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读不懂的诗和去不了的远方。

 

【嘉金】ZERO 07

首章

上章

7.

风暴在空中骤降,带起的狂风吸引了无数丧尸的视线,他们自山下嚎叫着试图爬上来,被陡峭的石子所阻挡,便开始凭着本能挣扎着踩踏着彼此的身体,好像地域间一团扭曲的恶鬼,彼此扭打着流出发黑的血液。

这是群最初级的丧尸,没有智力,一切依靠着活物对它们的吸引无目的性得活动,甚至分辨不清同类和敌人。

嘉德罗斯冷眼看着它们,联结中传来金的声音:“要爆它们头么?”

“急着暴露自己的话尽管开枪”嘉德罗斯纵身跃进草丛里,朝着物资站的方向疾驰,“乖乖潜伏好,别添乱。”

“你怎么……”那边的声音有些恼怒,后半句金小声嘟嘟囔囔,嘉德罗斯根本没有去分心辨认,直接瞄准物资站,踏着一跃而起的风暴借力,从后面破窗进入二层。

顺着任务版面的指引,嘉德罗斯迅速找到了物资的方位,他直接顺着栏杆翻身上楼,一切动作都以最快的速度完成,却在破门而入的前一秒,被风暴咬住了裤腿。

风暴作为精神体,对敌人的感应能力要比嘉德罗斯自身强很多,嘉德罗斯心生警惕,破门而入的瞬间,撞入眼帘的却是地板上几条惊悚的血痕——

“小心!”丧尸尖叫着迎面扑来,嘉德罗斯闪身的动作,鞋面摩擦着地板的声响与联结里传来的声音几乎是同时响起,屋内的丧尸争先恐后蜂拥而出,向着嘉德罗斯和风暴一顿攻击,嘉德罗斯眉头紧锁,他压低重心,挥棍狠狠一扫,最近的几只丧尸立刻被揍得血肉横飞,发青的眼珠爆出眼眶,直接甩到了被丧尸们抓挠得狰狞无比的门板上。

“嘉德罗斯!”

声音忽然之间清晰了许多,嘉德罗斯一个俯冲将面前那个牙齿距自己仅几公分远的丧尸捅了个对穿,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顿时气得牙关都咬咬碎,“不许过来!”

“我支援你!”金早已拎起锃亮的狙击枪伏在猎隼身上,正笔直地向物资站俯冲而来,视角刚刚好看到三楼中一群张牙舞爪地丧尸将嘉德罗斯重重包围,“背后!”

废话,他还能被偷袭了不成?嘉德罗斯反手将丧尸的头颅击碎在墙上,气得简直想骂人,“闭嘴,给我滚回去!”

说话间,一颗子弹几乎是贴着脸将面前两个要挥爪咬上来的丧尸击穿,他恶狠狠地回头,正看到金被狙击枪那巨大的后坐力推得在猎隼背上一个趔趄。

这家伙,扛着远程支援的装备就想进来搅混水,还不被丧尸群一人一口生吞了?!

不听指挥,找死么?!——

可他根本无暇去管那么多!

脚踝一阵湿黏的凉意,只见刚刚被他扭断了肩膀的丧尸正伸着血肉模糊的手向他爬来,嘉德罗斯一脚踹开,堵在胸口的怒火让他恨不得直接飞到空中拉个雷血洗了这片鬼地方。

可他却不能。

他还没找到医用物资,按理说按照指引,拿东西应该就在面前这个房间里才是,那么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这批物资的看守人员中有人感染了病毒,从内部全灭。

而金在这个时候一个前滚翻跃入了他的视线,外围的丧尸们看到了新的目标,立刻转移了方向朝着金扑了过去,嘉德罗斯一边打飞自己面前的活死人,还不得不分心去看那个不要命的家伙——

只见那人一个下蹲,在地板上翻滚过很长一段距离之后利落地爬起来,在闪避了身边两名相对进攻的丧尸血爪之后竟将它们引导一起撕咬扭打,而他自己脚底抹油一般,接着粘稠发黑的血液一路滑向物资点的门口,此时此刻里面只剩下一片狼藉,而金便像一只灵活的泥鳅一样顺着门缝滑进去,下一秒——

竟然将门关上了?!

落锁的声音砸在嘉德罗斯的耳朵里,丧尸们立刻被隔断在于自己同走廊的空间,紧接着联结那端便传来哀嚎:“什么!?这个破房间没有窗?……”

这渣渣到底是在搞什么?!既然怂了的话为什么要逞英雄?嘉德罗斯恨不得拿棍去砸门,却在一瞬间眼前一黑,整个身体的力气好像都在被抽散一般。

“喂,你……”联结那段的声音听上去也极不好受,“能不能控制好你的情绪波动?你再暴躁下去我真的要撑不住了,到时候进入狂暴状态谁背锅?”

