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读不懂的诗和去不了的远方。

 

【嘉金】ZERO 03

首章

上章


3.

他们穿过老旧的通道,机械运转的声音沉闷又有规律,每一下都在敲打着金脑内的怀疑神经。

金在ZERO背后跟随着,集中意念将猎隼召唤了出来。

“这是你的精神体?”

“对啊……你想干嘛?”金跳起来一把抱住盘旋在自己身体周遭的隼护在怀里,狐疑地盯着面前的人。

“这个是可以随身的状态吧?实体有多大?”

“唔……身体这么大?”他张开手臂比了一截长度,“翅膀展开之后大概是三倍多宽。”

“在实战中可以载人么?”

“如果有共鸣体的话……可以、吧。”

也许是语气明显地表现出了犹豫,对方草草扫了一眼,不明情绪地轻哼了一声,随即走向那个金曾经坠落的平台——

“那么来试验一下。”

熟悉的风声再次灌进耳朵,有那么一秒钟金是茫然的,他跟了上去,看着对方踩在断裂的铁皮边回过头来,目光在他的脸上仅停留了不到半秒,忽然扬起一个莫名的笑,巨大的风瞬间就那么带着沙子席卷过来了,金刚要试图用胳膊挡住眼睛,却看到了面前的人张开双臂,丧心的赌徒一般向后面仰倒——

身体先一步猛冲出去坐反应,可惜就是那么毫厘而已的距离,触不到,那个人便直直坠落下去!

“喂!”金猛地冲向平台边,下面尽是机械建筑的废墟和吞噬一切的流沙,精神体在他于脑中下达命令的瞬间化为一簇闪电,向着那个下坠物体的方向笔直地冲过去,残影因速度过快而拉长,在触及到那人的时候羽翼忽然展开,好似遮蔽天日的巨幕,在距离地面极近的位置稳稳接住了坠落的人,旋即扶摇直上,拍打着翅膀向上腾空,最终停滞在了与金目光相平的位置。

“你……”神经病吗?!金跌坐在地上。刚刚那一幕太过惊险,他花了几秒时间稳住呼吸,才发觉到冷汗顺着鬓角流下来,他看到对方哼笑一声摸了摸猎隼颈处柔软的羽毛,那不长眼力见的飞禽竟然温顺地贴着他的手背蹭了蹭。

嘉德罗斯又随意摸了两把猎隼的头,它便听话地载着他落回金的面前。

“……”这不是什么值得愉悦的结果,他的精神体已经认可了面前这个人,可他自己甚至不知道对方究竟在打什么算盘,连刻意置气都没了底气。

金半天没吭声,嘉德罗斯从猎隼身上跃了下来,他伸手打了个响指,猎隼便化为轻小的形态飞了回来,被金顺势挡在了背后。

“呵。”对方哼笑一声,对于金这种过分的警惕,玩味中竟还有些得意似的,“可以感受到我的精神波动么?”

“可以。”

“有办法安抚么?”

“有啊,当然有……不过现在你的精神波还算稳定。”金眨了眨眼睛,报复似的延展开向导力抑制了对方的听觉,没忍住小声又缀了一句,“虽然你看上去很暴躁。”

“……你刚刚说了什么?!”他的眉头瞬间皱了起来,刚上前一步,金就老老实实举起双手,“什么?啊、我说你的精神波很平静,不需要安抚。”鬼才给你重复后半句。

“真的?”

“真的啊!”假的。

“解除掉你的向导力,别给我耍什么花招。”他散发着低气压命令道。

“好好好,对不起——哎我这是第一次在哨兵身上使用向导的能力,一不小心没控制好……”他一边挠着后脑勺一边鬼扯。

“第一次使用?”

对方的眼神变得有些古怪,金毫无察觉地点了点头,承认得很坦荡,“是啊。”

数据板在他的面前忽然弹出——

“19岁,发育正常的话最晚觉醒也该一年多了……喔,16岁觉醒的?那这么说是已经觉醒三年了。”他盯着屏幕,眼球飞快扫动,“能力判定和模拟特训还说得过去,为什么实战这一项是空的?你是挨了什么处分‘塔’里不给你配置哨兵么?”他一直处于面无表情自言自语的状态,在看到一栏的数据过后终于眼角抽了两下,“哦……你这理论成绩也太差了吧?怪不得。”

“拜托,理论成绩差又不是错误,不会遭处分的好吧?!”所谓公开处刑也不过如此,金回想了一下在“塔”中上课的时候,他听着那些令人昏昏欲睡的理论脑袋钓鱼的日子,捂住脸欲哭无泪,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

“那是为什么?”

