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读不懂的诗和去不了的远方。

 

【雷卡/短完】同行

原作向短打,第十八集观后感。

关于卡卡下次出场猜测,有塑料海盗团(。)帕洛斯背叛相关剧情。

---------------------------------------------------------------


一分。

帕洛斯神色狰狞,被狠狠掐住喉咙的少女在他毫不留情的力度下渐渐合上了眼睛,元力回收的碎片在昏暗的迷宫中纷飞闪烁,可帕洛斯却感到无比讽刺——

为什么?!他应当攻击的对象明明应该是那个坠入悬崖河流中不知去向的两分小子,鬼知道这死丫头的元力技能竟然是置换身体,死到临头了还只知道说些什么希望那个人替她的那份一起活下去的话,简直愚蠢至极。

他望着自己的分数牌,上面的数字瞬间和成为了一个“3”,跳动着发出幽光。

这场大赛中竟是这种无聊的把戏,亲情友情,还有些更深的东西……这些他一样都不想理解,更不想因为这些东西打乱自己的计划——

比如现在,他咬牙切齿地看着分数牌,完美的计划在最后一刻被打乱,又要重新寻找一个一分的猎物,在这分秒必争的最后时限里,依旧保留着自己分数牌的家伙往往反而都是些不好惹的家伙,比如……

雷狮。

佩利依旧在悬崖边张望,摩拳擦掌想要把那个漏网之鱼揪出来痛扁一顿。帕洛斯微眯眼睛,吹了声口哨,佩利狗一样抽了抽鼻子转过头来。

“走了,佩利,别在这些小喽啰身上浪费时间,给你去找个你绝对感兴趣的猎物。”

 

“所以你说的‘猎物’是……雷狮老大?”佩利皱着眉毛,所在石台后面不解地看着下方战局内的雷狮。战斗已经陷入了最混乱的阶段,雷狮每一个动作的速度都快如闪电,四周的雷暴简直都能将空气焦灼扭曲,可每停一处地点又都是那么精准又有分寸。

“怎么了?这不正是你想要的?没有记错的话你好几次要和雷狮打一架都各种各样的原因打断,你难道就甘心吗?”

佩利晃了晃脑袋,随即便开始躁动了起来,“不甘心!当然不甘心!”

“那不就是了,”帕洛斯诡异地笑了两声,眼神飘向下方,“正好,雷狮好像还是你需要的一分,你要是能打败他,一举两得,不是么?”

“你是说……让我杀掉雷狮老大?”佩利瞪着眼睛,有点疑惑,可在得到了帕洛斯微微点头的表情之后被翻涌而上的兴奋尽数代替——

是了,要的就是这个表情,一切都在他谎言织成的计划中,帕洛斯的笑中冷意更甚,还不忘给眼前这只傻狗把念头贯穿彻底,“你连你的师父都可以杀,还担心什么雷狮?”

“你说的没错!还有,要不是因为这该死的规则,那些干扰的人都该死,特别是卡米尔……对了,他人呢?”

——这也是帕洛斯计划之内的。

刚刚他们两个脱队的时候卡米尔应该是和雷狮在一起,后来发生了什么他都不知情。

已经拿到四分的参赛者有理由暂时退到战圈之外,如果雷狮命令卡米尔在圈外等候的话……那这几乎就是送他的完美时机。毕竟那个雷狮身边最细心得力的左膀右臂,于他而言便是难以咀嚼的硬骨头。再强大的人也有招架不住的死角,缺少了一双忠心耿耿的眼睛,那便是破绽最多的时刻。

只见雷狮闪身躲过了几把风刃,铮鸣飞远的武器击碎了落石,在众人闪躲之际,雷狮向后一个闪跃,退出重重混乱之中,像一只伏地的野兽,蓄势待发,稳住身形等待着爆发的时机——

就是现在!

“佩利。”话音未落,身边的人先一步按耐不住狂冲了过去,巨大的重力球撕扯着周边的空气,化作雷狮回头之时眼中的一道寒光。

“找死。”雷狮一击强横的雷暴将那团黑色的重力球生生劈成了零落的碎片,看着落在地面上踉跄了一下的佩利,危险地眯起一只眼睛。而身后瞄准了他的敌人却抓住时机,风刃自四面八方划着诡异的弧度呼啸而过,近身的时候却被雷狮的巨锤狠狠砸下,最致命的那枚匕首冲在最后,细如针尖,雷狮皱眉闪身,手掌贴着那匕首的刀面将它推换了方向——

有什么东西擦着脸颊匆匆飞远,疼痛感和滚热液体缓缓留下的痒意让帕洛斯倒抽一口凉气。

雷狮就在下面直勾勾地盯着他,似笑非笑的眼神好似狩猎者在享受美餐之前对猎物最后的玩弄。雷狮残忍的手段他见过太多,此时此刻寒意就像瞬间攀附了全身的绞杀藤,一个想法瞬间冲入了脑海:

他会死。

“快上啊,还愣着干什么?”帕洛斯一手狠狠敲在地上冲佩利大喊,手掌中攥紧的“钥匙”几乎要被他颤抖着捏碎——“我想好了……我要力量…………!”手中几乎是在瞬间泛出诡异的黑烟,顺着他的手腕一路向上蔓延,他死死地盯着面前撕裂的空间漩涡一般的在他面前展开,无尽的力量沉睡在深处,静静地等带着他去唤醒:消灭掉雷狮这个随时都会威胁到自己生命的家伙,脱离该死的海盗团,赢得这场大赛,然后去得到更多更多……

野心逐渐膨胀,癫狂的边缘,随着一声巨大的轰鸣,只见迷宫天顶忽然开始塌陷!

