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读不懂的诗和去不了的远方。

 

【嘉金】ZERO 02

上章(首章)

2.

金昏睡了很久,好像从来都没有这么疲惫过。起初他感觉自己在做乱七八糟的梦,后来那些梦的剧情愈发模糊,连残碎的片段都记不清楚。

而在他游荡在梦境中的漫长时间里,他不知道在距离凹凸星最远的一处中转站内自己的发小被那个传说中的“ZERO”强行拉着打了惊天动地的一架又突然中止;不知道在他睡着的时候“ZERO”的精神空间被非常规入侵,而那个入侵者正是自己。

更不知道自己醒来之后会被绑到一张无比不适的椅子上,最糟糕的是身体还在莫名发热。

被那股热意彻底搞醒的时候他还没有意识到这是什么。

“……额啊!”发现自己的胳膊被反剪在背后,金满脸的不可置信,努力地试图挣开双手,却也只是让那些特殊材料的绳子在自己的手腕上越缠越紧。

空间里面传来脚步声,金瞬间警觉起来,却在看到对方之后眼皮都抽动了两下。

我在做梦。

金嘟囔了两句,闭上眼睛握紧拳头用拇指的指甲狠狠掐了一下自己手上的肉——

“嘶……”他脸上的表情都因为疼痛有些委屈地皱起,面前的人带着一身的低气压缓缓接近,金微微张嘴,还未等开口,对方先将眼睛审视地眯起,“听着,不想死的话就别搞小动作。”

这种威胁在模拟训练中他可听多了,面前这个人看上去虽然凶,但金猜测他本意并非真的想把他搞死,至于为什么……先照做就好。

于是他浑身上下都僵住乖乖不动,只有眼睛随着面前那个人来回移动,在他看过来的时候还眨了两下。

“……咳,”金咳嗽着讪笑两下,想挠挠后脑勺却发现手根本抽不出来,“那什么……咱们第一次见面,都没有好好互相做自我介绍,别这么凶嘛。”

“哦?”对方轻蔑地在它面前划开一张数据板,“你们这些低等生物的资料我都可以随意读取,你觉得我有必要做这种无用功?”

低等生物?金嘴角抽了抽,刚想反驳,可透过那半透明的数据版,金看到自己所有的数据在那个人面前一一展开,连他在“塔”里每年度的毕业成绩都标注得一清二楚……

等等,这太羞耻了!

“ZERO!……”一喊出这个名字他自己心底就“咯噔”一声,好像一块石头砸在地面上,好在对方好像对他的资料没什么兴趣,立刻向这边看过来,眼神都冷得好像能冻住空气。

“你……你想干什么。”声音越说越小,到了后面都没了底气。

“我劝你别挣扎,回答我的问题,我自会定夺该怎么处置你。”他冷眼收起数据版,上前一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所以……他这是被“ZERO”绑架了?

“有人吗!?”金感觉喘息有些热……不管了,他努力地伸长腿来回踢蹬,却也只是徒费工夫。面前的人抱着双臂冷眼看着他在椅子上折腾,好像在参观一只即将要被宰杀的小羊。

这……不对劲。金喘了两口气,他撑着身体,感觉到有汗水从鬓角顺着发丝滑下来,那股热意根本控制不住地从身体里面涌出来,陌生的感觉让他心慌了几秒,随即彻彻底底地怔在原地。

结合热?

他瞪大眼睛,呆呆地看着面前的人。

等等……这不可能。金努力晃了晃越来越沉的脑袋努力试图否认。

首先,面前这个家伙,如果真的是那名同时具备哨兵与向导能力的“ZERO”的话,不可能对自己产生如此大的,来自哨兵的影响力……

其次,结合热是哨兵与向导特有的,基础又原始的生理现象,类似急性发情,大部分哨兵向导会在形成联结后产生这种现象,但理论上只要信息素相接触便有几率发生。现代科技的抑制措施较为发达,战时特殊情况需要,哨兵与向导必须在一定年龄之前选择搭档作战,否则将会被强制匹配。规则的强制性与情感的可择性在此背景之下变成了不可回避的话题,运营而生的抗结合热药物很快普及,结合热现象在现代已极其少见,在爆发出来的那瞬间金甚至都认为自己判断失误了……

他的向导能力觉醒得较早,感知灵敏,各方面数据都很优秀,可他的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任何哨兵的信息素能够与自己的相匹配,甚至连普通哨兵的精神领域都无法进入。

可是现在是怎么回事?

啊……他猛地回忆起来,那处引力巨大的精神空间——沙漠之中一处破败的机械工厂,他平白无故地坠落进去,又不知原因地逃出来,难道……

金又往椅子里面缩了缩,恨不得把自己叠成一团,眼神却有些凶与怨“是你把我抓进你的精神空间的?”

对方好似听到什么荒唐的事情一般歪着头眯了下眼睛,“我,抓,你,进来?”他一个字一个字顿着好像威胁,随即不屑道:“你配么?”

什么自大狂的语气啊……金皱了皱眉头,刚要反驳回去,对方步步靠近,急促的呼吸却将他的话语堵在嗓子里——

该死,遇到结合热到底该怎么办啊?他只知道向导之间可以通过分享向导素的方式缓解,如果对方是哨兵的话……不会真的要那个什么吧?