“我……”他抓了抓头发,话语停在一半不知从哪里开始解释,想了半天决定还是从最开始作为切入点,“我从觉醒起一直到现在,身体机能的数据一切正常,只是从未和任何哨兵产生过共鸣,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是医师说过这是少数正常现象,因为单体作战等方面没有任何影响。”他想了想,试图给面前这个非正常人类换种方式说明,“打个比方就是,人人身上都有接收器和发射器,我的接收器正常,可是发射器不怎么好用,所以无法和哨兵进行匹配,也无法进行哨向搭档的双人实战考核。”

对方几乎不可见地皱了皱眉头,思索了一会开口问:“任何哨兵都不行么?”

“唔……至少我身边,凹凸星上编队内是没有的,但是整个星系的哨兵太多啦,指不定以后会遇到呐!”

对方挑了挑眉毛,似笑非笑,“以后?”

“怎么了?不行吗?”差点跳起来的前一秒金意识到这可能是句挑衅,他叉着腰想给自己打气,可失落的情绪又无法克制,“以后我肯定会遇到更多的人,总会有可以和我搭档的那一个……”

“呵,”他冷笑一声,“你一个做安检的,再远能跑到哪里去?”

“特种安检!一般人做不了的!!”金握着拳头跟他强调。

“差不多。”

“差太多了好么!只有精神力很强的向导才能胜任,你行……吗!”说到一半忽然想起说不定面前这个怪物真的能行,卡了一秒壳还是硬着头皮说完,连带着气场都萎缩了下去。

好在对方并没有抓着他的话不放,只是冷哼一声嘲讽道:“盲目乐观。”

“当然要乐观一点,我又不像你,哨兵向导的能力同时拥有,不用为这些事情发愁。”一点都不想反驳,或者根本没有反驳的余地。他将两只胳膊插进口袋里忽然叹了口气,“你好厉害啊……”

“…………”

对方没有接话,空气便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咦?这人怎么啦,不经夸?金对自己说出的话毫无意识,疑惑地回过头去看,对方却在他的目光撞上自己的眼睛之前转身离开。

“起来,走了。”

“走?……去哪?”

“离开我的精神领域,去别的地方谈。”

谈什么?看上去这么严肃。金皱了皱眉毛,张开嘴刚想说什么,对方便打断了他——

“动作快点。”

“喂,你这是什么态度?”金撇撇嘴,好不容易觉得面前这个家伙还是可以交流的,在对方握紧索棍试图威胁的瞬间,好不容易才磨出来的那点好印象又回到了解放前,“知道我是向导吗?我可以把你们哨兵……”

他半眯着眼睛,仰着下巴威胁道:“哦?你不是说,从未和其他哨兵合作过吗?”

金咬了舌头,向后退了几步贴到墙根。“那什么,”他眨了眨眼睛,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干笑两下转移话题,“对了,刚刚忘了跟你说,你这个精神领域啊……”

对方瞪过来,他噎了一下,后半句的音量极小,“我好像进得来,出不去。”

 “……”一瞬间的难以置信,随即紧绷的表情好像瞬间被打碎了,他眼皮抽了抽,“你……是废物吗?”低沉的语气,一字一句好像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机械兽从他的背后跳了出来,弓起身体从嗓子里威胁地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这不怪他啊!感觉到对方的情绪开始有了波动,金意识到面前这家伙好像真的生气了,同时也为自己感到委屈,但转念一想又觉得明明是对方单方面的不讲道理,凭什么自己要背锅?

他们就这样眼对着眼干瞪了几秒钟,对方忽然扬起胳膊狠狠往地上一摔,意料之内金属剧烈碰撞的声响没有贯穿耳膜,那根索棍在距离地面极近的位置化为数据残片消失开来。

“正好,在里面给我老老实实待着,捣乱的话你就去死吧。”在遁出精神空间的前一刻,那人甩下这么一段话,随即身体轮廓破碎消失,只留金一个人愣愣地贴在冰凉的铁板上惊魂未定。

等等!

他忽然意识到一个极为严重的问题——

他的精神遁出,实体还被困在那个房间、绑在那张冰凉的椅子上,现在他的境地已经并非一个“危险”能够形容,而是各种意义上的任人宰割。

可又该如何反抗呢?这片区域那么荒凉,沙漠向着远处无限延伸没有尽头,只有脚下这座废墟之塔才像个核心地带。

抱着这样的想法,他感到有点绝望,后退了几步,忽然听到了清脆的响声。

他竖起耳朵又仔细听了一会,那种清脆的声音没再出现,倒是满耳朵都是机械运作的声音,他顺着那规律的声响抬头向上望去——

纵横交错的钢筋铁管之上,有个被各种机械装置包裹起来的小房间,所有的零件都在默默地运转,以它为中心向四周发散。

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看来那是个中心控制室之类的地方。金歪了下脑袋,确定了这样的想法之后召出猎隼,驮在它背上,意念下令后猎隼便载着他越过重重障碍飞去了那个房间的门口。

