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糖厂厂长。

 

【雷卡】是非题 11

首章

上章

 

11.

“为什么突然就要走?你之前压根就没跟我提过。”

看不清面前人的表情,只知道是压抑又愤怒的,否则身边低下来的气压也不会浓到让人无法呼吸的地步。

“问你呢,说话啊?”对方的语气已经凌厉起来,张开阴影,将卡米尔笼在角落,“咱们一起相处了这么长时间,你从来没把我当做……”

后半部分那个时候就好似没听清,回忆愈发模糊,又怎会记得呢?

正处在变声期,少年的声音本就沙哑,他想说“不是的”和“你听我说”,甚至有无数的话语想要试图解释,可统统都像交通堵塞一样拥挤在嗓子里。

离别的天空阴云密布,厅堂里出奇昏暗,卡米尔没去看大人们已经不想伪装的笑脸,轻松得好像甩掉了多年的包袱;他更没有去看雷狮,即使那双眼睛一直在死死地盯着自己,他却依然努力让自己显得从容又冷漠。视线刺痛,从屋内到屋外的方寸之地好像走不到尽头。

到最后居然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破晓将至的时候睡得极不安。

卡米尔睡睡醒醒,感到有些难受,好像站在一座孤岛之上,断断续续的震动声音好像从遥远的海面传来。辗转之间一时不知道脑海中的画面是梦还是回忆,最后视线停滞在一个人的身上,盯着他的眼睛,不再掩饰那些连自己都读不懂的东西,久久不能离开。

然后那个人忽然笑了起来。

清晰无比的气音忽然传进耳朵,卡米尔恍惚了一秒,差点原地弹起来——

这回是真的!

他双肘向后半撑着身体,双手在两侧动了动手指,骨节有些莫名酸痛,感觉是清晰的。头脑真的过于混沌……连自己是什么时候醒来的都不知道。

雷狮看着他如梦初醒一样的表情笑得打跌,“厉害了你,还会睡我的沙发了?”

他抿着嘴角伸手拉卡米尔坐起来,卡米尔由着他动作,另一手揉着酸胀的眼睛,可到最后雷狮的手却没有松开。

感到有些不对劲,卡米尔正想抽手,雷狮却变本加厉将手顺着手腕向上摸去,触碰到的皮肤一路好似触电,卡米尔的胳膊僵在原地。

“你身上怎么这么热?觉得难受么?”雷狮皱了皱眉毛,又忽然将手贴上他的额头,另一手也不再拴着卡米尔,掀起自己的刘海贴到额前,“感冒了?”

卡米尔本来有些心绪不宁地看着就在眼睫上方的,雷狮的手腕内侧,被这样一句话点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

熬夜、中途又醒过几次,起来的时候会有些不好受都是正常现象,可待到那阵困劲缓过去之后身体依然还是难受又乏力,那一定是病了。

也是……大半夜本来就吹了风,又跑到沙发上睡觉,昨晚一定是脑子抽了才会这么干。

但是他又不可能在交接工作的时候请假……等等,现在这是几点了??

他下意识往后摸手机——昨晚在夜色里面走到客厅的时候应该忘记带,他平时睡眠很浅,震动模式的闹铃足矣,可隔着一堵墙那肯定是听不见了。

雷狮看着他忽然惊慌的样子立刻知道了他是在找什么,只是慢悠悠地晃晃手腕上的表,“还不到7点,不着急吧?”

还好平时养成了生物钟。一口气松懈下来,卡米尔有点无奈地笑了笑,“……嗯。”开口的时候嗓子里面的沙哑实在是糟糕,连雷狮都微微蹙眉。

他决定不要等雷狮开口,直接起身准备回到屋子里换衣服。

“等等,”雷狮却好像意料到他的行动,向侧面迈了一步挡住他,“不请假休息休息?”

