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_YU

读不懂的诗和去不了的远方。

 

【嘉金】ZERO 01

哨向,金为向导。丧尸末世AU。
嘉德罗斯x金1v1,可能出现副CP但不会过多描写。
禁止转载。

---------------------------------------------------

1.

“对不起,本安检口不允许携带任何液体。”

金想打个哈欠,职业素质成功在他张嘴的前一秒迫使他吸了口气试图压下困意。

拿着闪烁着警示灯的指示牌,金上前一步拦下了面前这个人,对方露出匪夷所思的表情,“你……你怎么知道?我还没过安检机呢?”

当然是……精神力感知到的。金悠悠地想着,却在脱口而出之前想到了上次这样做被教训的场景。他清了清嗓子,确认自己的表情足够严肃,在对方愁眉苦脸的表情中向身后的机械球示意了一下,两只小家伙立刻把这人的行李箱揪出来翻查。

“喝的东西也不行么?”

“不行。”

“拜托……那个是我的命!……”

金眨眨眼睛,差点翻出一个白眼跟他说你这样很可能会被判定为意图入境进行非法交易的!

可这个职业需要严肃,纵使那人大声嚷嚷着表示抗议,金也只能板着脸呵斥他安静,然后见怪不怪地例行开箱,背着手挡在他身前。

透过压低的帽檐,面前这个人显得有些憔悴,浮肿的眼袋里面包裹着一颗布满红血丝的眼球,枯瘦的指尖抓着皱皱巴巴的衣服下摆,身上弥漫着一股难闻的味道——

金猜测这应该是个不要命的酒鬼。

酒鬼为什么要来凹凸星?……探亲么?

正瞎想着,一只小机械球费力地“嘿呀”一声,从那巨大的行李箱中拖出一个酒瓶。

“……”好吧,他猜对了。金有点想笑,却只能憋着,直接示意裁判球将它扔掉。

“等等等等!”那人突然就慌了,“我我我要直接去D区……小伙子你是知道的,凹凸星D区荒凉得鸟都不飞,连信号都没有,你让我去哪买新的酒啊!”他的情绪好像十分激动,手指都抽搐的起来,好像被风吹得发抖的枯树枝,“草木皆兵,你们就不能人道一点么?!”

“……”怪我咯?规矩又不是他定的,金皱了皱眉毛,刚想说什么,有人忽然从背后拍住了他的肩膀——

“哎呦喂,不好意思啊这位大哥。”不回头都知道说话的人傲里傲气地扬着下巴,“这里是前往凹凸星的中转站,如果您不配合安检人员的检查,我们完全有权利将您遣返回您的出发地,怎么样?故乡的酒肯定更醇香。”

“啊!凯……”

话说到一半,凯莉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径直上前来从小机械球手中接过那瓶液体,反手一抛就丢进了通往处理仓的收集口。

那人像生离死别一样盯着自己的瓶子被转进了看不见的收集通道里,表情看上去都快哭出来。金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凯莉。

后者嫌弃地摆摆手,“好啦,除非你也跟着钻进去,否则它再也回不来啦!想过安检的话就快点吧!”然后在对方又气又恨的目光中把金从安检台上推了出去。

“等等,为什么是你?紫堂呢?不应该是他和我交班嘛?格瑞呢?”金猛地反应过来不对劲,睁大眼睛扯着凯莉的袖子追问。

“唔……上面派他们两个去隔壁中转站接人,所以我就啦!”

“接人?什么人啊?哎格瑞不是很忙嘛,我叫他出来他都不理我……”

“好了好了,交班啦交班啦——”凯莉抽出自己的袖子抖了抖,“有什么问题自己去问嘛!请你下去让凯莉小姐登场好嘛!”

这么明显打发他走——金撇了撇嘴。

其实他已经很困了,这几天精神空间里面总是有股莫名的引力,那个引力源在外界,仿佛是越来越,干扰得他无法彻底进入身体休眠的状态,可好奇心还是促使着他通过眨眼睛的方式打起精神。

他憋了口气,刚要说什么,却看到凯莉比了个口型,“qu——shui——jiao——”

“……”被看破了!