视线已经开始重影,嘉德罗斯又凭着感知拼尽全力击退了一只低声怒吼的丧尸,随即实在是承受不住,索棍猛插在地面上传来巨响,他半跪着大口喘气,“废物,你是不是向导?不会安抚么?……”

对方却根本没有理会,只能感受到联结那端也同样焦躁了起来,“快,逃去窗边的位置。”

“小子,摆正你的位置,”声音几乎是从要紧的牙缝里面挤出来,可嘉德罗斯却回头看向走廊尽头的窗口,“谁允许你命令……”

“相信我!”对面的声音却直截了当地打断了他,能听到急促的呼吸和嗓音中掩饰不住的沙哑,“我找到物资了!”

紧接着,狙击枪巨大的轰鸣声响起,连续的爆音震得尘埃瓦砾都从天花板上落下,丧尸们茫然地循声爬去,却只能用干瘪的指甲在那锁住的门板上划出刺耳的声音。

而嘉德罗斯却在瞬间感受到自联结传来的安抚,压抑着的能量将他暴动的行为尽数锁住,奇妙的意念忽然在他的精神领域内游走试探,他瞬间便冷静下来。

这是……意识沟通!

这个房间是被改造过的,其中一侧曾经应该有窗户,墙面薄弱易于突破,狙击枪的超远程爆发力可以将墙面击碎,猎隼在外面接应,他突破之后可以绕过窗口,接上嘉德罗斯直接离开。

千钧一发,他能做到的只有相信——

又一个活死人从尸肉堆里爬出来,冲着他便要撕咬,嘉德罗斯一个飞踢,踩着他烂肉满布的肩膀,他命令着风暴去吸引挡在路上的丧尸,在一次次机敏的闪避后,向着投来光源的窗户跳去,耳边传来窗框被生生击碎的声音,脊梁上撞击的痛感瞬间布满,他在半空中护住自己的身体,拖着血痕划出一个下坠的弧度。

呼啸而过的空气划得眼眶生疼,在他闭上眼睛的前一秒,一个黑影闪电一般划到自己身下,随即自头顶而来的风如寒冰打在脸上,让人清醒。

他睁开眼睛,只见自己正在烟雾茫茫的空中,猎隼负着他和金,正穿梭在群山之间,向着Q2的山峰疾驰。

体内巨大的波澜几乎要将他淹没,嘉德罗斯深吸了口气,试图让自己不狼狈。面前的家伙好像呛了一口,躬着身体趴在猎隼背上,皱紧的眉头将他的不适全然暴露出来,嘉德罗斯一手提着他的领子,恨恨地将他翻过来,对上了一双澄亮又无措的眼睛。

“物资呢?”

“猎隼爪子里……嘉德罗斯?”金试探性地叫了一声,接着迅速跪坐而起,两手紧紧抓住嘉德罗斯揪在他身上的手——冰凉又僵硬,还在颤抖。

“嘉德罗斯,嘉德罗斯??听得见吗?你怎么……”金直接立起身子来,让嘉德罗斯完全落在自己怀里,“你怎么了?我要怎么做才能帮你,你告诉我啊!?”

吵……“闭嘴。”嘉德罗斯觉得自己连声音都发不出,这种感觉……和之前在战场上被剥夺了向导能力的那瞬间一样,他简直不想回忆。

并非简单的皮肉上的痛苦,对于他来说,同时拥有哨兵与向导的,完整的精神领域,忽然就那么被生生截断,沙漠中繁荣的机械国度轰然坍塌成一片废墟,好像将灵魂撕扯出一个巨大的豁口……

意识开始混沌,模糊中他好像看到一个人从他精神空间的高空跳下来,严重的迫切和焦急都是他从未拥有过的关心。

那个人是……

 

黑暗,混沌。

人造人没有梦,可嘉德罗斯觉得自己好像困在一个漫长的魇中,好像他曾经还未完成的时候,浑身上下都浸泡在实验用的,浅色的培养液中,看着面前的人们冷淡地将自己的身体记录成一组组数据。

那个时候他透过冰冷的玻璃罩,模糊的声音透过蹭蹭液体隔断传进耳朵,“ZERO”“病毒”“失控”“变异”……那些词汇传进脑海,好似风干的树叶,孤苦无依地飘落下来。

后来真正的噩梦就爆发了。

起初是在圣空星,那个时候病毒刚刚爆发,规模不大,也并未进化到现在这样恐怖,被感染的人只是会失去基本的判断能力,将一切可以移动的物体当作目标,靠着最基本的应激反应行动,即使被咬也扩散得极慢,四肢上的伤口在两小时之内紧急处理便无大碍,普通人遇到只要奔跑躲避就可以脱离危险。

他还记得那天教授家与他仅有一面之缘的女孩子用不可思议的力量打破了困住他的器皿,不管不顾地将他带到飞船之上,“嘉德罗斯大人,我们快走。”