到底是什么情况?!

一时间乱斗的人都慌乱了阵脚,尖叫声穿插在逃窜的身影中,撕裂的空间中伸出一只虚幻的手,帕洛斯想都没想便去试图触碰——

“轰!”爆鸣声击打在他的耳膜上空间裂缝化作一缕黑烟消失在废墟尘埃中,他感到一阵窒息的眩晕,随即是手腕上刺骨的疼痛。他猛地抬起头,一脚踢走“钥匙”的家伙在这不断崩塌的迷宫中连残影都让人捕捉不到,面前巨大的石块正磕碰着掉落,佩利已经下意识逃离,那重物眼睁睁就要砸在雷狮身上……

刚刚那个人,是卡米尔!

不然雷狮又怎么会立在原地摆出如此轻松的表情?好像根本不畏惧那巨石会将自己如何。默契十足地瞬间抬手将“钥匙”拦在手里,而自己毫无闪躲的意思?

果然,又一次黑影匆匆闪过,只见那巨石侧面猛受一击,剧烈地震颤爆裂着飞翔一边的墙壁,在参赛者的惊呼声中撞出一个狰狞的坑壑,随即自己已经疼痛到麻木得手腕处被狠狠钳制,后背猛地被压低,脸几乎要倒在冰凉的地面上,好像下一秒自己的喉咙也会被狠狠摁着贴在刀刃之见。

帕洛斯瞪大眼睛,一瞬间的诧异竟然压过了痛恨,雷狮这个平日里哑巴一样的弟弟,到底还藏着多少骇人的底牌?!

身体完全被牵制在了地上,脚步声便格外刺耳。雷狮扛着雷神之锤皮笑肉不笑地悠悠走来,在距他还有几步之远的地方,重锤忽然砸向地面,迸起得碎石在帕罗斯的眼前溅了一地,好似断头台前的硝烟。

空气静得可怕,许久,打破沉默的却是一声轻笑。

“谁让你出来的?”

“因为大哥需要我,所以我会来。”

 “啧,你倒是做得不错,只是出来得有点晚。”

“保护的方式有很多种,我也要挑选一种获得乐趣的方式。”卡米尔的声音停顿了两秒,补缀的那句却忽然轻了许多:“大哥说的。”

……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们还不处置他?面前的这两个人,一个好像在玩笑,另一个言语也轻飘飘地,旁若无人一般,竟你一句我一句地交流了起来。帕洛斯僵硬在原地,求生欲让他挣扎着不放过两人对话之间的任何一个字眼。

“……那,这么大的动静,也是我教你搞出来的?”

“这也是另一件我来找大哥的理由——”卡米尔推了推帽檐,目光划过帕洛斯,却又在转回雷狮的时候,在对方耐心地目光中沉静开口,“这么大规模的塌陷不是我做的,上次的地形变动与‘迷宫之主’有关,而这次又和上次不同,是毁灭性的,虽然目的不明,但我猜想……有人想清洗参赛者。”

这无疑是个重磅消息,帕洛斯震得呼吸都快停住,他迟缓地抬起眼睛,对上了雷狮居高临下的目光,他有话想说,可恐惧令之生生卡在喉咙里。

不屑的笑声于几秒之后兀地响起——

“有更多自以为是的家伙掺和进来了,如果你还想活命的话……”雷狮转了转手腕,“钥匙”在他手中反复把玩,最终被一簇闪电击碎成了粉末,“收起你的鬼心思吧,帕洛斯。”

谎言,欺骗,利用……这场比赛中充满了一切黑暗的东西,大部分人都会更换面具与说辞,懂得堆砌与保护自己。

而雷狮不同,他手中有剑,并非是像他帕洛斯这样的,单纯斜坡利用的战斗单位,而是忠诚强悍,披荆斩棘的利刃,水血相融,所以无法攻克。

 


“……大哥到底在笑什么。”

而雷狮想了一会,笑着刻意凑近了几分,“你吓唬人的本事,学得倒是也很快嘛。”

卡米尔扯了扯围巾,雷狮的目光令他多多少少有些不自在,可嘴上便宜又怎么能全让雷狮占呢?“大哥教的好。”

意料之中的笑放轻了很多,卡米尔想抬脸看看雷狮那双令他心动的眼睛,却被人一把揉了脑袋——

“不逗你了。把那些不三不四的家伙一个一个揪出来,看看到底是谁在暗中装神弄鬼。”他垂着眼睛,划下的手指不经意间蹭过少年的脸侧,“而你,卡米尔……”

“我和大哥一起。”他抬头,眸子中还是那样的坚毅,好似波澜不动的镜湖。

“嗯,走吧。”他笑了笑,满意地点点头,将重锤换了只手持在肩头,“过来,到我身边。”

 

到我身边,信任,陪伴,同行。


-fin-


“除非是雷狮大哥需要,否则,我没兴趣把自己放在危险的位置上”

(第二季第八集卡米尔台词)

“卡米尔,像你这样做也许可以避免一些麻烦,但是,也会减少很多乐趣。”

(第二季第十集雷狮台词)

  859 34
评论(34)
热度(859)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