从前他总觉得自己的体质特殊不会遇到这种情况,现在后悔已经太晚了。他咬了咬牙,憋了半天,尴尬又脸红地从嗓子里挤出一句:“你别过来。”

对方的脚步停顿了一下,立在原地饶有兴致地观察了一会金的表情,“哦——结合热?果然是你。”随即变本加厉一般恶劣地靠近,“别乱动,否则把你捏扁搓圆随我开心。”

“……”金不想被捏也不想被搓,身体像被抽空了力道。他的目光斜着看去,这个房间的门是紧闭的,他无从逃脱。

随即对面的人靠近了过来,连气息都能感受得清清楚楚,金屏住呼吸,连眼睛都有些紧张地闭起,许久之后却只感觉到对方的掌心贴到了自己的额头上——

“再进来一次试试看。”他的声音自带戾气,却已经放得平和了许多,甚至都夹杂着些意外的期待。空气中弥漫开一股淡淡的味道,温吞压抑地和自己跌跌撞撞的信息素缠绕在一起。

“你……”金的喘息都急促起来,他皱着眉头,半张脸都在发烫,“不是、那我的……结合热……”难以启齿,他硬着头皮从嗓子里挤出话语,“怎么办?”

对方的手僵硬了一秒,“不知道,自己看着办。”

不知道?这种人人都应该知道的常识怎么能不知……、好吧他自己就不知道。

也许是自己怀疑的眼神让对方有些不悦,他开口烦躁地解释:“我没有这种低级生物才有的东西。”

谁是低级生物啊?!金试着无用地挣扎了两下,额头上的力道立刻加重了些,对方很快便不耐烦起来——

“动作快点。”

他的语气带了点威胁,金明显地感受到自己周身那股蛮横的信息素蠢蠢欲动,他咽了下口水小声嘟囔着,“你不要急我,也别耍流氓好吧,你看你精神领域里的鬼东西搞得我几天没睡好觉,好不容易要休息一会我一睡醒就被你绑在这里,不好说不定就进不去了,对不对?”

他的语速很快,听得对方额角上的筋都跳了跳,“少废话,你这个渣渣!”他表情里戾气纵横,扬起手来的时候金下意识缩了缩,尖锐的耳鸣声响起,有什么东西兀得飞跃而出,他定睛看去,才意识到那是一只精神体——

一只,浑身上下由金属光泽的机械零件拼装而成的,非同寻常的精神体。

它的身体部件极其复杂,关节灵活又坚固,运动的时候甚至不会发出机械运作的声音……这简直超出金的已知范围,他瞪大眼睛,可未等仔细观察,那股引力又漩涡一般将他笼罩其中,好像一出咒语一般压抑着,他抬头瞪了一眼面前的人,恰好那人也在用同样的眼神盯着他。

“……”刚不过。对着那双仿佛下一秒就会有火焰跳出来的金色瞳孔,金在心里默默地下了这么个结论。

“你这家伙……听着,”他做了个深呼吸,给自己打足了底气才开口,“我的所有信息都记录在档案内,如果你对我怎么样我会立刻通过终端上报。”最后关头金试图屏住呼吸,他尽可能地摆出一个看上去冷静的表情,“我试一下,但是你也要告诉我你究竟有什么目的,否则……”

否则——话都没说完,排山倒海而来的精神力向他挤压过来,他陷在里面呼吸不能,只能随着那股引力深陷下去。

没礼貌,好歹听人把话讲完……

 

再次回到了那个精神领域的起始地点,金感到一阵轻微的眩晕,晃了晃脑袋缓了好一阵,刚要吹声口哨将自己的精神体召唤出来,头顶上发出了几声铁皮被踩的声音,未来得及抬头,一个人影便从自己头顶的位置,踏着一枚巨大的齿轮一跃而下。

巨大的共鸣感令金感到陌生,他心底一滞,从未有过的触感流水一般顺着神经末梢爬遍全身,随即那股燥热好像瞬间沸腾了一般,他猛地蹲下来抱住自己,用牙咬住了下唇。

不行,这股结合热太过凶猛,他身边没有任何抑制类药物,在催情的作用下他没有办法集中注意力……

浑浑噩噩,面前的景象晃了晃由叠出三个重影,面前的人走进了过来,冷冰冰地打量着他,目光中竟还有些难以掩饰的惊喜似的。

金嘴唇微开又合上,紧紧咬住牙关,浑身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

“别动。”那人说完,伸出手来按住他的肩膀,蹲下来的时候那股信息素的浓度简直要让人窒息,金抬起眼睛,对方好像知道他想要怎么做一般,先他一步用手蒙住他的眼睛——

好像流水不由分说地将一切热度冲刷干净,有什么东西在他们额头相抵的那瞬间破开他精神空间的缝隙挤到里面悠悠流淌,令人惊讶的是几秒之后那股难耐的感觉竟像一只逐渐被驯服的猛兽,触感缓缓变得不再那么敏锐,连带着呼吸都平和了下来……

这是向导的能力。

对于自身就是向导的金来说,最了解的还是自己的同类。即使没有过被向导素安抚结合热的经验,他依旧能够在瞬间判断出对方散发出来的念力中包含着的东西。

就是一瞬间的感触——

他终于在这场猝不及防的相遇中,感受到了面前这个家伙的的确确就是那个传说级别的人物,毕竟不会有什么哨兵会这样轻而易举地调动出向导素。”

结合热的冲动被缓缓平息,随即他从金的额头上抽身站起,居高临下地扔下一句:“麻烦。”

要是没有你我还没这麻烦了呢?金在嘴里郁闷地念了一万遍,抬头盯着他一声不吭,像只蓄势待发的猫科动物,找到机会便会闪电一般地行动。

“恢复好了就起来,我没那么多时间和你磨蹭。”他伸手一甩,那索棍在手中瞬间被甩出了内置的一截,坚硬的武器泛着金属质感的冷光,像极了它满脸都是统治者般表情的主人。

“从现在起,你只需回答我想知道的东西,多余的废话我一句都不想听。”

-tbc


下章

  674 20
评论(20)
热度(674)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