蒙特祖玛所在的家族便是第一星区中圣空星邻星的科研人员,专门负责军事用人造人的领域,在丧尸潮爆发开来的初期便向中心申请了一批研发资金,可那个时候恰好赶上星际会议,作为第一星区的代表,圣空星世袭的统治者将大部分心思投入在如何彰显星球的发达强大上,下令将所有的感染者隔离在沙漠区域,严加看守,不得影响会议的召开。

鼠目寸光、急功近利的后果便是,在病毒极为集中、温差极大的沙漠地带中,丧尸病毒首次展现出了惊人的变异能力——

突破口是一名侦查型向导,做的工作也只是简单的调查记录。丧尸们在极度缺水的情况下开始养蛊一般互相撕咬、拼命挣扎,整个区域尸横遍野,散发着浓重的血腥味,像极了一场人间地狱,溅出围栏的血都已经变成恶心的黑色干在沙子里。他在行走过程中不慎被一株沙漠中染着腥血的荆棘草划伤了脚腕,在一小时之内他紧急处理后所有的体征表明一切正常,可又怎么会有人料到,正是这些被忽视的、在这个倒霉鬼体内存活下来的病毒,使整个星球乃至星系的末日之战就此打响……

 

 

醒来的时候已是两天后,嘉德罗斯一睁眼就看到了晃悠在头顶的吊瓶,明晃晃的灯光透过一个一个冒出的气泡打进他的眼睛,他不悦地眯起——

“嘉德罗斯大人,您醒了。”清冷的女声响起,嘉德罗斯循声望过去,先是看到了蒙特祖玛,接着就看到了躺在他隔壁床位上的金。

这家伙怎么也昏了?嘉德罗斯皱起眉毛,忽然想起了什么——

没记错的话,这家伙在他还有意识的前几秒进入了自己的精神领域,可他好像……进得去,出不来?

“……”该不会真的把这个渣渣关在自己那片寸草不生的沙漠里整整两天吧?

蒙特祖玛好像明白了他在想什么,跟着看了一眼金,冷静地说:“不必担心,他本体的状态还算稳定。”她顿了顿,“您可以选择先唤醒他,但是有些话……”

好了……嘉德罗斯放空耳朵。

肯定又要一本正经地进行一番无用又浪费时间的劝告了。

“组织之所以屏蔽了您A级别以上的任务,为的就是让您在这段时间不要再对自己的身体做产生更多负荷的事,”她将一块显示面板推过来,上面密密麻麻地列了一排对蒙特祖玛的警告,大致意思嘉德罗斯不用看都能明白,无非就是“如果蒙特祖玛无法照料看护,他们会另寻更加合适的医师”之类之类。

这种威胁最让人恶心,他再怎么任性也只能顺着蒙特祖玛的意思去做。比起闲的难受这种程度来说,要他再接受一个不怎么认识的家伙?做梦去吧!一个金就够他受得了。

目光不自觉地又飘向那个躺着的家伙,之前光看到他上蹿下跳喋喋不休,没想到安静起来的样子倒还挺顺眼。

蒙特祖玛沉吟了一会,推了推厚厚的镜片,“目前大人您和金应该只试过精神层面上的结合吧?在没有完全适应的情况下您擅自与他进行实战操作,最后导致向导超出安抚承受范围,这是很危险的,好在金还比较机灵,遁入您的精神空间后能够减缓冲击。”她顿了顿,忽然轻咳一声,“如果您比较追求契合的速度和稳妥,可以进一步试一下身体结合。”

一秒的微怔,随即嘉德罗斯的脸色几乎是一瞬间就阴了下来。

他当然听说过,也明白。许多契合度不高的普通哨兵向导搭档会在极端情况下采用这样的方式以保证维持作战。哨兵向导能做的事情他都能做,重点不在这个方式是否需要考虑,他只是恨,难道自己已经沦落到这般功夫了?

“不用。”他坐起身来冷哼一声,“时间还很长。”

“嗯……”蒙特祖玛低声答应,“那您记得把金接出来。”走过来帮他拆掉手背上的针头,处理好一切之后很自觉地安静离开了房间。

房间里再无他人,空气安静到一定程度后嘉德罗斯甚至能听到金平稳又均匀的呼吸声。

这渣渣,自己作死,现在倒是睡得沉。

嘉德罗斯瞪着金的睡颜。他想起实战中那一瞬间的意念交流——那是需要绝对的默契和多年以来的试探发掘,许多哨兵向导的组合甚至都做不到这一点,而他们却做到了。

那么继续想下去,这家伙虽然没什么经验,但直觉准得可怕,仅仅是第一次配合,就能做到这一步,说不定之后他真的可以帮助自己填补那部分失去的东西……

不过也不能太过乐观,暂且当那是个以外。眼中的情绪愈发复杂,嘉德罗斯走近金,一手贴着他的额头,闭上眼睛,缓缓地联通他的精神领域——

那么,你还能带来多少意外呢?

-tbc

  463 23
评论(23)
热度(463)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