特的穿搭,而不是普通的街拍。”

雷狮满意地打了个响指,“不错,很上道,而且……”他笑得有些意味不明,“我发现你对男人的观察比对女人敏感得多。”

“……”卡米尔梗住,却意外地没有试图反驳,也没有感到难堪。

毕竟撞都撞见了,也没什么可解释的。既然雷狮能和他坦诚地开玩笑,他又有什么可瞒的呢?于是只是不冷不热地回了一句:“我没想到大哥为了街拍的看客,还会研究这么多。”

“啧,你怎么总是会想那么多呢?”雷狮咂了咂舌,却并没有多在意,“不关你的性别是男是女,喜欢的是男是女……人对美的追求、欲望的探索,与性别是无关的。”

这点卡米尔赞同。大多数人总是会对待同性交往有一些或多或少的偏见,实际上大家喜欢的都是正常人,无非就是正常男人和正常女人的区别而已,对于雷狮能够理解,并且还如此轻松得叙述出来的人实在是不多见。

他不由得多看了雷狮一眼,可对方好似对这个话题并没有多大的兴趣,他轻点了几下鼠标,又翻出了一张图片,示意卡米尔看。

这回的风格与刚刚的两张明显不同,画面中的女人打扮精致,干练的衬衣下面是一条收腰侧面开口的甩裤,一手背在身后,正有些意外地看着镜头,短发别在耳后,只有两缕落在了前面,看不出是否有风吹过,卡米尔猜测这是雷狮被打回来的一张作品。

也许是已经感到轻松,卡米尔稍微向后倚到了靠垫,他摆出一副思索的样子,顺着雷狮刚刚的话说:“嗯,不做作。”

雷狮立马被他这刻意的语气逗笑了,“你能看出来这是我的?”

其实他也不是很确定,但这几天他闲来无事也逛过几次网站上面雷狮的作品,他不喜欢过多的后期调色,人物的神情更丰富一些……抓住一些小的特点便很容易猜。卡米尔含混着点了点头,却在端详了一阵这张照片了几秒之后也有些理解为什么它没有通过审核。

既然是街拍,没有人会在夏季穿着大衣出来凹造型,这个主题的关键字就在一个“风”字上,可相比较前两张,衣服与头发的飘逸感弱了许多。自己一眼就能看出来的东西,他相信雷狮大概也明白问题所在……

可雷狮却一手托着下巴,神色中多了几份认真,他用指尖在屏幕上敲了敲,“你知道么,我拍到她的时候正好是下班高峰期,她穿着细跟的高跟鞋,在一家饰品店的门头下面停了好久,可能实在是累坏了,干脆把高跟鞋脱了下来,提在手上,光着脚在街上走。”雷狮讲述的时候语气很轻,眼睛里面微微带笑,“第一张的时候她刚刚直起身来,脸上有些惊慌的样子和她打扮出来的成熟完全不符,很可爱,但是很可惜,拍花了。然后是这张,风吹过,她还没来得及整理头发,只顾得上把自己的鞋子藏起来——背过去的那只手里提着的就是她的鞋……”卡米尔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哪个字眼节点望向雷狮的,面前的人好像在叙述一个美丽的爱情故事,有那么一瞬间,那双眼睛中还有些柔情似的,他竟然看得愣了几秒。

可这个故事并没有继续下去,那些多情的波澜在雷狮的眼中缓缓散去,他声音停下,看着卡米尔一直黏在他身上的眼睛,有些奇怪也有些好笑,“盯着我做什么?”

“……”卡米尔堪堪收回目光,“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大哥的女友。”

“呵,你说对了一半,”雷狮爽快地吐了口气,将照片关掉,连续几步操作,竟然连电脑都关上了,“要把镜头下的每一个行人都当作自己的情人,这样才能拍出他们最有魅力的一瞬。”

这种说法卡米尔头一次听,自由又放浪,给人无限的吸引力。

他想,能够对一项工作投入如此多的精力,甚至用感情来浇灌……他自己必定是做不到的。想来雷狮一定是热爱着街拍,更热爱着他自己独有的风格。

见卡米尔又在闷着沉思,雷狮轻笑,“怎么?被吓到了,还是被震撼到了?”

卡米尔摇了摇头不置可否,氛围轻松,他也跟着开起了玩笑,“我只是在想……照你这么说,我岂不是还有幸做了一秒大哥的情人?”

雷狮笑了两声,“怎么,不乐意,还是嫌不够?”

“对大哥来说有区别么?”

“当然——没有。”雷狮笑了笑,干脆地合上电脑,“哦对,聊太多,我都快忘了你生病了,早点休息。”

“嗯。”卡米尔点了点头,雷狮也没再多说什么,他看着那个人夹着电脑挪到了书房,背影好似冷漠又自由的飞鸟。

不曾留恋过任何一根枝叶。

 

-tbc


下章

  925 37
评论(37)
热度(925)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