金垂头丧气,凯莉就洋洋得意地笑了起来,她挥挥手拉开警戒线彻底赶人,然后背过身去投入工作。

 

休息室里空无一人。金瘫坐在凳子上望了一会天花板,刚闭上眼睛,精神空间的地图缓缓浮现而出,褐金色的隼长鸣一声盘旋而出,与此同时,那股被引力拉拽的感觉却又从感知末端渗透了进来。

到底是什么……他深处手,隼乖乖地停落到了金的指尖。他拖着沉重的眼皮想了一会,休息室的门被推开,金闻声迅速抬起头来——

“紫堂?你不是跟格瑞去接人了吗?”他从身边扯来一把椅子示意紫堂幻坐过来,对方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不行啊……”

“什么不行?”

“那个人的精神磁场实在是太强,隔得很远就感觉无法接近……”他苦笑一下,“在场所有的向导都有点受不了那股磁场,就连许多哨兵也无法接近……”

“等等,你说的是什么意思,”金听得一愣一愣,他知道很久之前哨兵对向导有着信息素之间绝对的压迫力,但随着科技发展、“塔”内政策颁布等等因素,向导素之间经过长期优胜劣汰,到了近现代哨兵与向导之间关系绝对平等,按理说普通哨兵的精神磁场只会对不契合的向导产生一定抗拒作用,根本不会到达无法接近的地步,那么他们说的这位到底是何方神圣?

他摇摇脑袋,“你说的到底是什么鬼……格瑞呢?”

紫堂幻沉默了一会,“格瑞可以接近他……”他抬起眼睛来的时候神色有些复杂,“你听说过‘ZERO’么。”

“‘ZERO’……”金轻声默念了两句,一瞬间这个名字和以前那些信息的关键名词对上号,他瞪大眼睛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ZERO’?!等等,ZERO不应该在玳瑁星执行任务么?!他……”意识到自己看起来过于激动,他一个不小心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把后半句长串的话语全都咽了回去。

哨兵向导联盟机构内部会将哨兵与向导按照综合能力进行排名,而“ZERO”意味着超越了所有的哨兵与向导,无法匹敌的,远远超越任何NO.1的存在。

金14岁的那年,在距离登格鲁星十分遥远的圣空星出现了第一具生化感染的丧尸。

在那之后短短一月的时间,病毒凭借着无法超强的传染力、无解的破坏性席卷了整个圣空星。最高统治者派遣全部兵力抵御丧尸潮,可即使是受过特殊训练的哨兵向导,在无情无欲、被加强了身体机能的丧尸面前也难以相抗,普通群众更是手无缚鸡,所到之处无人幸免,最后的屏障被击垮后,剩余的幸存者只得寻求临近的星球帮助,而昔日里以黑色超前科技闻名全星系的圣空星,已化为一座死城。

可风波并未因此结束。在难民逃离其他星系的过程中,病毒被无意或有意携带,连隔离都未来得及,病毒在传播的过程中加速变异,一时之间人们几乎全部都陷入了末世的恐惧之中。

这个人类史上最成功的,同时具备哨兵与向导双重能力的人造人“ZERO”,在十四年前,那个生化病毒疯长肆虐、医学与军队却无能为力的时代横空出世,成为了背负着末世中苟延残喘下来的全人类希望的存在。

而现在,这个传说一般的“ZERO”忽然就出现在了距离自己极近的位置,金有些不敢置信,张着嘴半天发不出声音。

紫堂看着目瞪口呆的金,默默推了一下眼镜,“……原来你也关注啊。”

“什么叫也……啊,也就是说那股引力其实是‘ZERO’搞出来的咯?”

“……引力?”紫堂幻愣了一下,“你说的是斥力吧?”

“不是!这两个我还是能分清的好么!”金有些着急,伸手呼噜了一把隼的羽毛,那只可怜的精神体立刻抖着翅膀飞跑了,“就是……感觉附近有个点,展开精神地图之后所有的场景好像都在向那个点偏移……”

紫堂幻沉默了一会,疑惑又有些无奈地笑起来,“可能是你太困了吧……金,你知道你眼睛底下有黑眼圈吗?”

“……”有黑眼圈也是这股引力搞得好么!金根本说不清,瘫回椅子里面放弃解释,“我知道!好了好了我要休息啦!”

