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读不懂的诗和去不了的远方。

 

【雷卡/番外】浥轻尘

《定风波》番外,收录在《千里共婵娟》
正文链接:点我(内含无限传送门)
-------------------------------------------

逆着光的影子,张开双臂笃定地立在自己面前——

那是对雷狮的第一印象,明明被掩在阴暗的角落中,可一瞬间卡米尔曾感到这个人仿佛在发光,于断壁残垣之中为他撑起了一片天。

 

儿时的记忆像是一张浸了泥泞的相片,浸满了责备与咒骂,他们戏谑地笑着念出“Omega”,像是刻意地施加一个下贱之人的咒语。人们将给予他血脉的那个人的错误理所当然地施加在自己的身上,将自己生活穷酸苦楚所堆叠而出的怨恨以数十倍堆叠到不相干的人身上来,津津乐道地观摩着弱小者的痛苦。

卡米尔自小便对世俗之人心中这阴暗的一面了如指掌,他以超出同龄人数倍的耐力承受着这些不公的待遇,但少年人本就稚嫩的的身心终究不是个无限的容器,人在陷入悲伤与绝望的时候总会渴望着光的救赎。

戏谑、嘲弄、肢体上的侮辱……卡米尔像是被水声的藤蔓紧紧拽入泥潭中,逼仄的死路中无处可躲,即将赶尽杀绝的勇气与信念却在那个影子一跃而下之后想一簇火焰,瞬间就被重新点燃——

下手快又狠厉,毫不忌讳地直击要害,眉眼之中的狠厉就像刃,逆着阳光刀锋闪耀。

雷狮打架的时候煞气极了,方才那些脸上挂满了恶意戏谑的人,好像是纸糊的老虎瞬间被泼了冷雨,哀号着试图逃窜。还有些企图还手的人,咬着牙从地上捡起石子,随即便被雷狮凶狠至极的力道击中胳膊。

“滚,”他用手指的关节抹了一下鼻子,眼中煞气十足,“再让我看到你们欺负他,可就没这么简单了。”

一瞬间空气中有股气息炸裂开来,卡米尔撑在冰凉地面的两手忽然紧了一分——是Alpha的信息素。与他见过的那些不同,这个人的信息素透着冷与凛,强横、霸道又凶狠,挑衅着压迫人心。

于是那些或趴倒在地或倚靠在墙的人纷纷龇牙咧嘴地爬起来,于他的视线之下瑟瑟发抖甚至干脆狼狈万分地逃窜而去。

待到那些影子已经一瘸一拐地逃离视线,他先是扯了一下上衣的下摆——浅色的衣物上沾了些打斗的痕迹,这让他的脸上浮起一层不悦——简单地拍打几下,这才回过头来。

 

纯粹的,盛开罗兰一般的紫——

后来每次卡米尔回忆起与雷狮的相遇,最先撞入脑海的总是这双眼睛。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雷狮是谁,那个人盯着他的眼睛一言不发,可卡米尔却并未从中读出什么高高在上的亦或是寻求感谢的意味。

他只是云淡风轻地打量了一下他,然后从口袋中摸出了烟叼在嘴边,却并未点燃。他抻了抻胳膊,转过身去竟准备就这样离开。

这……

这大概只能单纯地理解为路见不平,可不管怎样也该道声谢谢,刚刚有个拿木棍的小子,一胳膊挥下去好像挨到了他的手臂,他不确定那一块暗色的皮肤是灰尘还是乌青,总之……

“那个、”

好在那人停了下来,只是微微侧身,没有回头。

“谢谢……”卡米尔尽量将自己的音量提高,声音压稳一些,企图用区区两个字传达他想表达的东西。

而那人只是低笑一声,摆了摆手,好似是让他不必在意,接着揣着口袋,逆着翻卷而来的风离开得潇潇洒洒。

 

 

有钱人家里面,屁大点事都会想着要办场宴会。

这句话不是卡米尔说的,更不是他想的,是他在会场外面闲逛的时候听到有人半嘲半讽玩笑着说的。

办宴会的人按辈分来讲应该是他的叔父,大概是家里面三子入伍,借这个机会希望亲朋好友之间熟络一下感情云云。卡米尔的家人收到这封邀请函的时候他在一边草草地扫了一眼,满篇尽是谦词敬语,字字句句得体得不像话。

他在心底略感叹了一番,也很有自知之明地知道这种场合,那些人是不会允许自己参加的。

几年前他的母亲去世,自己被生父接到现在的住所,纵使没有人明面上给他难堪,卡米尔心中也是明白,私生子这种身份在他们这些大家族中忌讳得很。

所以当那人站在宴会厅门口,开口仿佛是在斟酌词句,卡米尔未等他出声,他自己便抢在那之前平静地说:“知道了,我在外面等。”

那人犹豫了一下,最终点了点头,然后便没再多说什么,身着笔挺的西装汇入了珠光宝气的人流之中。

而卡米尔在心底短促地自嘲了一下便恢复冷静,向着相反的方向出了场馆,沿着花坛后面的小路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着,没多久就遇到了另一个独行的人。