他这才看清了这处区域的结构,这个房间竟然是悬挂在空中,承重的只有交错在它四周的巨大管道,好像休眠的猛兽那巨大的心脏,掌管着这片领域的所有生息。

这实在是太不可置信。

他见过不少向导的精神领域,楼房、村落、山川、河流,最稀奇的也就是一处滴水的溶洞而已,大都是精神领域拥有者自身曾经遇见过的景物的浓缩版,比如他自己的精神领域就是一片森林,像极了他曾见过的,家乡登格鲁星最美的地方。里面有小溪潺潺穿过,阳光透过层层交织的叶片零零碎碎地投射下来,地面上有裸露出地表的矿物晶体,闪烁着迷人的光。

虽然没有见过哨兵的精神领域都是些什么样子,但理论上与向导的精神领域没什么两样。这个家伙浑身上下都是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连精神领域都是这么异于常人。

他命令猎隼将他放在一处巨大齿轮状的平台上,踩上连接那个屋子的管道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在距离极近的位置做了个深呼吸,抬起手臂刚要去推开紧闭的门,眩晕感猝不及防地撞入脑海。

他踉跄了一下,差点失足从管道上摔下去,随即更为剧烈的一波眩晕令他甚至失去了视觉,猎隼长鸣了一声接住他,扇动着翅膀将他带回地面,金匍匐在空地上大口喘气,恍惚中他好像看到那个断层外面的沙漠里栋栋楼房拔地而起,周身都快要锈蚀的金属奇迹一般缓缓翻新,巨大的轰鸣声后造型新奇的飞行器呼啸而过,还有欢呼着的人声热闹又嘈杂,刺穿了他的耳膜灌进脑海……

引力在他周身肆虐,他像个溺水的人陷入黑暗,却无能为力。

 

 

“你醒了。”

视线模糊了好一阵子,冲撞在一起的色块混沌了好长时间,冷淡的女声率先撞进五感领域。

随即周遭的一切清晰了起来,被唤醒的瞬间金打了个激灵,刚要回头却看到了一名医生打扮的高挑女子,冷冷清清的相貌倒是……还蛮漂亮。

“……嗨。”金下意识讪笑两下,想要抬起手来向她打招呼,却发现自己的静脉上正扎着输液针,头顶上方浅色的液体流转在玻璃材质的吊瓶中时不时冒出一个气泡。

虽然没有参加过任务,但他也是受过训练的。他将自己的精神感知力瞬间散步到自己的周身,敏锐又悄无声息地探查着。

眼前的场景——门是关着的,从旁边的密码盒子以及上方的摄像头不难猜想到这是一处较为机密的房间,天花板上是明晃晃的冷光灯,身后是个巨型医学仪器,周边一排一排的试管制剂,还有浸泡在溶液中的各种样本……身陷这种状况内很难让人往好的方面去想。

他愣了不到半秒,他的目光由茫然瞬间转为极度的警惕。

对方很快察觉到了他神色的变化,她扶了一下那副能够通过镜片厚度判断近视度数不小的眼镜,冷淡地吐出一句:“别担心,另外——我只是个普通人,你的向导素对我不会有任何干扰。”

金咽了口口水,讪讪地收起自己的向导素,“你是……”

“蒙特祖玛,医师。”

“这是哪里?”

“实验室。”

他当然知道!这么多瓶瓶罐罐的玻璃器皿,不是实验室难不成还是厨房吗?金揉了揉眉心,费解的事情太多,他不知道从何问起,“现在是什么时间?”

“下午三点。”对方回答得很利落,随即又补充了一句:“23号。”

“……?!”金倒抽了口冷气,如果他的记忆没出现毛病的话上次清醒的时候还是21号,也就是说他在没和任何人联系的情况下昏迷了两天多!

最后一个来看过他的人是谁?哦,紫堂,如果是他的话大概能察觉到什么不对劲……完了,这两天的工作还是答应卡米尔和他换班的,要是这个班就这么翘掉是不是记在他头上?卡米尔倒是好说,跟他道歉可以不要面子……主要是怕他哥找他算账啊!!那要不要亲自去找丹尼尔解释?他不会被炒吧!最重要的是姐姐好像也会在这几天来凹凸星看他,要是找不到他了之后担心怎么办?!……

所有的事情一瞬间挤进了金的脑袋,交通堵塞,他只觉得头上要冒烟。

蒙特祖玛却好像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一样,轻咳了一声后淡淡地说:“我们已经帮你汇报过,丹尼尔已经批准了你这次的任务。”

“哈?”他脑袋正短路,听到已经汇报过只是松了口气,信息处理的终端还没缓过来,在听到“任务”两个字再次懵了,“什么任务?”

蒙特祖玛却依旧一脸冷静,不急不缓地从身后的台面上拿起一摞资料,然后将它们递到他的手上,封面上那个背影被用粗重线条勾勒成剪影的家伙有些眼熟。

然后蒙特祖玛推了推眼镜,这才缓缓开口:

“希望你能够成为‘ZERO’的向导。”


-tbc


下章

  655 18
评论(18)
热度(655)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