紫堂幻又担忧地望了一会,金笑了一下表示不必担心,对方这才点点头,慢慢地走出休息室。

几乎就是在紫堂幻走出去的一瞬间,引力骤然加强,在头脑中急速爆发了出来,好似一场飞沙走石的风波,还未来得及将精神波动收回,那股引力忽然变得无比深邃,扰动得金无法宁静。他挣扎了几秒后又实在抵不住困意,干脆将自己遁入被撕扯着边缘的精神领域中心,那只隼在他头顶上盘旋一圈又停回他的怀里,而金靠在椅子的扶手上睡了过去。

 

长达几秒得亮如白昼,好似从一个空间跳入另一个空间,金经历了一段混乱的似梦非梦的领域,视觉的感受就像老旧的电视机串台模糊成碎屑,身体浮空着匀速坠落,脱出了时间空间的概念一般越逃越远……精神意念慵懒地被打散在四周,软绵绵的无力感让金无法控制自己意念中的身体。

他花了很长时间,自上而下坠落到底,直到幽幽的灯光缓缓亮起,四周的景象却让他感觉到无比无比陌生。

这应该是一处精神空间,巨大的齿轮镶嵌在金属墙壁里,蜿蜒盘曲的管子交错相连,不时还有地方转动着指针,伸出的某个管口冒着白雾发出呜呜作响的声音。

金猜测这应该是一处人造的精神空间,如此古老的蒸汽时代,每一处细节都是那么的逼真,倒像是亲身经历过或是仔细投入研究过,现代哨兵或是向导应该不可能有所经历。

他扶着凹凸崎岖的墙壁四处观察,三面是墙壁,只有一个方向向远消失在黑暗中,金吸了口气,闭上眼睛展开感知网,无形的五感触手却在碰到那些机械零件的时候被反弹回来,连一缝一隙都没有——

自己好像被困住了。

意识到这一点后,金有些懊恼地握起锤头砸了砸地面,整个空间响彻了一阵跌宕的声音,随即而来的巨大引力让他忍不住皱了皱眉毛……

等等,引力?

他打了个激灵,撑着地面站起来,向着唯一的通道慢慢走去,不觉整个身体都慢慢隐没在黑暗中,耳边齿轮的声音清脆又规律,他扶着一侧的墙壁,金属冰凉的手感让他从未有过的清醒与警惕,越向前方那些机械运作的声音越小,集中全部听觉之后还能听到风声,他看到前方有一处微小的光亮,加快了脚步,向着那片光亮几乎是跑了过去。

缺口处的风声好似尘沙互相摩擦,金从那些残破的管道与齿轮中挤了出去,光亮过于刺眼,他忍不住用手腕挡了挡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却被眼前的景象震得说不出话来。

他站在高处,脚下是一片废旧机械堆积而起的断壁残垣,铁皮平台被他踩得吱嘎作响,那被撕裂一般狰狞的裂痕已有了些被风沙磨损的痕迹。

眼底下无边无际的沙漠,死寂的空气中唯有呼啸的风,远处的地面上有水流干涸的痕迹,泛着刺眼的金色痕迹涌动向远处的地平线,他的视线已经开始模糊,不能确定那些埋在沙子里面的白色固体是不是人类的枯骨,横七竖八地插在流动的沙地中,不一会便被风懈怠着的流沙吞噬,要将人置于死地一般的无情与冰冷。

这是哪里……他哑着嗓子问自己,随即他吸了口气,想着面前空旷的一切大声呼喊。

没有回音,也没有答案,渺小的感觉要将人压抑窒息,只有无法自拔的震惊在心里蔓延。

他从未见过如此荒凉的地方,他拼命看向尽头,却找不到边际,深邃的绝望感在这片空洞,困意一般的眩晕感却又在这时抑制不住地涌了上来……

随即空间闭塞,扭曲,辗转成条状或水波纹的层次,他觉得身体的力量都被那股引力抽走,眼前有道金色的光,下意识地就向前走,随着脚下的铁皮一声凄惨的断裂声响,踩空与坠落的感觉却在迟钝的感官中被无限消磨,那一瞬间他没有任何反抗的力气,呼啸的风声划得耳廓疼痛无比,坠落的时间比想象中还要长一些。金咬着牙撑起最后的一丝念头,他想,那片沙地看起来很软,应该摔不死……

事实也是如此,可他在极速坠落的最后一刻,意料之中身心俱陨的感觉并没有出现,他感觉自己好像被谁接住在怀里,动作、温度,像极了人的怀抱……

人?……这种鬼地方…………意识愈加混沌,金感觉眼皮越来越沉,在彻底坠入昏迷的前一刻,他听到了一声低沉的质问——

“渣渣,你是怎么进入我的精神领域的?”

-tbc


下章

-----------------------------------------------

嘉德罗斯精神领域内的BGM:THE BREAK UP

 

  1309 60
评论(60)
热度(1309)

© 俞_YU | Powered by LOFTER