卡米尔刹住脚步,那人好像没有发现自己,垂着眼睛看着手机的屏幕,不知在摆弄什么。

他也像是个参加宴会的人,额前的头发被刻意梳得服帖在两侧,着装正式又严谨,衣襟前面的胸花正是他眼睛的颜色……

等等,眼睛的颜色。

卡米尔眯起单只眼睛来试图确认,对上号的一瞬间感觉自己就是在做梦,惊异又惊喜的感觉覆盖了他,却不想上前一步主动对话。

他在阴影中静静地掩着自己,没多久那人便被两个面色焦急的人找到,一同离开的时候卡米尔在那个人的脸上捕捉到了一丝不耐,紧接着,他隐约中听到其中一人无奈地侧过脸来喊他“雷狮”。

雷狮……不就是邀请函上那位今日宴会的主角么?卡米尔心底一滞,还未来得及推算出自己与这位的关系,先一步想到的竟是原来他要入伍参军。

然后顺着他对这个庞大的家族简单的了解慢慢摸索,最终锁定在了不知多久之前他所听说过的,叔父膝下那个以难以管教出了名的公子,恍然大悟。

那日雷狮揣着口袋叼烟离开的背影他还记在脑海中,回想起来的时候总觉得又狂又痞气,跟印象里军队里面那些板板整整服服帖帖的家伙完全挂不上钩。卡米尔在心底猜测,大概是他那位古板叔父实在是受不了雷狮继续这样招惹是非下去,留在身边不管怎样都不顺眼,那就干脆扔去军队打磨打磨。

这么想了半天,他都未意识到自己在为过渡脑补隐隐发笑。

有风自窸窣树叶缝隙之间吹来,凉意醒脑。

他默默地在心里记下那个名字,重新迈开脚步向前走去。

 

 

纵使情感疏离,新的家庭在经济上却从未薄待过卡米尔。

他们帮助处理好了他的身份,为他提供抑制药品,供他在原本所在的学校完成学业后又将卡米尔送到一所寄宿制的贵族学校,让他接受上等的教育,却从来不多过问他的生活。

这对于卡米尔来说也并非一件坏事,至少比起困难到窘迫的曾经,接触了许多想都不曾想过的东西,过着轮轴转动一般的正常生活。

在这期间他有听说过一点雷狮的状况。

并非有意打听,只是他这位堂哥实在是太能作妖,入伍第三日便被公开批评警告,不到一月便记了过,这种战绩实在是令人瞠目结舌。

就在卡米尔做好了即使听到他被开除军籍都不感到奇怪的心理准备后,关于雷狮的负面信息居然慢慢地少了起来。也许是被迫收敛,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津津乐道的东西不再有趣,于是本就断断续续的消息变得更加稀少,而卡米尔沉心落回现实,开始了他平静安逸的读书生涯。

后来边境暴动,那个时候卡米尔已是个困在书海中几年不知世的学生,他听说雷狮被编入伍发配去了战场,像是一束射线忽然打进了记忆,唤醒的片段一点一点浮上水面,拨起一阵莫名的揪心的情绪。

可那个时候,他却什么都做不到。

再后来,战乱以较为和平的谈判方式平息,临近结业,功课逐渐繁忙起来,卡米尔没有过多的心思再去打听雷狮的光辉事迹,只是在一些闲言碎语中暗暗猜测感叹,这样一个极度随心所欲的人,究竟是立下了何等战功可以让所有人对他心服口服,一跃千里夺取那么耀眼的军衔……

情绪自心底涌上来根本无法控制,即使他们不曾相识,关于那个人的过去、现在,还有未来,他是那么迫切地渴望了解。

卡米尔在灯光下停下笔,缓缓地闭上眼睛——

他想去触碰这个人的生活。

 

就像一条波澜不惊的平滑曲线,卡米尔平平淡淡地读完了他的学业;像是有意弥补他艰难困惑的童年,他的家人提早为他准备了许多的选择,全部都足够让他作为一个Omega平稳安全地生活,照顾好自己。

可卡米尔考虑了几天之后做出的选择却令人意外——

入伍参军。

想奋力抓住,与那个人处处相错的时间。

而他早就准备好了。

 

 

于意料之外,并没有人试图劝说卡米尔收回参军的想法,一切顺利得超乎想象。

而他的幸运还未结束。

报到那天整个场地排满了队,纵使心中没有抱太大希望,卡米尔还是微抬了下帽檐,时不时向四周投去寻找的目光。

可一直到前方的人已开始签字,想要见到的人还未出现。

罢了,他早就习惯了一切顺其自然,没必要将念想夸张成执念。

头顶上方一片密云掩盖了阳光,他在室外已经站了太久,有汗水顺着耳后的发丝流下来,不易的阴凉让卡米尔放松了一些,他呼出一口热气,微微抬头的一瞬间却对上了一个打量的目光。

自信、肆意、与生俱来的狂与傲,那是记忆中铭刻最深的那双眼睛——

雷狮。

 

云过光来,灼灼如焰,逆风飒沓。

而他们之间的一切将从此开始。

-fin-

  701 26
评论(26)
热度(701)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