他倒是想啊……卡米尔清了清嗓子,为了不让自己听起来病殃殃的。“不用了,没什么大碍。”他摆出一副轻松的表情,从雷狮身边绕开,“谢谢大哥关心。”

 

明明没有睡过头,卡米尔下楼的时候公车还刚好停靠在最近的车站。正想着今天大概可以在同事们就位之前稍微早些去熟悉一下,料不到上班的路上遇到前方路况,在靠近单位还有两站路的地方,整条主干道拥堵得就像瘫痪一样。

车厢拥挤,空气又不流通,各种味道混在在一起,挤在身边的陌生人已经打了不知道第多少个哈欠,卡米尔只感觉自己扶着把手的手腕好像使不上力,胃里还一阵难受。

早知道会堵这么久,还不如在雷狮家里先解决得好。

他靠在自己的大臂上想着先前的事,雷狮居然还有要做早饭的意思。这实在是太让人惊讶,但时间原因只能抱歉谢绝。

后来大概是吃路边早饭的时候灌进了风,总之……

身边的气场好像都停滞了运转,带动着他的状态跌落着下降。车子又向前缓缓地挪了挪,随即是一个震得全车人一趔趄的刹车。司机师傅直接挂上了手刹,念叨着不悦的词汇。

气温偏高,卡米尔却觉得冷。他想将自己蜷缩起来,可额角上还有汗珠缓缓流下来,连呼吸都感到是一件费力的事情……

又闭了一会眼睛,感受到口袋里的手机“呜呜”地震动了好几次,他吸了口气才缓缓睁开,单手摸出划开锁屏,果然——工作的小群里面都在哀嚎起来。

「同志们,是不是都中招了?」

「哈哈哈哈哈哈你们是不是都在XX路上堵死了?实不相瞒,办公室里从那个方向赶过来的只有艾米到了呢。」

「叛徒!叫他粗来给个解释!/谩骂」

「……大佬们,你们希望地铁也堵的啊?/委屈」

「那就好那就好,要死一起死。/再见/再见/再见」

「今天早晨闹钟响的时候我还以为只睡了5分钟,想跟老板请个假后来还是坚持来了,下楼的时候本来还想坐地铁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脑子抽了等公车……看来天不让我上班我偏要来,就是要吃亏的/抠鼻」

「金,封建迷信要不得」

……

这小群还是在实习生和兼职员的办公室里拉进去的,没有领导也没有主管,比后来搬了办公室之后淮拉他进的新群活跃了不知道多少倍,大家吐哪个领导的槽或者骂哪个傻叉任务也毫无忌讳,一天到晚不说正事,满满的都是扯皮。

平时卡米尔一般不会去看这个群,金还问过他是不是本来就不常上社交软件,或者不喜欢群里哪个活跃分子,卡米尔当即笑了笑说:“你想多了。”

大家一起骂的人和事他肯定也能看清,乱七八糟的废话他没有时间看,但偶尔瞄一眼总是笑着的,从那些人身上感受到的轻松和愉悦正是他所缺少的、向往的东西,又怎么会从心里讨厌呢?

消息还在一条一条地刷,有人问起卡米尔是不是也堵在路上了他便简洁地回复,大家正调侃着有卡米尔这么认真的人点背大家都不用怕了,又好像有人跳出来说醒醒,卡卡现在已经和我们不是难民营的兄弟了,正想笑着回复,司机师傅却在这个时候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朝着车厢里嚷了一嗓子:

“靠门的闪一闪,开门了啊,路近的就走吧,交警都堵得进不来啦。”

不知为何,明明是无奈的事,车门一开,新鲜的空气灌了进来,司机师傅那外地的口音再加上粗大的嗓门,在这拥堵的车流中竟然还有忍不住笑出来的姑娘。卡米尔顺着人流下车,看到她们结伴一起,其中有一个好像在发朋友圈,另一个靠着她说说笑笑,披散着的头发柔顺地落在背后新款式的书包上,然后默默收回目光,在某个路口和陌生人们分道扬路。

 

到达办公室的时候人还是不多,卡米尔和几个同事打过招呼后就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没有任务也不代表没事可做,刚刚打开电脑,卡米尔就收到了弹出的信息:

「到单位了?」

是淮发来的,时间是两分钟前,回复得还不算晚。

卡米尔又确认了一下,斜对面的位置是空的,只有一颗歪脖子的多肉静静趴在花盆里,他人还没来。

「嗯,刚到。」

「我右边没上锁的抽屉里有个U盘,里面有几份表格你可以看一下。」

「好的。」卡米尔回复,又敲下一行「你还堵在路上呢?」才绕出去找东西。

那个抽屉很好找,U盘放在里面最显眼的位置,卡米尔轻轻取出来,又将抽屉合上。

淮的桌面东西很多但条理清楚,如果他能搬去管理层的小办公室的话应当是有专门的厨子,可现在条件不允许,东西又很多,他在桌子下面又自己加了个可折叠的便利抽屉,几乎每一层都上着锁。

卡米尔回到自己的桌前,对方已经回复:

「是啊,不过交警已经在疏通了,半小时应该就能到,看来你起得不是一般的早。」

被堵了那么久,他应该很无聊,故意却不刻意得留了个让人接话的尾巴。

卡米尔想了想还是决定如实回他:「我走过来的」发完之后又觉得自己貌似要把天聊死了,再怎么说对方不顶头也是自己的上司,于是想了想又添了一句:「你也可以走过来啊」

「我开私家车,总不能把自己的车扔大马路上吧?/无奈」

「也是/擦汗,那祝你能赶紧平安到达」

「嗯,你先看吧。」

 

关闭了聊天窗口,卡米尔找眼镜的时候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出来得急,外套也没带,平时待在空调屋里还没什么感觉,感冒了之后凉风吹到就觉得不好受。

坐他旁边的是个少妇,办公室里的人都喊她“穆姐”,从体态和皮肤都能看出来很会养生,在卡米尔不舒服地清了几次嗓子后忽然找了个纸杯,倒了些热茶推过来。

有点受宠若惊,不过他还是感激地点点头,茶叶带着香味的热气在镜片上蒙出一层雾,他抿了一口,缓缓流进的热意确实让他感到好受许多。

对方笑眯眯地看着他,举起那只玻璃茶壶,“要不要再来点?”

“谢谢……不、”用字还没说出口,杯子已经被接了过去。

卡米尔淡淡笑着接受,一个影子在面前的位置恍了过去,他目光透过眼睛上框看出去,看见淮将自己的包放到了桌面上,连招呼都没打便向走廊深处的办公室走去。

那个申请只是略扫了一眼,但是明显能看出来情绪的不对劲。还未等细想,旁边的人却先叹了口气。

“哎,小淮也是可怜,”纸杯再次递过来,卡米尔双手接过,“明明除了年轻一点没什么大毛病,这回又要被挑刺儿了。”

这些话卡米尔听进心里去,却只是笑了笑没作评价。

 

一上午的时间有些漫长,电脑盯久了就感到头昏脑涨。临近中的时候收到两条短信,已调试金发来消息要不要一起出去吃,卡米尔想了想,感觉自己没胃口,只有眼皮发沉、想睡觉,简单地拒绝了之后对方也没多想什么。

另一条是雷狮的,问他晚上有没有安排,没有的话就去接他。

他能有什么安排呢?卡米尔盯着屏幕想了一会,打了一句:「好的,谢谢大哥。」过后想了想雷狮先前说过的话,又把逗号后面的感谢都删除了。

而那之后卡米尔又把手机摸出来看过好几眼,对方却一直再没了回复。

午间办公室里的人几乎要走光,卡米尔这才走下去将中央空调的温度调高,随即他趴回桌子上,困意很深,可身体却难受到睡不着。

就这样折腾了好一阵子,卡米尔眯上眼睛刚刚赶到昏沉,忽然听到放轻的脚步声,卡米尔抬起眼睛,却对上了淮。

“……你没出去啊?”他还是笑得温和,语气却少了平日中的那份自然。

“嗯,有点困。”他摸了摸鼻子试图掩饰,忽然反应过来什么,“你没有去吃饭吗?”

对方轻叹了一口气,坐在椅子上朝他摊手,显然是没有。

既然没吃过,按理说应该劝他抓紧时间下去吃饭,但看对方的神色好像也颇无心情,话题好像就这么没有办法进行下去了。

卡米尔默默收回目光,打算装困,对方却忽然叫了他的名字:“卡米尔。”

“嗯?”他抬头,耐心地看着他等待对方发话。

“今晚有空么?”他笑了笑,“想找个人陪我喝一杯。”

 

-tbc


下章

  859 38
评论(38)
热度(859)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